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上午十点,因为连绵的春雨,纽约市的天空依然被乌云所笼罩着。

    斯塔克工业集团总部的大楼里,前台小姐刚刚签收了一份国际快递。

    然而,她在检查这份快递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因为运输问题而破损严重的快递箱上,贴着的快递单子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污损,再加上上面的大部分字迹都是方块字外文,以至于,她根本无法辨别出上面写的具体收信人的名字。

    正当前台小姐打算将包裹箱上的快递单拍照然后在公司内部发邮件询问包裹的主人时,斯塔克工业集团的董事长托尼·斯塔克突然从外面回来。

    前台小姐同他问好的时候,托尼正微微颔首,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了那个箱子上印刷体的一行有些模糊的中文提示:亲爱的快递员,你摔过手榴弹或者煤气罐吗?包裹里的东西威力和他们差不多哦,请轻拿轻放哦^_^

    ——这行字的后面居然还带了个笑脸的表情,而这也是前台小姐唯一能够看懂的内容了。

    “这是什么?”托尼随口说了一句,他只是出于好奇的碰了这个箱子一下,想要把它转过来看一看快递单上的内容,结果,已经残破不堪的包装箱在经历了跨越整个太平洋的远途旅行后,又在纽约的阴雨绵绵中被氤氲得潮湿,在最终被托尼随手一拽的情况下,脆弱的纸箱终于不堪重负的彻底散架了。

    瞬间,那个纸箱从前台小姐的桌上四散分离,里面用密封口塑料袋装着的一大包转运珠正堆在箱子的角落里,一下子就随着纸箱摔在了地上,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清脆声响,与此同时,还有一张红底财神像和两张门神贴画也被掀飞了出去——这应该是小赵装箱时额外塞进来的赠品,在默默的宰了那两个装成美国商人的特工一刀之后,他仍旧不死心的还在试图推销点别的东西出去。

    而在前台小姐随着包裹碎裂东西散落一地而发出的一声惊呼中,只剩下一身西装衣冠楚楚的托尼抓着半片纸箱的顶盖和侧面,站在那里多少有点尴尬。

    “抱歉……”托尼试图解释,却又发现他除了甩锅给这个包装箱的质量实在太差劲以外,完全是无话可说。

    前台小姐则是适时的替老板解围道:“这个包裹是刚刚签收的,可能是因为长途运输的缘故,不只是包装箱,上面贴着的快递单也有损毁,基本无法看清收件人的信息。”

    托尼闻言,直接把手里那半片纸箱盖转了过来,顶着上面除了收件人地址是照抄的英文外,全部中文字符的快递单,艰难的分辨道:“鹰眼——先生收?”

    陡然间想起之前神盾局的寇森和他打过招呼,说是从种花家进口了些据说很神奇的东西,为了方便海关检验,希望能够用斯塔克工业的名义清关。

    “这批东西我来处理。”托尼弯下腰拾起地上那一大包转运珠,前台小姐见状,连忙将那些红底的门神贴画、财神像也全部捡了起来。

    检查了一下彻底破损的箱子,确认没有其他物品之后,托尼拿着这一堆东西转身进了电梯,打算回到自己的董事长办公室后,再给寇森打个电话,告诉他东西到了。

    电梯里,楼层键盘上的数字飞快的跳动,而在拿着转运珠的托尼乘坐电梯途经实验室所在的那几层楼时,其中一间机密实验室里,一个正在操纵精密仪器的研究员看到显示屏上骤然变化的数据,忍不住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托尼把一整包的转运珠和几张中式年画放在自己办公室的茶几上,一个电话打给了神盾局。

    不过,接电话的是寇森,在那边匆匆忙忙的喊着“马上就到”的两个人,却是鹰眼和交叉骨。

    大概是一起倒霉一起共苦的经历格外能磨砺战友情,自从上次一起经历不科学事件,然后又被救护车拉到医院之后,鹰眼和交叉骨之间的关系简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温,所以这一次,他们两个人仍旧是开一辆车过来的,路上还忍不住的互相交谈着。

    “最近这段时间,似乎都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事故了。”鹰眼有些感慨的同交叉骨说道,上次开个门就被雷劈的经历实在是让他印象深刻。

    一向格外注重情报信息的鹰眼后来还调取了艾利克斯他们三个人附近的摄像头,让人有些不解的是,从较远距离的监控录像上来看,不仅是他和交叉骨,就连艾利克斯他们似乎都已经摆脱了那种灾难般的遭遇。

    “如果他们一直倒霉,我会认为这是超现实的意外事故,”交叉骨摇摇头道:“可是,现在一切厄运都戛然而止,就好像是,这些杀人意外全都是被一个人所炮制,而那个杀人狂现在却收手了。”

    “现在和之前的不同,就在于,我们正在着手调查?”鹰眼有些迟疑的说道,毕竟,之前艾利克斯曾经被警察当成疯了的骗子、甚至还被fbi怀疑他就是主导策划了这一切灾难的嫌疑人。而在那期间,意外事件一直频发,艾利克斯他们数次死里逃生。偏偏等到他和鹰眼调查到艾利克斯头上之后,围绕在这些人身边的事故就突然停止了。

