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在一片电闪雷鸣的背景中,鹰眼看向艾利克斯和克拉尔,语气平静的开口问道:“是这样的,艾利克斯先生和克莱尔女士,我们注意到,不久前,围绕着你们身边,似乎发生了很多的意外事件。”

    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交换了一个视线,眼神中带着隐隐的谨慎和不安。

    为了取信于他们两人,交叉骨有意把自己也说成是和他们有着共同遭遇的受害人。

    “事实上,同样的意外上次也发生在了我的身上。”交叉骨诚恳的说道,看到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同时愕然的转过来的视线,交叉骨简单复述了自己的车子爆炸的经过,瞬间得到了艾利克斯近乎失声的一句:“是的,它的杀人方式一向都是这样!”

    交叉骨安抚的同艾利克斯笑了笑,缓声说道:“后来我们在查阅警察局留下的卷宗时,意外的发现,类似的意外事故在短时间内频繁发生,并且,人员全都集中在了你们学校参加过冬令营的这些人身上。”

    顿了顿,鹰眼沉声补充了一句道:“据我们调查,你们二位,和一位叫做卡特的年轻人,是仅剩下的经历过种种意外事故后的生还者了。”

    大概是和同样到美国的交叉骨有些同病相怜,再加上交叉骨和鹰眼从一开始表露出来的对他们的态度也是十分信任的,所以,随着谈话的进行,艾利克斯和克莱尔的抗拒情绪明显的缓和下来。

    “你们,想要知道些什么?”艾利克斯有些无奈的苦笑着说道。

    “艾利克斯……”克莱尔把手搭在了艾利克斯的手上,似乎想要传递给他温暖和力量一般。

    艾利克斯握住了她的手,露出了一个坚定的笑容来,“我想,我可以把自己经历过的时景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愿意相信的话。”最后,艾利克斯还不忘补充道。

    “我们当然相信——”鹰眼刚刚开口,一句话还没说完,窗外的暴雨倾盆中,又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

    划破天际的闪电瞬间照亮了早就阴沉下来的天幕,下一瞬,开着漂亮的暖黄色壁灯的客厅突然也暗了下去。

    “大概是保险丝断了。”艾利克斯微微蹙眉道,他看着光线昏暗的房子,心中突然浮现出隐隐约约的不安。

    看到过别人遇到的事情,同自己遇到那种匪夷所思的事故,给人留下的印象,终究还是不同的。

    唯一没有亲身经历过死神的杀人意外的鹰眼,在经验丰富的艾利克斯和克莱尔找了个安全位置缩在沙发上的时候,相当大无畏的站起身来,往门外的电闸方向走去。

    “可能是雷雨天气的缘故。”他随口说道,似乎颇有自己马上就能动动手修好它的意思。

    艾利克斯使劲摇头道:“不,别、别去。”

    “你只是需要放松一下,先生。”鹰眼头也不回的答道。

    旋即,就在鹰眼一只手按在房门上,刚刚打开一个缝隙,就感觉到外面的暴雨顷刻间被风吹进来的时候,天空中又是一阵刺眼的闪电,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同时看到,鹰眼的身体仿佛站在闪电之中,本来就修剪得虽然很短但是却十分有型的头发瞬间如同刺猬一般炸了起来——不得不说,如果忽略掉造成这个后果其实是门外的雷电造成的话,鹰眼的发型真的瞬间变得更加带感了。

    与此同时的,还有交叉骨带着些震撼和惊恐的急促叫声,“鹰眼!”

    西泽尔接到艾利克斯的电话的时候,他和彼得刚刚上完一节统计学的课程,他们两个从教室里出来,西泽尔打着伞的时候,还在跟彼得商量,“中午去我家里吃饭吧!今天的雨下得好大,如果晚上还一直下雨的话,要不直接在我家住一晚?我可以给你收拾出一间客房。”

    “很抱歉打扰你,西泽尔,”艾利克斯的声音还有些微微发抖,“我真的很抱歉,但是,你能来一下我和克拉尔住的这里吗?刚刚发生了一些意外,我想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西泽尔看向彼得,彼得想也没想,立即回答道:“下一节课是体育课,今天下了这么大的雨,我想,我们甚至不用请假了。”

    得到肯定答案的西泽尔这才对电话里的艾利克斯说道:“我和彼得现在就过去,别着急。不过,你们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纽约东边的布鲁克林区里,在阴云密布的瓢泼大雨中,路上的行人几乎全都躲进了屋子里。担心小猫狸子浑身被雨水浇湿了感冒生病,冬日战士已经直接小心翼翼的把放进了自己的衣兜里,细心的用手当着那一小片,匆匆忙忙的找到了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

    看在外面密布的雨帘,冬日战士刚刚为了护着小猫狸子而身上已经被雨淋湿,他的眼神空茫中还带着些悠远的意味,身上微凉的温度,冷得让他不禁重新回到了曾经冰封的记忆里。

    在遥远的过去,似乎也要一个人,在暴雨中同他一起哈哈大笑,他们一起出生入死、一起回到了这处老旧的公寓,仿佛在记忆中,他们就应该这样一起慢慢的老去……

    “巴基……”

    恍惚中,冬日战士只从哪些破碎割裂的片段中,收获了这样一个应该是昵称的名字,和一个指代不明的“布鲁克林小个子”。

    “喵喵喵?”小猫狸子即使在暴雨中依然活蹦乱跳的,它在冬日战士的衣兜里待一会儿,便自己从衣兜里顶着冬日战士试图为它遮风挡雨的温暖手掌,轻轻的探出毛绒绒的耳朵来。

    冬日战士被小猫狸子用叫声从混乱而残缺的回忆中叫醒,他微微怔了怔,然后低头,如同自言自语一般的和小猫狸子轻声说道:“也许,我应该去找到一个来自布鲁克斯的小个子,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巴基’,也许,找到他之后,我就能找回自己的记忆了……”

