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彼得被惊得脸色一白,抱着怀里的书差点从高凳上摔下来。

    他把书放在窗台上,跌跌撞撞的从高凳上下来,匆匆忙忙的就往图书馆的楼梯口跑去。遭遇过同样的校园暴力事件的彼得,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瑟缩和恐惧,他知道,他的朋友在等着他,就和他当初最为无助的时候,渴望有人能够帮他一把那样……

    “帕克?”图书管理员奥布莱恩夫人担忧的看向他。

    彼得脸色苍白,急匆匆的样子,他一眼看到奥布莱恩夫人挂在背后墙上的棒球棍之后,突然灵机一动,声音颤抖的开口道:“夫、夫人。”

    “需要帮助吗,亲爱的?”奥布莱恩夫人柔声说道。

    “能把您的棒球棍借给我用一下吗?”彼得恳求道。

    奥布莱恩夫人微微惊讶的睁大眼睛,旋即道:“当然,亲爱的。”

    “谢谢您!”彼得几乎是立刻说道,他手指有些微微发颤的从奥布莱恩夫人手中接过棒球棍后,转身往外跑去。

    “你的书包,帕克?”奥布莱恩夫人愣了一下,扭头看向彼得刚刚放在书架旁边的书包,还有彼得匆匆忙忙跑出去一溜烟已经不见了的背影,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个活泼的小家伙,”奥布莱恩夫人自言自语道:“也许过一会儿他就会想起来自己回来取了。”

    彼得飞快的往西泽尔刚刚被闪电·汤普森和橄榄球队的那些人推攘的偏僻小树林里跑去,身为一个学霸,很少这样剧烈运动,他大口喘息着,心脏几乎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脸色也涨得通红。

    等到彼得终于找到小树林里面的时候,却只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痛苦呻|吟声。

    彼得被这个声音刺激得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他说不出愤怒还是紧张的抡起棒球棒,毫不犹豫的从教学楼的侧面冲了过去--

    其实与此同时,同样被震住的还有平台直播间里的吃瓜群众。

    西泽尔之前已经把自己的直播间名字改成了“美国高中留学生活直播”,而他现在的观众里,其实有不少人都还是因为上次的直播被劫机加上紧随其后的空难,闻讯赶过来拜大神的……

    除了喜欢上网的年轻人外,偶尔竟然还有一两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指挥着自己的小孙子和小孙女,投几个地3雷、手榴弹的霸王票,然后像是上了一柱香一样,这才心满意足的让自家小辈出门了--那架飞机上的人,面临那么多危险最终都化险为夷了,无疑是个好兆头,尤其是在讲究“敬鬼神而远之”的中国,虽然大家都不是特别相信,但是路过偶尔拜拜又没什么。

    万一能结个善缘呢!?

    虽然远在资本主义大本营的西泽尔最担心的其实是,那些老人家把自己当锦鲤了,自己的直播间会不会因为涉嫌宣扬封建迷信而被警察叔叔封号_(:3)∠)_

    大概是彼得的出场形象太拉风,在场唯一还站着的西泽尔、还有乱七八糟的躺在地上抱着脑袋捂着脸或是这蜷着腿痛苦呻|吟的校园橄榄球队队员们全都静默了一瞬。

    诡异的沉静中,西泽尔的直播屏幕上,倒是特别应景的刷了几句弹幕。

    “哈哈哈哈哈主播是不是在直播如何反抗校园暴力的时候,被人给抓包了吧,心疼主播!”

    “233333心疼主播1”

    “心疼主播10086”

    “心疼主播身份证”

    “前面的你是不是少打了一个字,强迫症伤不起orz”

    西泽尔冲着手机轻松的说了一句道:“没有啊,是主播的朋友等不及过来了。”

    随后,西泽尔回头,看到彼得手里还高高的举着棒球棍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微笑了一下,声音轻快还带着些许歉意的柔声道:“在图书馆等急了吧?我刚刚从德尔夫人的办公室拿好教科书后,遇到了一点事情,唔,刚刚解决完--”

    彼得艰难的点了点头,“……嗯。”

    “咦?你没拿书包,放在图书馆了吗?那我们现在过去借书吧?”西泽尔打量了彼得一眼,提议道。

    彼得使劲点头:“好好好、好的。”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看向西泽尔和前几天第一次见面时,一样温柔的笑容,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晕。

    随后,西泽尔却是正对着自己的手机镜头,笑了一下说道:“好啦,主播要和朋友去图书馆借书了。还有就是,主播刚刚直播的反抗校园暴力的方法,一般情况下,我还是建议你们向老师、家长、甚至是班级里人高马大的同学求助,有这种困扰的同学们可以和别人一起搭班回家,刚刚主播采取的这种以暴制暴的办法,大多数情况下,其实并不推荐。唔,图书馆需要安静,不方便直播,大家回头再见啦!”

