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因为彼得的弹射蛛丝效果显著,他和西泽尔两个人很快便从小溪里弄上来了几条小鱼。

    西泽尔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后来就起身去树林里捡地上的树枝和以往干枯的落叶,找了个远离林木还有石头的空旷位置,随便找了些石块搭了个简易的架子,开始生火。

    因为是出来郊游,西泽尔和彼得背着的旅行包里都带了不少工具,尤其是西泽尔,干脆带齐了一套厨房里的调味料。

    就在他们生好火、并且也把那几条小鱼简单处理清洗干净,在鱼肚子里塞上调味料然后架在烧烤架上的时候,神盾局的三曲翼大楼里,也已经结束了关于西泽尔这个很可能是“社会不安定因素”的“特种人”的会议。

    隶属于九头蛇却打入神盾局高层的资深卧底交叉骨再一次成功的诱导了神盾局的会议方向,并且,因为上一次和寇森一起在纽约市的警察局把脸丢尽了的悲催经历,他有着充分的理由,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和西泽尔有关的事情上,到了会议的最后,神盾局中由他出面应对、或者说是试探西泽尔的虚实,几乎成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就在交叉骨根据情报,驱车来到中城高中的春游地点,尤其是西泽尔和彼得所在的那片区域的时候,一早就从交叉骨那里得到消息的九头蛇总部,也已经提前唤醒了冰冻中的冬日战士,再一次对他洗脑后,把人派到了纽约这里,打算由冬日战士配合着交叉骨,或者说,是由交叉骨故布疑阵,并造成在他的监视中,另有一批人马把西泽尔劫走的既成事实,把西泽尔这个难得的全新试验品给弄回去。

    ——至于冬日战士把西泽尔劫走之后,不管种花家的外交部门会做出何种反应,头疼的都会是神盾局这边了。

    并且,西泽尔被劫持这件事本身,也完全可以任由交叉骨伪造证词和证据,看情况甩黑锅给九头蛇的某个敌对势力!

    然而,任凭九头蛇的算盘打得再怎么响,这件本身就充满了变数、只不过是依靠着冬日战士强大的武力和已经成功打入神盾局高层的交叉骨做内应才能顺利实行的方案,却依然毁在了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纽约市民头上。

    刚刚开始生火烤鱼的时候,西泽尔便已经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直播平台的客户端,找到了自己那个顶着“美国高中留学生活直播”名字的直播间。

    虽然西泽尔平时并不经常在线直播,但是,从他的第一次直播开始,就一直在机缘巧合的直面各种大新闻。

    最初是劫机事件和飞机强对流天气,然后是肯尼迪国际机场的恐怖袭击现场,到了后来还有劫车犯和杀人犯,西泽尔仿佛一直都以一个见义勇为好少年的身份,和各种天灾*、犯罪份子做斗争,真正直播平静多彩的校园生活的内容,反而没有多少。

    以至于,西泽尔明明已经好几天不曾开直播了,但是,等他这次冒头之后,原本无聊的随便挂在他的直播间里的吃瓜观众还是忍不住的奔走相告,很快就有好些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熟人老观众跑过来静候神展开的直播内容了……

    这会儿的直播画面还十分平静,直播间里的观众人数虽然还在增长,但是也还不是特别多,有些热情话唠的观众直接就用弹幕聊起天来了。

    西泽尔看到彼得正认真的用刷子往烧烤架上的那几条鱼身上刷油和蜂蜜,忍不住转动手机镜头,笑着给了彼得手上的刷子和烧烤架上的几条鱼一个特写,然后才对着手机说道:“这些鱼都是我刚刚和朋友一起从小溪里捞出来的!好像就这一个品种,暂时也没什么别的选择了。”

