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等到爸爸妈妈从外地赶回来,已经是一周之后了。

    得知自己父母回家的消息,西泽尔又吃了一顿姥爷亲手做的美味大餐之后,才提着一个花梨木的四层食盒,里面装满了姥姥给他塞进去的姥爷之前弄出来的手工点心,在姥姥姥爷一路依依不舍的念叨中,祖孙三口从四合院里开车出来,一起去了西泽尔爸爸妈妈的住处。

    不同于姥姥姥爷住的颇具年代感的四合院,西泽尔父母这边的房子,是豪华小区的高层顶楼的跃层,里面的装修式样也是比较现代化的风格。

    姥爷刚要按楼下的对讲机,路上就在微信朋友圈里找新菜谱给姥爷尝试的姥姥已经直接一个视频电话拨了过去,向女婿说道:“令狐,开门!”

    几乎是瞬间,镜头里那对儿男帅女靓美貌惊人气质不凡一身精英范看着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十六岁孩子父母的年轻夫妻的身影一闪而过,旋即,楼下的门被打开,西泽尔的妈妈祝琥明媚漂亮的面孔出现在视频电话的镜头里。

    “妈妈!”西泽尔凑过来打招呼道。

    “宝贝回来啦!”祝琥笑意吟吟的说道。

    很快,西泽尔和姥姥姥爷一起乘电梯上去,楼上的门已经开了,祝琥和令狐两个人都在门口等着了。

    “爸、妈。”令狐和祝琥两人同时向前,跟二老打招呼道。

    令狐伸手接过儿子手里提着的食盒,转身将其放进了厨房里。

    “言言!”祝琥甩了下及腰的黑色长发,眉眼含笑的和自己被裹成团子依然帅气甚至还平添几分可爱的宝贝儿子拥抱了一下。

    令狐的脸上带着细银框的平光眼镜,因为刚刚从外地回来,这会儿在家中,依然西装革履,整个一事业有成、不苟言笑的精英男形象,只有脚上的拖鞋显得居家了些。

    不过,在自己的老丈人和丈母娘面前,跟别人再怎么高冷的令狐也一改平日里严肃高冷神色漠然的模样,所有的脾气尽数收敛起来,这般神色温顺礼貌的模样放在公司里,简直能惊掉一地下巴。

    祖孙三辈聚集在一起,姥姥不放心的把西泽尔这次春假结束后回美国读书时需要注意的事项又念叨了一遍,令狐和祝琥就在旁边陪着听着,时不时的附和两声。

    晚上一家人一起吃了个饭,等到帝都交通拥挤的晚高峰过去之后,姥姥姥爷才开车回家。

    西泽尔和父母一起住了几天之后,感受着种花家充满现代气息的平静生活,周末的时候,又和高中同桌、前座的女同学约了个时间去学校打篮球,因为大家都在直播,休息的时候,那两个应对抽搐经验丰富的同学甚至还一起给西泽尔分享了一下直播平台的每日常规抽发、几个月甚至几年都难得一见的非常规抽发,以及一些能够缓解的小技巧。

    没有恐怖袭击和爆炸、没有坍塌的大楼和涨气球的绿巨人,除了偶尔天气变化导致的电闪雷鸣被人惊呼有道友渡劫外,虽然短暂但是一切安然井然有序的种花家帝都生活,终于让出国留学后就一直在三观碎裂的西泽尔放松下来。

    ——虽然美国纽约这个城市有点倒霉催的,但是至少,国内还是正常的。

    修复了世界观的西泽尔也在自己十天的春假结束之后,重新踏上了前往纽约那个梦幻不夜城的旅程。

    从就西泽尔仅仅三次但是其中前两次都有意外发生、于是此时的风平浪静反而显得几乎不正常的肯尼迪机场里出来后,看着机场外面第三次重新换新的斯塔克工业巨幅广告牌,西泽尔轻轻的舒了口气。

    他拦了一辆出租车,想要回到自己位于中城高中旁边的住处,结果却中途被人挡在前面阻拦,为了不撞人而紧急刹车的司机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再下一瞬,不等司机用一句“*”表达出自己的愤怒,刚刚那个拦车的人已经持刀冲上副驾驶的位置了。

    这座神奇的城市纽约,依然没有让任何人失望。

    ——在拦车人用一把刀逼着司机的脖子劫车并且命令司机开往纽约市外的乡下小镇时,西泽尔冷静的想到。

    而在之前西泽尔就已经打开的直播间里,原本只有几个这些天偶尔会来看一圈的吃瓜路人,发现西泽尔很多天都没有直播后,大家来的次数也就渐渐少了。

    只是没想到,西泽尔不直播也就罢了,一开直播,居然又是如此劲爆的劫车现场。

    弹幕里有人刷了整整一行,从文字里都能感觉得到他的震惊和担忧,

    几乎是哗啦一下,原本零星几个的吃瓜观众,便又呼朋引伴的引来了一大群观众。

    “这里是纽约,报警电话是911。”西泽尔微微蹙眉,轻声说道,如果是在国内的话,他倒是很希望有人能帮他报警。

    下一秒,不等那个劫匪听到声音惊疑的转过头来威胁西泽尔,西泽尔便已经主动的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副驾驶位置的劫匪,提醒他道:“这辆出租车是我叫的,并且他已经有目的地了。”

