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危机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的鹰眼,在被雷劈到地上之后,终于在西泽尔一句还带着疑问的“假证”和其他三位美国市民怀疑的目光中,顽强的撑着还有些酥麻发飘的身体,从满是雨水的地板上爬了起来,因为地面太光,他靠着墙壁坐起来的时候,还险些再一次打滑摔下去。

    “我们的证件都是真实的,几位先生,还有女士。”鹰眼沙哑的闷咳了两声,制止了正要再次把证件掏出来糊在西泽尔脸上的交叉骨,艰难的开口说道。

    他虽然说话有些费劲,但是词句却很清晰,口头报出了两串警号之后,他艰难的维持着礼貌,向西泽尔点了点头,“你们可以拨打911报警电话,来核实我们的身份。”

    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听了,又有些将信将疑,西泽尔的面上仍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却是不动声色。

    手里正拿着电话的彼得,在鹰眼的撺掇下,竟然真的拨打了“911”。

    交叉骨有一瞬间睁大了眼睛,还带着些难以置信的表情——卧槽,他还真打了?

    鹰眼倒是朝着他微微摇了摇头,脸上也带着镇定的表情,至于笑容——刚刚被雷劈过了,他全身的肌肉都有些僵,是真的有些笑不动了。

    说起来,鹰眼和交叉骨手里的警|察|证件,其实都是真的,至少,在警察局的数据库系统里是肯定都能查有此人,毕竟,神盾局的权限特别高。只不过纽约警署的人在查之前,估计都没人知道他们的警察队伍里还混着不知道多少个这样的人物……

    很快,彼得得到了“911”报警中心那边的回复,他向西泽尔和艾利克斯、克莱尔三个人点了点头,小声的肯定道:“他们是真的警察。”

    克莱尔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艾利克斯看向还靠坐在满是雨水的地板上的两位警察也有些歉意,“抱歉。”

    鹰眼慷慨的摇了摇头,努力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来,“我想,这样之后,我们才能把谈话更好的进行下去,不是吗?”

    一直保持沉默但是却神色平静的西泽尔,在这个时候,终于不慌不忙的插了一句,特别诚恳的建议道:“也许,在谈话之后,你们是不是更需要医生?我觉得,你们现在的身体状态,恐怕并不适合继续工作。”

    彼得适时的小声点点头道:“刚刚接警中心的人在得知两位警察先生受伤之后,已经帮忙转接急救中心了,他说,救护车马上就能赶到。”

    没有被送到警察局,但是马上就要被送进医院的交叉骨一阵胸闷气短,就连鹰眼都有一瞬间的怔愣。

    鹰眼很想说,不,我们身体没事,但是,被好心的艾利克斯、彼得还有西泽尔搀扶到沙发上的时候,他们的动作还十分迟缓,如果没有人扶着,几乎马上就要倒下,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两位神盾局的优秀特工,也实在是没法昧着良心说现在全靠意志支撑的自己身体情况很好。

    终于摆脱了拿着假证行骗的尴尬境地后,交叉骨和鹰眼瘫在沙发上,在克莱尔和艾利克斯热心提供的驱寒热水和毛毯之中,内心崩溃的等着在暴雨雷电中马上就到的救护车。

    好在雷雨天路不好走,等了大概十分钟,救护车依然没有到。

    只是被连累的交叉骨和直接被劈倒在地的鹰眼都稍稍恢复了些体力,交叉骨长长的舒了口气,试图抓紧最后的时间,面对着一脸无辜的西泽尔,郁闷的继续胡编乱造着开口,硬把话题扯出来,道:“我们一直在调查一个案子——”

    交叉骨直接把艾利克斯当成借口,从艾利克斯这些天身边发生的离奇死亡案件作为插入点,重新向热心报警的西泽尔和彼得说明了他们的来意。

    末了,他还装作不经意的开口问道:“克莱尔女士你刚刚提到的转运珠,我能问一下,那是什么吗?”

    克莱尔看向西泽尔,西泽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克莱尔这才小声道:“那是西泽尔送给我们的,佩戴着它,在躲避死神攻击的时候,很有效。”

    完全不科学、不符合常理的地方!

    鹰眼和交叉骨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色,同时精神一振。

    交叉骨立刻扭头,无比真诚的看向西泽尔。

    西泽尔挑了挑眉,慢条斯理的微笑着说道:“你们要转运珠吗?我没记错的话,这个算外贸出口,出口退税可以额外给打八折。”

    西泽尔仔细的想了想,还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大量的批发价。

    交叉骨和鹰眼看着西泽尔,眼神还有些发懵。

    刚刚还很严肃的话题,是怎么被扯到出口退税和量大有折扣上去的?