    刚刚还在研究争论什么样的烤鱼最好吃以及各种烤鱼做法的观众们,随着西泽尔刚刚这句话,很快又把话题转向了从河里捞鱼或者是钓鱼的问题上。

    西泽尔甚至还看到一个似乎平日里热衷钓鱼的钓友在弹幕上科普各种钓竿的选择以及钓鱼的时间等问题,就差没加个微信号大家同城的约起来一起去钓鱼了……

    随着西泽尔和彼得的烤鱼在烧烤架上渐渐熟了,那几条鱼都发出了诱人的“滋滋”声响,即使只看着屏幕,仿佛都能够想象得到那种烤鱼的美味。

    还有全程盯着烧烤的热心观众发弹幕提醒时间。

    因为今天的直播内容实在是太过轻松和愉快,所以,观众并不是很多,但是,大家在弹幕上说说笑笑的聊着天,倒是也不显得无聊。

    直到不远处郊区路边的一座花园洋房里,仿佛有什么爆炸一样,瞬间就被火光笼罩起来。

    西泽尔和彼得闻声抬起头,顿时被惊得不敢置信得睁大眼睛,猛地从野餐布上站起身来。

    “发生了什么!?”彼得下意识的说道。

    西泽尔却是深深皱眉。

    因为西泽尔手机镜头的角度问题,直播间的观众们并不能看到西泽尔和彼得眼中,那座干净漂亮的花园洋房在一阵爆炸声中,瞬间被惊人的火舌笼罩起来的场景。

    “有人出来了!”彼得突然喊道,他下意识的直接朝着那座着火的花园洋房的方向跑过去。

    而在正午阳光最炽烈的时候,依旧一片熊熊火焰燃烧的背景下,仿佛有一个人肩上支撑着另一个人,正跌跌撞撞的从火光中跑出来。

    他们背后是晃眼交错的阳光和火光,让人很难看得真切。

    不过,西泽尔和彼得还是第一时间冲了上去,试图接应帮助那两个从突然爆炸导致的火灾现场冲出来的人。

    彼得的速度十分快,在普通人的眼中,几乎已经成了一道残影,而西泽尔跟在后面,竟然并没有什么吃力的表情,跑动中,他甚至还有空瞟了一眼瞬间已经乱成一团的直播间弹幕,然后动作干脆利落的拨了个“911”,简明扼要的说明了事故地点和大致情况,先报了个需要消防队过来的火警。

    后面还有时差党现身说法。

    然而,等到跑过来的距离和那两个人近了之后,西泽尔却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肩膀上搭着另一个人的手臂、困难的支撑着另一个人冲出火场,并且正往远离公路和花园洋房的树林边过来的,赫然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甚至于,西泽尔还和他们有过一面之缘。

    “艾利克斯?”西泽尔惊愕的开口道,另一个被艾利克斯半背半拖着带出来的女孩子,他也见过,就在险些被劫机的那架飞往纽约的航班上,似乎同艾利克斯是同学。

    “西泽尔!”看到西泽尔,艾利克斯脸上的表情显然十分激动,他的眼神绝望而恐惧,然而,看到似乎毫发无损的西泽尔后,原本濒临崩溃却一直在咬牙坚持的死寂眼神中,却迅速浮现了一抹希望的光。

    艾利克斯不说话的时候,牙齿还有些微微的打颤,他的身上十分狼狈,还带着明显的血迹,而他背着的那个女孩,一头淡棕长发散乱,她紧紧闭着眼睛似乎已经晕了过去,脸上的表情纠结在一起,仿佛在昏迷中依然在忍受着深深的痛苦一般。

    “她、她是克莱尔。”气喘吁吁的艾利克斯描述了一下克莱尔的名字后,嘴唇微微颤抖着说道,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西泽尔,忍不住的不停追问道:“你、你没事吧?这些天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虽然话一出口,艾利克斯自己就又沉默的闭上嘴了。