    彼得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在微微发颤,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才勉力开口道:“西泽尔,你刚刚在做什么?”

    “直播,”西泽尔和他并肩走在一起,顺手毫不费力的帮彼得拎过那根棒球棍,认真的回答道:“就是对着镜头展示你在做什么,有观众会给你投霸王票--唔,霸王票可以提现兑换成现金,我一般用这个赚一些零花钱,目前收入还不错,你要试试嘛?”

    刚刚干了自己以往绝对干不出来的事情的彼得这会儿大脑还有些晕晕乎乎的,思路很容易就被西泽尔带偏了,“是吗?那听起来不错,我是不是也可以直播做高数题,比如解微分方程什么的?”

    “可以试试?”他在种花家的高中时候,前座的女同学曾经直播过写文,按理说,彼得直播解高数题和物理题应该也挺有趣的?

    过了一会儿,迟疑了半晌的彼得才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道:“西泽尔,他们、他们没事吧?”

    西泽尔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彼得是在说闪电·汤普森和橄榄球队的那几个喜欢欺负人的坏男孩。

    “我下手有分寸的,”西泽尔笑了一下,眼神温柔而平静,“他们躺一会儿就能爬起来回家了。”

    彼得顿时长舒了一口气,放松的说道:“那就好。”

    西泽尔陪着彼得一起回到图书馆,将没派上用场的棒球棒还给奥布莱恩夫人后,找到彼得匆忙之下遗留在暑假旁边的书包,又等他重新借好书后,两个人才一起从中城高中的校园里出来。

    彼得的家比较远,他还需要走到公交站点乘车回去,而西泽尔的住处,就在他们上回第一次见面的那栋房子里面。

    两人道别后,西泽尔目送彼得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才转身用钥匙开了门。他把书包里的那些新书全部拿出来,写好名字之后,又按照课表的顺序大致分类放在了书桌上。

    随后,又先给姥姥、姥爷打了个电话,向两位一直牵挂着自己总是放心不下的老人家语气轻快幽默的描述了第一天的校园生活后--当然要把直播如何反抗校园暴力这段切掉,又微笑着听姥姥絮叨了好一会儿,才放下电话,转身去厨房里研究自己应该吃点什么晚饭。

    翌日一早,西泽尔起床后,看看天色不错,便直接换了身运动服,出门晨跑。

    途经街区附近的一个公园时,正好和一个拥有灿烂的金发、深邃的蓝眼睛,却衣着古板十分惹眼的高大美国人碰到。

    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只是出于礼貌的点点头示意,擦肩而过后,西泽尔继续自己的晨跑,回去的路上,还买了些早点。

    大概是昨天下午放学后的那场“直播如何反抗校园暴力”带来的惨痛记忆太过深刻,西泽尔也算是就此一战成名了,以闪电·汤普森为首的橄榄球队队员们竟然一个个的开始全都绕着西泽尔走,就连总是被欺负的彼得都幸运的被打成了西泽尔的同党--同样不能被欺负并且尽量绕道走的人。

    毕竟,被一个长相秀气身体纤瘦连脸都漂亮的像个小姑娘的转校生1v7还压着打不说,最可怕的是,那些各个人高马大的校园体育明星男孩们挨打的时候,还被人给全程录像直播了,想想有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了他们被胖揍的惨状,那些心高气傲还喜欢欺负性格内向的学生们的坏男孩,就恨不得连打橄榄球比赛的时候都带上口罩,仿佛这样别人就认不出他们的脸来一样。

    自此,西泽尔和彼得的校园生活也变得平静下来。

    西泽尔那个完全仿照彼得的高难度选课单下来,也算是奠定了两个学霸每日搭班奔波于不同的教室、课堂还有完成各种课后作业的路上。

    早上的时候,西泽尔依然坚持每天晨跑,连带着,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在街区公园那里和上次那个金发蓝眼长相英俊却衣着总是那么古板仿佛和周围的人有几十年时差一样的年轻人碰上。