    正在这时,在窗外呼啸的风雨声中,救护车的鸣笛声也已经突破雨帘传了进来。

    “救护车来了!”艾利克斯下意识的起身说道。

    在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冒雨下来,以及雷雨交加的一片兵荒马乱中,绝望的交叉骨和鹰眼就这样被四个热心的高中生给送到了救护车上,被护士小姐温柔利落的在手背上插进针头,挂着吊瓶从暴雨中乘车呼啸而去。

    ——当然,作为最后的挣扎,交叉骨还是顽强的要到了西泽尔所说的出售转运珠的人的电话号码。

    把两位“警察”先生“强行”送走之后,艾利克斯打着伞重新回到屋子里,对机械比较热衷的彼得眼尖的看到,鹰眼和交叉骨来时开的那辆车,似乎也在之前的雷击事件中发生了严重损伤,如果没有救护车的话,估计他们两个也没办法自己开车回市区了。

    没有了警察,西泽尔也终于可以放心的打电话了。他向克莱尔说道:“我和彼得来的时候,完全没有看到死神的踪迹。”

    说到这点,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也有些奇怪,“我现在觉得,它好像就是过来取那一颗转运珠的,完全没有之前那种恨不得置我们于死地的狠劲。”

    事实上,如果不是鹰眼非要开门的话,也许他们还会遭遇一些别的意外,但是,鹰眼自己撞到了迫切需要第二颗转运珠的死神面前,自然就变成了他被雷劈,然后导致的一连串连锁反应才是克莱尔遗失转运珠。

    听到这句话,西泽尔也有些不确定了,“让我想想,”他沉思道,看看时间,这会儿两位老人家应该也差不多起床了,便干脆一个电话打给了姥爷,向他说了转运珠被死神拿走的事情。

    姥爷对着电话乐呵呵的同外孙笑着聊天了两句,然后才道:“哎?言言啊,那些转运珠,其实类似于强行化解厄运。外公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在你们遇到的那团‘晦气’或者说是死神的作用下,一柄菜刀冲着那个叫艾利克斯的小伙子的脖子飞过来了,然后他就可能突然脚底打滑摔在地板上,这样菜刀就会从他的头顶上方飞过去,最后插在地板里。转运珠会使原本的厄运被另一种厄运所取代,但是一般的厄运是绝对不会害死人的,等于就变成了虚惊一场这样。”

    姥爷的解释十分简单直白,彼得、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听得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西泽尔的注意力,则是还在死神身上,“那死神拿走转运珠,是为了什么?”

    “可能还有什么事情,心愿未了吧!”姥爷随意的推测道。

    西泽尔拿着手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

    哥谭市,韦恩集团的办公大楼里,董事长布鲁斯·韦恩站在扩大的曲面落地窗前,微微侧过头去,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这场雨下得越来越大了。”

    “你要收留我一晚吗?”负伤的康斯坦丁赤|裸着精瘦漂亮的上半身,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丝卡香烟,伸出一条满是血迹和伤痕的胳膊。

    一头银灰色头发的莱斯莉医生动作轻柔的帮坐在沙发上的那个英俊金发男人包扎好了他的伤口。

    ——康斯坦丁之前简直是匪夷所思的被突然倒下并且还碎裂的钢化玻璃门狠狠得砸伤了手臂上,如果不是他躲得快的话,也许那些坚硬的钢化玻璃可以比匕首更加迅速的割断或者说刺穿他的喉咙。

    脸上还带着些playboy所特有的玩味笑意的韦恩转过身来,实事求是的提醒他道:“如果你不会在走出这栋大楼的瞬间,再被十几辆失事的汽车撞、不会被狂风吹掉的整条街的路牌砸、也不会途经每个下水道的井盖都塌方的话。”

    年龄足以当董事长办公室里这两个顶着花花公子名号的英俊男人母亲的灰发女医生莱斯莉摇了摇头,对康斯坦丁说道:“按照布鲁斯所说的,我觉得你出去之后十分钟之内就要死于意外了。”

    韦恩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一点也不同情他的微笑,甚至颇有看好戏的架势,“今天雨这么大,也许你出去还会被雷劈。”

    因为康斯坦丁就在韦恩集团的办公大楼里,为了这栋楼的安全,他在看到今天天气渐渐阴沉下来的时候,甚至让人紧急加装了几根避雷针。

    康斯坦丁嘴角抽了抽,他缓缓的收回受伤的手臂,随意的披上了一件外套,没系扣。

    顿了顿,他突然挑眉开口道:“说实话,下了这场暴雨之后,我倒是觉得,之前那个好像一直在暗处盯着我的视线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