    比起他和克莱尔浑身狼狈,刚刚匆忙跑过来的西泽尔和彼得看上去状态要好太多了,西泽尔的手里甚至还一直拿着他那个仍旧开着直播的手机。

    而在西泽尔和彼得身后的不远处,小溪边的草地上正铺着野餐布还有零散的放在一边的烧烤架——拿显然是因为刚刚急着起身离开才被主人随手放在旁边的。

    同样都是高中生,这些天,艾利克斯和克莱尔目睹了不止一次自己的同学、朋友、甚至是老师死于非命的场景,一直以来,他们为了从各种意外事故中求生而疲于奔命,心力交瘁之中,整个人如同一根绷紧了到了临界点的弦,仿佛随时都会彻底崩溃。

    而和他们乘坐过同一班飞机的西泽尔,如果不是看到这边有房子着火并且还有人从火灾里逃出来的话,他这会儿大概还在和朋友一起悠闲的坐在野餐布上吃自己亲手做的烤鱼……

    “我、我——”艾利克斯的嘴唇动了动,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西泽尔,带着一种落水的人抓到最后一根稻草时的濒临绝望的最后希望。

    而就在这短暂的沉默之中,艾利克斯和克莱尔逃出来的那座着火的房子终于伴随着又一声爆炸的巨响,彻底在火光中坍塌了。

    “是煤气爆炸……”艾利克斯猛地回头,眼神惊惧,语气艰涩的低声开口道。

    所有的意外都来得太过突然和匪夷所思,他和克莱尔处处小心,可是,就算是在他费尽心思抹去能够想到的所有危险的家中,依然笼罩着浓重的阴影,仿佛是一座挣不脱逃不掉的死亡之城……

    艾利克斯根本无法向西泽尔描述,邻居家的煤气罐竟然会无缘无故的滚到他家的房子后院里,并且,煤气罐的一口稳稳的卡在厨房下面的木板上,在中午炽烈的阳光下,煤气罐发生第一次爆炸,随后便是他家中的厨房被一起火灾引发产生的第二次爆炸……

    “我刚刚已经报警了,别担心。”西泽尔安抚了艾利克斯一句,随后和彼得一起,从身体几乎已经僵硬的艾利克斯身上,帮忙把晕过去的克莱尔扶下来,让她平躺在草地上。

    而另一边,被九头蛇派过来想要劫持走西泽尔的冬日战士仍旧还隐藏在暗处,一直和他通话并且下达命令的交叉骨,却是在看到刚刚笼罩在一片燃烧的火光中的房屋后,便直接把车停在了还有一段距离的路边——不得不说,交叉骨对那座房屋状态的判断是极为快速和精准的,就在他把车在路边停下的瞬间,勉强逃出来的艾利克斯和克莱尔的背后,那座房屋再次发生剧烈的爆炸,将整个房子都夷为了平地。

    坐在驾驶位的交叉骨只有一只手按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里还夹着根点燃的香烟。

    他微微拧着眉看向不远处的火灾现场,旋即又低头看车载屏幕中神盾局发过来的情报。

    不知何时被刚刚的火灾所影响,房屋坍塌时,房顶的一块木板折断,迸射出去的钉子和木板竟然打在了外面的高压线上。

    随后落在地上产生高压电打火的危险,竟然也在一种匪夷所思的状态下,无声无息的蔓延到了交叉骨所在的距离火灾现场颇有一段距离的路边。

    还在吸着烟扫视屏幕数据的交叉骨身为神盾局的特战队长,那一瞬间,一种极其诡异的危机感浮现在心头。

    他的心跳几乎加速到了心悸的地步,凭借着他一直以来的优秀而极为敏锐的战斗意识和本能,交叉骨大脑根本来不及思考,已经极为悍勇的直接一脚猛地踹开车门,手忙脚乱的从驾驶位上滚了下来,手脚并用三两步便已经翻身到了路边的马路沟里,反应迅速的抱头卧倒。

    就在他的身后,刚刚还悠哉的坐在上面的汽车,在被掉落的高压线打中的一刹那,油箱爆炸,整辆汽车顷刻间也化为了一个燃烧炸裂的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