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因为飞机凌晨才到,帝都夜间的地铁又停运,所以姥姥和老爷是直接从家里开车过来的,反正凌晨两三点的时候,肯定不会堵车。

    从机场里出来,坐进车里后,一开始姥姥还冷得打了个哆嗦。姥爷在驾驶位上开车,她就拉着外孙坐在了后座上,就西泽尔在国外这段时间的生活聊了一会儿之后,随着空调的暖气渐渐弥漫,车厢内也渐渐暖和起来,姥姥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困倦的眨了眨眼睛。

    “姥姥你靠着我睡一会儿觉吧,等下快到家了我再叫你。”西泽尔扶着姥姥的胳膊,认真的说道。

    前排的姥爷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也是相同的说辞,“我把车开稳一点,你先眯一会儿。”

    “不啦,没事,回家再睡。”姥姥笑着摇了摇头,“言言再跟姥姥说说,你在美国那所学校里的事情吧?”

    “好啊!”西泽尔点点头,根本不和老人家争辩,只是乖巧的弯着眼睛笑了笑。

    姥爷拿她俩没办法的摇了摇头,一只耳朵听着后面自己妻子和外孙闲聊,一边盯着前方的夜间路况稳稳的开车。

    等到一个多小时后,姥爷把车开进一座三进的四合院里,才算是到家了。

    姥爷拔下车钥匙,刚打开车门,一阵携着风雪气息的冷风从前面的车门吹进来,正在拿起自己书包的西泽尔还没什么感觉,穿着貂皮大衣坐在车后座上的外婆已经被本能的打了个寒颤,愤怒的伸手拍了还没来得及下车的姥爷的后背一把,“突然开什么车门,冻死了!”

    姥爷忍不住小声吐槽了一句:“好像你真怕冷似的,哎……”

    眼看着姥姥的眼神已经瞪过来了,姥爷立刻闭嘴消音,西泽尔冲着姥爷眨了眨眼睛,祖孙二人对着笑,忍不住的偷着乐。

    回到暖和的屋里,关好门窗后,姥姥才算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姥爷则是先脱了外套,露出里面的短袖t恤,又回自己屋把长裤换成了短裤,整个人一副夏天的清凉打扮,把出门前扔在沙发上的蒲扇捡起来冲着自己扇了扇风。

    “这都五点了,天都快亮了。”姥爷在沙发上坐了没两分钟,抬头一看落地钟的时间,连忙道:“言言快去睡觉!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可累坏了吧!”

    姥姥睨了姥爷一眼,“你不睡?”

    “我看会儿足球世界杯,还有十分钟直播,哎,你帮我按一下电视开关!种花家入围八强了,最近踢得都挺好。”姥爷一边摇蒲扇一边笑呵呵的说道。

    姥姥扁了扁嘴,顺手帮他开了电视之后,把自己厚厚的貂皮大衣挂在衣帽架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跟西泽尔关切的柔声说道:“言言快去睡觉,等你睡醒了姥姥给你做好吃的!”

    说着,姥姥又念叨着:“这次时间赶得不巧,你爸他老家那边有个族叔庆寿,人家千里迢迢特意送过来的正式请柬,不好不去,等你爸妈他们回来,你这几天的假期我看也差不多了,就那三两天的时间,是回去和你爸妈住,还是继续在姥姥这里待着,咱们到时候再商量,你爸妈他们俩整天忙得昏天黑地的,天天也就晚上能见着,真没办法!”

    为了倒时差,西泽尔一觉睡到中午,才闻着饭香味从床上起来。

    一起吃过午饭后,姥爷接了个电话,难得周末不加班的休息,政府有关部门的小赵新买了一套钓鱼竿,说是最近寻摸了一处鱼塘,要请他一起去钓鱼。

    “晚上回来我给你们做全鱼宴!”姥爷信心十足的说道,他从杂物间把自己的六个钓鱼竿都翻出来之后,兴冲冲的开车出门了。

    姥姥和西泽尔吃完水果后,才说道:“他走了,就剩下咱们两个了,要不,言言你陪姥姥去逛街吧?”

