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两个小时前,神盾局三曲翼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着一个月前从帝都国际机场飞往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那架倒了血霉的航班上的电子映像。

    一个手里拿着平板电脑的黑发男孩微微蹙眉的伸手扶住险些摔倒的空姐,随后便是在劫机犯开枪的时候,一手抄起空姐身边的餐车将其砸出去狠、准、利落的压在了持枪的匪徒身上……

    “西泽尔,中文名令狐言,家境优渥,现为纽约中城高中四年级的留学生,根据史蒂芬现在了解到的情况,他在出国前,就已经拿到了耶鲁大学的入学资格。”代号“鹰眼”的克林特·巴顿站在大屏幕的下面,侧着头说道。

    “我想,我喜欢她的鞋子。”玛丽亚·希尔却是眼神炯炯的盯着女英雄的八公分高跟鞋,画面中她把细高跟狠狠的踩在匪徒身上的场景,兼具了让人惊诧的杀伤力和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显然十分让人迷醉。

    菲尔·寇森闻言忍不住瞥了玛利亚一眼。

    很快,屏幕上的画面一闪,画面从飞机上的录像转到了当天那架飞机落地后,发生连环爆炸的肯尼迪国际机场。

    “哇哦,我好像看到了托尼在天上飞。”玛丽亚·希尔微微睁大眼睛,扭头看向正翘着腿歪着身子靠坐在椅子上的托尼·斯塔克。

    托尼坐在那里,相当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嚼着口香糖随口说道:“那是几号?二月下旬——哦,那天我的确出了一趟门,并且把几个犯错的家伙送进了他们该去的地方,比如说监狱。”

    鹰眼沉着气,看着屏幕上的画面,继续四平八稳的说道:“不管是刚刚把餐车扔出去的动作,还是他在遇到危险时一把扯开那位女士的反应速度,都可以证明,他的身体素质,恐怕远超过普通人类。”

    代号“交叉骨”的布洛克·朗姆洛双手交握支在桌上,托着自己的下巴,终于找了个间隙说道:“事实上,普通人遇到特别情况的话,往往肾上腺素激增,也会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的。比如说,以超过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到窗户下面接住自己不小心从窗户里掉出来的孩子、单手掀开压在爱人身上的汽车,这种报道屡见不鲜。而他刚刚面临的情况——”

    交叉骨指了指鹰眼正在回放的西泽尔用餐车砸人的动作:“生命危险之下,人类爆发出超乎寻常的潜力,实在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他的话语突然间顿住,因为在慢镜头中,包括始终一脸不以为然表情的托尼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后知后觉的发现,那个黑发东方面孔的男孩在抄起餐车的时候,手臂上根本没有青筋暴露的吃力模样,甚至于,他的手腕动作,都显得十分轻盈,仿佛他砸出去的不是一辆餐车,而是一个轻巧的盒饭。

    也就是说,那个名叫西泽尔的男孩抄起那辆餐车的时候,并非是他们最初考虑到的人在危急关头潜力爆发,而只是单纯的、近乎本能的选择了一种解决掉劫机犯的最简单的方式而已。

    “他刚刚把餐车扔出去的力量,绝对不是普通人应该有的。”鹰眼笃定的下了结论道。

    说话间,鹰眼已经操作着把播放的画面继续往下走,依然还是肯尼迪国际机场,只不过这次,换成了十天前西泽尔春假来临之际,打算飞回帝都的时候。

    而在坍塌的机场咖啡厅外面,虽然夜色深沉,但是,在座的各位,依然还是清晰的认出了在漆黑夜幕中飞翔的钢铁侠托尼·斯塔克,以及受了刺激越变越大的绿巨人浩克。

    菲尔·寇森轻轻的舒了口气,他转向托尼,“看到这些,你还坚持他是个普通人吗?”

