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当彼得和罗杰斯带着小虎斑猫和小猫狸子赶到医院的时候,西泽尔正站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等他。

    看到罗杰斯的身影,西泽尔微微愣了一下,旋即点点头,颔首示意,“你来了。”

    “巴基——我是说,你们的那位朋友——”罗杰斯看着西泽尔,有些急切的开口道。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一手一个抱着两只猫的彼得突然愣住。

    就连西泽尔也微微睁大了眼睛,“巴基?”

    “他是我的朋友。”罗杰斯沉默了片刻,才怀念的苦笑着回答道:“彼得说的那个人,和我的朋友有些像,很抱歉,我没办法不想到他。”

    西泽尔直接拿出手机,翻出了一张之前拍下来的艾利克斯张贴的寻人启事小广告,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惊人的念头。

    “……?”面对西泽尔突然递过来的手机,罗杰斯还有些困惑和茫然,但仍然低下头认真的去看手机上的内容。

    “布鲁克林的小个子?”西泽尔随口念了出来,他只是想要确认一把,毕竟,失忆状态的冬日战士唯一还剩下的那一丁点记忆里,也就只有这么零星一两个关键词了。

    然而,看到寻人启事,罗杰斯却是瞬间睁大了眼睛,他不敢置信的死死盯着西泽尔手机里拍下来的图片,张了张嘴,却因为过于激动而难以发出声音来。

    “——他在哪?”良久,罗杰斯终于极为迫切的说道,声音里还带着明显的激动和颤抖,“请告诉我,他在哪?”

    西泽尔直接说出了冬日战士的病房号,他的身体状况良好,但是,对于一直昏迷不醒这件事情,医生也无法给出明确的解释,只好先让冬日战士躺在病床上观察一下情况。

    西泽尔刚要说“跟我来”,得到了具体地址的罗杰斯已经急不可耐的冲了过去。

    望着美国队长的背影,彼得免不了有些愕然的说道:“布鲁克林的的小个子……说的竟然是队长?”

    西泽尔也有些哭笑不得,“没猜错的话,巴基才是他的名字。巴基似乎把自己的名字和罗杰斯年轻时候的外号给记混了。”

    “上帝啊!”彼得一脸的难以置信,“巴基竟然是队长的朋友……”

    “故友重逢,人间幸事。”西泽尔微微莞尔。

    西泽尔和彼得并肩往巴基的病房走去,等他们到的时候,就看到,罗杰斯已经挤开了艾利克斯和克莱尔,守在仍旧昏迷不醒的巴基的病床前。

    至于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两人,则还有些身体僵硬的愣在那里,满脸懵逼的表情,整个人像是在做梦一样的望着活生生的全民偶像、超级英雄,史蒂夫·罗杰斯这个活生生的美国队长。

    一直还在担忧巴基身体的克莱尔,整个被惊得眼泪都吓回去了。

    “看来,你真的是巴基一直在寻找的人了。”西泽尔走上前去,看了眼显示一切正常的仪器数据之后,同罗杰斯说道。

    话音落下,他轻轻的拍了拍艾利克斯和克莱尔的肩膀,希望他们两个能尽快冷静下来。

    罗杰斯的手颤抖着按在了巴基的机械手臂上,片刻之后,他忍不住握紧了拳,深深的低下头。

    良久,罗杰斯才轻轻的开口道:“我和他,已经有七十多年不曾见过了……”

    克莱尔忍不住问道:“那、那他的名字叫什么?”

    虽然她和艾利克斯把失忆的巴基带回家的时候,为了方便称呼,就已经给他起了一个名字,而巴基的反应十分平静,也看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但是,她还是希望知道巴基真正的名字,不管他在恢复原来的记忆之后,还记得不记得后来才认识的他们。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他是我曾经最亲密无间的战友。”罗杰斯轻轻回答道。

    对美国队长的一切事情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的资深迷弟彼得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开口道:“詹姆斯·巴恩斯?咆哮突击队的巴恩斯中尉?”

