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一切的变故都发生得太乱也太快,身为目击者的西泽尔和彼得都有些目不暇接。

    看着那辆瞬间爆燃的车,西泽尔和彼得都被惊呆了,艾利克斯却是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那个方向。

    这种无数小概率事件堆积而成的意外杀人方式,完全和他这些天遭遇的危险如出一辙——那是死神的杀人逻辑。

    “怎么办?”彼得盯着那辆车的方向,下意识的问道。

    因为不管是艾利克斯和克莱尔逃出来的那栋房子、还是刚刚着火的车,都还有随时会继续爆炸的危险,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意外会何时发生,所以,西泽尔和彼得他们并没有再向前。

    西泽尔微微抿了下唇,“再报火警吧!还得叫个救护车。”

    西泽尔说话的时候,已经把手机拿起来了,熟练的再次按了“911”三个数字,并且特意强调说明了他刚刚已经打过一次电话了,而这次突然自燃的轿车就在刚刚那栋爆炸的房子附近。

    彼得见状,也用自己的手机打了急救电话,直接叫了一辆救护车。

    “放心吧,没事的。”确认了一下地址,并且救护车等会儿就会到之后,彼得温和的安抚艾利克斯道。

    艾利克斯根本无从解释,只是神情痛苦而复杂的摇了摇头。

    他从一开始见到那些恐怖的死亡画满而满心惊惶不安,到费尽心思试图让身边的人相信自己却反而备受指责,一直到他所预见的凄惨画面一一变成恐怖的死亡现场,甚至还被fbi的人怀疑,虽然不过短短的月余时间,同样还只是一个高中生的艾利克斯经历了太过,也变化了很多,现在的他,因为经历过太过被人质疑后的绝望,已经很难再像最初那样,将自己脑海中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全盘托出了。

    趴在路沟里的交叉骨面部朝下、尽量减少自己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的面积,等到刚刚车里油箱的第一次爆炸产生的巨大热浪翻涌过去之后,他才手脚并用的从路沟里矮着身子爬出来,朝着远离刚刚那栋房子和自己的车子的方向跑去。

    交叉骨脸上的表情带着些明显的焦躁,因为刚刚从车里逃出来得太过匆忙,他身上并没有其他的通讯器,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无法和冬日战士保持联络。

    而被洗脑后的冬日战士,脑子里现在只剩下了服从命令和任务,没有交叉骨的命令作为引导和牵制,交叉骨敢保证,自己绝对没办法和“自主行动以便完成任务”状态下的冬日战士达成合作。

    就在这时,彼得突然敏感的“咦”了一声。

    西泽尔闻声顿时回头,旋即一把捞住艾利克斯,把人猛地往后面推去,同一时间,彼得也已经在匆忙之间弯下腰,利用手腕上的弹射蛛丝把还在昏迷之中的克莱尔揽了起来,和西泽尔一起向树林的边缘退去。

    就在他们的身后,刚刚西泽尔和彼得野炊的野餐布上,明明已经从火堆上拿下来的烧烤架被放在了一边,而从那几条已经熟了的烤鱼上留下来的少量的油滴竟然没有渗进泥土里,而是顺着零星一株野草的草叶流淌到了那片可燃的草地中。

    而彼得和西泽尔转身回头的时候,恰好第一眼就看到,原本微风徐徐、温暖宜人的天气,竟然突然刮了一阵妖风一般,平静的火堆被吹散,其中一块燃烧的木柴被吹出来,火星溅射在刚刚草叶的油线上,顷刻间,火星便在林间漫天飞舞起来。

    ——如果西泽尔当初选择搭火堆烧烤的地方距离树林稍微近一点,这些漫天飞舞的火星,说不定就会酿成一场森林大火。

    最重要的是,以西泽尔和彼得的眼力,都隐约看出来,刚刚那阵风的方向,竟是十分诡异的直接冲着艾利克斯和克莱尔来的。

    这是一种正常情况下简直难以想象的场景,明明西泽尔和彼得就同艾利克斯、克莱尔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但是,如果刚刚西泽尔和彼得不动的话,按照那些油星火花飞溅的方向,最后一定会落在艾利克斯和克莱尔附近。

    艾利克斯如果瞬间便能做出决定,直接抛弃克莱尔的话,也许还能逃过,但是,昏迷在草地上的克莱尔,却是会注定在这里葬身火海。或者说,如果艾利克斯会在危急关头继续带着克莱尔走的话,前面等待他们的,也许就是骤然从晴天变化成雷雨交加的天气,而在密林间,一个低位置的雷电,很可能也会引发森林大火……

    看着那些油星四溅火光飞舞的场景,西泽尔不由得深深皱眉,他把惊恐到牙齿都有些打冷战的艾利克斯直接丢给了彼得,“帮他一下,彼得!”