    正巧,鹰眼继续播放的片段,则是刚刚从街区的摄像头里调出来的,西泽尔从机场出来打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在车上遇到的第一次劫车事件——通过好几个角度的摄像头才勉强拼凑出了一组西泽尔动作干脆利落的把劫车犯的脸和脑袋按进车前面的塑料板的画面。

    “那他是什么?”托尼耸肩反问道,他盯着大屏幕上才刚刚快进了几分钟后,又第二次直面劫车杀人现场的西泽尔,带着几分轻佻的向寇森继续不以为然道:“一个每天都黑到头了的倒霉鬼吗?”

    “……”顿时无言以对的寇森和神盾局在座所有人。

    “等等,那个受伤的人是——”圆桌旁坐着的神盾局工作人员里,突然有人猛地站起身来,下意识的朝着屏幕的方向探过来,眉头紧皱、满心震惊的开口道:“那、那是本·帕克!”

    “谁?”托尼扭头,他确定自己之前并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

    刚刚那个神盾局的工作人员也顿觉失言,见到寇森虽然一脸凝重的表情,却并没有阻止他的意思,方才继续说道:“理查德·帕克,原神盾局特工,在执行一项机密任务的时候,不幸在飞机失事中罹难,而本·帕克是他唯一的兄弟,理查德唯一的独子彼得·帕克现在也是由本·帕克在抚养。”

    会议室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滞,鹰眼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利用神盾局的权限很快又重新调取了几个街区摄像头的录像资源,扫描出有关西泽尔的部分后,把在街区公园里的一幅画面放大。

    早春初晨的街区小公园里中,很多树木还是光秃秃的,但是,一些枝丫已经泛起了新绿。

    彼得·帕克满脸激动的捧着自己的外套,请求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为他签名,西泽尔就随意的站在旁边等着,面上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神盾局在座的那些人,同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片刻之后,鹰眼清了清嗓子,重新更新了一下关于西泽尔的信息,复述道:“西泽尔,男,根据身份证件是十六岁,来自于种花家的留学生,本身体质要远超过普通人,原因不明;多次出现在意外事故的现场,和彼得·帕克同校、和史蒂夫·罗杰斯在晨跑时相遇、解决了劫车犯之后又顺路救下了本·帕克……”

    身为美国队长的死忠粉,寇森看着画面上西泽尔把一只惊恐的小猫塞给美国队长的画面,眉头紧皱,半晌才开口道:“通知潜伏在种花家的史蒂芬·郭,看能不能从西泽尔之前读过的高中里拿到关于他的更加详细些的资料。从现有的信息来看,他出现的地点、碰到的人都太巧了。我们完全无法判断对方来美国的目的和接下来的打算,无故羁押肯定是不行的,贸然动手扣留很可能会引起和种花家之间的外交事故,接下来只能是尽量对他严防死守了。”

    托尼耸了耸肩,甚至没有开口再吐槽神盾局那些员工们几句,而是相当不感兴趣的起身,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指针,吹了个口哨摇头道:“你们继续,我下午还有个约会,先走了。”

    等到托尼起身走开,把会议室的门反手带上之后,寇森看向在座的那些神盾局优秀特工们,“我想,我们需要亲自去看看西泽尔这个人,嗯,调查一下他的基本情况。”

    一时间,神盾局会议室里的人纷纷陷入了打不通的紧急电话、忙不完的任务报告,手边上没有合适道具的人甚至开始哀嚎自己那些还没有整理好归档的卷宗,看着那些人装模作样时发出的一声声惊恐的感叹声,寇森嘴角抽了凑。

    终于,在短暂的互相推诿之后,特战队队长交叉骨终于身先士卒的站了起来,“我想,我现在大概有时间?”

