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就在两个小时前,晨跑的西泽尔在街区公园里遇到罗杰斯的时候,依然是随口打了个招呼,“早,今天似乎有些阴天,看起来像是要下雨。”

    “是的。”罗杰斯点点头应声道,他看起来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西泽尔稍稍怔了一下,也觉得今天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停下脚步在原地顿了一会儿之后,他看着光秃秃的绿色草坪,瞬间恍然,“今天那只小猫狸子和小虎斑猫没有过来?”

    罗杰斯摇了摇头,他的视线也忍不住的往公园鹅卵石路边的草坪上扫过去。

    然而,平时总是结伴排排坐蹲在那里的两个小家伙,今天却突然不见了踪影。

    “它们、它们会不会遇到了什么麻烦?”就在西泽尔冲着罗杰斯点了点头示意,打算继续跑步的时候,罗杰斯突然迟疑的向他问道。

    西泽尔不由得挑了挑眉,不得不说,习惯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也就一个月的时间,明明没有收养那只小虎斑猫的意思,可是,罗杰斯却已经忍不住在关心它的安危了。

    “稍等,我打个电话问一下。”西泽尔说着,直接从兜里摸出了手机来。

    他最近都没怎么直播,只有上周的周末,和彼得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写作业的时候,在彼得的配合下,闹着玩似的开着手机直播了一会儿彼得在那里徒手开微积分。

    以至于,一开始还兴奋起来迅速呼朋唤友的嚷嚷着“快来啊,主播这里又有热闹看了”的吃瓜观众们连带自己的亲友一起被那些高数题吓得瓜都掉了,一直到西泽尔关直播的时候,都还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懵逼脸。

    当然,吃瓜观众里也有几个学霸跳出来,在弹幕上为了哪种解答方法更加方便快捷而掐了一通,那包含了大量数学字母和符号的弹幕铺了满屏,扑面而来的理科学霸的实数世界把无辜的吃瓜观众们唬得一愣一愣的,内心瑟瑟发抖,简直比西泽尔之前总是出意外的直播更加能毁人三观……

    罗杰斯稍稍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你认识那两只小猫的主人?”

    “我只认识那只小猫狸子的。”西泽尔在翻通话记录找艾利克斯的名字时,随口回答道。

    不知怎的,得到这个答案,罗杰斯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早上好,艾利克斯,没有打扰你吧?”西泽尔和罗杰斯一起并肩走到了路边,对着电话笑道。

    “当然不会,西泽尔,早上好。”艾利克斯的声音里也带着笑意,这段没有了死神的阴影和种种杀人意外笼罩的生活,是如此的惬意和平静,于他和克莱尔来说,弥足珍贵。

    旋即,西泽尔直接切入正题道:“我想问一下,小猫狸子在家吗?”

    艾利克斯稍稍愣了一下,不过,倒是也不算太过意外,毕竟,西泽尔和彼得当初就为了围观小猫狸子登门拜访过一次。

    “不,他们出去了,现在就只有我和克莱尔在家里。”艾利克斯很快回答道,顿了顿,又忍不住笑的额外补充了一句道:“今天是小猫狸子自己要出去的,一大早就叼着人的裤腿不放。”

    谢过艾利克斯之后,西泽尔收起电话,对上罗杰斯关切的眼神,轻轻的摇了摇头,“小猫狸子和主人出去了,小虎斑猫的下落不清楚。”

    也就是说,小虎斑猫今天肯定是落单了,罗杰斯沉默着,不由得有些担心。

    他向西泽尔点点头,两人分开之后,罗杰斯担忧的视线,还一直忍不住望向自己经过的路边,希望下一瞬,那个有着漂亮又神气的虎斑色花纹的毛绒绒的小家伙就和往常一样,精神头十足的蹲在那里眼神炯炯的打量着他和周围的路人们……

    就像是西泽尔刚刚随口说的那样,一开始出门的时候还是晴天,等冬日战士被小猫狸子带着从纽约市的郊区,一直走到了布鲁克林大桥上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冬日战士抬起头,看看层层堆积起来的乌云,单膝曲起的弯下腰,把还活蹦乱跳精力十足的小帽子里抱了起来。

    “喵?”小家伙顿时扭头,发出了幼豹一样奶声奶气的叫声。

    “要下雨了。”冬日战士温声说道,他抱着怀里的小猫狸子,沿着穿过布鲁克林大桥的方向加快脚步,“你要去哪?”

