小说巴士
    刚刚那个报警了的观众把手机捡起来之后,才慢了一步的打字道。

    随着这道弹幕刷过去,西泽尔猛然间回头,就看到那个巨大的广告牌被炸翻的同时,高空中还有一个最符合种花家喜爱的番茄炒蛋配色机器人在违反常理的快速乱飞。

    西泽尔诧异而又茫然的拧眉。

    他在国内读高中的时候,虽然并没有参加机器人设计社团,但是好歹也知道,这种形状的机械想要在天上飞,明显是把地球重力当做不存在。

    西泽尔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上刷过的弹幕,感觉有好多混杂在里面的内容都让人看不懂,不过后面有人解释是网站抽了,似乎会把别人的弹幕抽到他这里来,他也就索性先不继续看了。

    “卧槽!?”在机场门口大片夹杂着“上帝啊”的西方人的惊恐尖叫声中,西泽尔突然听到了一连串坚定而又干脆利中国话。

    之前和他乘坐同一架飞机的女英雄一把扯下脸上的墨镜,西泽尔毫不怀疑,以她手上现在的力度,那个镜框十分大的太阳镜几乎要被她给捏碎。

    女英雄看了西泽尔一眼,向他点了点头示意,表情有些焦躁不安的说道:“纽约就这个见鬼的治安?这还能不能行了……”

    说话间,斯塔克工业广告牌后面的一栋大楼已经开始冒烟了。

    眼神恍惚了一下,西泽尔几乎以为自己这是在打真人的“红色警戒2”mod里占领纽约摧毁自由女神像的剧情任务。

    “小心!”西泽尔见到附近不知道什么建筑又被炸碎后,砖石乱飞中,那个女英雄所在的方向正好直面一个飞行物,便猛地伸手扯了她的胳膊一下。

    “谢、谢谢!”惊魂甫定的女英雄一手还抓着自己的行李箱,旋即,西泽尔他们两个人一同转身又重新往机场里面跑去。

    虽然现在的情形是在建筑物里面十分危险,因为没有人知道下一个被炸弹炸飞的是哪栋楼,但是,普通人直接暴露在外面显然更加危险,说不定哪颗流弹甚至是哪块转头都可能伤及性命。

    “这么多恐怖分子在机场乱窜,美国警察都干嘛去了!”女英雄说出了在场所有国际游客的心声,“我现在简直想要立刻、马上、现在就买一张机票飞回家里去!”

    旁边一个十分有经验的趴伏在桌下的机场工作人员有些声音微弱的开口提醒她道:“对不起,女士,机场的部分机房刚刚被摧毁,有些光缆线路中断,售票系统暂时无法使用,不过斯塔克工业的员工们很快就会过来修好并且支付赔偿的……”

    那个机场工作人员越说声音越低,看女英雄难看的脸色,几乎要冲过来生吃了他。

    “喝杯水。”西泽尔拿过机场服务台上翻扣的纸杯,从旁边的饮水机里倒了杯水端过来。

    “谢谢。”女英雄看着这个才十几岁的男孩,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意。

    西泽尔点了点头,他没去管仍在运行中的直播平台app,而是翻到了通话记录页,一个电话打给了仍旧在帝都的姥姥和姥爷。

    电话铃只响了一下就被接通了,西泽尔依稀之间还听到了电话那边的两位老人家争抢的声音。

    “哟,是言言的电话!”姥爷很兴奋。

    “给我,我来接!”姥姥很霸道的一把推开姥爷,强势的抢过电话,声音却立刻温柔慈爱了起来,“这个时间,老头子你快帮忙算算——言言是不是才下飞机呀?”

    “是啊,姥姥,我现在正在纽约的机场呢!”西泽尔说话间,外面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建筑物倒塌“轰隆”声。

    帝都的姥姥和姥爷守在客厅的电话前面,愣了一下,忍不住问道:“纽约的机场是在搞爆破拆迁吗?”

    “额,也可能是恐怖袭击?”西泽尔刚刚只看到了一个在天上飞的番茄炒蛋配色涂装机器人,却并没有看到任何爆破装置。

    姥姥的声音立刻调高了八度,“恐怖袭击!?在纽约!”

    她忍不住担忧的开口埋怨道:“你爹妈他们两个选的什么地方啊!机场外面治安就这么差劲?言言要不你还是回来吧,你爸爸妈妈那边再唠叨你,你就过来和姥姥姥爷住!你妈妈有意见,让她直接找我来!你爸爸的话,你别搭理他!”