    罗杰斯愣了一下,他握着巴基用金属制成的冰冷的手,旋即露出一个温柔而怀念的笑容来,“是的,”他点点头,似乎还有些高兴的样子,“就是他。”

    ——原来除了自己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人仍旧清楚的记着在上个世纪与纳粹战斗的巴基,还有其他那些已经逝去的战友们……

    西泽尔只在里面站了一会儿,就从病房里出来,把这间安静的病房让给了里面阔别七十余年、曾以为早就是生死相隔的罗杰斯和巴基,克莱尔和艾利克斯虽然有些不舍,但是,因为罗杰斯美国队长这个让人无比敬佩和信服的身份,他们两个最后看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巴基一眼,也跟着西泽尔和彼得走了出来。

    “我想,巴基醒来之后,应该也会想要看到罗杰斯先生的。”艾利克斯干巴巴的说道。

    即使他之前特别热情、热衷的帮巴基在布鲁克林区到处贴小广告找家人朋友,但是,现在老战友出现了,艾利克斯为巴基高兴的同时,想到他们和巴基恐怕也分别在即了,艾利克斯的情绪便又免不了有些低落和消沉。

    尤其是在巴基到了医院之后仍旧昏迷不醒,连医生也束手无策的情况下。

    西泽尔毕竟是在种花家长大的留学生,所以,比起对美国队长怀着极其敬佩、敬仰心情的彼得、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他们,西泽尔即使了解了美国队长对美国的意义,也理解美国人民的态度,但是,就西泽尔自己而言,面对罗杰斯的时候,依然还是习惯于自己面对的只是一个普通人。

    “放松一点,”西泽尔安慰他们几个道:“也许有罗杰斯在,巴基醒来后,就能渐渐找回自己的记忆了。”

    “是的,当然。”克莱尔努力露出一个笑容来,泪眼婆娑的弯起嘴角,让自己振奋起来,虽然有些不舍,但是,真正的朋友,总是希望他能找回记忆,并且,得到更好的。

    ·

    因为西泽尔给出的视频证据太过直白,虽然当时还强撑着,力持冷静的说要仔细调查,但是,等到西泽尔他们陪着巴基乘坐救护车去医院之后,留下来的鹰眼和交叉骨,看着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沃德,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然,和他们一样不好了的还有在通讯器里听了全程的寇森。

    不管卧底一开始就是卧底、还是后来反水,这对于以保护美国为己任、权限级别特别高的神盾局来说,挖出一个疑似和苏联有关的暗线,都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打击。

    鹰眼和交叉骨把剧烈脑震荡的沃德带回神盾局的时候,寇森已经把神盾局的警戒级别开到了最大。

    会议室里,亚历山大·皮尔斯面容严肃的坐在主位,还在微微皱眉的寇森则是坐在了他的左手边。

    另外几个正好在神盾局里的特工,也都坐在了会议桌旁,看完西泽尔用手机录制的那段视频证据,沃德刚刚用俄语念诵洗脑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会议桌上,顿时陷入一片长久的沉默。

    背叛了前苏联特工组织“红房”然后才转投神盾局的黑寡妇娜塔莎,收回视线后,微微低下头,正慢条斯理的用一把裁纸刀修建自己完美无暇的指甲。

    知道黑寡妇过去的鹰眼还有些担忧,忍不住的看了她一眼。

    “对于格兰特·沃德特工的身份,我想,我们需要彻查。”寇森沉声说道。

    事情到了这里,有西泽尔的证据在,沃德的身份有问题这件事基本就是板上钉钉了。神盾局要再往深一步的程度查,最后能够查到的估计也就是通过沃德顺藤摸瓜,找出和他单线联系的那个敌对组织的人罢了。

    皮尔斯微微点了点头,他阴沉着一张黑脸,一言不发,仿佛随时都会爆炸一般。

    不过神盾局的大家伙其实都很理解他,毕竟,谁发现自己治下原本以为铁桶一块的国家安全机构,竟然一早就被人渗透了进来,而且不知道这个卧底已经打着神盾局的名义做出了多少说不清的事情,真是想想就要疯了。

    尽管,其实不同于神盾局那些特工们的猜测,皮尔斯内心真正的想法才是真心日了狗了。

    ——继失忆的交叉骨之后,这才刚过去几天的功夫,竟然又暴露了一个沃德,九头蛇在神盾局潜伏下去当高级卧底的日子,到底还能不能好了!

    紧急会议结束之后,在交叉骨入院的时候,还曾经去病房里亲切探望他的皮尔斯看都没再看交叉骨一眼,便直接阴沉着脸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通视频电话接通之后,皮尔斯冰冷如毒蛇的视线透过屏幕,紧紧的盯着背后是一片实验室场景的阿尼姆·佐拉博士。

    “博士,”亚历山大·皮尔斯一字一顿的开口说道:“沃德已经暴露了,交叉骨的记忆,究竟要多久才能恢复?”

    “亲爱的亚历山大,”一个低沉的男声突兀的响了起来,沃尔夫冈·冯·斯特拉克男爵从实验室里面的一扇门里走出来,动作缓慢而优雅的理了理自己整齐到一丝不苟的衣领,这才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比起虽然失忆了但是至少不会暴露任何九头蛇信息的交叉骨,你现在更应该挂心的,难道不是沃德能在神盾局的审讯中坚持多久吗?”