    小猫狸子似乎还想了一下,觉得这样行动起来确实比较快,瞬间便兴奋了起来。

    它扭动着身体,从冬日战士的怀里挣脱出来,高高兴兴的挂在他胸口的衣服上,然后伸出一只毛绒绒的肉垫,转过身来使劲向着纽约市布鲁克林区一个相对有些老旧破败的方向指了指。

    冬日战士虽然不解其意,但还是带着小猫狸子,径直朝着它想要去的方向跑了起来。

    与世界之都曼哈顿区隔河相望的布鲁克林老区,仿佛还沉浸在一个世纪之前的回忆中。

    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也没有那些炫目迷离的科幻科技,这里充满了宁静的乡土气息,就连路上行人的步伐,仿佛都是慢悠悠的。

    顺着小猫狸子指示的方向,冬日战士在居民驳杂的布鲁克林区绕来绕去,直到他们走到了一处贫民区之后,小猫狸子突然又扭动着身体想要跳下来。

    天空中阴沉沉的,随着几阵狂风刮过,已经依稀有些雨滴落了下来。

    冬日战士没办法,只能把小猫狸子放下来,看着它在狂风中浑身柔软的绒毛都被吹向一边,却动作迅速的向前跑去。

    “你要去哪里?”冬日战士微微眯起眼睛,卷起的风沙吹在脸上,他一边跟着跑,一边用手挡住了风吹来的方向说道。

    就这么顶着阴沉沉的天跑了一会儿,小猫狸子终于突然停下了脚步。

    跟在它身后的冬日战士也顿时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十分破败的小公寓楼,门前的楼梯、扶手上已经布满了锈蚀的痕迹,就连楼前的电线杆,都带着潮湿虫蛀,仿佛随时都会断裂坍塌。

    小猫狸子转身跳过来,一边兴奋的使劲摇晃着自己的尾巴球,一边再次努力的往冬日战士的身上爬去。

    冬日战士伸出手来,把小猫狸子碰在掌心抱起来,这会儿天气阴得厉害,风又大,他也不敢再把小猫狸子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怕它不小心被狂风吹得歪下去。

    冬日战士和小猫狸子在楼下站了一会儿。

    小猫狸子似乎还有些奇怪,为什么冬日战士没有带着它上楼去。

    看着这里明显是上世纪遗留下来的破旧建筑,冬日战士一片空茫的脑海中有些微微的恍惚,他觉得,自己和这里应该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可是,本能的,他对这里,却又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就连门前的那块石头和破败的楼梯,似乎都带着些让人抓不到的回忆……

    他抱着小猫狸子,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踢开了门前的那块石头后,看着空空的地面,冬日战士还有一瞬间的恍惚。

    楼上另一户住着的房子里,突然有人从窗户探出头来,用带着几分布鲁克林腔调的老英语骂骂咧咧的冲着冬日战士和小猫狸子吼道,旋即“嘭”的一下使劲关进了被风刮得猎猎作响的破旧窗户。

    伴随着一阵刺亮半边天幕的闪电和仿佛连绵不绝的轰隆隆雷声,黑云压顶的纽约市终于下起了暴雨。

    ·

    刚刚下车找到地方,眼看就要变天,交叉骨和鹰眼同时抬头,看向东边布鲁克林区的方向已经阴沉下来的天色。

    “等会儿雨就该下过来了。”交叉骨皱眉道。

    “先办正事。”鹰眼冷静道,他说着,已经直接按下了门铃。

    当然,门铃,依然没有响。

    鹰眼略带诧异的挑眉:“也被断电了……?”

    交叉骨直接动手,使劲敲了敲门。

    艾利克斯很快出现在门前,他望着身形悍勇气势惊人的交叉骨和鹰眼两人,疑惑中还带着些不安。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这一次,神盾局的特战队长交叉骨直接掏出了一本纽约警署swat精英小队的证件,冲着艾利克斯晃了晃,冷静的开口说道:“swat请配合检查。”

    克莱尔这时候也已经闻声走了过来,她和艾利克斯有些不安的对视了一眼,抿了抿嘴唇,打开了家门。

    顺利的进入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他们的住处之后,交叉骨和鹰眼抬起头打量的第一眼,就被那一整片到处都是的摄像头给惊到了。

    “我一开始还以为,门口挂着的那两个不通电的摄像头只是在搞行为艺术……”交叉骨小声的跟鹰眼吐槽道。

    “……”同样被这种到处都是黑色摄像头简直让人毛骨悚然的房间给震到了的鹰眼没吭声。

    “你、你们好。”看到交叉骨和鹰眼坐下之后,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也在沙发上紧紧的挨着坐了下来,似乎这种彼此依靠的距离能够给予他们多一点安全感。

    “你好,放松,我们并无恶意。”鹰眼语气平静的向艾利克斯和克莱尔说道。

    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多少有些勉强的笑了笑,自从艾利克斯被fbi当做犯了臆想症的病人甚至是杀害同学老师们的犯罪嫌疑人之后,他们面对警察,都还有些本能的抗拒和紧张,

    短暂的停顿了一下,鹰眼和交叉骨仔细谨慎的观察着艾利克斯和克莱尔面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继续平铺直叙的开口道:“我们今天前来,只是想请二位配合我们调查一些情况。”

    突然之间,随着天边的闪电划过,窗外一个惊雷炸开,紧随其后的便是一阵“哗啦啦”的暴雨声。

    “下雨了。”屋子里的四个人同时看向窗外,克莱尔微微蹙眉,有些担心还在外面没回来的冬日战士以及那只小猫狸子,低声喃喃自语般的说道。

    刚刚从哥谭市远远地飘回来的死神茫然的站在被暴雨打得凋零遍地的花园里,残破的斗篷和兜帽被款风吹得几乎要散开了,那道闪电,将它半透明的雾气身体映得半明半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