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因为死神和各种意外事件的缘故,艾利克斯他们十分排斥人多的地方,所以,他们现在居住的房屋,依然在空间相对空旷一些的郊区附近。

    西泽尔和彼得根据艾利克斯提供的地址,找到门之后,刚要按门铃,便惊悚的发现,花园的木艺篱笆门左右两边,竟然正挂着两个黑色的摄像头,因为傍晚金色的阳光,镜头闪烁着炫目的光晕。

    西泽尔和彼得对视了一眼,彼得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摸那个摄像头,匪夷所思道:“难道是为了监控外面的动静?”

    正常情况下,这种想法其实还是很符合常理的,尤其是艾利克斯他们这会儿就像是惊弓之鸟一样,任何一点轻微的动静,都会让他们心惊肉跳的。

    说着,西泽尔已经按下了门铃。

    然而,门铃,并没有响起来。

    “门铃的电源似乎被掐断了……”西泽尔迟疑了一下,旋即笃定的判断道。

    “为了避免意外吧!”资深学霸彼得稍微一想,大概也能理解艾利克斯他们的做法了,虽然门铃的信号线只需要电池就可以了,但是,谁敢保证,在死神环绕的情况下,简简单单的最普通的五号电池,就不会爆炸呢?

    没办法,西泽尔他们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尤其因为门外和房子里面还隔着一个花园,开始拍门的西泽尔只能稍稍用力的弄出足够的响声。

    “艾利克斯!克莱尔!开一下门。”西泽尔冲着里面的房子喊道。

    很快,透过紧紧关着的窗户,艾利克斯的身影出现在那里,当他看到外面是西泽尔和彼得之后,顿时大松了一口气,匆匆忙忙的从门口走出来,穿过小花园把西泽尔和彼得两人放了进来。

    “抱歉,我们——”艾利克斯试图解释他现在处处小心翼翼的缘故。

    “没关系,我们都明白。”西泽尔却摇了摇头,微笑着阻止了艾利克斯再去回忆诉说那些对他本人来说极为残忍和痛苦的经历。

    艾利克斯带着西泽尔和彼得回到了房子里,然而,刚一进门,西泽尔他们两个人都是悚然一惊。

    ——整个房子的客厅里,都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摄像头,无一例外地的是,他们深色的镜头,全都闪烁着摄人的光芒,眼神好的人,甚至能够从那些镜头扭曲的影像中,看到千百个身影被拉伸变形的自己,再加上那些镜头本省就很容易让人联想的样子,简直比哈哈镜迷宫里的景象还要可怕……

    尤其西泽尔和彼得他们两个,都是耳聪目明程度远超普通人的那种。很多艾利克斯他们可能都不会注意到的细节映像,落在西泽尔和彼得的眼里,简直就和恐怖片差不多。

    “你们、你们好?”克莱尔上次一直昏迷着,所以,虽然已经从艾利克斯这里听说了具体发生的事情,也知道有人帮了他们,但是,对于西泽尔和彼得,她还是有些陌生。

    艾利克斯连忙为她介绍道:“克莱尔,这是西泽尔,我们在帝都飞往纽约的那架航班上见过面的。这位是西泽尔的好朋友,彼得——”

    “彼得·帕克,叫我彼得就好。”彼得努力平复下因为那些摄像头而砰砰直跳的心,略微有些腼腆的笑着补充道。

    克莱尔点了点头,这些天的惊惶不安之后,她也稍稍露出了一个真诚感激的笑容来,“谢谢你们的帮助。”

    大概是看到西泽尔的目光还在不停的往那些摄像头上面扫过,艾利克斯主动开口解释道:“这是克莱尔想到的办法。我记得上次从西泽尔的手机相机里看到,死神似乎有些排斥镜头,一直在试图躲闪和远离摄像头,所以我们想,如果家里多布置些摄像头,死神会不会有所忌讳。”

    彼得听了,脸色就是一白,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就算是正常人,在这么多摄像头下生活,其实也挺瘆得慌的。

    也就是艾利克斯他们因为一直处在死神的杀人意外阴影下,没被吓死也没被逼疯,都是他们自己心理素质太好,所以才能绝地反击一般想出了这样不是办法的办法。

    彼得同西泽尔对视了一眼,他略带震惊的眼神里清清楚楚的写着几个大字:愤怒的女人真可怕!

