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那个学俄语的观众一边刷弹幕,一边艰难的翻译出了一些零散的短句子,毕竟不是做同传的,沃德说俄语的时候,似乎还带着点口音,所以,这位观众在翻译的时候,也只能是抓着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句子来,很难一字不差的全部打出来。``し

    突然之间,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发出了一声担忧的叫声,“你怎么了?”

    他们脸上带着焦急的表情,伸手试图扶住因为刚刚听了那些奇奇怪怪的话语,而愈发状态不好的冬日战士。

    一直趴在冬日战士肩膀上的小猫狸子也气得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漂亮矫健的尾巴球几乎变得蓬松了一团。

    它稳稳的站在冬日战士的肩膀上,弓起身子维持着一种猫科动物捕猎时危险的姿态,愤怒的向着的沃德所在的方向,英勇而奋力的一跃,它的体型现在也不过比成年男人的巴掌大小大了一小圈,但是动作却十分敏捷,四肢轻巧的落在沃德手里那本也不知道是具体什么内容的邪教经文上,竭力一跳之后,直接就把自己毛绒绒的身体飞了起来,将要糊在沃德脸上的时候,粉色的肉垫之间伸出从未修剪过的锋利的爪子,伴随着沃德痛得“嗷”的一声惨叫声中,三条爪印直接从左到右清晰的印在了沃德的脸上。

    ——当然,刚刚就伸手按住了沃德的肩膀,几乎等于把他禁锢在原地让他动惮不得的彼得,也为小猫狸子这飞天一挠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旋即,小猫狸子一击得手之后,又以一条抛物线的运动路线,翻身跳到了地上,围着冬日战士担忧的“喵喵”叫着。

    面部吃痛、肩膀受制的沃德最后几欲破音的厉声向冬日战士下命令道:“冬日战士,杀掉他们!”

    西泽尔、彼得,还有艾利克斯、克莱尔他们这些在现场但是却全都听不懂俄语的人还没什么反应,西泽尔的手机里,直播间的弹幕上,已经有人在疯狂刷屏了。

    西泽尔眼尖的瞥到了弹幕的内容,正巧,这个时候,沃德也已经反应迅速的一矮身,试图从彼得压在他肩膀的手中脱离,并且,在他试图想歪躲闪的时候,也已经把手中那本装模作样的经书丢掉,换成了一把拉开了保险擎的手|枪,将冰冷的枪口直接指向了在他看来,对自己的威胁最大、也最难缠的彼得。

    看到对准了人的那支枪,艾利克斯和克莱尔的瞳孔猛地收缩。

    沃德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讽刺而冰冷的笑意,他一手捂着自己因为被小猫狸子挠而毁容了大半并且还在渗血的脸,一边嚣张而冷漠的说道:“一切都结束了。”

    “是他先拿武器的,我录下来了!”手里还拿着手机的西泽尔却是依旧将镜头对准沃德,尤其是他手里的枪支,并且飞快的冲着彼得喊道,提醒彼得可以直接动手把这个家伙解决掉了。

    彼得的动作十分迅速,几乎没等西泽尔的话音落下,他已经身形一闪,一拳头狠狠打在了沃德那张嚣张的脸上。

    下一瞬,刚刚还握着枪的沃德便因剧烈脑震荡而变得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恍惚觉得手里一空,他下意识想要开枪的动作根本没完成下来,整个人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彻底昏死过去。

    被惊得手里的瓜都掉在地上的吃瓜观众们在缓了一会儿之后,涌现出的热情仿佛瞬间便如同烟花一样炸开,纷纷打字刷弹幕来表达自己的崇敬之情。

    因为被刚刚沃德念诵的洗脑词影响到,虽然在最后,洗脑词被彼得和小猫狸子给打断了,但是,深受其害的冬日战士还是有些大脑混乱,他的面色苍白、在剧烈头痛中,身体虚弱的靠在了路边的花坛上,艾利克斯和克莱尔都担忧的围在了他的身边。

    “我、我们现在怎么办?”克莱尔脸色有些担忧不安的喃喃道。

    蜘蛛侠状态的彼得直接开口道:“报警吧,然后叫救护车,他现在大概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状况。”

