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超人飞走之后,仍旧停留在披萨店门前树下的西泽尔和罗杰斯对视了一眼,罗杰斯的手里还捧着那只柔软温热的小奶猫,因为担心自己的动作会伤害到幼小的它,几乎是本能的一动不动。

    知道小动物似乎都比较害怕自己的西泽尔主动远离了一步,给了这个小家伙充分的安全感,他的眼睛漆黑而明亮,依然好奇的盯着小奶猫。

    罗杰斯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它刚刚在树上,应该是被大猫带上去的吧……也许,它家就在这里的附近?”

    “放在小花园里就可以吧?”西泽尔眼尖的看到,披萨店旁边的院子里,似乎有猫食盆一样的东西,旁边还铺着一小块毛毯,可以让小奶猫暖烘烘的晒太阳。

    罗杰斯随后也发现了那里,不由得露出些温柔的笑容来,它捧着已经睡着了的小家伙,蹲在灌木丛的栅栏旁边,用手指尖轻轻的点了点小家伙毛绒绒的脑袋。

    旋即,从香甜的睡梦中醒来的小奶猫细弱的“咪”了一声,亲昵的蹭了蹭罗杰斯的掌心,结果,才一抬头,湿润的冰蓝色圆眼睛里看到了西泽尔居高临下认真凝望着它的身影,小家伙被吓得浑身毛顿时又炸开了,连蹭毛都顾不上了,完全是同手同脚的顺拐着僵硬的窜进了灌木丛中,瞬间就没了影子。

    罗杰斯看着小奶猫绝尘而去的模样,还有些微微的发愣。

    西泽尔扁了扁嘴,他倒是不意外小动物这种反应,毕竟从小到大见多了……

    “去买披萨吧!”西泽尔提议道。

    从披萨店出来后,西泽尔和罗杰斯道别,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分开,西泽尔拎着披萨先回家吃了早餐,又换了身校服,然后才出门去了学校。

    作为转校生来到中城高中一周之后,除了第一个朋友彼得,西泽尔也渐渐认识了其他一些同学。

    上午的课程结束,西泽尔和彼得收拾书包,正要去餐厅吃午饭的时候,彼得由于包里的书太多,一不小心,碰掉了两本,连同那本书里夹着的一张明星贴纸也掉了出来。

    坐在他旁边的西泽尔弯腰把那本书和贴纸帮他捡了起来,随口笑道:“我没想到竟然能在你的书里看到这种东西。”毕竟,彼得的学霸作风也算是深入人心了,追星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像他。

    谁料到,彼得却一改往日的腼腆,眼睛里颇有几分兴奋的样子,热情的拿着贴纸向西泽尔介绍道:“他是我的英雄!美国队长,最英勇的战士!”

    彼得颇有几分骄傲的同西泽尔分享道,他还乐意花大价钱——自己打工赚到的大部分收入,用来买美国队长的各种周边,那个精细的美国队长手办至今是他最为宝贵的珍藏!并且,听说还有美国队长10岁时的涂鸦画在流传,他一定会努力收集的!

    西泽尔顺势瞥了一眼,贴纸上的角色,是一个穿着红白蓝色点缀着明亮星星制服和头盔的高大男人,在他的手中,还有一面同样颜色花式的盾牌。

    看着那双隐约有些熟悉的眼睛,西泽尔稍稍愣了一下,低声喃喃着说出了和见到超人时内容一样的话语,“我好像见过这个人,奇怪……他们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彼得顿时激动了起来,“西泽尔?”

    “唔,我这几天晨跑的时候,一直在街区公园里遇到一个年轻人,他叫罗杰斯。”西泽尔盯着美国队长的贴纸,单手托腮说道:“嗯,虽然看不到贴纸上的脸,但是,罗杰斯的眼睛和这张贴纸上的美国队长简直一模一样,就像是日常生活中的人,和参加化装舞会打扮后的区别?”

    彼得激动得简直都要窒息了。

    “罗杰斯!”彼得按捺不住兴奋的惊叹道:“美国队长的名字就是史蒂夫·罗杰斯!上帝啊,西泽尔,你居然遇到了美国队长本人吗?我简直、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晨跑吗?你说我请他在我的帽子上签名的话,他会答应吗?”

    西泽尔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在美国高中认识的第一个新朋友,有些怀疑他现在的脸上激动的热度是不是已经可以烤鸡蛋了……

    他冷静的回答道:“明天早上五点半见?”

    彼得使劲点头,兴奋道:“好的!没问题!五点半!西泽尔,我简直可以今晚不睡觉在你说的街区公园里等他来!”

    西泽尔看着一秒钟陷入美国队长的迷弟状态并且不可自拔的彼得,深刻的体会到了美国人民的奇妙——这真的还是他那个内向害羞的学霸好朋友吗?