    倒是西泽尔,还饶有兴趣的开口问道:“那你们实验的效果如何?”

    克莱尔微笑着说道:“这个房子的布置我们也做了好些修改,而且事事小心,虽然还经常有些意外发生,但是,至少晚上的时候,躺在床上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就在这时,拿了些水果想要招待西泽尔和彼得的艾利克斯从厨房里出来,果盘干干净净的,里面的水果也码得很整齐,然而,就是这样,依然还是有两滴水珠睡着果盘的边缘落在了地上。

    艾利克斯一脚踩在那么两滴水上,身形顿时就是一个趔趄。

    克莱尔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声。

    彼得手腕上的弹射蛛丝猛地射出去,绕在艾利克斯就要摔倒在地上的身体处,旋即,艾利克斯被彼得一把拉过来扶住。

    与此同时,刚刚一直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冬日战士也已经如同骁勇的猎豹一样,瞬间冲了过来,挡在了艾利克斯的后面——如果刚刚没有彼得的蛛丝,脚底打滑的艾利克斯便会正好摔在冬日战士的身上来减少冲击力,而不会后脑勺直接磕在地板上横死……

    西泽尔却是猛地回头,看向了窗外的方向。

    房屋客厅的落地窗明明关着,但是,旁边的薄纱窗帘却如同灵堂的布幔一般,依然随风微微晃动,那一瞬间,西泽尔似乎看到了死神披着斗篷的半透明身影映在落满了温暖夕阳余晖的窗上。

    被克莱尔、冬日战士和彼得扶起来的艾利克斯还有几分惊魂甫定,不过,他的视线却紧紧的注视着正背对着大家看向窗外的西泽尔,他有些勉强的笑道,“西泽尔?”

    西泽尔抿着唇,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把自己的书包打开,从里面摸出来一个档案袋,然后将姥姥给写的几张福字和来时的路上买的一个学生手工课上用的胶棒拿出来,剩下的那些转运珠则是回手塞给了彼得。

    西泽尔走到落地窗边,慢条斯理的用胶棒涂满了福字的背面,然后“啪”的一下,把福字倒着糊在了上面。

    彼得、艾利克斯和克莱尔谁也没说话,都在全神贯注的看着西泽尔的动作。

    倒是失忆了的冬日战士,看着西泽尔的动作,下意识的微微拧了拧眉。毕竟是精通多国语言的人,哪怕失忆之后大脑一片空白,自己究竟还懂得些什么,现在的他自己都弄不清楚,但是,倒着贴的福字,依然还是让冬日战士有种深深的违和感,“这个字、的方向,是不是应该转过来?”

    这是一直沉默不语到让人几乎要怀疑他是不是哑巴的冬日战士,遇到艾利克斯他们之后,几天来说的第一句话。

    西泽尔和彼得还没有什么感觉,那天从郊区把冬日战士带回家后,又一起生活了几天的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却是同时忍不住惊愕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他说话了!”克莱尔睁大眼睛,忍不住喃喃道。

    “这个字就是要倒着贴的、这是种花家过年时候的古老习俗,寓意为‘福到’——嗯,翻译过来差不多就是好运降临的意思。”

    落地窗前的西泽尔则是头也不回的回答道,又用胶棒把福字背后的边边角角都涂了一层,确定粘得严严实实之后,才转身走过来,又额外解释了一句道:“我刚刚在落地窗上看到了死神的影子,不过我过去的时候,他好像又飘远了……”

    他这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背脊一凉,尤以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为最。

    这时候,彼得也已经把西泽尔放在档案袋里的几颗转运珠拿了出来——姥爷把这些转运珠都串在了一条细绳上,却又额外塞了好几条极细的捆在一起的红色手绳,还是西泽尔把那些福字全部展开铺平的时候,才从福字里面掉出来的。