    “放心吧,西泽尔!”彼得一手拖着克莱尔,一手抓着艾利克斯,动作极为灵敏的又向后躲避了几步。

    西泽尔已经抄起了他们之前一直铺着的那块防暑防潮的绒面野餐布,四个角一对折,从旁边的小溪里掬起一大捧水,直接就向刚刚那些飞溅的火花上泼去。

    虽然油起火理论上来说,是不能用水来灭的,但是,就那么一丁点烤鱼上滴答下来的油滴,再加上满是野草的泥土地面,西泽尔这么一捧水浇上去,那些火花顿时全都灭下去了不说,零星的油滴也和溪水一起渗进了泥土里。

    之后,西泽尔看着地面上隐约浮着的一层油星,还不肯罢休,他朝着艾利克斯示意了一下,“你家就在着附近,有铁锹、铲子之类的工具吗?我想把这块地用土掩埋上。”

    艾利克斯有些呆怔的看着西泽尔的动作,一时间愣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西泽尔见他现在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也没继续追问他,站在原地稍微琢磨了一下,干脆就把烧烤架当成来了漏土的小铲子,随便从旁边翻起了些泥土,将刚刚那些油花全都埋在了湿润的泥土下面。

    “消防车和救护车怎么还没到。”西泽尔轻声嘀咕了一句,他忙完埋土之后,直接就拎着烧烤架去了小溪里开始清洗上面的泥土。

    此时,早已经从路边的地沟里跑出来的交叉骨也已经绕到了密林之中,透过影影绰绰的林木,看到了正站在树林边缘的西泽尔和彼得他们。

    交叉骨一开始进入这片树林,是想要先找到冬日战士的,可是,冬日战士本身就是个好手,当他正依据着交叉骨前面的命令隐藏在这里伺机而动的时候,就是交叉骨本人过来,都没能把冬日战士给找出来。

    有些心烦意乱和懊恼的交叉骨唾了一口,看到西泽尔和彼得、以及宛若惊弓之鸟的艾利克斯和昏迷状态下的克莱尔,只觉得除了西泽尔这个力量和速度要超过普通人的“特种人”之外,剩下的似乎全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高中生弱鸡,他一只手能打他们一堆的那种。

    想到这里,交叉骨把心一横,既然现在联系不上冬日战士,也不知道那个被洗脑得只知道任务的死心眼什么时候才会做出不可预知的反应,交叉骨干脆就决定自己先把西泽尔打晕,然后借着刚刚爆炸的房屋伪造一个事故现场好了。

    正好艾利克斯和西泽尔似乎还是认识的,哪怕他们只是萍水相逢,凭借神盾局的情报体系,也能把那短暂而微弱的联系给找出来,到时候,这么一点很可能只是巧合的联系加上西泽尔今天和艾利克斯的巧遇,完全就可以作为证明西泽尔和艾利克斯关系匪浅的证据。

    不得不说,交叉骨的脑子转得非常快,炮制并且甩黑锅的能力也绝对一流,而且,身为神盾局的特战队队长,他还有常人难以企及的超强行动力。

    唯一的一点问题,大概就是,在今天他临时构想的新计划里,被他视为炮灰的艾利克斯,虽然也的确是一个被死神规则所玩弄的可怜家伙,但是,这个真正倒霉到家了的家伙,在没有任何人相信、精神每天都濒临崩溃、还没摆脱掉fbi的怀疑就要一次又一次的面临同学朋友们的死亡,却依然还在无比顽强坚韧的努力求生着、他甚至还凭借一己之力,顽强的救下了克莱尔的一条命——而正是人类对生命的执着和希望,永远在孕育着新的奇迹。

    当交叉骨足下无声的越来越靠近西泽尔和彼得他们四个时,西泽尔却突然开口,微微皱着眉看向林间的另一个方向。

    “那里感觉奇奇怪怪的,看着就好倒霉的样子……”西泽尔轻声嘀咕了一句。

    艾利克斯扶着昏迷的克莱尔,还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彼得倒是听到了西泽尔的小声嘀咕,只是顺着西泽尔的视线望过去之后,只是一小片树林在威风中沙沙作响,却没能理解了他刚刚那句话是怎么回事。

    “西泽尔?”彼得不懂就问。

    “我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西泽尔重新斟酌了一下字句,认真想道:“就像是一团特别浓郁的‘晦气’。”

    最后两个字,因为根本想不到合适的英文词语,西泽尔是用种花家的语言说的,然后又继续跟彼得解释道,“类似于‘badluck’、‘unlucky’一类的意思,但是应该是个名词,我觉得那是一团行走的‘晦气’,它像是个东西,而不是坏运气。”

