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身为一个遇到问题一定报警的热心市民,西泽尔说干就干,把手机屏幕切过去,直接又一个电话打给了“911”。

    翻通话记录拨号之前,西泽尔飞快的瞥了一眼直播上刷屏的弹幕。

    因为刚刚除了西泽尔给死神拍了几张照片之外,一直在运行中的手机已经忠实的将刚刚摄像头录到的内容发送到了直播平台上,看到一团雾气状态披着黑色斗篷带着兜帽还会飘的“死神”,直播间里的吃瓜路人们这会儿已经疯得差不多了。

    越是眼神好的观众,疯狂发弹幕嚎叫的动静越大。

    警察叔叔熟悉的金色系统公告字体再次出现,他这会儿也有些世界观破碎,打字的时候手抖了好几下,

    已经把手机拿到耳畔和报警中心交流的西泽尔并没有看到后面这条警察发的金色消息,而且说实话,就算他这会儿没打电话,在滚滚而来的大片弹幕中,即使金色字体相对显眼,恐怕依然会被笼罩在大量已经被吓哭的吃瓜群众的弹幕中。

    那个警察刚想硬着头皮发系统消息宣传一下要科学不要迷信,结果,警察局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

    “你好,”电话那头的一个男人口气沉稳的说道,“刚刚接警中心已经把几个报警电话转给了我们这边的有关部门,关于群众口中所说的那个诡异生物,我想先核实一下具体情况……”

    估计这会儿频繁听到西泽尔清朗而又悦耳的声音,纽约接警中心那边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有些麻木了,尤其是连续几个报警电话所告知的事故、事件发生地点都在一起的情况下。

    放下电话之后,西泽尔对旁边的艾利克斯耸了耸肩,说道:“他们说一会儿就到,虽然现在一辆消防车或者是救护车都还没到……”

    还扶着克莱尔的艾利克斯有些勉强的笑了笑,体验过这几天时刻游走在死亡边缘的惊惧、恐怖经历后,艾利克斯其实已经有些对警察和医院绝望了。

    即使是报警,警察们愿不愿意相信他这个的确匪夷所思的故事是一回事,即使他们真的相信他了,在死神层出不穷的种种杀人意外之下,警察其实也很难能够保护好他,甚至于,艾利克斯毫不怀疑,如果他和警察待在一起的话,说不定死神还会即兴表演一般的为他加上警察的枪支走火、自己被流弹所射杀这种死法……

    当西泽尔站在被砸地满脸血并且昏过去的交叉骨旁边打报警电话的时候,彼得已经走到了另一边被电线杆砸进了松软泥土中的另一个人那边。

    看到那个人脸上的面罩和一只明显是金属机械所制作的手臂,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忙呼喊道:“西泽尔,看这里!”

    “来了。”西泽尔瞥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交叉骨,保险起见,又把扣住这个“假扮警察的逃犯”的树冠往地面使劲压了压,确保他就算醒过来也爬不出来之后,西泽尔直接扔下一脸血的交叉骨不管,连忙走到了彼得那边。

    艾利克斯则是迟疑了一下,抱着昏迷的克莱尔打了个寒颤,想想刚刚在西泽尔和彼得身边时诡异的安全感,以及周围根本看不到的死神,还是踉踉跄跄的带着克莱尔一起跟了上去。

    同彼得一样,见到冬日战士之后,西泽尔的视线,也先落在了这个人脸上的面罩和他的机械手臂上,以至于,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移开压在那个男人身上的电线杆。

    就在这时,这个机械手臂的男人身体却微微的挣扎着动了动,他的口中发出了无意识的低低呻|吟声,眼皮底下的眼珠缓慢的动了动,好一会儿,才艰难的睁开眼睛。

    ——那是一双极为空茫、懵懂的眼神,不带任何明显的个人情绪,仿佛只剩下了自己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压在电线杆下难以动弹的委屈和茫然无措。

    西泽尔、彼得和人形泥土坑里眼神懵懂而单纯的男人视线对上,对方求救似的眨了下眼睛。西泽尔和彼得同顿时一顿,忍不住的面面相觑起来。

    就在西泽尔和彼得打算把这个电线杆挪开的时候,彼得甚至已经把弹射蛛丝都捆在了电线杆上,那个困在下面的男人却突然动了,他依然眼神茫然无辜,但是,翻身用发出轻微机器轰鸣声的机械臂推开电线杆,并且利用泥土的松软而躬曲着身子脱身的动作却带着一种近乎本能的敏锐和迅疾。

    而他在从电线杆下面脱身出来之后,微微眯起眼睛,做的第一件事,却是伸出那只还拿着武器的机械手臂,对准了艾利克斯。

    艾利克斯顿时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斜对着艾利克斯站着的西泽尔和彼得却看到,艾利克斯的身后,一条还带着高压电打火的电线,正如同鞭子一样,以一种极其凶猛的攻势朝着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两个人背后扫去。

    而这个有着机械手臂的男人所做的事情,却是扣动扳机飞射出一颗子弹,然后,快速飞行的子弹和带着高压电的电线相撞,一阵剧烈的噼里啪啦电打火声音后,这条诡异的高压电线也瞬间短路了。

