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一片慌乱之中,克莱尔和彼得一起帮忙把仰躺在地毯上的艾利克斯扶了起来,克莱尔还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心疼道:“还好没有磕肿了出一个包……”

    冬日战士闻声也已经捧着那只还在活泼的摇尾巴球的小猫狸子下来了,他依然不怎么爱说话,只是看向艾利克斯的眼神里带着些关切和担忧。不过随后,他的视线落在仍旧盯着门外的西泽尔身上,却不由得随之怔愣了一下。

    在场的几个人,一直等艾利克斯痛得“唉哟”叫着被搀到了沙发上,才后知后觉的注意到,西泽尔竟然还一直盯着门外。

    本能的,克莱尔和犹自捂着头的艾利克斯同时心底一寒。

    “西泽尔?”艾利克斯轻声唤他,这时,他正巧看向了自己刚刚摔倒的地方,发现一条断开的红色手绳正掉在浅色的地毯边上,他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有些空的手腕,那个转运珠已经不见了。

    西泽尔终于转过身来,眉眼间还带着几分困惑的神情,“艾利克斯摔倒的时候,它刚刚在门外。”

    所有人都知道,西泽尔口中的“它”,显然就是死神。

    克莱尔无法控制的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在微微发抖。虽然她相当悍勇的在家里装满了摄像头,不过,真的听西泽尔说到,死神刚刚就在门外一动不动的死死盯着他们的时候,那种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的恐惧,却依然让她有些失神……

    彼得和冬日战士却是同时注意到了西泽尔话语中的一个小细节,不禁异口同声的开口疑问道:“刚刚?”

    这个人又说话了?

    西泽尔先是略带惊奇的看了冬日战士一眼,见对方已经再次沉默下来了,只是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扶着又非要挣扎着爬到他肩膀上玩耍的小猫狸子。

    西泽尔收回视线,他的脸上还带着明显困惑不解的神情,回忆着刚刚的画面,微微蹙着好看的眉,慢条斯理的说道:“艾利克斯手腕上的那颗转运珠滚到了门外,然后我就看到,死神似乎迟疑了一下,才弯下腰把那颗转运珠捡起来了。”

    艾利克斯的脸色顿时一白。

    他另一只手按在自己如今空空的手腕,那条细细的红色手绳还躺在地毯上,呈现一种断裂的模样。

    “再然后,死神周围似乎有风刮过,斗篷都被吹散了些,它捡起那颗转运珠后,待在那里僵硬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

    西泽尔说着,又在房子里四下看了看,确定每个窗户外面都没有飘着那个披着斗篷的半透明的死神。

    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听到死神离开之后,第一反应不是狂喜,而是十分不确定的迟疑和茫然,“它、它就这么走了?它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西泽尔诚恳的摇了摇头,转而又好奇的问道:“你们说,那些福字吸引来了一只小猫狸子?”

    不过,死神哪怕仅仅只是暂时不在,这座房子里的人也可以稍稍放松一会儿了。

    稍稍松了一口气的艾利克斯按着自己的手腕,虽然还有些隐隐的不安,但还是尽量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来,他伸手指了指正用小爪子抱着冬日战士的肩膀,眼看要是没有冬日战士的手扶着,就又要顺着他的机械臂滑下去的巴掌大的小猫狸子。

    “就是这个小家伙了!”艾利克斯笑道:“我们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它就趴在一楼落地窗外面的福字下面晒太阳,第二天的时候,它就趴在卧室窗户的福字外面——”

    说着,艾利克斯又指了指冬日战士,“这个小家伙被从窗外抱进来之后,就一直粘着他。”

    艾利克斯点了点头,“看出来了。”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在他眼前,那只巴掌大的爪子还十分稚嫩的小猫狸子已经摇晃着尾巴球囫囵个的从冬日战士的机械臂上滚下来两回了,也难为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竟然会有这么好的耐心,动作十分温柔的一直把小猫狸子捧起来放回去,任由它继续不安分的闹腾。

    一直好奇的打量着小猫狸子的彼得突然开口道:“童话故事书中说,如果猫狸子的主人迷路了,它可以领着他安全的回到家中。”

    “童话故事书……?”克莱尔迟疑道:“可信吗?”

    资深学霸彼得这会儿却显示出了对完全不符合科学的猫狸子的充分信任,想了想,委婉的回答道:“按照百科全书的话,猫狸子这种生物都是不存在的。”

    童话故事里的神奇生物都变成真的了,还管什么故事书是否可信呢?

    克莱尔和艾利克斯闻言,都有些心情复杂的笑了笑,说的也是,死神这么不科学的东西都出来了,相比之下,会把主人安全带回家的小猫狸子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小天使了……

    倒是西泽尔,认真的打量了小猫狸子几眼,直把小猫狸子看得抖了抖,直接自己主动从冬日战士的机械臂上滑下来,窝在他的怀里把自己缩成一个球,试图让自己从西泽尔的视线中消失。

    “……”平白再一次见证了自己糟糕动物缘的西泽尔无视掉了旁边几个人的目光,神色不变心平气和的提出了不同的意见,“猫狸子能把主人带回家去,前提也得是它去过主人的家吧?”