    彼得愣了一下,然后才迟疑的点点头:“我好像明白你说的意思了。”

    虽然还是只能看得到树枝和树叶,而根本看不到什么西泽尔说的那团会走路的“晦气”。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彼得的第六感倒是告诉他,西泽尔同他说什么“晦气”的时候,其实他也能够隐隐约约的感受到,周围似乎有危险在靠近,只是太过模糊不清,难以清晰的判断和辨别,倒是西泽尔刚刚提出的这个种花家的专有名词,也能对应上彼得心里这种很难形容的感觉了。

    艾利克斯却是如遭雷击般,喃喃自语道:“坏运气?”旋即又有些无奈的苦笑,他现在遭遇的,可不就是糟糕到了极致的坏运气?

    说话间,西泽尔已经拿起手机,也不管直播间里吃瓜观众的数量已经随着刚刚一连串的变化而暴增到了多少人,打开摄像机,对着刚刚他盯着的那个方向,然后微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透过镜头真的能看到!”

    感觉到那团奇奇怪怪的东西想要离开,西泽尔眼疾手快的连连“咔擦”,短短的时间里便已经拍了十几张照片。

    彼得好奇的凑过来看,艾利克斯却是又恐惧又忍不住心底的触动,也凑上前去。

    ——那是一个披着黑色斗篷带着兜帽的半透明的、看起来奇奇怪怪的东西,整个竟然真的就如同西泽尔刚刚一直嘀咕的那样,像是由一团半透明的灰色雾气所组成。

    “死、死神……”艾利克斯声音沙哑的忍不住喃喃道。这就是造成这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吗?一个不应该存在于正常人的世界中的死亡映像……

    但是,比起传说中,穿着巨大的黑色斗篷、手执镰刀的黑暗而又华贵的死神,这团气却显得极为可怜,西泽尔忍不住好奇的看向它,总觉得,仿佛再有一阵大风,它就要被彻底吹散了似的,就连它身上披着的斗篷,都是雾蒙蒙不甚清晰的一层。

    还在琢磨着掳走西泽尔这个“特种人”的交叉骨自然不知道,这边的三个高中生还在这里研究什么一点也不科学的神神叨叨的东西,没有西泽尔的指示和手机照片,他自然就更不会发现那团长得像是死神的雾气了。

    就在交叉骨准备出手的时候,一直伺机而动的冬日战士出于完成任务的本能,同样选择了这个时机——因为这时似乎正好是他们的目标西泽尔姿态最为放松的时候。

    而他们两个动的时候,被西泽尔饶有兴趣的盯着感到越发不自在的那团雾气似乎也动了。

    它朝着远离西泽尔的方向飘了飘,然后,艾利克斯身后那颗根部还有蚂蚁爬过的树,便随着又一阵狂风而直接倒了下来——在这棵树被从根部折断的时候,西泽尔才眼尖的发现,那些普通的蚂蚁竟然完成了堪比白蚁的破坏力,整棵树根部的树芯都被掏空了,仿佛只剩下一层树皮支撑着。

    至于树芯被掏空后,这棵树为什么还有茂盛的树冠,以至于狂风大作时,树冠被吹产生的阻力太大、进而直接将这棵树从根部折断,反正今天从头到尾发生的都是理论上不可能的小概率事件,这点不合常理的地方,似乎也没必要追究了。

    而随着这棵树的倒下,彼得力挽狂澜一般的用弹射蛛丝试图使这棵树向着另一个远离他们和艾利克斯、克莱尔的方向倒去,西泽尔见状,自然配合默契的上手往另一边推了一把。

    于是,这棵断了的树没有稳稳的砸到艾利克斯和被他护着的克莱尔身上、而是轰隆一声,倒地,连带着这片树林里、唯一的一根电线杆也挂断了。

    断掉的一根电线,则是精准的落在了交叉骨的身上,把他电得浑身一个激灵然后就短路断电的情况下,瞬间肢体麻痹的交叉骨根本无从躲闪,愣是被树冠给扣在了地上,脑袋也狠狠的磕碰在了地面的一块石头上,当场就把石头上溅满了鲜血。

    至于同样伺机而出的冬日战士,则是被那根连带挂倒的电线杆,从正面直接拍进了松软的泥土里……

    听见交叉骨和冬日战士那两声本能的惨叫,短暂的沉默后,彼得顿时担忧的惊叫道:“树林里有人!”

    西泽尔和彼得匆匆忙忙的冲进树林里试图救人,而当西泽尔见到满脸是血的交叉骨之后,他瞬间惊讶得微微睁大了眼睛。

    “咦?我上次在警察局见过这个人,他好像伪装成警察在警察局里放定|时|炸|弹了,这是又逃出来了吗?我再给911打个电话举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