    皮尔斯的眼神冰冷而漠然,“沃德现在是剧烈脑震荡,还处于深度昏迷之中。和因为轻微脑震荡就失去一半记忆的交叉骨一样,我不认为沃德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暴露任何消息。”

    斯特拉克男爵微微低头,伸手扶了下那个给他平添了几分衣冠禽兽、斯文败类气质的银色边框复古单镜,然后才继续声音优雅而缓慢的低沉道:“沃德怎么会突然暴露?”

    皮尔兹冷着脸把鹰眼提供的视频证据发给了斯特拉克男爵和佐拉博士,“冬日战士的下落找到了,沃德在试图把冬日战士带回去的时候,被人重伤。”

    佐拉博士近乎痴迷的望着视频中,毫不费力的一拳打在沃德的脸上,把他整个人都打翻过去的蜘蛛侠,眼神狂热的低声喃喃道:“他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人体的极限……”

    说话间,佐拉博士的声音,因为激动,已经变得极其高昂、亢奋起来,比起冬日战士,这种超越了极限的神秘、强健体魄,显然更让佐拉博士迷醉,“我要他,这个人是谁?”

    他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完美的全新试验品,简直完全无法按捺住自己内心的疯狂渴望,这样的试验品,加上他的基因技术,最后成功做出来的,一定会是超越人类的、最完美的作品!

    ·

    翌日一早,中城高中的图书馆里,西泽尔和彼得正在四楼的借阅室里翻着报纸杂志消磨时间。

    因为西泽尔和彼得有事没事经常泡图书馆,和他们已经很熟了的管理员奥布莱恩夫人抱着一摞今天早上的报纸过来,往报刊杂志架上放的时候,还和善的笑着同他们打了个招呼。

    “早安,帕克,西泽尔。”奥布莱恩夫人微笑道,“你们两个又一大早就来图书馆了。”

    彼得手里还拿着一本杂志,他刚刚看到了斯塔克工业集团的研究部门在杂志上面发表的一篇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有些腼腆的笑了笑,然后起身帮奥布莱恩夫人抱着那一捧需要按照位置顺序摆放的报纸和杂志。

    同样在一旁帮忙的西泽尔,却是在正要将一份今天出的《纽约时报》放在木架子上的时候,瞥见了内页的某个版块的一角。

    看着那张明显是从另一个角度抓拍的沃德被蜘蛛侠状态的彼得一拳头撂倒在地的黑白图片,西泽尔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扬了扬手里的报纸,同奥布莱恩夫人笑道:“夫人,我想看这份报纸,等下我再重新把它摆回来?”

    “当然可以,亲爱的,不过等下摆放别的报纸时,别忘了在架子上给它留出一块位置来。”

    等奥布莱恩夫人忙完回去之后,彼得看着平时很少会看《纽约时报》这种风格偏严肃的报纸的西泽尔,在他把报纸拿回座位后,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好奇的问道:“今天这一期的《纽约时报》有什么特别值得看的内容吗?”

    “有,”西泽尔笃定的点了点头,他根本没看报纸的头版头条,而是直接翻开了里面一个不算太起眼的内页,找到那张合影后,将其摆在了自己和彼得的面前,示意他和自己一起看这篇文章。

    凭借西泽尔和彼得远超常人的感官,其实他们两个昨天都已经意识到了,有人在远处拍照,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昨天才偷拍的照片今天竟然就直接被刊登见报了……

    大概是西泽尔直播时录制的视频也被这个记者拿到了,上面的新闻内容,细节基本全都是按照西泽尔得出的结论来的——

    在这篇报道里面,“邪教徒”、“跟踪狂”、“催眠洗脑”、“杀人犯”,“杀人未遂”等词句同时出现。

    关于彼得的部分,则是被人称为“红色头套哥”、“蜘蛛侠”的见义勇为“神秘人士”干脆利落无比潇洒的干翻疯狂邪教徒拯救了无辜的纽约市民,报道的结尾处,还带着毫不吝啬的咏叹调式赞美。

    飞快的看完整篇报道后,西泽尔不由得微微莞尔。

    西泽尔抬起头略带调侃的看向彼得,就发现,自己这个刚刚拯救了纽约市民的朋友,因为性格有些腼腆和害羞,看到“蜘蛛侠”的报道后,虽然脸上还带着温柔的笑容,但是,却已经羞窘得满脸通红,整个人似乎都热得像是要着火了一般……

