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终于从“蜘蛛侠”三个字上收回视线之后,西泽尔和彼得默默的对视了一眼。

    因为他们两个拿着手机站在那里半天没动,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迟疑了片刻,忍不住上前问了一句道:“你们好,需要什么帮助吗?”

    “不必了,谢谢。”西泽尔摇了摇头,很快拉着彼得走到了旁边的角落里。

    彼得终于迟疑着开口道:“西泽尔,我为什么觉得,刚刚那个弹幕的内容,有些奇奇怪怪的?”

    正巧,带着压着很低的鸭舌帽的罗杰斯正从博物馆里走过,他站在咆哮突击队成员的雕塑前面,似乎在低头凝望着那身已经褪色的旧军装。

    西泽尔示意彼得看那边,然后直接用手指按住了自己还开着123言情直播客户端的手机收音孔,这才伸手指了指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罗杰斯,低声同彼得道:“美国队长--”

    彼得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不过,碍于这里还有其他的参观者,他要是贸然上去叫破队长的身份的话,估计队长他今天就出不了这个博物馆了,不过倒是没想到,队长竟然也会来自己的博物馆参观,大概是为了看看自己曾经的那些回忆吧……

    旋即,西泽尔又打开了手机上的浏览器,简单输了个关键词,对着上面托尼·斯塔克侧过身在酒会上微微上挑着下巴微笑的照片低声道:“钢铁侠。”

    --这位超级英雄是自己主动公布自己的社会身份的,西泽尔偶尔也在报纸杂志上看到过他的新闻、采访等。

    同理虽然没有公布社会身份,但是却一直存在的蝙蝠侠、超人等经常上美国一些报纸杂志头条的超级英雄们。

    倒是那个“冬兵”,西泽尔直接在浏览器的搜索栏找了一圈,依然没有什么明确的结果。

    说话间,彼得已经拿出自己的手机,在网络上搜索“蜘蛛侠”这个关键词了,和上面的冬兵一样,基本没有任何明确的信息。

    但是,想想上次在博物馆里咬了自己一口然后被西泽尔拍死的蜘蛛,还有自己后来突发奇想琢磨出来的弹射蛛丝,蜘蛛侠这个称呼,其实还挺帅挺带感的……

    “冬兵是谁?”西泽尔索性直接低头,对着手机上开着的123言情直播客户端开口问道。

    刚刚那个求高清大图的观众又发弹幕道。

    西泽尔干脆利落的模糊了关键点笑着回答道:“朋友带我过来的。”

    那个观众兴致勃勃的开始刷弹幕科普,

    西泽尔立刻注意到了“机械手臂”四个字,他碰了下彼得的胳膊,示意他看刚刚刷过去的这条屏幕。

    几乎是同一瞬间,西泽尔和彼得交换了一个眼色,他们两个,都不禁想到了还和艾利克斯他们住在一起的机械手臂的冬日战士,以及他口中提到的“名叫巴基的布鲁克林小个子”。

    美国队长资深迷弟彼得更是脱口而出道:“队长的家乡就是布鲁克林!”

    也是巧,才刚有人吐槽完123言情整天抽得像个黑洞受似的,直播间的屏幕就开始卡了。

    西泽尔这边的123言情直播客户端直接开始黑屏开抽,过了几分钟才恢复过来。

    因为123言情常年局部抽,直播间的屏幕刷得又快,可能三两分钟之内就能刷得跑题,等西泽尔回来的时候,便也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

    随后,西泽尔和彼得继续参观和直播美国队长的博物馆,只是在心里把冬日战士的事情记了下来,打算回去就和艾利克斯打个招呼,同冬日战士确认一下之后,再考虑明天早上晨跑的时候,要不要和罗杰斯说一声。

    等西泽尔和彼得参观完美国队长的博物馆,西泽尔正要结束直播了,也就和那些吃瓜观众们打了个招呼。至于罗杰斯本人,应该是在之前就已经离开了,他今天过来,似乎就仅仅是为了看看那些雕塑而已,只是,不知道他在看那些二战时期的旧军装时,会想起哪些人和事……

    从博物馆出来后,西泽尔刚要给艾利克斯打电话,他的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

    “姥爷?”西泽尔直接按下通话键,算算时差,这会儿国内估计也就天刚蒙蒙亮,不过姥姥姥爷平时都醒得早,看天气不错一大早就出去散步遛弯也不是没可能。

    “言言,小赵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是你告诉那个想买转运珠的美国佬的吗?”姥爷正站在一块被国家动物园圈起来的林地外面,小赵指挥着一批“协管办”的工作人员正在前前后后的忙活着,被小赵特意请过来压阵的姥爷这会儿闲着没事干,想起小赵之前跟他说的那单生意,索性跟外孙问问情况。

    西泽尔点点头答道:“对呀!”

