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韦恩闻言,却是高高的挑了挑眉,“我查过了所有在你身边的摄像头,所有的--”他慢条斯理的强调道:“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人在你背后盯着你。”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厚厚的乌云堆积的天空中已经闪过一道刺眼的闪电雷光,如同死神手中的镰刀挥戈而下,带出一串噼里啪啦让人心惊的死亡音符。

    在这片惊人的雷电声中,顿了顿之后,韦恩果断的从落地窗前回到了自己的座椅上,靠着椅背坐下之后,漫不经心的嘲笑康斯坦丁道:“你不是驱魔师吗?再加上你这些天一直在莫名其妙的倒霉,该不会是有个什么恶灵缠上你了吧!你要不要举行个仪式,把自己也驱散和净化一下?”

    康斯坦丁古怪的动了动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来,“你以为我没做过吗?”他仿佛一点也不介意自己被蝙蝠侠嘲讽恶灵缠身的事情,甚至还对此津津乐道,“我能感觉到,之前每次有意外发生的时候,我的身边似乎都有一阵让人感觉十分阴冷的风挂过,但是,我在自己身上,的确没有发现任何恶灵。”

    “也许你可以再用圣水洗个澡。”韦恩满不在乎的说道。

    “布鲁斯!”听到这句话,头发灰白的莱斯莉医生忍不住皱眉看向韦恩。

    “好吧好吧,刚刚只是个玩笑。”夜间的黑暗骑士、白天的富二代花花公子在莱斯莉的怒视下迅速改口道。

    康斯坦丁的嘴角不易令人察觉的微微抽了抽--显然,韦恩说的话并不是一个玩笑,他是真的这么做了,虽然依然没有任何效果。那种被什么东西盯上的、诡异到令人心底发毛的感觉,直到刚刚康斯坦丁受伤然后又开始下暴雨的时候,才第一次散去。

    与此同时,在艾利克斯的住处搞出一阵天翻地覆的意外变故后,成功拿走了克莱尔手腕上那颗转运珠的死神,仿佛整个雾气凝结而成的身体都在漏雨,他紧紧地抓着新的一颗转运珠--上次艾利克斯的那颗,已经在康斯坦丁对着自己的身体想办法的时候毁掉了。

    这些天,在无数次恨不得置康斯坦丁为死地的疯狂之中,死神早就溃散的自我意识已经在渐渐的恢复了。

    那天在帝国大厦的楼顶上看到康斯坦丁后,即使面对那个金发男人,它还有些本能的瑟缩和恐惧,但是,强烈的不甘和疯狂到恨不得将自己燃烧殆尽的狠意,还是让它忍不住的跟了上去。

    一开始的时候,死神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的,他作为一个背后灵,困惑而茫然的注视着康斯坦丁,它大概是想要他死的,等他死后才可以还给它永恒的赎罪和互相折磨般的陪伴……

    但是,按照它的死亡法则,却又没有这个男人应该在此刻死去的逻辑。不过,时间久了,失去自我意识后,一向只按照死亡逻辑行事的死神随着记忆复苏,它开始下定决心的要康斯坦丁死,为此不惜违背死亡逻辑的放过被它无辜夺取了转运珠的艾利克斯和克莱尔的性命。

    它甚至终于恍恍惚惚地想起,自己会丧失所有的记忆,似乎就是因为,曾经为了康斯坦丁的安危,自己曾经自愿奉献出了凝聚着它所有力量和自我意识的三件东西--死神镰刀、死神的斗篷、回魂之戒,而康斯坦丁,却并没有将对它而言重逾生命的三件圣器,如约归还……

    韦恩集团大楼,顶层董事长办公室的巨幅落地窗外,死神一身狼狈的飘浮在雷雨交加的糟糕天气中,它的眼睛通红如地狱最深处永无宁日的恶魔,深深地凝望着坐在沙发上还在缓缓活动受伤手臂的康斯坦丁。

    下一瞬,董事长办公室的灯因剧烈雷电引起的瞬间高压短路而熄灭,阴沉雷雨天的昏暗之间,康斯坦丁坐着的那张沙发猛地塌陷下去,沙发靠背断裂的瞬间,一根锋利的木刺朝着他的颈侧大动脉处猛地刺出--

    ·

    就在西泽尔和彼得打算离开回家的时候,在淋了一身雨的冬日战士抱着被他裹在衣服里,除了露出来的尾巴球隐约有些湿气外,身上依然干干净净的小猫狸子回来了。

    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同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你们回来了就好。”克莱尔由衷的说道,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让她在好不容易恢复了安宁的生活在此变得一团乱,免不了有些身心俱疲。

    看到家中一团乱的模样,冬日战士稍稍愣了一下,旋即有些歉意道:“我很抱歉……”

    抱歉今天发生事情的时候,他并没有在家里,也没办法帮上什么忙。

    艾利克斯笑着摇了摇头,提醒他道:“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快去楼上换身衣服吧,小心感冒。”

    西泽尔却盯上了冬日战士怀里的趾高气昂、活蹦乱跳的摇着尾巴的小猫狸子,他还记得彼得告诉他的童话书里的描述,不由得好奇道:“是它带你出去的吧?”