    翌日一早,凌晨四点多天还没亮的时候,便已经激动得从床上醒来的彼得,在房间里坐立不安的打着转,他换了一身整整齐齐的运动服,听到叔叔和婶婶起床下楼的声音后,才终于从自己的卧室里出来,满心兴奋和期待的说道:“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去晨跑!”

    彼得的叔叔本·帕克欣慰的使劲拍了下他的肩膀,“好小子,快去吧!”

    彼得的性格一直很内向害羞,和同学相处的时间基本就只处于一起在教室里上课,别说是课后和朋友约好一起出去玩了,就算是在学校的体育课上,彼得都经常只有自己一个人。

    好在总是沉浸在书本中的有些孤单的彼得的情况,在学校里来了一个新转校生后,渐渐有了改变,现在听说他和朋友约好了一起晨跑,本叔叔简直欣慰得无以言表。

    婶婶梅·帕克从厨房里愉快的大声喊道:“等会儿记得回来吃饭,亲爱的,要把你的朋友带来吗?我可以多准备一点早餐。”

    彼得的眼睛亮了一下,他还从来没有过邀请同学到家里来,旋即却又稍稍迟疑了一下,“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不管他愿不愿意来,亲爱的,你都可以热情的邀请他。”婶婶梅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她的腰上还系着围裙,随手摘下眼镜温和而鼓励的对彼得笑道:“等下就去尝试邀请你的朋友来家里玩吧,彼得。”

    彼得使劲点点头,带着些小小的兴奋,“我会的。”

    虽然昨天和西泽尔约好的地点是街区公园,但是,比约定时间来早了半个小时的彼得,站在街区公园里,呼吸着晨间新鲜的空气等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决定往西泽尔家的方向跑一段路。

    才一出家门口就看到了微笑的彼得,西泽尔稍稍怔了一下,忍不住也笑了出来,“这么早,彼得。”

    “我是来邀请你到我家去玩的,西泽尔。”彼得的笑容有些腼腆,第一次邀请朋友去自己家中,他的声音里也还带着些不确定的紧张,“我们可以一起吃早饭。”

    “好啊!”西泽尔随口答应下来,因为自己家离学校很近,他倒是也不需要提前把自己的书包带上。

    两个人按照西泽尔的节奏慢跑到街区公园后,和往常一样,同每天坚持晨跑并且时间路线都雷打不动的罗杰斯碰个正着。

    只不过今天,西泽尔没有同罗杰斯互相点点头示意的擦肩而过,而是停下脚步,微笑着打招呼道:“嗨,罗杰斯。”

    罗杰斯见状也停下了脚步,他温和的微笑了一下,立刻意识到,西泽尔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脸色涨得通红、眼睛也格外亮晶晶的男孩。

    “队、队队队队长!”彼得由于太过激动,在自己的偶像面前,居然说话又有些磕磕绊绊的了……

    一声饱含钦佩和敬意、又带着资深迷弟的激动的称呼,让罗杰斯稍稍愣了一下,旋即却是不敢置信的盯着竟然一语叫破了他的身份的彼得,美国队长迟疑而又迷茫的点了点头,“你好……?”

    由于激动和紧张,彼得的声音轻得有点发飘,再加上他磕磕绊绊了半天才把这句队长说出来,所以,公园里其他晨练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这边一角的情况。

    西泽尔把手轻轻的搭在了彼得的肩上,给予他无声的支持。

    彼得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按捺住自己激动得几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的心脏,“您、您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第一次这样轻易被人扒掉马甲的美国队长也缓缓的舒了一口气,他用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彼得,在他的注视下,彼得紧张得几乎要和昨天披萨店门前的那只小奶猫一样同手同脚的钻进灌木丛里。

    “好,”半晌,罗杰斯微微颔首的答应下来,稍稍停顿了一下之后,他有些困惑的开口向激动幸福得都要晕过去了、这会儿正手忙脚乱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大脑完全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让队长把名字签在哪里好的彼得问道:“我能请问一下,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吗?”

    ——西泽尔天天晨跑,却从来没有提过这一茬,罗杰斯自然把疑惑的目光放在了今天第一次出现的彼得身上。毕竟他不知道,一张东方面孔的西泽尔就和他的脸一样,才来美国没几天,对美国队长他们这些无数美国人崇拜的超级英雄们更是全无任何印象……

    还抓着自己的运动服外套的彼得呆了一下,目光尤为实诚的看向了站在旁边的西泽尔。

    对上罗杰斯难以置信的目光,西泽尔诚恳的解释道:“昨天我在彼得那里看到了美国队长的贴纸话——唔,那上面穿着制服拿着盾牌的人和你长得很像。”

    “…………”对于西泽尔这种从自己全副武装状态下的贴纸上都能认出本人的敏锐到堪称毒辣的眼光,罗杰斯简直有些无言以对,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想着,这个东方面孔男孩的眼睛,简直堪比神盾局级别的身份识别器了。

    “好、好吧!”罗杰斯接过了彼得的外套。

    彼得兴奋而又小心翼翼的指着背后认真恳请说:“签在这里可以吗,队长?”