    说这话的时候,彼得的视线正扫向冬日战士,不过,落在冬日战士的机械臂上时,又飞快的闪过一丝担忧。

    因为没有人能够看到他藏在头套下的脸,以至于心情一直有些激动亢奋的彼得可能有点物极必反,直接从平时腼腆害羞的资深学霸好学生变成了给个话题就能喋喋不休的超级话唠。

    只不过,大概是因为和西泽尔混久了的缘故,碰到这种事情,彼得下意识的就按照西泽尔平时“有困难就找警察叔叔”的做法做了。

    ·

    半个小时前,斯塔克工业集团的办公大楼里,接到托尼的电话,匆忙间从神盾局赶过来的鹰眼和交叉骨乘坐电梯到达了大楼中段位置——并非是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而是斯塔克工业集团里,托尼本人的高精尖设备实验室。

    智能管家贾维斯在通过实验室门前的摄像头贯彻到鹰眼和交叉骨两个人的身影后,主动打开了厚厚的隔离门,同时打了个招呼道:“日安,鹰眼先生和交叉骨先生。”

    “你好,贾维斯。”走进实验室之后,交叉骨有些好奇的再一次抬头,和实验室的一块屏幕上的智能管家贾维斯对视了一眼。

    “托尼?”鹰眼本来还想问,为什么要直接把他们叫到实验室里,结果,抬眼就看到,还穿着西装明显是刚刚从办公室赶到这里的托尼,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正兴奋的围着一堆被放在了全密闭透明防辐射隔离箱的金色转运珠站着,在他们手边的另外几个透明隔离箱里面,则是分别放置了几张种花家的那个小赵在和他们谈生意的时候,主动展示并且试图推销的几样产品……

    “来,”托尼朝着鹰眼和交叉骨招了招手,指了指桌上的一堆转运珠,然后又指了指另外一架一看就非常昂贵的仪器里,正在做检测的单独一颗转运珠。

    “我看到了发货单,这些叫做‘转运珠’的东西,属性应该是一样的,所以拿了一颗在做成分分析。”托尼解释道:“这些箱子是用含铅防辐射材料合成的,你们是要现在就把转运珠拿走,还是留下来等着看分析结果,贾维斯?”

    “防、防辐射?”交叉骨有些惊叹道。

    “程序还在跑,托尼,分析这个转运珠的运算量有些大,大概还要十分钟的时间。”智能管家贾维斯应声回答道。

    鹰眼和交叉骨对视一眼。

    “我们等一会儿吧!”鹰眼代为回答道,“不过托尼,你怎么会突然兴起的想到要检测这些转运珠?”

    托尼耸了耸肩,“前台收到快递,我正好路过,就顺手把东西带上了楼,然后,大概在三分钟之后,我的一名实验研究员冲上去告诉我,刚刚他正在做的实验,所有实验数据发生突变,实验报告出来,数据全部变成了理论上的完美数据。而在那个时候,唯一的其它变量大概就是,我正拎着这一包东西坐电梯经过那个楼层。”

    顿了顿,托尼又如同讲冷笑话一般的说道:“当然,还有一点比较值得一提,当时操作仪器的那个家伙,在出实验数据的时候,一脚踩在自己的另一条裤腿上,平地摔把门牙磕断,人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这个冷笑话真的是一点也不好笑,鹰眼和交叉骨同时默了,他们甚至还有些同情那个实验人员。

    不过,有这件事打底,也难怪斯塔克工业这边,会直接找出一堆防辐射隔离箱,直接把转运珠全都装起来了。

    然而,还不等鹰眼和交叉骨等到仅仅十分钟后的转运珠成分分析结果,神盾局的寇森已经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又出事了。”寇森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的声音还有些疲惫,却又必须要强打起精神来。

    “还是那个西泽尔,他和艾利克斯、克莱尔那两个朋友刚刚打911报警说,遇到了一个跟踪狂邪教徒杀人犯——虽然现在杀人犯已经被他们制服了,但是,我还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听到报警人是西泽尔,寇森的心中就有一种近乎绝望的感觉,他沉声道:“我刚刚直接通过纽约警署的接警中心把这个报警信息要了过来,鹰眼,交叉骨,你们两个先过去一趟吧!”

    作者有话要说:  防盗章其实是为了防晋江抽所以每天提前设定的存稿箱,我现在已经不敢每天写完之后直接发了,就怕到时候卡时间刷不开后台,一般情况下都能在自动发文之前及时改过来的

    然后我刚刚写完之后,竟然真的刷不开后台了_(:3∠)_

    前几天我还在琢磨,后台应该放个十几二十章存稿,以免晚上打不开后台,然后我又怕晋江哪天把存稿箱全都抽出来(这个有前科的),到时候就画美不看了,所以还是一章一章的每天临时放,然后在更新之前替换过来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