    “是的,去了布鲁克林区一个很旧的公寓楼。”冬日战士停下脚步,略微迟疑了一下,想了想,干脆开口向在场的四个年轻人求助道:“我在那里回忆起了,有一个叫做巴基的布鲁克林小个子的身影,我觉得,他应该是我过去的记忆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彼得飞快的指出:“你想找到这个人?”

    冬日战士点了点头,诚恳的说道:“是的。”

    艾利克斯和克拉尔对视了一眼,提议道:“也许,我们可以去布鲁克林区那边贴告示?”

    西泽尔则是爽快的说道:“报警吧!你自己的身份可能不方便出面,”冬日战士的机械手臂,一看就不会是普通人所有的。

    西泽尔继续道:“让艾利克斯帮你报警,找一下那个叫做巴基的人。还可以通过警察局,发一份寻人启事?”

    对上西泽尔不太确定的疑问视线,彼得很快点点头,“这样应该可以。”

    “好的,我等下就打电话。”艾利克斯立刻答应下来。

    “谢谢你们。”冬日战士认真的说道,小猫狸子也摇着尾巴球和大耳朵,高兴的“喵喵喵”叫着。

    “希望你能早日找到家人,恢复记忆。”西泽尔微笑了一下,温和的祝福道。随后,他和彼得拿着雨伞出门,刚刚叫的出租车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持续了一夜的雷电暴雨之后,翌日清早,天空如洗,湛蓝如碧。

    随着这场暴雨的过去,似乎所有的麻烦也都告一段落。生活再度恢复平静的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开始热衷于和冬日战士一起,带着小猫狸子帮他找回自己的亲人和丢失的记忆,就连小虎斑猫,又过来吃了两顿饭后,除了偶尔早上还会去街区公园里蹲守一直没被它打动的罗杰斯以外,剩下的时间也都在和他们一起寻找冬日战士的家人。

    在西泽尔和彼得的同学们各自忙碌着申请大学的各项事宜时,学霸彼得早已经搞定了一切,在他拿到帝国州立大学入学通知之前,还一直在试图说服西泽尔和自己报考同一所大学,不过,在得知西泽尔出国前已经参加了考试,拿到了耶鲁大学的入学资格后,而他继续读高中,完全等于是为了适应环境,直接把这半年的高中生活当成了读预科而已,彼得在有些失落于两人不能同校的时候,其实也松了一口气——反正两座城市的距离并不是很远,而且大学的课程安排更加自由,他们在闲暇之时,依然可以结伴出去,也许,夏季在海边玩帆船是个不错的注意。

    在别人忙得分身乏术的情况下,为了配合不同学生的日常安排,中诚高中几乎取消了即将毕业的学生所有的常规课程,所以,两个无事一身轻的高中生开始悠闲的读过他们在大学前最轻松的一段“假期”。

    在得知西泽尔竟然没有去过美国队长的博物馆之后,彼得选了个天气不错的周一下午,约了西泽尔一起,再次带着他去了博物馆里参观。

    身为美国队长的资深迷弟,上次在公园里拿到了罗杰斯的亲笔签名之后,彼得对美国队长的崇拜和喜爱之情简直是再次爆表。

    而西泽尔,在询问过这家博物馆允许拍照和录像之后,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动作干脆利落的点开了123言情直播平台。

    因为大半个月都没怎么出来冒泡,西泽尔的直播间里只有零星几个还在回味当年的刺激直播画面的吃瓜观众还蹲在这里。

    因为人少,西泽尔难得正脸对着手机笑了下,嘴角露出一双小酒窝,漂亮的桃花眼形如弯月,眼波如水,小声说道:“你好,前段时间我都在上课,好像也没有特别好玩的事情,就一直没开。”

    另一个萌萌哒吃瓜群众跳出来发弹幕道。

    西泽尔爽快的回答道:“我今天是在外面,朋友带我来参观美国队长的博物馆。”

    那个吃瓜群众顿时放下心来,

    西泽尔被这个观众逗得忍不住笑,就连彼得都好奇的凑过来,瞧了瞧他的手机屏幕,却不认识上面的方块字,不由得轻声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上次有人因为高数题的几种解法在弹幕上掐起来了,”西泽尔笑道,“他们就两三个人,结果发了满屏幕的字母和符号,可好玩了。”

    彼得恍然,“就上次咱们在图书馆的时候?”

    西泽尔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弹幕上突然又刷过了一条好似123言情抽了的弹幕。

    另一个好心的吃瓜观众提醒道。

    弹幕上有人反驳道。

    西泽尔和彼得却是一愣,两个人不由得盯在弹幕的“蜘蛛侠”三个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