    众人一同露出了大松一口气的表情。

    “好吧,我和交叉骨去警察局走一趟,我们那位西泽尔先生应该正在警察局里帮忙配合调查。”寇森说道。

    与此同时,警察局里,西泽尔却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简单的描述了自己从机场出来这一路上遇到的意外变故。

    正在做笔录的那个警察稍稍停顿了一下,另一个警察在电脑上调了一下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出入境数据后,向自己的同事肯定的点了点头,正如西泽尔所言,几个小时前,他才刚刚入境。

    等到后来,警察们充分了解过情况,连同之前才报过警的那个载着陷在车上抠都抠不出来的劫车犯一起过来的司机口述的情况一起,万分确定西泽尔真的只是见义勇为之后,警察们甚至给他端来了一杯温热的牛奶,安抚了西泽尔在这里稍等片刻后,因为西泽尔还没有年满十八岁,他们会派一名警员把西泽尔送回家。

    西泽尔点了点头,虽然有些没什么兴致,不过心情还算平静。

    直到换了身也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警服的寇森和交叉骨把车停在警察局门口,拿着来源不明的警|察|证件大喇喇的走进警察局的的大门后,从三楼的房间里,几颗定|时|炸|弹接二连三的爆炸,掀起的热浪从窗户汹涌的爆发出来。

    身经百战的寇森和交叉骨感受到大楼的晃动后,第一时间飞扑到了有遮挡物的安全位置,避免自己被炸飞的砖石块和流弹所伤。

    通讯器里,寇森冲着还在神盾局三曲翼大楼总部的鹰眼吼道:“警察局这边突然出了变故,立刻调监控摄像头,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在已经乱成一锅粥的警察局里,西泽尔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看到面前的一张桌子被爆炸的气浪掀起来,玻璃杯瞬间炸裂,里面的水和碎片一起迸溅开来。

    在他屏幕碎成蛛网状几乎看不清晰的手机里,直播平台的软件一直都没有关闭。

    那些刚刚一路上都在给主播支招的吃瓜观众们听到这里,也很快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平静,好半晌才有人颤抖着发弹幕。

    看着前面那些弹幕就这么自欺欺人的刷过去了,一个眼神20的观众终于忍无可忍的在屏幕上使劲打字道:

    混乱之中,在大多数都在纷纷从警察局大楼中逃离出去的时候,寇森和交叉骨却是已经逆行而上,冲到了靠近爆炸源方向的三楼。

    刚巧和从六楼爬楼梯匆忙而下的几个办案警察以及西泽尔碰个对头。

    正在这时,三楼又是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楼梯口的扶手发生了碎裂不说,台阶也断了一半,刚刚做笔录的那个警察一脚踩空眼看就要直接掉下去,手里还抓着手机的西泽尔直接扑上去扯着那个警察的衣领把人拽到了旁边靠下的台阶上——当然,他们两个人眼看着就要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的时候,那个警察还是相当英勇的主动翻身当了一下肉垫的。

    看着他砸在地面上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稍微一转身便已经单膝跪地稳稳落在那里的西泽尔稍稍愣了一下,实话实说道:“其实你刚刚要是不乱动的话,我可以拉着你靠墙站稳的。”

    “是你!”看见西泽尔的动作,交叉骨脱口而出道。

    可惜,这会儿一片兵荒马乱之中,西泽尔只是飞快的抬眼瞅了交叉骨和寇森一眼,却根本没空理他们。

    摔得感觉自己的尾椎骨都要断了的警察痛苦的捂着根本没有的尾巴,绝望的开口刚想要解释,从他这个角度却一眼看见,钢化膜里面碎成蛛网的手机屏幕上,即使他并不认识那些方块字,但是好歹也能一眼看出来,手机的镜头正在录播现在发生的场景。

    那个警察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急切的冲着西泽尔喊道:“警察局里面不能录像。”

    突然之间,一梭子弹朝着这里射过来,西泽尔手上一用力,直接把那个尾椎骨受伤的警察给拖到了墙角的另一侧并且按在了地上躲避,西泽尔眨了下眼睛,东方人太过细腻的五官混在一群人高马大的白种人里,顿时显得他的年龄似乎更小了。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你就当看不见吧,不用谢!”西泽尔话音未落,已经直接把一脸懵逼的警察从地上拖起来,拉着他一起往大楼外跑道:“我觉得刚刚开枪的人,和放炸弹的人是一伙的,不过总算有了一个好消息,如果他不是不要命的死士的话,至少他们放的**量肯定不会把这栋楼炸塌了!”

