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报完警后,彼得悄悄的同西泽尔打了个手势,直接躲去无人发现的地方换衣服了。

    西泽尔则是关掉直播之后,走到了正歪在花坛旁的冬日战士面前,看到克莱尔和艾利克斯都是满脸担忧的模样,克莱尔拼命眨着眼睛,却依然有些止不住担心的眼泪要涌出来。

    “他怎么样了?”看到冬日战士眉头紧锁、冷汗淋淋的模样,西泽尔也有些微微的蹙眉,轻声关切道。

    还沉浸在完全无法挣脱的无尽空茫回忆中的冬日战士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隐约察觉到了外界存在的西泽尔和艾利克斯、克莱尔他们交谈的微弱声音后,挣扎着动了动身体。

    然而,他在半昏迷的状态下以为的动作,看在西泽尔他们眼中,却只是身体近乎痉挛的微微蜷缩。

    “怎么办?”艾利克斯担心的失声叫道,在昏迷的状态下,身体还本能的发生了轻微痉挛,无疑证明,对方此时的身体状况愈发不乐观。

    西泽尔也有些忍不住的拧眉,他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小盒清凉油--自从上次彼得差点被风油精十分具有刺激性的味道给熏得晕过去之后,西泽尔就把那瓶风油精放在了家里,转而随手装了一盒同样对蚊虫叮咬很有效的清凉油,偶尔还能提神醒脑,当然,最重要的是,清凉油的味道没有风油精那么刺激性。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西泽尔从清凉油的盒子里取了一点涂在了冬日战士太阳穴的位置上,仔细地盯着他还深深皱着眉的脸上,有没有任何细微的变化。

    最初闻到清凉油的味道时,艾利克斯有些下意识的皱眉,克莱尔倒是有些好奇,眼睛还红红的,鼻子动了动,开口道:“薄荷味……这是什么?”

    “主要功用是缓解中暑、头痛,能够提神醒脑。”西泽尔随口说道,然后就听见艾利克斯突然惊喜的叫了一声:“他的眉头好像舒展了些。”

    西泽尔眨了下眼睛,言语间也稍稍松快些来,“居然真的有用?我只是试试而已……大概是头痛的感觉被缓解了一些吧!”

    不过几分钟时间,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从斯塔克工业集团大厦匆匆忙忙开车过来的鹰眼和交叉骨也已经按照寇森提供的路线赶到了案发现场。

    “是你们?”艾利克斯微微有些惊讶,他还记得鹰眼和交叉骨的脸,毕竟,他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警察盘问,但是,却是唯一一次见到警察在自己家里被雷劈……

    来时的路上,鹰眼和交叉骨便已经知道,这次报警又和西泽尔有关,但是,他们还真没想到,竟然连艾利克斯和克莱尔都在!

    而且,真要说起来,比起疑似“社会不稳定因素”的“特种人”西泽尔,亲身体验过和艾利克斯和克莱尔打交道是怎样一个下场之后,鹰眼和交叉骨明显对看上去就只是普通高中生的这对男女心里更加发憷。

    说实话,报警后见到了熟悉的警察,哪怕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情,但是,艾利克斯仍是稍稍的松了口气,还向西泽尔使了个眼色,看,他们真的是警察。

    西泽尔笑了笑,并没有提醒艾利克斯,鹰眼和交叉骨虽然是在彼得打了报警电话之后才过来的,但是,他们两个人身上却都没穿着警服。

    --换言之,如果这两个人不是正在当卧底的话,就是在做别的事情,反正绝对不是在警察局里工作,在这种情况下,比起之前打911电话确认过的警察编码,西泽尔显然会更倾向于相信远在种花家“协管办”、同鹰眼和交叉骨做过一笔生意的小赵的判断。

    “刚刚发生了什么?”鹰眼例行公事一般的开口问道。

    西泽尔指了指刚刚被彼得一拳头打在头上,这会儿还昏迷不醒的沃德,然后又扬了扬存了证据的手机,言简意赅的总结道:“跟踪狂、邪教徒、未遂的杀人犯。”

    鹰眼和交叉骨闻言,不由得有些暗暗心惊。

    交叉骨走过去,直接把那个刚刚脑震荡后脸朝下倒下去的人翻了个身,一开始,他的视线完全落在小猫狸子留下的那三条长长的还在渗血的爪印上面了,短暂的一滞之后,交叉骨才悚然一惊,后知后觉的发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这个人,竟然是他们神盾局的同事、七级特工格兰特·沃德。并且,沃德的养父,其实也是神盾局的高级特工约翰·加勒特。

    在这种家世尤其清白靠谱的情况下,神盾局对沃德的信任可想而知,此时,骤然面对西泽尔对沃德言之凿凿的指控,交叉骨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会是他?”鹰眼也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脱口而出道:“沃德?”