    等到西泽尔和彼得乘车冒着雨赶到艾利克斯和克莱尔的住处时,那个房子的门正大开着,狂风把雨水吹进去,里面的窗帘、茶几上的报纸杂志,全都被吹得“哗啦啦”作响。

    房间里的灯也暗着,艾利克斯和克莱尔的头发和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一片苍白的脸上,依稀还有水珠滑落。

    而在雨水打湿了大片的地板上,正有两个警察死生不明的躺在地板上。

    如果不是这会儿只是有些阴天而没有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简直活脱脱就是一个恐怖片凶杀现场。

    西泽尔和彼得打着伞匆匆跑了进来,即使这样,他们两个人的裤脚和鞋子也还有些被雨水打湿了。

    “这个糟糕的天气。”彼得小声抱怨了一句,还有些担忧的看着窗外。

    “就是是怎么回事,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西泽尔则是直入正题的问道。

    虽然刚刚在来时的路上,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已经在电话里同他大致描述了一遍,但是,他们两个的情绪明显有些失控,再次陷入了绝望的恐惧之中后,言辞混乱不清,西泽尔分辨了半天,也只能大概得出“有警察上门,然后在这里出事了”这样概括性的内容来。

    看到西泽尔的身影,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即使现在什么都没有做,但是,他的存在,仿佛就带着一种让人心安的力量。

    彼得则是去厨房里绕了一圈,相当细心的给他们两个一人倒了一杯温水,“喝点水,慢慢说,冷静一下,别慌。”彼得的声音缓慢而温和。

    艾利克斯和克莱尔捧着水杯,手指还有些微微的颤抖,良久,他们两个才稍稍平静下来,“它、它又回来了……”

    克莱尔的脸色一片绝望的灰败,她使劲握着自己原本用红色细绳系着转运珠的手腕,声音微微发慌的喃喃道:“我、我的转运珠刚刚也遗失了……”

    虽然没有西泽尔在,谁也看不到死神的模样,但是,克莱尔的转运珠,就和当初艾利克斯的那枚一模一样,从狂风暴雨中滚到了屋外,惊惶和绝望之下,克莱尔和艾利克斯甚至硬着头皮出去找了一圈,却根本没有找到任何踪影。

    彼得看看还倒在地上的两个警察,开口问道:“那他们两个呢?”

    艾利克斯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才眼神惊恐的干巴巴的说道:“刚、刚刚,有一个警察开门的时候被雷击倒了,另一个警察想要救他,结果也摔倒在了门前。开着门的时候,地板上已经积了一层浇进来的雨水,雨水是导电的……后来,一片慌乱之中,克莱尔系着转运珠的绳子意外断开……”

    “你们两个先别慌,报警了吗?”西泽尔说着,已经走到了那两个警察的身边,低头仔细一看,西泽尔顿时怔住。

    他的眼睛本就生得漂亮,因为惊奇而微微睁圆的时候,那双桃花眼更是仿佛笼着层氤氲的水雾般迷人。

    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刚刚已经完全慌神了,这会儿西泽尔提前来,他们两个才后知后觉的摇了摇头。

    西泽尔看着躺在地上的交叉骨,不由得惊奇道:“怎么又是他?”

    彼得已经摸出了电话,同西泽尔确认了最后一遍,“我打911了。”

    西泽尔刚要点头,“打吧!”

    结果,扑在地上的交叉骨仿佛瞬间惊醒了一般,挣扎了一下,艰难的开口阻拦道:“不,别报警了,请等一下。”

    ——妈的老子不想穿着这身伪造的警服再去警察局,然后掏出神盾局的证件在那帮警察看耍猴戏似的微妙眼神中把脸丢尽了然后才能灰溜溜地夹着尾巴从警察局滚蛋走人!

    “哎?他醒了。”西泽尔眨了眨眼睛,紧接着又转过头去安抚艾利克斯和克莱尔道,“另一个也活着呢,呼吸似乎很均匀,应该也没事,你们别担心。”

    随着西泽尔这句话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仿佛都松了一口气。

    彼得手里还拿着电话,有些迟疑道:“还报警吗?”

    被一瞬间的高压电电得浑身麻痹的交叉骨已经相当顽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艰难的摸出了自己的警|察|证件,向西泽尔晃了晃,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是警察,请不要再报警了,谢谢。”

    如果交叉骨没有这个动作,西泽尔可能还不会想太多。

    然而,看着他掏出了警|察|证,只是晃了晃就又收回去的动作,身为根正苗红的种花家人民,西泽尔却突然迟疑了一下,看到有人亮身份,他的第一反应,其实是——假证。

    毕竟,西泽尔对于美国警察的证件这些东西,并不熟悉,再加上,他以前在楼下的电线杆上,实在是见多了各种“代|办身|份|证、大学英语四六级证、毕业证”的小广告。

    西泽尔眨了眨眼睛,无辜的低声同身边的彼得问道:“会不会是假证?”

    一片暴雨倾盆、雷电交加的背景音下,由于大家的耳力都挺好的,连同还扑在地板上没爬起来的鹰眼在内,全员顿时陷入了一片诡异的缄默之中。

    片刻之后,在西泽尔无心的一句提醒下,之前完全没有假证这个概念的克莱尔和艾利克斯、连同彼得,全都不由得向交叉骨和鹰眼投出了怀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