    西泽尔适时的地上了一支签字笔。

    “谢谢,西泽尔!”彼得感动道。

    西泽尔单手插兜的站在那里,微微莞尔。

    就在给彼得签名的时候,罗杰斯的笔锋却突然停顿了一下——他猛然间想到了昨天早上自己和西泽尔在披萨店门前遇到超人的时候,西泽尔若有所思的盯着超人说的那句“你的眼睛有些熟悉,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霎时间,罗杰斯的心中产生一种极其让他微妙、也可能会让很多超级英雄内心崩溃的可怕联想:这个东方面孔的男孩,他究竟已经认出了多少个超级英雄的马甲!?

    同罗杰斯道别后,拿到美国队长亲笔签名的彼得完全是用捧着世上最珍贵的宝物的架势,捧着他那件运动外套离开的。

    西泽尔走在他身边,有些哭笑不得的样子,“嗨,伙计,放轻松一点。”

    在梅和本的热情招待下,西泽尔同彼得一起吃过了早餐,然后又一起乘坐公交车来到了中城高中。

    扒了美国队长的马甲顺便请他签名的小插曲过去之后,西泽尔的高中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三月中旬,天气渐渐回暖,中城高中的学生们也终于要迎来了他们为期十天的春假。

    就在春假前夕的最后一周,选了同一个指导教师的西泽尔和彼得也抓紧时间去完成了他们的外出实践课程。

    “参观科学展览,然后回来写一篇心得报告交上去。”站在科学馆的门前,彼得拿着自己记录了老师要求的笔记本同西泽尔说道。

    没去管那些借着外出实践课程的机会出去兜风的同学,西泽尔和彼得一起走进了科学馆,沿着门口悬挂的地图指示牌的方向,一个展馆一个展馆的往前走。

    当他们走到核试验的公共展览区时,大概很多人对于核辐射还有着本能的畏惧和偏见,所以,这里的观看者只有零星三两个。

    彼得拿着笔记本在那里奋笔疾书的记录着,西泽尔却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那些变异了的植物。

    然而就在此时,彼得却突然吃痛发出了一声惊呼。

    西泽尔猛地回头,就看见彼得本能的甩手的时候,一只闪烁着危险光芒的黑色蜘蛛正从彼得手下的展示柜台面上爬过,而在彼得的手指上,却还有一小片迅速红肿变色的伤痕。

    意识到那只蜘蛛恐怕有毒的西泽尔瞳孔猛然间收缩,看到那只蜘蛛正要逃走,西泽尔当机立断的抓过彼得的笔记本,朝着那只蜘蛛的身体狠狠的拍了上去。

    大概是西泽尔的动静太大,彼得被惊得微微张开了嘴,科学馆的工作人员闻声也皱着眉走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这里发生了什么?”对方对于西泽尔刚刚搞出来的动静显然很不满。

    西泽尔深深的拧着眉、拿起彼得的笔记本,玻璃展示柜上,还有些微的痕迹,西泽尔旋即吧笔记本翻转过来——那是一只被拍扁了的、但是却有着危险颜色的蜘蛛尸体。

    科学馆的工作人员被吓得惊叫了一声,猛地后退了两步。

    西泽尔阴沉着脸,把笔记本的封底撕下来拍照留存证据之后,直接摆在了那个工作人员的面前。

    “你的手怎么样?”西泽尔看着彼得手指上的伤口,眉头紧锁担忧的问道。

    “不、不疼,好像没什么感觉……”看到西泽尔随时都要发火的模样,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彼得心中一暖,微笑着尽力安抚自己的好朋友道,绞尽脑汁的仔细描述着自己现在的感受,“似乎没什么问题的样子,西泽尔,你不用担心。”

    西泽尔盯着他的伤口看了一会儿,似乎没有恶化的痕迹,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想了想,西泽尔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书包里摸出了一个极其小巧的扁平透明瓶子,里面还盛放着晶莹的绿色液体,在科学馆的灯光下折射出奇妙的光芒。

    “这是什么?”彼得微微睁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风油精——专治蚊虫叮咬,我从老家带过来的。”西泽尔说着,已经轻轻的拧开了那个小玻璃瓶的盖子。

    没等彼得好奇的闻一下,几乎是顷刻间,明明还隔着一段距离,一股极具刺激下的高浓度清香味道已经如同炸裂的闪电一样在他的面前迅速扩散开来。

    那一瞬间,彼得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自己仿佛被人扔进了两米深的冰洞里,“刷”的一下,寒气从头凉到脚,手指尖都麻酥了。

    不过,片刻如同被冰刺针扎的清醒后,想要剧烈呼吸而当场深吸了一口气的彼得,随着风油精的味道灌入鼻子里,当即被呛得差点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