    “你们认识?”看到鹰眼和交叉骨的反应,克莱尔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一丝不安的情绪。

    西泽尔则是微微挑眉,他眼尖的瞥见,沃德的衬衣口袋里,似乎有一张类似于门禁卡的东西滑出了一角,他直接伸手,顶着鹰眼和交叉骨紧紧盯着的眼神,慢条斯理的把那张卡片抽了出来,“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听起来像是国家安全部门。”

    “简称是神盾局。”艾利克斯小声同西泽尔提醒道,这个词平时其实经常出现在新闻里的。

    “……”西泽尔顿时想到了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协管办”。

    对上西泽尔虽然不说话却似笑非笑的的模样,鹰眼和交叉骨心中了然,对方应该已经猜到了他们的身份,真实完全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被人扒掉了马甲……

    多说无益,西泽尔直接点开了刚刚开着直播的时候录下来的视频,里面沃德捧着一本经书手舞足蹈如痴如狂的朗诵俄语洗脑词的场景清晰可见。

    “……”一阵难言的沉默中,鹰眼和交叉骨显然还有些无法接受这种荒谬的事实,尤其是沃德刚刚的话语中,明显带着已经解体的苏联旧式军人风格的语调,而神盾局中,从来没有人知道,沃德竟然还懂得俄语这件事。

    “他刚刚妄图在大庭广众之下洗脑催眠别人,我们的一个朋友就是受害者。”顿了顿,西泽尔指了指冬日战士,眼神锐利的看向鹰眼和交叉骨两人。

    “我很抱歉,但是这需要更多的证据。”鹰眼的面容十分严肃,但是他有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一点,不要刺激到西泽尔还有艾利克斯、克莱尔他们这几个身上都有点玄乎的受害者朋友。

    拦住了愤怒得想要发火的艾利克斯,西泽尔综合了一下刚刚直播间里几个心理学相关的吃瓜观众刷弹幕给出的科普信息,还有大家集思广益之下总结出的零散思路,冷静地分析道:“事实上,我的这位朋友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受伤失忆了,我怀疑他之前就是受制于这个邪教徒和他背后的犯罪团伙,很可能是在被催眠又挣脱后,勉强从困境中逃离,而他现在,显然是再一次被对方影响到了,事实上,刚刚这个人还试图命令我的朋友杀人。”

    “我们会调查清楚的。”长久的沉默后,鹰眼和交叉骨对视了一眼,向还在神盾局留守的寇森说明情况后,艰难的向西泽尔诚恳道:“这件事的牵扯有些复杂,我们需要更进一步的调查。”

    愤怒之下,克莱尔一句尖利的“可他是你们神盾局的人”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响着笛的救护车终于迟迟的赶到了。

    虽然冬日战士的脸色似乎稍稍缓和了些,但是,他却依然处于昏迷之中,西泽尔果断的不再和神盾局的两个人纠缠,直接转身同艾利克斯和克莱尔说道:“先去医院。”

    即使被蒙蒙春雨打湿了一身皮毛,仍旧一直乖巧的守在冬日战士身边的小猫狸子看到医护人员的担架后,也想要跳到救护车上去,被一个神色严肃一丝不苟的护士阻拦之后,小猫狸子蜷着因为沾水都蔫了的尾巴球蹲在地上,失落得几乎要哭出来了。

    西泽尔深知小猫狸子对自己的抗拒,他要是下去带着它打车去医院,这小家伙半路上估计得吓晕过去,无奈之下,西泽尔只能和彼得打电话,让他等下过来一趟,帮忙把小猫狸子也一起带过去。

    之前就找到地方把遮挡效果一流绝不露脸的蜘蛛侠全副行头换掉之后,拎着袋子的彼得正在美国队长博物馆的门前,和雄赳赳气昂昂的蹲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小虎斑猫大眼瞪小眼。

    外面的雨还在下,接到西泽尔的电话,得知冬日战士仍旧昏迷不醒的情况下,彼得盯着地上的小虎斑猫想了一会儿,终于咬咬牙作出决定,他直接转身进了美国队长的博物馆,找到了在阴雨天仍旧带着鸭舌帽的罗杰斯之后,简单同他说明情况,压低声音带着些无奈和诚恳的请求道:“虽然很冒昧,但是,罗杰斯先生,我仍然恳求您能够和我去医院看望一下那位昏迷的朋友。”

    听到彼得的叙述,尤其是得知冬日战士没有左臂,而是用一条机械手臂的这个特征后,罗杰斯怔了怔,完全是不可遏止的想到了很多事情,他的眼神有些微微的颤抖,怀着一种近乎奢求的愿望和已经习惯了太久的绝望,终于迟疑着点了点头。

    “当然,”他力持平稳的同彼得说道,对上彼得瞬间亮起来的眼睛,罗杰斯试图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来,然而,在他的脑海中飞快闪过的,却是即使在冰封中相隔近百年,却依旧清晰宛如昨日的话语和场景。

    “布鲁克林那个小个子,笨的打架的时候都不知道跑。”

    那个在自己刚刚从军却被欺负的时候,一直在不遗余力的保护他、才不管什么军纪处罚都要帮他打架的朋友还带着几分年少轻狂的意气,抿起嘴唇却又忍不住的一笑,忍不住的挑眉调侃的如是说道。

    “罗杰斯先生?”彼得看向罗杰斯,看到他深深皱起的眉宇,试探着提醒他道。

    “抱歉……”罗杰斯猛地从回忆中惊醒,勉强露出了一个微弱的笑容来,带着苦涩和怀念的味道,“我们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过1w了,周六加更!

    ps:我觉得你们对我的存稿有些误解……作者君一直都是裸奔党

    上一章说的十几二十章,是指为了防止晋江抽先在后台随便放点东西设置好发文时间,不是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