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被那个热心的笔录警察送到家里之后,西泽尔看着自己那个原产地种花家、但是现在屏幕已经碎成了蜘蛛网的手机,郁闷的发现,自己大概需要买一部新手机了。

    西泽尔打开电脑,在亚马逊上下了一个手机的紧急订单,填好送货时间之后,又从网上订了一份外卖——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西泽尔真的有一种满心疲惫倦怠的情绪,实在是没有兴致再去厨房里自己做晚餐了。

    随后,西泽尔又打开了电脑上的企鹅,从视频聊天里和家人报了个平安。

    与此同时,纽约的警察局大楼里,寇森和交叉骨在顺利的制服了持枪的恐怖袭击犯、并且主动的拆除了大楼里其他剩余的炸弹后,又敏捷了躲过了不止一梭子弹,然而,寇森和交叉骨在一片还未散尽的硝烟弥漫、烟尘滚滚中,终于还是被全副武装的纽约警署swat精英小队给包围了。

    从来没有体验过在警察局里被这么多枪指着的交叉骨一脸日了狗的表情,心情崩溃的看向今天非要来警察局并且为此还换了身警察制服的寇森。

    看着这幅堪称荒诞剧的场面,寇森比交叉骨更加懵逼。

    “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约翰逊中尉强硬而严肃的声音传过来。

    寇森和交叉骨对视了一眼,随后,率先举起双手,表示了自己的无敌意。

    交叉骨见状,也相当配合的把自己手里的武器丢在地上,然后举起了双手。

    swat特警队的精英们持着枪上来,将这两个“犯罪嫌疑人”铐上手铐之后,在场的所有人仿佛都松了一口气。

    除了从来没有落入这种境地的寇森和交叉骨——他们两人这会儿的脸色已经黑得和焦炭一样了,尤其是他们这么做的原因,不是因为swat小组全副武装,而是因为,身为神盾局的特工们,他们不想和美国纽约的警察们在警察局里干上!

    就现在这幅糟糕的场面,根本是打赢了丢脸,打输了更丢脸!

    终于,看到swat的长官约翰逊中尉上来之后,寇森忍无可忍的开口道:“我的上衣口袋里,有我的身|份|证件,以及,你们现在就可以向神盾局核实我们的身份情况了!”

    在美国的国家暴力系统中,神盾局的优先级别,完全足以和fbi(美国联邦调查局)、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等机构相媲美,在某些问题上,神盾局的权限,甚至还会更高。

    听到寇森的话,约翰逊中尉有些将信将疑的从他的上衣口袋里,同时摸出了两套证件:一本来历不明的警|察|证件、以及寇森更高言之凿凿所说的神盾局的工作证件。

    “……”看着那本肯定不是出自警察系统的警|察|证件,不管约翰逊中尉还是swat小组的精英们,都还有些缄默。寇森和交叉骨的心里,却也同时咯噔了一下。

    ——虽然神盾局的权限很高,但是,自造假证造到了人家纽约警署的特警队里,脸皮再厚的人,尴尬症估计也得犯了……

    一片诡异尴尬的缄默之中,约翰逊中尉通过纽约警署向神盾局核对过寇森和交叉骨的身份信息后,一言不发的挥手,示意swat小队的成员收起一直对准寇森和交叉骨两人枪口、并且解开手铐放人。

    在寇森和交叉骨重获自由之后,为了表示赔罪,约翰逊中尉甚至还调了一辆隶属于swat精英小队的专车,亲自将寇森和交叉骨两位送回了神盾局的三曲翼大楼前。

    至于这一路上,去时还一身伪造的警察制服神采奕奕的寇森和交叉骨,在swat的护送中称得上是灰头土脸的回到神盾局时,心中是怎样的复杂感受,大概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

    翌日一早,西泽尔依旧是早起晨跑,在同一个公园碰见罗杰斯,互相点点头示意,然后便各自分开。

    在外面吃过早点之后,西泽尔才回家拿起书包向就在家门口不远处的学校走去。

    春假结束后,随着学生们的陆续出现,中城高中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从来都是乖巧听话资深学霸的彼得·帕克,却是难得的第一节课迟到了。