    次数多了,天天见的人就算不说话也会混成个脸熟,西泽尔偶尔也会和那个名叫史蒂夫·罗杰斯的年轻人聊两句“今天的天气不错”和“等下早餐吃什么”的问题。

    周末的清晨,两个人因为时间和路线基本固定的缘故,再次在街区公园里碰到了。

    “现在很少有年轻人会有这样的毅力坚持做一件事了。”史蒂夫·罗杰斯带着几分赞赏的说道。

    西泽尔眨了下眼睛,从容的微笑道:“谢谢,也许我只是习惯了。”

    “我知道一家店的披萨不错,”史蒂夫转了个话题,说道:“我正打算去那里吃早饭,你要去尝试一下吗?”

    “好的。”西泽尔点了点头,第一次改变了自己的默认路线,同史蒂夫一起沿着路边跑着前往那家据说很不错的披萨店。

    然而,就在半路上,史蒂夫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一下,他抬头看向路边的一棵大树,西泽尔也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在高高的树杈上,一只巴掌大的虎斑色小奶猫正颤巍巍的趴在上面,怯生生的“咪咪”的叫着。

    显然,它爬上去、或者是被大猫叼着送上去之后,现在自己下不来了。

    “也许这个小家伙需要帮助。”史蒂夫说道。

    然而,就在他刚要跳起来把这个小家伙从树梢上救下来的时候,一个穿着蓝色紧身衣、披着红色斗蓬、胸前有着盾形的s标记--在西泽尔看来就是穿着奇装异服的人突然从披萨店后面的房顶上如同炮弹一样飞了过来。

    他的来势十分迅疾,但是,陡然间停在树梢上的时候,动作却十分温柔,他深处一个手掌,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一份刚刚打包的热气腾腾的披萨,把颤颤巍巍的挂在树枝上爬不下来的小奶喵捧在掌心救了下来。

    因为西泽尔和罗杰斯刚刚正站在树下抬头看着小奶喵,这个奇装异服的好心人平稳落地之后,直接就把小奶喵交到了西泽尔的怀里。

    “喵喵呜qaq!”小奶喵到了西泽尔的手上之后,顿时间吓得浑身柔软的毛都炸开了,像是被闪电撩了的仙人球一样。

    担心小奶喵在自己手里被吓晕过去,西泽尔动作迅速的一把将它塞进身边的罗杰斯怀里,从来没有抱过如此稚嫩柔软有着温热气息的可爱小家伙的罗杰斯整个人都僵住了,离开西泽尔后,稍稍恢复了些的小奶喵有些害怕的探头嗅了嗅罗杰斯还带着干净的香皂气息的手腕,安心的趴了下来,不过片刻功夫,竟然就蜷缩成软软的一个小毛团在罗杰斯温暖的掌心睡着了。

    就在那位奇装异服的好心人提着披散想要飞走的时候,西泽尔却突然开口,看着他的眼睛微笑道:“你的眼睛有些熟悉,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险些被在机场采访过的、只有一面之缘的异国旅客扒掉马甲的超人心里一突,他看得出来,西泽尔并非信口开河,他的眼神似乎是认真的。

    “不,男孩,我想你应该是记错了。”他轻松的微笑了一下,声音沉稳的否认道。

    话音未落,这位奇装异服的好心人已经提着自己的披萨如同火箭一样平底而起,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飞了出去,迅速消失在西泽尔和罗杰斯的面前。

    当天下午,被西泽尔一句话惊得直接飞回高谭市的超人,和自己的好友、也是合作伙伴的布鲁斯·韦恩讲述了今天早上在披萨店外发生的事情后,那位有着迷人的蓝色眼睛和一头黑发的韦恩集团董事长、资深花花公子、著名playboy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以为然道:“别开玩笑了伙计,你确定他不是在和你搭讪吗?”

    顿了顿之后,布鲁斯·韦恩摇了摇头,摊手感慨道:“多么老土的泡妞儿招式啊,我发誓十六岁之后就没用过这招了!”

    超人看着自己的老朋友,憋了半天,才终于艰难的憋出来一句话,“听我说,伙计,那个男孩他看上去可能连十六岁都不到。”

    布鲁斯·韦恩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啧,十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