    “转运珠,顾名思义的东西,”西泽尔随口解释道,然后将其分给了艾利克斯、克莱尔还有冬日战士他们,就连彼得都拿了一颗,好奇的有样学样挂在手腕上。

    “还有这些福字,贴到你们的房间里吗?”西泽尔说着,却因为顾虑到卧室毕竟是比较私人的空间,他也不好擅自进入,便直接把剩下的几张福字连同胶棒一起交给了艾利克斯。

    随后,艾利克斯请西泽尔和彼得现在客厅里坐下休息一会儿,而他自己则是拿着那些福字,仿照西泽尔的做法,分别贴在了三个人卧室的窗户上,额外还剩下的几张,艾利克斯想了想,在危险相对频繁的厨房和厕所各贴了一张。

    从楼下下来后,艾利克斯看看最后还剩下的一个福字,迎着冬日战士错愕惊讶的目光,艾利克斯干脆直接把福字贴在了他的机械手臂上,“祝你好运!”他认真的说道。

    饶是失去所有记忆的冬日战士,此时都不由得有些动容。

    “谢谢,”半晌,他才轻声说道。

    等到西泽尔和彼得告辞之后,冬日战士看着房子里这些数量多得能把人逼出心理阴影的摄像头,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克莱尔为了安全,虽然把家里挂满了摄像头,但是,却基本都没有接通电源。冬日战士仔细的考虑过后,挑选了其中几个视野角度比较好的摄像头,接同电源之后,把这些镜头记录的影像导入了电脑里。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在第二天检查这些监控录像的时候,虽然看到了诡异的风和代表着死神兜帽的三角投影,但是,却完全没有艾利克斯描述中提到的,西泽尔拍照中的详细画面……

    ·

    在医院里躺了一周之后,轻微脑震荡基本已经恢复、脸上的伤痕也都好得差不多了、唯独脑袋上头发还秃着几块的交叉骨终于能够出院了。

    等伤好复原的交叉骨回到神盾局总部的三曲翼大楼之后,且不提还没想出怎么让交叉骨恢复记忆的亚历山大·皮尔斯等九头蛇一系卧底们恨不得日狗的糟糕心情,至少鹰眼、寇森等人,看到战友归来,全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毕竟心细,在鹰眼、寇森他们关心交叉骨的伤势的时候,只有她直接拿着一顶宽松的黑色爵士帽,姿态优雅而高傲的移步走来,将爵士帽扣在了交叉骨的头上,替他遮挡住了在手术室里为了方便烫剃秃了好几簇头发的后脑勺。

    “嘿,伙计,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伤?”坐在旁边一个特工把椅子转了个一百八十度过来,兴致勃勃的冲着交叉骨问道。

    其实交叉骨的受伤现场资料,神盾局的人早就从警察局那边把档案调过来了,警察了解的情况,他们基本都知道。

    然而现在的问题在于,根据他们现在掌握的消息,交叉骨伤得这么重,竟然就完全像是一起纯粹的意外一样,这一点,不管警察们那边是怎么定性的,至少神盾局这边的特工们,对于这种荒谬的结论,是完全不肯接受的。

    交叉骨轻轻的揉了揉太阳穴,他这里也有一个被树枝擦伤的细微伤口,现在基本恢复了,但是还有些皮肤自我修复再生导致的刺痒。

    “我那天驱车赶往纽约市的郊外,”交叉骨认真的回忆着一周前那天的场景,具体的方位信息都是鹰眼通过神盾局的通讯器提供给他的。

    寇森、鹰眼、黑寡妇等人面面相觑,交叉骨的说辞,竟然和他们之前了解到的部分事件完全重合了。

    鹰眼沉声说道:“我调查过报警中心那段时间的接警电话,西泽尔在那个时间之前,的确拨打过‘911’。”