    而现在,小猫狸子明显十分亲近失忆了的冬日战士,但是,这种情况下,它真的能带他回家吗?

    善良的彼得轻咳了一声,给害怕得在冬日战士怀里缩成一个球的小猫狸子解围道:“别着急,怎么也得等它先长大吧?”

    ——彼得好像终于隐隐约约的明白过来,为什么认识西泽尔之后,自己原来在学校里喂过的那些活泼热情的小动物,都再也没主动上前求投喂了……

    ·

    捡起那颗金色转运珠后,只剩下看起来就十分单薄的半透明灰色雾气身体的死神身边,瞬间仿佛刮过了一阵风,将它本就身上雾蒙蒙不甚清晰的一层斗篷吹得更散了。

    可是,诡异的,没有任何情绪意识、更没有丝毫自我意识,唯一记得的就只有死亡逻辑的死神,内心之中却突然爆发了一种极其诡异的冲动,它下意识的抓着这颗转运珠,遵循自己的原始本能,即使根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是,它残存的潜意识却告诉它,要紧紧的抓住这个东西,绝对不能放开。

    早就遗失了所有自我意识的死神甚至不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他只是学习着曾经屡次从他的死亡逻辑下逃脱的艾利克斯做的那样,立即离开了这个捡到转运珠的地方。

    ——艾利克斯一直在艰难的逃离死亡的困境,而死神,却是本能的逃离开这颗转运珠原本主人的所在地,仿佛这样,就没有人可以从它手中把转运珠夺走了。

    死神抓着那颗转运珠,无意识的往远处飘去,从纽约市偏僻的郊外,一直到了曼哈顿上东区的帝国大厦前,它却突然停了下来,任由可怜兮兮的一团灰色雾气的身体几乎快要被帝国大厦楼顶的狂风吹散。

    不远处的繁华街道上,一个有着灿烂金发的男人正不疾不徐的往前走着,他的身形高大而英俊,手里夹着一根似乎才刚刚点燃的香烟、写着“丝卡”牌子的香烟盒被他随手装进了长款风衣的口袋里。

    从帝国大厦的楼顶,死神已经错过了那个渐渐走开的金发男人的正面,可是,他穿着风衣洒脱、从容却又无端冷漠的背影、还有抬手夹着香烟的动作,却让它感到无比的熟悉。

    死神怔怔的凝望着那个人的背影,内心一片空虚茫然,恍惚间,似乎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颤抖和隐约恐惧的心悸……

    帝国大厦的楼顶又是一阵狂风吹过。

    明明是五月,高空的楼顶却给人一种初春料峭的寒意。

    死神怔怔的飘在那里,头顶残破的兜帽在午后明媚的阳光映照下,在帝国大厦的楼顶投射出一个孤独的三角形的影子。

    巧合的是,帝国大厦的楼顶天线投下的影子,稳稳的从三角形的中轴线上贯穿而过,死神雾状的手里紧紧握着的那颗金色转运珠的影子落在三角形上,仿佛在一只睁开的三角眼中影影绰绰的瞳孔……

    ·

    翌日,东边的太阳才刚刚升起,瑰色的朝霞间,晨光熹微。

    繁华而忙碌的纽约市里,街上的行人步履匆匆,却也有无数人还沉浸在安然的睡梦之中,就连艾利克斯和克莱尔,都在整整一天没有任何危险意外发生的情况下,一边压抑着心中的喜悦,一边又近乎战战兢兢的陷入了难得的酣眠。

    趴在冬日战士的枕头边上的小猫狸子却舒展了一下巴掌大的小身体,灵巧的跳了起来。

    ——昨天在西泽尔和彼得离开后,被吓得缩成球的小猫狸子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抱着冬日战士的机械臂也不嫌腻歪的爬上爬下好多圈。到了晚上的时候,这只小家伙玩累了,终于趴在枕头上消停下来,安静的睡着了。

    冬日战士闻声睁开眼睛,转过头,就看到小猫狸子专注的凝望着自己,活泼的甩了甩尾巴球,轻巧的跳到了窗户上。

    知道它又要和它认识的那个有着漂亮又精神的虎斑花色的小伙伴去散步了,冬日战士起身,帮它打开卧室的窗户。

    小猫狸子支棱着毛绒绒的大耳朵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指,一扭身从窗户里蹦蹦跳跳的爬了出去。

    大约一个小时后,清早的街区公园里,只有巴掌大的小猫狸子和已经接近成猫体型的小虎斑猫找到位置,在公园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边上并排蹲着,一大一小,动作乖巧,尤为惹眼。

    一年四季雷打不动每天差不多的时间都要经过这里晨跑的西泽尔和罗杰斯远远的看到彼此,微微颔首示意。

    旋即,就在罗杰斯跑近了之后,小虎斑猫和小猫狸子正兴奋的探头张望着,突然之间,西泽尔纤挑的身影靠近,完全没做好任何心理准备的两个小家伙在巨大的惊恐之下,本能的一个后翻,直接当着罗杰斯的面,狼狈的在草坪上滚出去了好几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