    等他在第二节课才匆匆忙忙的赶到后,西泽尔打量了一下彼得的脸色,发现他的眼神明亮甚至还带着明显的笑意时,才稍稍的松了口气,随手将自己在第一节课上记的笔记推给了彼得。

    “谢谢你,西泽尔。”彼得感激的说道,却并非是因为这个笔记本。

    “叔叔刚刚已经醒了,我是看着他醒过来之后,才来学校的。”彼得手里抱着一摞课本,小声的同西泽尔窃窃私语道。

    “那就好,”西泽尔闻言,也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来,“不介意的话,今天放学之后,我可以去探望一下他吗?”

    彼得使劲点了点头,“如果你愿意的话,那太好了。”他满怀感激的说道:“叔叔刚刚醒来,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我,昨天是你救了他。”

    “从机场回家,碰巧遇到了而已。”随后,西泽尔简单同彼得叙述了自己被警察要求去警察局做笔录配合调查,以及自己的手机屏幕彻底碎掉,几乎完全无法使用的事情。

    彼得顿时恍然,“难怪今天早上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一直都是系统提示已关机。”

    等到下午放学后,西泽尔同彼得一起从学校里出来,去医院的路上,西泽尔直接从路边的花店里买了一束鲜花拿着。

    医院的病房里,本·帕克的手背处依然还在输吊瓶,而且,因为腰腹内部受伤,他现在只能平躺在病床上,几乎完全不能动,不过,从icu病房出来后,即使仍旧有些疲弱的病态,但是,他的脸色看上去已经好多了。

    看到西泽尔过来,本·帕克显然十分激动和欣喜,他还躺在那里,便忍不住的再三向西泽尔道谢,就连梅婶婶看着西泽尔的眼神,都是一副十分感激的模样。

    “希望您能早日康复。”询问过本叔叔和梅婶婶都不会对花朵过敏之后,西泽尔把花束插在了旁边的花瓶里,然后微笑着向本·帕克说道。

    等到大概半个月之后,本·帕克正式康复出院,西泽尔也在学校里接到了彼得的正式邀请。

    “叔叔昨天刚刚出院了,他和婶婶都十分感谢你,所以我们希望,这个周末能够邀请你去家里做客。”彼得有些腼腆的笑着说道,他的性格虽然仍旧有些害羞内向,但是,面对自己的好朋友的时候,看上去已经从容自如许多了。

    看着彼得期许的目光,西泽尔很快答应下来。

    为了招待西泽尔,梅婶婶把周末的午餐做得十分丰盛。

    正式出院的本·帕克再一次向西泽尔致谢,之后,他们又随便聊了几句当初那几个劫车犯被警察抓进去之后牢狱之灾的下场。

    午饭过后,伤好初愈的本·帕克被在他的身体问题上格外严厉的梅婶婶赶去房间里休息,西泽尔则是和彼得在他的房间里坐了一会儿之后,便一起出来,散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

    “——能力越大,责任越重。”彼得坐在公园的秋千椅上,抬起头看向自己逆光站在夕阳余晖下神色沉静安然的朋友西泽尔,在同西泽尔坦白了自己最近身体的奇妙变化之后,彼得微笑着说道。

    彼得的话语格外的坚定,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认真而又温柔的笑容,仿佛瞬间驱散了往日所有的害羞和犹豫。

    “这是我叔叔在病床上告诉我的。”彼得对西泽尔认真的说道:“那天下午,因为中途信息传递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看着手术室暗下来的灯,我还忍不住的哭着想,以为叔叔救不回来了……后来,从警察那里得知了叔叔受伤的经过后,我才渐渐明白了,自己获得了这样意外的力量后,应该肩负起怎样的责任,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稍稍停顿了一下,彼得的眼睛里仿佛都带着一种温暖而又坚强的光彩,“叔叔还告诉了我,一直不曾提起的爸爸妈妈的故事。我知道,我会成为他们的骄傲,我会用自己的力量来守护好这座城市!”