    “后来——”交叉骨有些迟疑的皱了皱眉,他按着自己的额头,冥思苦想却无法从完全不合常理的经历中找到合适的思路。

    寇森认真的听着交叉骨的话语,然而,即使加上他的证词,却依然没有丝毫进展。

    “我说不好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我当时在车里,根本来不及去看外面的具体景象,”交叉骨摇了摇头,“这就像是一种求生的本能一般,我从车上下去之后,直接翻到了路边的路沟里卧倒,然后汽车就发生了爆炸,前后时间应该不超过五秒钟。”

    鹰眼在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敲了两下,会议室的大屏幕上,很快显示出一段从附近路口的摄像头里抢救下来的画面。

    虽然镜头比较远所以不甚清晰,但是,一条高压线断裂,然后落在了交叉骨的车上这件事,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黑寡妇娜塔莎迟疑道:“这、这太荒谬了!”

    从那座着火爆炸的房子意外导致高压电折断漏电,再到高压线甩在交叉骨的车上,虽然每个细节都是巧合,但是,这么多的小概率事件碰撞在一起,却全部发生,这已经不是匪夷所思四个字所能描述的了。

    会议室里众人接下来的讨论,根本已经是完全陷入了僵局。

    交叉骨能够想起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除了他其实还背着神盾局这边的同事控制冬日战士这一点之外。可是,交叉骨的回忆,却仿佛是为了从另一个角度印证西泽尔和彼得在警察局里做的笔录的内容真实性一样,每一个时间点和细节,都完美无差的全部对上。

    到了最后,鹰眼“啪”的一下把自己面前的笔记本合上了,这个话题根本没办法继续了。寇森也单手托着下巴,纠结的用一根手指十分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事情的起源是他们为了追查西泽尔这个“社会不稳定因素”的“特种人”,结果,现在的事实却证明了,如果他们不把交叉骨派过去的话,交叉骨的车不会被烧得只剩下车骨架,交叉骨本人也不会被蚂蚁掏空了然后碰巧折断的树木给压在下面磕碰到石头上变成脑震荡……

    交叉骨揪了揪娜塔莎糊在他头顶的帽子,略有些迟疑的说道:“虽然我是亲身经历了这些,可是说实话,我自己都有一种诡异的不真实感。”

    黑寡妇凑过来跟他小声揶揄吐槽道:“你不知道,在你住院的时候,鹰眼和寇森反反复复的看那些视频资料,试图发现里面有问题的地方,他们俩头发都快要揪秃了,我觉得他们俩已经有些魔怔了。”

    “……”脑袋上的头发真真正正被医生在手术室里剃秃了几块的交叉骨觉得自己膝盖有点疼。

    因为交叉骨的工伤,只得又额外批了一笔特别经费为他和那辆炸毁的车和炸毁的路面、附近的花园洋房等物品买单的神盾局暂时消停下来了,不过,同样为此挂心不下的交叉骨趁着自己最近休息的时间,却也和当初的寇森、鹰眼一样,开始了漫长的寻找真相的旅程。

    幸运的是,他在亲自去警察局拜访当天负责出警的那几个警察的时候,和他们在闲聊间,意外的收获了一个看似和自己无关、但是事件类型却极为想象的意外事故的消息。

    或者准确一点说,并非是一个,而且一连几个有关联的人遭遇的层出不穷的意外状况。

    纽约市负责另一个区域的警察们之前曾经接到过报警,同一所高中、并且参加过同一个跨国冬令营活动的老师和同学们,在很短的时间内,以一种极其不科学的频率接连发生各种可怕的意外事故,并且全部因此身亡。

    交叉骨敏锐的意识到,自己身上那天发生的一连串意外,简直和警察局中记录的这几起意外死亡的案子有着许多惊人的相似。

    通过神盾局的高权限,交叉骨很快便从警察局里将这些已经结案的卷宗全部调了出来。

    不过,等交叉骨拿到了在意外事故中身亡的受害者名单,以及他们就读的高中里,参加过那次冬令营活动的人员名册后,交叉骨很快便发现,那群人中,现在还有生还者!