    一个溺爱孙辈的种花家典型老人家形象脱颖而出,还在小口喝水的高跟鞋女英雄忍不住微微侧目。

    西泽尔有些哭笑不得,耐心安抚两位老人家,“我没事的,姥姥,你放心吧!这个应该只是意外而已。”

    说着,他看向那个仍旧趴在桌子底线的机场工作人员,对方肯定的点了点头。

    没错,是的,这只是意外!

    ——英勇的美国人民几乎已经习以为常的时常会发生的各种意外。

    就在说话间,机场外面的喧嚣很快又安静下来。

    那个很有自保意识一直趴在桌子下面的机场工作人员探头探脑的往外面张望了一下,喃喃自语道:“看起来似乎已经没事了。”

    几乎是同时,机场的广播里开始播报,危机解除,钢铁侠已经制服并抓捕了歹徒,斯塔克工业的维修人员已经赶到了现场重启服务器并且修复光缆,机场会在一个小时后恢复正常使用,滞留在此处的旅客们请安心等待云云。

    有观众一边砸雷一边安慰可怜的主播道。

    西泽尔又和姥姥姥爷聊了两句,说道:“已经没事啦,你们别担心!我现在从机场出去,直接回家。”

    西泽尔在国内的时候正在读高三,并且,按照国内高中教学进度的惯例,三年的内容其实都已经学完了,剩下一个学期用来复习,于是,按照爸爸妈妈的打算,西泽尔直接提前半年出来读个高中适应一下语言和学习环境。至于学校和住处这些问题,他的爸爸妈妈也都已经提前都安排好了。

    “你好,我想你们应该是来自同一国家的同胞?”正在这时,一个脖子上挂着记者证、穿着有些朴素的男人拿着采访用的笔记本走了上来。

    那个男人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西泽尔看到,他的记者证上有他带着黑框眼镜头发遮住额头的一寸照片,上面的名字和职位写着: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新闻记者。

    “两位来自异国他乡的客人,我能采访一下你们吗?”克拉克·肯特试图让自己的言语变得活泼热络些,但是很显然,他的性格并不是这么外向,从偏快的语速里,大家也能感受到他英俊的面孔下止不住的紧张。

    还握着手机的西泽尔眨了眨眼睛,旁边踩着高跟鞋的女英雄微微侧着身体,把重心压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抿了抿涂了漂亮的豆沙色的嘴唇。

    “可以吧!”

    “可以。”西泽尔和那位女英雄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然后默契的相视一笑。

    得到允许的克拉克·肯特脸上有些僵硬的笑容明显的放松下来,“哦,好的,谢谢,非常感谢二位。”他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然后视线却不由得落在了女英雄脚下之前染着鲜血、后来沾染了灰尘、但是却依旧带着杀伐血腥意味的八厘米细高跟。

    克拉克·肯特问道:“这位女士,你是在刚刚的意外袭击中受伤了吗?”

    “不,”女英雄干脆的否定了这个推测,她眼神灼灼的盯着克拉克·肯特手里的圆珠笔,清楚的解释道:“上面的血不是我的,我只是在飞来这里的航班上,用它踩到了两个劫机犯的脸!”

    “啪嗒”一下,克拉克·肯特手里的笔直接掉在了地上滚出去老远,刚刚从地上爬起来险些再次趴下的机场工作人员伸手把笔捡了起来,同情的看了这个可怜的记者一眼,然后将笔塞回到他手里。

    受了刺激的克拉克·肯特转向看上去一脸无辜的西泽尔,被他愉快的分享了一个“用飞机上的餐车和滚烫的咖喱鸡丁酱汁制服一个持枪的劫机犯”的故事后,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拿到一手大新闻的幸运记者晕晕乎乎的从机场里出去了。

    西泽尔也在和同样来自种花家的女英雄道别后,找出爸爸交给他的地址,直接打车去了自己在纽约的住处。

    这栋房子就在中城高中的同一条街的对面不远处,院子里还栽了一棵经过嫁接后可以接好几种水果的“神奇果树”。

    而那所中城高中,就是他接下来要插班读半年高三的学校了。

    暮色西斜,将房屋和院落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把行李放在家中,打算去附近的商店先采购些生活必需品的西泽尔从院子里出来时,刚巧和放学的学生们走了个碰头。

    几个身材高大穿着橄榄球队服的男生发出一阵怪叫,有人大声的嘲笑道:“哦,书呆子彼得,看看这里,你应该大声欢呼,这里居然有比你更瘦弱的豆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