    西泽尔本来还想要调侃几句的,不过,看到彼得一边兴奋一边害羞,几乎下一秒就要钻到桌子下面去好好冷静冷静了,西泽尔果断的闭上了嘴,只是同自己的好友微笑着眨了眨眼睛。

    过了一会儿,等到彼得脸上的热气终于褪下去了之后,西泽尔把报纸放回原位,直接拉着彼得从图书馆出来,直奔街上的报刊亭。

    彼得先是一脸懵逼,随后才恍然大悟般的明白过劲来,羞窘得恨不得把西泽尔拖走,奈何西泽尔本人的行动力同样超强,于是,在两个大男孩拉拉扯扯的情况下,性格腼腆的彼得终于还是在西泽尔的坚持中败下阵来。

    “两份《纽约时报》,谢谢。”西泽尔对报刊亭的店主微笑着说道,同时递过去一张二十美元的纸币。

    “为什么还要买两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又在冒热气的彼得凭借身高压在西泽尔的肩膀上,绝望的喃喃道。

    “我记得你一直在收集美国队长的各种剪报、贴纸。”西泽尔从报刊亭店主手里接过两份报纸和找零,全不介意的拖着把重量压在自己肩上的彼得,脚步平稳毫不费力的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莞尔一笑道:“你现在大概可以准备一个册子,开始收集‘蜘蛛侠’的剪报了。”

    “……”彼得随手拿过西泽尔手里的报纸,直接将其糊在了自己的脸上。

    西泽尔忍不住笑的轻轻推了他一把,压低声音笑道:“我还记得,你说过的——能力越大,责任越重。”

    彼得闻言,长长的舒了口气,他把盖在脸上的报纸拿下来,虽然脸颊还有些红,但是那双眼睛却比璀璨的星空更加明亮。

    “守护好这座城市,当然。”彼得也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宛若承诺的真诚笑容来,认真的说道。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六月上旬,天气也渐渐变得热起来。

    随着彼得、西泽尔这一届学生的毕业,中城高中低年级的学生们也终于迎来了他们美妙的暑假。

    西泽尔已经订好了机票在打包行李准备回国,因为暑假的时间很长,下次见面还要很久之后,再加上西泽尔这次航班的起飞时间是在白天,对自己的朋友依依不舍的彼得终于还是把西泽尔送到了再次修复重建好的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今年耶鲁的开学日期是九月二日,”帝国州立大学的准大一新生彼得的手里,却拿着一张耶鲁大学的校历表,他稍稍推开自己面前的冷饮和西泽尔说道:“我问过了,耶鲁大学的宿舍一般会在八月二十五日左右开始开放,比正式开学日期早一周的时间。这个时候,学校的教务处就可以开始新生报到和注册了,我建议你提前几天到学校注册,如果遇到其他问题,也有比较充裕的时间来解决。”

    西泽尔听着彼得的细心建议,用小勺从冰咖啡里捞了块冰嚼了嚼,认真的点了点头。

    彼得的话音刚刚落下,又突然想到,很多留学生似乎比较倾向于寄宿,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住学校的宿舍,便又问了一句道:“西泽尔,你大学是住宿舍,还是——”

    “不住学校,”西泽尔摇了摇头,冲着彼得笑了笑解释道:“学校的宿舍可能不太方便,我姥姥、姥爷经常给我寄各种快递,你知道的……”

    彼得瞬间心中了然,他不但知道,还吃过不少。本来彼得还为西泽尔的姥姥姥爷准备了一份礼物的,不过想着西泽尔旅途中拿太多行李也不方便,就打算过几天等西泽尔到家后,他再从纽约这边把送给两位老人家的包裹寄过去好了。

    又坐了一会儿后,距离纽约飞往帝都的航班起飞还有一个小时,西泽尔同彼得道别后,起身前去安检。

    “今天的机场真平静。”分别之前,西泽尔由衷的感慨道。

    彼得还有些诧异,“嗯?”

    旁边一个机场的工作人员闻言却是愣了一下,看着西泽尔,瞬间恍然道:“我记得你!”

    “你好,我也记得你。”西泽尔礼貌的微笑了一下,上次见面的时候,这位有着丰富逃生经验的机场工作人员正敏捷的钻进了桌子底下。

    彼得看着西泽尔进了安检口之后,一直到他的身影渐渐消失,才放下了刚刚还挥舞着的手臂,转身就要从机场离开。

    就在这时,机场外面突然爆发出了一阵连绵不断的爆炸轰隆声。

    作者有话要说:  和朋友拼文,人家12点之前撸完9000字,手速渣如我还在顽强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