    并且,在警察局一部分卷宗里、以及医院的就诊记录上,也能查到那几个生还者的名字。

    交叉骨拿过一支笔在白纸上写下了那个冬令营中来自同一高中人员的名单,然后又把其中几个生还者的名字特别标记了出来:艾利克斯、克莱尔、卡特。

    交叉骨揉了揉自己发涨的太阳穴,拿着这些资料起身回了神盾局总部的三曲翼大楼。

    “嗨,交叉骨!”正好有事要出去的鹰眼和交叉骨走了个碰头,同他挥了下手打招呼道。

    “嗨,鹰眼。”交叉骨也点了点头,就在两人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交叉骨的脑海中猛然想到了一个画面——鹰眼第一次调取关于西泽尔在飞机上用餐车砸人的监控录像时,坐在西泽尔前面的那个人,赫然就是生还者名单里的艾利克斯!

    交叉骨猛地停下脚步,还没来得及转身便已经直接一把勾住了鹰眼的胳膊,“等等,伙计!”

    鹰眼扭过头来,不解的朝他挑眉。

    交叉骨直接把鹰眼给硬拖回到了会议室中,“帮我调一段监控视频。”

    急着出门的鹰眼一边手舞足蹈的挣扎一边嚷嚷道:“喂,交叉骨你做什么!快放开我,我要出去,有急事!喂,我说,伙计,你不能因为自己是个伤员做事就这么不讲道理。”

    “我有了些新发现,”交叉骨认真的沉声说道:“关于我那天意外受伤的事情。”

    鹰眼瞬间停下了挣扎,“什么?”

    交叉骨也顺势松开了扯着鹰眼胳膊的手。

    “就是之前,你调查西泽尔的时候,那架飞机上的视频。”交叉骨说道,“你先帮我把视频找出来。”

    “哦,好吧、好吧!”鹰眼答应下来,一边已经给自己约好了娜塔莎打了个电话,然后十秒钟不到直接被人给撂了电话……

    鹰眼临时爽约放了黑寡妇的鸽子之后,打开笔记本电脑,很快便找到了交叉骨要的东西。

    期间,身为始作俑者的交叉骨一直在用瞻仰烈士的眼神看向鹰眼,直到鹰眼点开了那段视频文件。

    交叉骨抓过鼠标,直接在视频上快进了两下,按下暂停键之后,他伸手指了指屏幕上坐在西泽尔前面的那个露出一脸震惊表情的男孩,沉声说道:“艾利克斯,一个同我有些相似的,意外事故中的幸运生还者。”

    鹰眼见状,也盯着艾利克斯看了一会儿,却仍旧只有一头雾水。

    交叉骨没有立刻解释什么,而且示意鹰眼把这架飞机上的乘客名单打出来再说。

    虽然不明白交叉骨在卖什么关子,不过,本着对同事的信任,鹰眼依然还是照做了。

    结果,等乘客名单打印出来了之后,交叉骨却突然之间愣在了那里。

    “怎么?”鹰眼不解道:“名单有什么问题吗?”

    交叉骨仿佛得到了什么灵感一样,瞬间将他从警察局里复印出来的资料从档案袋里全都倒了出来,直接铺满了半张桌子。

    他翻出里面托德、泰莉、柳敦、比利几个人的死亡证明,然后将他们的死亡时间一一标注在了飞机旅客的名单上,最后,他又把艾利克斯、克莱尔和卡特第一处遇到意外事故时的报警时间全部填充到了上面。

    鹰眼一开始还满头雾水,随着交叉骨把那些日期写满之后,他也不由得心中一惊:顺着飞机乘客的座次排位,交叉骨写下的这些时间,竟然是一个接一个的紧随其后,而没有任何错位。

    其中,座位排在艾利克斯的后面的西泽尔,则是这一列名单中唯一一个没有被标注时间的。

    “这、这个名单——”

    简直就是一张货真价实的死亡名单,哦,那个似乎一直活蹦乱跳的西泽尔除外。鹰眼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有说出后半句话。

    就连交叉骨,都觉得自己都有点理解了,真不是神盾局一直揪着西泽尔不放,而是,在很多事件里,他的存在感,实在是太高了……

    这回,不用交叉骨开口,鹰眼便已经自动自发的开始调取不动产登记中心的资料,片刻之后,他的鼠标一顿,鹰眼和交叉骨的视线,同时落在了那天起火爆炸后被烧得只剩下一片废墟的房子的主人名字上——正好便是生还者之一的艾利克斯!