    ——在树林边上唯一的一根电线杆被树冠挂倒之后,还有好几根电线折断后悬挂在半空中,刚刚其中一根才把交叉骨给电得浑身麻痹,而现在这根还带着高压电的,如果成功甩到艾利克斯身上的话,恐怕却是要把他和克莱尔个活活电死,让人根本想要救他们都无从下手……

    听到背后的声音,后知后觉的艾利克斯转过身去,看看已经一片焦黑的高压线,一阵后怕之后,才愣愣的回过神来,向机械臂男人说道:“谢、谢谢。”

    救下艾利克斯之后,听到他的道谢声,那个男人轻微的扯了扯嘴角,似乎本能的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来,然而,他眼神却又是一片万事不知的困惑和茫然,和刚刚骤然出手时的英勇敏锐完全判若两人。

    “应激反应……?”看着机械臂男人现在的模样,彼得迟疑了一下,不太确定的和西泽尔小声嘀咕道。

    “大概是……好像还失忆了?”西泽尔觉得,这个男人刚刚那种微微含笑却又懵懂茫然的眼神,他只在帝都公园里一个患了老年痴呆后、总是被女儿推着轮椅出来透透气的老人家身上看到过,那位老人家的记忆应该也出了问题,混混沌沌的,很多时候,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记得了,只是本能的觉得她可以依靠。

    说话间,耳目之聪都远超常人的西泽尔和彼得也都听到了远远传来的警车和救护车的声音。

    “警察和救护车一起到了。”西泽尔提醒了艾利克斯一句。

    彼得连忙跳起来,把自己的弹射蛛丝全部收了起来,这种不好解释的东西被警察看到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西泽尔的本意是想要让艾利克斯把克莱尔送到救护车上去,然而,艾利克斯却惊恐的摇了摇头,“不、我们不能去医院!”

    毕竟,医院里的环境情况特殊,随随便便的一点小意外,被死神利用的话,都太容易出事然后丢掉性命了……

    就连那个眼神懵懂茫然的机械臂男人,听到“医院”和“警察”这两个他现在分别分辨不出的词汇后,都本能的隐约流露出了些许抗拒的意思。

    对于他的反应,西泽尔倒是并不算太过意外,如果说彼得的弹射蛛丝在警察那里不太好解释的话,那么,这个男人的机械臂还有身上的武器,就算是在允许持枪的纽约,恐怕也是属于那种根本无从解释、一旦被警察看见就得先行羁押的程度的。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彼得收拾好自己的弹射蛛丝又回来了,他看看刚刚乐心助人的机械臂男人还有一脸惊惶的艾利克斯,开口问道。

    西泽尔听到,警车和救护车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艾利克斯的嘴唇抖了抖,他无助的视线扫过机械臂男人,突然灵机一动,如同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脱口而出道:“我带着他离开!”

    西泽尔和彼得的脸上同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想到这个主意后,一直处在巨大的死亡压力之下的艾利克斯,头脑反而变得愈发清晰起来,“西泽尔,你应该也发现了,死神并没有伤害你们的意图,但是,死神在攻击我的时候,也攻击了他,既然我们同是死神的目标,那么,我们在一起,也好互相照应。最重要的是,他不能见警察,至于我——”艾利克斯有些自嘲的苦笑着说道:“fbi估计已经把我列入可能杀害了同学和老师的犯罪分子嫌疑人了。”

    西泽尔眨了眨眼睛,没多说什么,不过比起他知道的上次就被笔录警察指认是伪装成警察的逃犯交叉骨,冬日战士在他这里就显得清白多了,尤其他现在眼神单纯懵懂万事不知,在失忆的情况下刚刚还本能的出手救了人,如果不是机械臂和身上的武器的话,他看起来简直无害极了。

    “那,就这样?”西泽尔不太确定的说道。

    彼得也没吭声,艾利克斯遭遇的危险,他刚刚已经亲眼见到了,这种情况下,说实话,他们的确不适合和其他任何人在一起,包括医生和警察。

    艾利克斯使劲点点头,至于眼神懵懂茫然的冬日战士,他似乎恍惚间也意识到,如果不和艾利克斯一起的话,就要去见警察和医生,于是,趋利避害的本能之下,他主动的上前背起了对于艾利克斯来说其实是个不小负担的克莱尔,然后主动跟在了艾利克斯身边。

    艾利克斯带着些请求意味的同西泽尔交换了一个手机号,随后,带着冬日战士和他背着的克莱尔,忙不迭的往树林里另一条远离警车和救护车方向的小路走去了

    半晌,彼得看向西泽尔,有些头痛的喃喃道:“这都什么事啊……”

    西泽尔耸了耸肩,不太确定的说道:“我记得,‘晦气’好像需要破解的吧?手机没电了,等下给我姥爷打个电话问一下。”

    彼得点点头,随口问道:“现在我们做点什么?”

    “现在?”西泽尔的视线看向了还昏迷着的交叉骨,“先把他交给警察吧!然后我们回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