    “好啊!”西泽尔直接点头。

    姥姥立刻拍拍手起身,洗完手换衣服,然后开始戴帽子、围巾、手套、还有口罩。西泽尔比她简单点,围巾和帽子中间,露出了那双眼角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和小半张白皙精致的脸颊。

    披着貂皮大衣全副武装后,姥姥从车库里把另一辆车开出来,载着外孙直奔帝都最为繁华热闹的商业街。

    结果,出了家门口没多久,帝都的天气就突然变得诡异起来,说起来是春雷阵阵,可惜并没有细若柳丝一场青的春雨,反而是一阵剧烈的晴天霹雳、电闪雷鸣,黑云压城之下,帝都的大街上直接打着旋开始刮起了有些吓人的妖风。

    “这什么破天气!”姥姥郁闷的直接调转车头方向往回头,微微蹙着眉梢,“烦死人了,小赵前几天也没通知过,说最近天气不太对呢!”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西泽尔扭过头来笑道:“没事啦,姥姥,明天天气好了我再陪你出来逛街。”

    回到家里之后,姥姥觉得有些无聊,干脆决定再去补个午觉。

    西泽尔则是在书房里上网,点进主页,看了看自己直播时候收到的那些霸王票换算成软妹币的收益,然后绑了张银|行|卡后,直接试验了一把提现。

    随后,西泽尔随手打开了的论坛,看到简陋的粉色|界面上,排在最上面的就是一个名字有些奇怪的版块,点进去之后,第一眼就看到,有个套红加粗的热帖正挂在那里。

    “小弟坐标后海,现在外面正刮大风还打雷,敢问是哪位道友在帝都渡劫?我看有关部门的通知单上,这几天没有审批名额啊!那道友也真是大无畏,没有申请到许可证、没有庇护的情况下,在这地方渡劫雷劫能强几倍……”

    西泽尔看着有趣,点进去之后,发现楼主紧跟着就又在一楼画风陡转的补充了一句道:“今天这天气也是没谁了,后海的水都被卷起来了!我是负责后海救援工作的,要不是看到有几个外地游客差点落水,看着窗户外面,我压根就不出门了!在这里渡劫的那位道友是脑残片嗑多了吧!”

    西泽尔扫了一眼后面的跟帖,忍不住扑哧一乐,大概是天气糟糕,好多人都待在家里无聊的吃瓜,于是这群网友居然还都披着马甲煞有介事的磕着瓜子八卦起来了。

    “是啊,现在外面刮风下雨的好可怕,肯定是有道友在渡劫没跑了。我上班的路上正好经过政府部门那边,不过公告栏那里,没看到有公示最近的渡劫名单之类的啊!”

    “不提前打报告就自己偷着渡劫?我的天辣!不会是哪个深山老林里突然冒出来的老古董吧,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避雷针这种存在吗?”

    “也可能是外地的游客,来帝都旅游的时候,看着帝都两条龙脉的运势,突然有所顿悟就突破了,然后直接就地渡劫了呗!楼主刚刚不是还说,后海水面都不平了,估计渡劫的就在那附近,一看就是去什刹海公园玩的游客。”

    “连自己什么时候渡劫都拿不准,就不知道定期去医院做好体检吗?哪里来的土老帽哦……”

    消失了半个多小时的楼主很快又冒了出来,相当不爽的吐槽道:“刚刚又冒着雷雨大风天气出去救人了,刚买的衣服鞋全都湿透了,渡劫的那位道友实在是太坑了!”

    看着他们聊得热火聊天的,西泽尔想了一下,根据自己看过的小说的经验,也闹着玩似的打了一行字,跟帖道:“帝都是龙脉所有,又有皇气庇佑,雷劫应该会变小啊?”

    结果,西泽尔这一楼评论发出去之后,他才突然发现,自己的浏览器在这个网页竟然设置的是隐藏用户名,应该显示马甲的地方,显示的是一串代表ip地址的:“8888888888”,只是,这种看起来太过吉利的一串数字“8”,应该是非法ip才对吧……

    大概是又抽了,对的抽已经有所了解的西泽尔下意识的想到。

    片刻之后,西泽尔却有些茫然不解的发现,自己和大家一样玩修真角色cos发的那层楼,非但没有人接梗,反而招致了楼里一群吃瓜群众的嘲笑。

    “艾玛?哪里来的小孩子还是傻白甜,这么不懂事。这是看了几本终点网上的网络小说就敢来这里大放厥词了?”