    交叉骨和鹰眼不由得面面相觑。

    “太巧了。”鹰眼抓了抓头发,试图梳理清楚此时复杂混乱得如同毛线团一样的思路,慢慢的说道。

    虽然这些事件看上去都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就如同交叉骨机缘巧合的意识到,那些意外事故致人死于非命的方式在极其匪夷所思的同时,又全部都如出一辙,顺着交叉骨发觉的线索,鹰眼觉得,自己就快要把这一条藏在暗处的线给找出来了……

    ·

    因为始终被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艾利克斯、克莱尔以及沉默的冬日战士三个人仍旧一起宅在那个偏僻的房子里。

    相对安然的度过了几天之后,他们三个人捧着咖啡围坐在沙发上,满怀敬畏的看着手腕上用红色细绳挂着的转运珠。

    一只巴掌大小的、长得像猫一样可爱的小动物正睁着圆碌碌的大眼睛,深处细嫩的小爪子挂在冬日战士的那条机械臂上,试图继续往上爬,却因为机械手臂不好着力而一下又一下的往下掉。

    冬日战士用另一只完好的手,动作轻柔的把这只毛绒绒的小家伙捧起来,放在自己机械臂一侧的肩膀上,任由它不老实的爬来爬去,然后爪子下一个打滑,发出幼豹一样奶声奶气的“喵喵”叫声,搂着机械臂滑滑梯一样的掉下去。

    这只小家伙的皮毛上有着各种漂亮的斑点、两只耳朵特别大、尾巴和狮子一样还带着一撮球状的绒毛,艾利克斯和克莱尔查了好久,也没有找到这只小动物的生物学名字是什么,最后只能粗略的猜测,它的父母大概是两种不同的动物,却幸运的生下了一个它——不过这个小家伙的长相,倒是和童话故事中,偶尔会和喜欢的巫师生活在一起的猫狸子一模一样。

    这只还是个奶喵状态的小猫狸子,是在艾利克斯他们在房子里贴满了西泽尔给的福字后,第二天就自己跌跌撞撞的找上门来的。

    它一开始是老老实实的趴在了落地窗外面,阳光下,那张倒着的“福”字的投影正好能够笼罩住它。

    一开始的时候,艾利克斯和克莱尔还以为这只野生的小家伙只是随便找了个温暖的地方晒太阳,等到第二天早上,冬日战士竟然又在自己贴了福字的窗户外面看到这个才巴掌大的小猫狸子之后,看看冬日战士所睡的三楼高度的客房,屋子里的三个人便全都沉默了,他们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虽然有些难以理解,但是,这只小猫狸子,似乎、大概是冲着“福”字来的。

    冬日战士主动打开了窗户,巴掌大的小家伙抖了抖身上柔软的带着各种斑点的小绒毛,精神十足的爬进来之后,就开始抱着冬日战士的机械臂不肯松爪了。

    ——虽然它一天总要不小心滑下来那么十几二十次。好在冬日战士很有耐心,每次都会再轻轻的把它捧起来放回自己的肩膀上。

    偶尔这只小猫狸子也会自己从屋子里溜出去玩,它和另一只比它大了整整好几圈的小虎斑猫似乎是好朋友,两个小家伙经常凑到一起去散步。

    如果西泽尔看到的话,大概会惊讶的发现,那只已经长大了不少的虎斑猫,刚巧就是他曾经在早起晨跑路过的那家披萨店外遇到的,被超人从树梢上救下来、又被他吓得浑身炸毛、最后被西泽尔一把塞进罗杰斯怀里的虎斑花色小奶喵长大了。

    神盾局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失忆了的交叉骨还沉浸在找出这一连串不科学的意外事故背后的真相中,而西泽尔却是在上完周五一天的课后,傍晚时分接到了艾利克斯的一通电话。

    “猫狸子,那是什么……?”答应了艾利克斯的邀请,放下电话之后,西泽尔好奇的看向了彼得。

    彼得稍稍愣了一下,直接回答道:“童话书里一种长得像猫一样的小动物。”

    随后,他还带着西泽尔一起,去了中城高中的图书馆,特意翻出来了一本配图是巫师、会飞的扫帚和猫狸子的故事书。

    “艾利克斯说,家里贴着的福字吸引来了一只猫狸子。”西泽尔看着故事书上的配图,饶有兴致的说道,“明天一起去看看嘛?”