    劫匪面孔扭曲,举着刀刚要叫嚣,西泽尔从后面稍稍用力,直接把副驾驶车座的头枕拔下来,然后卡在那个劫匪的脖子上,毫不费力的一把将劫车犯的脸按进了车座前面的塑料板里,直到上印出来了一个人脸的模子坑。

    看着那把原来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刀松了下来,司机猛地一脚刹车停下,惊魂甫定的坐在驾驶位上喘着粗气,一手使劲捂着自己虽然脆弱但是好在毫发无伤的脖子。

    惊吓过度的出租车司机面上还有几分呆怔,好半晌才转过头来,颤着声音向西泽尔问道:“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坐在车后座的西泽尔不答反问他道:“你的车有保险吗?意外损坏的话、需要我赔偿吗?”看着司机呆愣的模样,西泽尔相当负责任的指了指被他连同劫车的匪徒和副驾驶枕头一起按进去凹陷了一片的塑料板。

    “……”长久的沉寂后,大惊失色的司机使劲摇头,“不不不、不用你赔付的先生,我有保险的!”

    “那就好,”不用赔偿的西泽尔也稍稍松了口气,“你带他去警察局,我要下车回家了。”

    “哦,好吧,好吧!”司机嘴里嘟囔着,见西泽尔不愿意和他一起去警察局报警,似乎还有些失望的样子。

    同样被震到了的还有直播间里的观众。

    在西泽尔伸手拍那个劫车犯的时候,所有的观众几乎都被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等到西泽尔把劫机犯一巴掌糊进汽车前面的塑料板上,硬生生的压出来一个模型后,所有人都已经震撼到无法言喻了。

    唯有屏幕上刷满了的可以稍稍表达出他们的心情。

    西泽尔看了一眼打表器,付了车费——即使那位出租车司机根本就不想收——之后,他从出租车上下来,看到刚刚刷过的一条弹幕上写着:

    西泽尔忍不住对着手机的镜头笑了一下,意有所指的解释道:“在手边没有其它器械的情况下,可以把头枕拿下来当做应急的替代物品用,但是还是推荐大家在车上带一些常用工具,以备不时之需。”

    看着后面紧跟着刷了好几条关于普通人遇到危险境况的担忧,西泽尔眨了眨眼睛,又继续补充道:“所以在车上的时候,除非是敞篷跑车,否则一定要把车门锁死,车窗其实也可以锁好,正常情况下,对于普通人来说,车内还是比较安全的。”

    屏幕上突然闪过警察叔叔刷出来的金色的系统消息。

    还在直播间里的观众们立刻又激动起来,尤其是上次全程见证了被劫机和强对流天气的那些人,立刻兴奋的刷起弹幕来。

    警察叔叔继续发了一条金色的系统信息之后,便很快消失了。

    “刚刚积极报警的那位同学,辛苦你啦!”西泽尔对着屏幕说道,想了想,又额外补充了一句道:“主播坐标纽约,这里最近似乎很容易出现各种恐怖袭击,大家有工作出差、留学或者单纯出国玩的,行程中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概是刚刚那个劫车犯很轻易就被制服了,而且也没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波澜壮阔的危险情况,所以,这会儿西泽尔的直播间里,气氛十分轻松,观众们在弹幕上的交流也十分欢快,好多性格活跃的观众都在一边互相斗嘴一边卖萌。

    因为这个路段禁止出租车停车揽客,所以,临时下车的西泽尔只能自己背着书包沿着路边往前走了一段。

    就在这时,在西泽尔的前面二十米处,和刚刚那辆出租车面临的几乎相同的一幕再次上演。

    只不过这次被抢劫的变成了一辆私家车,并且,车主也被里面的劫车犯给推了下来。

    原本只是有些微微挑眉的西泽尔,却在看到被劫车犯从驾驶位上推下来的人时,忍不住深深的皱起眉来。

    ——虽然只有过一面之缘,但是,西泽尔依然清楚的记得,前面那个被抢劫的人,就是上次自己被彼得邀请去他家里吃早饭的时候,遇到的特别热情好客的彼得的叔叔本·帕克。

    不只是那个视力拔群的观众,西泽尔其实也已经清楚的看到了,本·帕克虽然被人从车里推了下气,但是却依然十分耐心善良的试图说服这个年轻人放弃犯罪的勾当。

    西泽尔微微拧眉,加快了走上前的脚步。“够了,别和他废话了!”从另一边的店里抢了东西出来的家伙暴躁的冲着车里已经有些动摇的同伙喊道。

    旋即,那个暴躁的家伙已经恶狠狠的看向了本·帕克,直接抬起了手里的枪。

    那个视力不凡的观众惊恐得刷了长长一条弹幕。

    西泽尔的瞳孔猛然间收紧。

    就在那个穷凶极恶的匪徒将要扣动□□扳机的时候,情急之下,西泽尔直接把自己的手机砸了出去。

    手机在飞出去的时候,直播间的镜头也跟着天旋地覆的剧烈转动。

    下一秒,手机狠狠的砸在那个匪徒的手指和枪管上,与此同时,那个匪徒却也扣下了扳机,歪斜的子弹从枪膛里飞速度射出,从原本瞄准的心脏要害偏离到没入本·帕克的腹部一侧,伴随着一道顷刻间炸开的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