    “谁家的傻孩子啊?有没有人认领啊?没有人要的话我可就直接掐死了啊!?”

    被人吐槽了半天没脑子不懂事的西泽尔囧了半天,正好听见姥姥在叫自己,干脆就把网页关掉,跑过去了。

    “姥姥?”西泽尔看到,午睡醒来的姥姥正拿着菜谱冲自己招手,“你姥爷不是说要做全鱼宴吗,咱们先挑挑,吃哪几个口味的!”

    “哦,好!”西泽尔点了点头,直接在姥姥身边坐下。

    论坛的那个帖子里,大家炮口一致的嘲了发过言就跑的不懂事傻白甜几十层楼之后,突然有人怯生生的发帖道:“你们……你们要不要上去看看刚刚那个傻白甜发帖的ip地址……”

    一片长久的诡异沉寂之后,楼下排队一样的开始刷屏。

    “卧、卧槽……?”

    “卧槽!吓死宝宝了,‘8888888888’这个ip地址,这不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阿玖大神吗!”

    “妈呀,我们居然把用当年论坛第一大神ip地址的傻白甜萌新给喷走了,我好方”

    “半新人去搜索了一下,看历史帖,阿玖大神已经很多年没出现了吧!我来得有点晚,按照版规潜水三年多了,请各位前辈别骂,能求问一下阿玖大神是谁吗?”

    “都是很古老的历史了,传说中的网瘾少女阿玖大神嫁人之后就和老公转现充去了,很少再上过这个论坛,也算是彻底成传说了。

    悲伤的是,和阿玖同辈的我至今还单身→_→

    话说当年的阿玖简直是这个论坛的第一战力,常年奋斗在掐架一线,整天披着ip地址盲掐,学个织毛衣花样的帖子都能被她掐出3万楼去……

    我就不明白了,阿玖当年怎么会被那个姓王的土里土气的愣头青给追到手,姓王的手臂带纹身、脖子挂粗金链子,整天打扮得跟黑社会似的,你们敢信!?”

    “膜、膜拜楼上*大神”

    “和阿玖大神同辈的大神……我的天哪,拜大神!”

    已经关了网页的西泽尔自然没有看到后面这段离题千里的离奇神展开,和姥姥一起商量着选好几个口味之后,姥姥去厨房里转了一圈,回头道:“家里没面了,言言去给你姥爷打个电话,让他晚上回来的时候从超市买袋面粉来。”

    “嗯!”西泽尔拿过自己的手机,接通之后,因为姥爷和小赵他们在水边钓鱼,隐约还能够听到姥爷那边的波浪和风声。

    “帝都最近户口实在是太紧张了,您……代为……他们一下,五……年内……的同志,”西泽尔依稀还能听到,政府部门的小赵在风里被吹散了大半的声音,“……就是现在……只能……集体户口……不如再等等,以后肯定大家……有机会的……”

    “小赵你等等,我外孙的电话。”姥爷冲着小赵摆了摆手,然后才对着电话笑道,“言言?”

    “姥爷,姥姥让我告诉你,回家的时候,路过超市顺路买袋面粉回来,家里的面快没有了,”因为姥爷那边是室外,西泽尔也放大了声音,“还有就是今天帝都市区又打雷又刮风的,现在天空还阴沉沉的,天气很糟糕,姥爷你路上要注意安全。”

    “好,我知道了,等姥爷回去给你们做鱼吃!”姥爷笑着说完,还没挂电话的时候,西泽尔又听到小赵调高了至少八度的声音,这次内容倒是相当清楚:“不行!自己在帝都买房的也不行,五十年内递交申请的全都不给解决户口,必须排队等!或者咱们部门有给解决户口的文件,这个就必须得按照上级文件要求来。特别想要在帝都落户的,可以报名考咱们这个部门下属单位的公务员,服务期就三十年!这种愿意为人民服务的,就是自己不买房住单位宿舍,咱们也可以在工作时限内,考虑酌情给落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