    西泽尔见状,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单纯的笑容来,由衷的赞叹道:“嗯,一个很伟大的目标,加油!”

    “我会的。”彼得肯定的点了点头。

    ·

    随着这次本叔叔的受伤事件过去,西泽尔的校园时光,似乎又再度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倒是远在种花家帝都的姥姥和姥爷,最近似乎认识了一家很有效率的快递,尤其姥爷还拿到了一本新的菜谱,每天热衷于鼓捣各种各样的美食。

    于是,即使隔着浩瀚的太平洋,西泽尔依然会时不时收到姥爷快递过来的各种美食包裹——也不知道姥爷用了什么特殊的保存方法,所有的美食到了西泽尔手里的时候,除了刚刚出锅的糖醋排骨、红烧带鱼段这些热菜的温度会变凉以外,吃起来的时候,口感却依然还是十分新鲜的,甚至连菜里面的汤汁都不曾减少和凝固。

    有时候在学校里收到姥爷的美食包裹,西泽尔也经常会把那些比较好拿的中式小点心分给彼得或者其他一些熟悉的同学们,就连学生顾问德尔女士和图书管理员奥布莱恩夫人,都收到了一些西泽尔送的打包起来的小点心。

    至于那些类似于猪肉炖粉条、回锅肉、地三鲜、铁板牛柳之类的菜肴,因为姥爷每次快递的分量都比较多,所以,西泽尔中午的时候,没少拉着正准备去学校餐厅的彼得直接去自己家里换换口味尝尝鲜……

    热闹的愚人节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过去,时间不知不觉便到了四月中旬。

    春风吹拂时,路边的树木枝头泛出了新绿的嫩芽。草坪上的青草舒展开柔韧的身体,间或有几朵小野花在一片春意盎然中,摇曳着纤细的花枝静静的绽放开来。

    在一片草长莺飞的微风沉醉中,西泽尔也迎来了他到美国留学后中城高中的第一个校园活动,春季郊游。

    虽说是校园活动,但是,在实际的操作中,依然还是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一起搭伴,去郊外的树林中野游。

    本来关系就亲近,又因为平时选课太多而分身乏术的西泽尔和彼得身为学霸二人组,在这次的春游活动中,自然而然的走在了一起,并且,不知不觉间就又和呼朋引伴的橄榄球队校园明星闪电·汤普森等人失散了。

    “这条小溪里里面有鱼!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中午也许可以从小溪里面抓两条鱼来烤。”走在小溪边上,西泽尔看着清澈的溪水和里面偶尔游过的鱼,兴致勃勃的提议道。

    “嗯?好!”彼得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蛛丝发射器,觉得等下自己大概可以在小溪里试验一下用弹射蛛丝抓鱼的效果?

    而就在纽约市神盾局的三曲翼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鹰眼拿着潜伏在种花家的少年特工史蒂芬·郭返回来的最近消息,微微拧眉,严肃的说道:“就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消息来看,西泽尔的家庭似乎十分普通,我怀疑他的身体状况,应该是自身变异所导致——”

    一时间,神盾局在座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想到了特种人,以及特种人学院的泽维尔教授,还有以万磁王为首的那些不安于室的家伙们……

    交叉骨双手按在回忆圆桌上,沉声说道:“一个不在记录的特种人,抱歉,我只能想到社会不安定因素这一个结果。”

    寇森也不住的沉吟道:“的确,根据现有的线索,我们只能得出,西泽尔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这一个结论,而他本人的性格和对美国的态度,现在却无从说起。按理说,这样的不稳定因素,还是尽量控制住比较好……”

    “可他是来自种花家的留学生,”交叉骨沉声道,“想要掌控这样一个人?你们就不会担心,这也可能是种花家有什么别的计划打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