    彼得也有些好奇,点点头,“好。”

    ·

    翌日清晨,三个人中最早醒来的克莱尔从卧室里出来,特别细心的扶着楼梯扶手下楼的时候,在她的背后,墙壁上挂着的一幅画框在根本不存在的阴风吹拂下,没有任何摇晃的直接掉了下来。

    木质的画框一角落在地上,画框遮挡防尘的玻璃面却直接碎成无数细小是碎片,其中特别锋利的一个玻璃刃被溅飞后,竟是径直冲着克莱尔的脖子飞了过去。

    巧合的是,就在玻璃碎裂的东西,听到后面的动静,心里猛地一颤的克莱尔,下意识的使劲握住了扶手,结果,还不等她来得及转身,她的腿便突然毫无缘由的抽筋,在楼梯上站立不稳,一脚踩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克莱尔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声,等她滚落在一楼客厅的地毯缓冲后,甚至把地毯都带得从原位置滑出去一小块。

    这时候,楼上骤然被惊醒的艾利克斯和冬日战士也已经从卧室里冲了出来。

    刚刚克莱尔背后的那块碎玻璃片已经深深的插入了木质楼梯的扶手上,可见其飞射出来时的速度之大。

    而从二楼的楼梯上直接滚到一口客厅的克莱尔从恐惧中睁开眼睛后,就看见那只巴掌大的小猫狸子正睁着圆碌碌的大眼睛,趴在她前面摇尾巴球。

    克莱尔以手撑地的缓慢爬起来,惊奇的发现,从那么高的地方滚楼梯下来,除了有点肉疼之外,自己竟然毫发无伤……

    艾利克斯和冬日战士匆匆下楼,“没事吧?”艾利克斯焦急的问道。

    克莱尔摇了摇头,她坐在地毯上摸了摸自己刚刚抽筋的小腿,才这么一下的功夫,竟然已经不疼了……

    虚惊一场的克莱尔被艾利克斯扶到了沙发上,冬日战士给她倒了一杯水之后,也把已经伸着小爪子扑到了他的小腿上还在摇动尾巴球的小猫狸子捧起来放在了它最喜欢的肩膀位置上。

    等到下午的时候,西泽尔和彼得如约前来。

    小花园外面的门是克莱尔出来开的,然而,就在西泽尔他们一起往屋子里走的时候,艾利克斯正端着饮料往茶几上那边走,挂在他头顶墙上的灯,突然之间掉下来格外锋利的一块,西泽尔和彼得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情急之下,彼得的弹射蛛丝更是直接朝着里面飞射了过来。

    结果,刚好踩到地毯一角的艾利克斯竟然一脚踩空,早上才被克莱尔滚下来带得偏离原位的柔软地毯这次打滑得更利害,艾利克斯一只脚被它带得滑了出去,随即整个人踉跄半步,直接仰倒下重重的摔在地摊上。

    后脑勺摔在地摊上的艾利克斯还被自己手里的饮料瓶砸胸,不由得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而刚刚那片冲着他的要害而去的锋利金属碎片,则是同他擦身而过,插入木质地板之前,只割断了艾利克斯手腕上挂着转运珠的红色细绳。

    那颗圆圆的金色转运珠从艾利克斯的手腕上滑落,位置正好是门口的方向,速度极快的滚出了出去。

    西泽尔仿佛意识到什么一般,猛地回头,就看到,光芒一闪旋即落在草坪里的转运珠,正被那个身形影影绰绰的披着斗篷的半透明死神弯腰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