    姥爷笑着“哦”了一声,愉快道:“正好,那姥爷等下跟小赵说一声,得让他们‘协管办’给你包个大红包。”

    “交叉骨和鹰眼他们买了很多颗转运珠吗?”西泽尔好奇道。

    “据说应该是挺大的一个批量,”姥爷想也没想的说道:“话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迷信东方玄学的美国商人,而且还就盯紧了转运珠这一个东西买,我听小赵说,他想再额外推销出去点门神贴纸、铜钱结、或者是开光的木鱼、三清像什么的,竟然一件都没推销出去。”

    “美国商人?”西泽尔微微有些惊讶道:“他们用的是这个身份吗?我遇见他们的时候,他们说自己是警察。”

    “哎?”姥爷稍稍愣了一下,却也没怎么当回事,只是“啧啧”两声,随口道:“小赵查到的他们至少也是fbi精英级别的特工,不过反正是给‘协管办’送钱的,这些年协管办的财政经费批得是越来越多的,但是要花钱的地方更多,不搞点额外的创收根本不行,小赵之前愁得头发都揪下来好几根。难得有主动上门采购的,正好还能帮忙清理旧库存,他们乐意顶着个美国商人的名头就顶着呗,给他们发货的时候也省事,听说还是借用的斯塔克工业的名头。”

    说话间,姥爷那边的手机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人群的呼喊声和类似于巨兽喷火的沸腾呼啸声。

    在这种杂乱紧张的背景音里,姥爷的声音却依然从容不迫,西泽尔只听见自己姥爷在快速的的走动中还嚷嚷了几句,“哎呦,哪个傻狍子踩着那只火球的尾巴,把人家给疼醒了!我靠,这是哪家的倒霉孩子呐?就说你呢!赶紧起来,就你那个吨位,这只火球被你踩一脚尾巴不骨折至少也得软组织挫伤,快松开它的尾巴!喂它点乡下养得土猪肉安慰安慰人家,你看它被你踩得尾巴上鳞片都掉了好几片了!”

    “姥爷……?”等到姥爷那边手机背景音里的杂乱消失之后,西泽尔才试探着开口问道。

    姥爷一边挥挥手,示意那些家伙赶紧把中国火球装箱子打包送走,一边对着电话对自己的宝贝外孙道:“言言?没事,有只要出国打工的火球被‘协管办’出租给英国了,今天在装箱子打包发货,小赵怕有什么变故,就让我过来帮忙瞧着点。说是他们欧洲那边的三所学校有个什么联合举办的校园运动会,就一年不到的时间,听说价格谈得挺成功的。”

    西泽尔了然的点点头,姥爷是搞技术的,小赵那边遇到什么需要打包托运的事情,经常会找姥爷过去帮忙看看拿个主意。

    祖孙俩又闲聊了几句,听着姥爷那边似乎又有人找过来了,姥爷也就先结束了这通电话,摩拳擦掌的打算帮完小赵的忙就跟他为了言言要红包去!

    放下电话之后,西泽尔直接又往艾利克斯家拨了一个电话。不过,接电话的却是克莱尔。

    “那只小猫狸子一大早就又带头往布鲁克林区去了,”克莱尔拉着电话线,笑着说道,“艾利克斯也跟着一起过去了,手里还拿了不少寻人启事打算在布鲁克林区的广告牌上贴出来,我正在做晚饭呢,西泽尔,彼得,你们两个要不要过来一起吃顿晚餐?”

    礼貌的谢绝了克莱尔的邀请之后,西泽尔简单同她解释了今天意外获悉的关于“冬兵”是美国队长战友的消息,“但是这种说法的真假我们无从得知,而且说实话,来源可能也不那么靠谱……”

    西泽尔沉吟的停顿了片刻,又补充道:“所以,我的想法是,可以先和他提一下,看看他的反应,如果是真的,说不定他能想起点什么来。消息属实的话,然后我和彼得再和罗杰斯谈谈,看看他这边的意见。”

    克莱尔一听,立即答应下来,“我明白了,等艾利克斯他们回来了,我就和他说。”

    因为那些一连叠的意外事件的缘故,她和艾利克斯、还有冬日战士之间都是过命的交情,说真的,如果冬日战士就这么离开了,她和艾利克斯都会很舍不得。

    但是,克莱尔却也明白,对于一个失忆了都还忘不掉过去那个战友的冬日战士而言,找回自己的记忆,找回自己失去的战友,很可能会是他今后的生命中最期待也最重要的一部分,作为朋友,他们能够做的,只是努力帮他达成这个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