    “好、好吧,借你吉言……”那个已经全程懵逼脸的笔录警察绝望的喊道。

    西泽尔拖着那个警察,完全是一路绝尘的向着大楼外面冲过去。

    刚刚和西泽尔有过一面之缘的寇森和交叉骨,却是还要直面那个拿着机枪疯狂扫射的恐怖分子。不过,毕竟是神盾局的高级特工,虽然意外发生得稀里糊涂的,但是,寇森和交叉骨还是很快便把刚刚暴露在他们面前的那个持枪歹徒给制服了。

    稍稍腾出手来的寇森掏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疯狂传来信息的通讯器,因为出师不利,他现在的心情显然也很糟糕,他恶狠狠的给了那个歹徒的脸一张特写之后,冲着鹰眼问道:“立刻查一下,他是谁?”

    身为神盾局特战队队长的交叉骨,在控制住这个歹徒的时候,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在回想着,西泽尔刚刚不管是跳下楼梯还是一把扯过那个警察的时候,都绝对不符合正常人体机能的那些细节部分。

    他的眼睛还在死死的盯着手上刚刚制服的这个歹徒,却因为西泽尔这个名字,眼底却忍不住蒙上了一层让人看不透的淡淡阴霾……

    而在警察局的大楼下面,看着刚刚调过来的几辆消防车和第一时间赶到的隶属于美国纽约市警署的swat精英小队在疏散了普通警员后,正全副武装的进入了警察局大楼。

    西泽尔看到被自己拖出来的笔录警察似乎放下心来,长长的松了口气之后,也不由得微微莞尔。

    看到西泽尔似乎颇为无辜和好奇的眼神,那个刚刚做笔录的警察忍不住开口向他解释了一句道:“剩下的事情,swat小队会处理好的。”

    “唔,”西泽尔点了点头,旋即从善如流的开口问道:“刚刚在三楼附近,那两个人往楼上跑的警察是谁?也是你们的工作人员吗?”

    笔录警察愣了一下,猛然间想起西泽尔说的应该是刚刚那个冲着他说了一声“是你”的两个人,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旋即却脸色刷白,有些磕磕绊绊的说道:“我、我之前从来没有在警察局里看到过他们!”

    那一瞬间,这个无辜的笔录警察立即阴谋论的联想到,能够把定|时|炸|弹放到警察局里的人,会不会就是刚刚那两个穿着警服但是自己却并不认识的人,尤其是大家都在下楼,他们却还在往上跑的情况下……

    西泽尔眨了眨眼睛,相当善解人意的提醒他道:“你需要去和swat小队的指挥官沟通一下,告诉他这件事吗?”

    “是、是的,当然!”那个笔录警察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向西泽尔嘱咐道:“听着,你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就一会儿,我去汇报一下情况就回来,好吗,男孩?”

    西泽尔干脆的点了点头,轻快道:“如果你等下还愿意开车送我回家的话。”

    “没问题!”那个警察一点头,匆匆忙忙的挤开拥挤的人群,向swat小队的负责人约翰逊中尉详细描述了自己刚刚下楼时遇到的寇森和交叉骨的身高体貌以及那两个人的反常举动,得约翰逊中尉的高度重视,并把那两个人列为首要犯罪嫌疑人之后,那个笔录警察才稍稍松一口气,又重新挤出来,手里还晃着一把警车的钥匙,对着西泽尔说道:“来吧,你该回家了!你的父母一定已经在家中等你了,他们会为你骄傲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