    这个时间点,虽然有可能只是巧合,但是,真的是太巧了,实在让人无法不去怀疑。

    ·

    一家宠物主题的餐厅里,西泽尔和彼得坐在了一边,艾利克斯、克莱尔还有冬日战士则是坐在了他们的另一边,一直黏着冬日战士不放的小猫狸子气势汹汹的赶走了餐厅里职业卖萌的动物们之后,继续趴在了他那条机械臂的肩膀上。

    与此同时,一直在街区公园里定点蹲守罗杰斯的小虎斑猫,则是由于今天的纽约又在下雨,终于被轻轻叹了口气拿它一点没办法的罗杰斯捡起来,直接带着兴致勃勃的小虎斑猫又去了美国队长的博物馆里避雨。

    “你对‘冬兵’或者‘冬日战士’有什么印象吗?”西泽尔问道,顿了顿,他又耐心的补充道:“还有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

    冬日战士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下意识的有些皱眉,然而,在听到“史蒂夫·罗杰斯”这个名字后,他却猛然间怔住。

    彼得和西泽尔交换了一个眼色,就算冬日战士什么都没有说,他的这种本能反应,也足以证明,他的过去,的确和美国队长有关。

    “真的、真的难以想象……”彼得的眉梢微微皱起,不由得开口道。

    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冬日战士竟然会和美国队长有关系,毕竟,从外表看,他们完全不是一个年代的人——即使美国队长现在的外表仍旧是年轻人的模样,但是,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的把他当做了特例,而完全不会联想到,其实,除了美国队长,恐怕当时也有其他人注射了超级士兵的血清,具有了相同的能力……

    仿佛被那些极其重要的关键词刺醒,即使依然还是失忆的状态,但是,在冬日战士的脑海中,此刻却是充满了犹如上个世纪满屏幕雪花的黑白老电影一样的画面。

    他仿佛全身被浸在了冰冷刺骨的海水中,眼前,只有一片望不见尽头的深蓝色海水,直到那些海水越来越冷,直至凝结成冰,彻底将他残存的记忆封存冻结。

    不过,到了此时,冬日战士却是终于能够将记忆中零星的几个画面中的主角和刚刚听到的那个无比熟悉的名字拼凑在一起,那些画面斑驳杂乱,前一刻他们还在一个有些冷意的黄昏一起走过布鲁克林区老旧的街头,从石头下找到一把生锈的家门钥匙,下一瞬便是穿着军装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恍惚之间,他似的脑海中,只记起了自己从火车上跌落时,史蒂夫努力伸出的手,他的眼神中凝聚着最后的希望和痛苦的绝望,而自己,却完全无法触及……

    “可是,”克莱尔还有些犹豫,毕竟是女孩子,克莱尔的心思显然更为细腻,她担忧的看了一直沉默的冬日战士,忍不住道:“我们怎么、怎么就能确定,他和美国队长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记忆最深的,要么是最重要的人,要么是最恨的人,这一点,克莱尔倒是没有任何异议。

    “……”西泽尔稍稍沉默了一下,便拿出了手机,对着冬日战士拍了一张大头照,然后才说道:“今天的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明天一早,我晨跑的时候,问问罗杰斯认不认识照片上的人,是敌是友,看他的反应自然就知道了。”

    彼得连忙道:“我也和你一起去。”

    “好啊,”西泽尔点点头,“我们约个时间?”

    克莱尔吸了吸鼻子,尽量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希望他们是朋友。”她努力露出一个期待的笑容来,由衷的说道。

    ·

    神盾局的三曲翼大楼里,高层领导亚历山大·皮尔斯看着交叉骨和鹰眼一起,在寇森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便匆匆忙忙的下楼出门,眼神里不由得闪过一丝阴翳。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忍不住的皱着眉,刚要给最近正在九头蛇总部的阿尼姆·佐拉博士发消息问,到底有没有研究出合适的办法,可以让交叉骨丢失的那部分记忆恢复,然而,就在这时,同属九头蛇却潜伏在神盾局里的另一个特工格兰特·沃德却突然在通讯器中向他报告道。

    “我发现了‘冬日战士’的下落。”格兰特·沃德坐在车里,透过墨色的车窗,沉声说道,他本来是出去办事的,不过,在回神盾局的路上,却意外的发现,纽约一家宠物主题的餐厅里,就在靠窗的位置上,打扮得十分日常居家的冬日战士正和几个看着还像是高中生、大学生的年轻人坐在一起。

    随后,他稍稍放下了一点车窗,直接将偷拍到的几张照片发给了亚历山大·皮尔斯。

    因为格兰特·沃德并没有参加之前鹰眼主持的关于调查西泽尔这个“不安定因素”的会议,所以,他并没有认出一群美国人中唯一一个东方面孔的西泽尔来,反而是看到彼得后,他稍稍得愣了一下,提醒道:“其中有个年轻人是理查德·帕克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