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的后半段作者君全部重写了,为表歉意,后面又加送了1k字

    看得早的亲再去刷一刷吧~

    “他正做饭呢,稍等啊。”姥姥对着手机说道。

    她起身走到厨房,先探头看了看姥爷面前煤气灶上架着的锅里的内容,然后才抬手,把手机放在了姥爷的耳畔,轻声提醒他道:“是小赵的电话,听声音像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姥爷微微点了点头,手里还拿着锅铲,直接稍稍低下头,就着姥姥帮他拿手机的动作,一边继续用锅铲翻炒着锅里的糖醋小羊排,一边在抽油烟机和炒菜的声音中,扯着嗓子和小赵说道:“喂?小赵,怎么啦?今天这么早,加班呢吧?我看你最近都没时间出来钓鱼了,最近挺忙吧。”

    听到了姥爷这边属于厨房炒菜时特有的烟火气,小赵也默契的提高了嗓门,冲着电话跟那边大声说道:“王叔,您今天有空吗?协管办这边出了点问题,可能需要您帮忙看看情况。”

    “哦,好,我做完早饭就过去。”姥爷一口答应下来,他和协管办的联系一直比较密切,而且,和小赵的私人交情也挺好,现在小赵那边说需要帮忙,姥爷的态度也是相当热心的。

    “您先陪阿姨一起吃完早饭再来就行,时间来得及,我这里最近登记的一只讹兽突然失联了,他应该是快要渡劫了,协管办这边为了找他都闹翻天了。”小赵也笑道,然后又有些无奈的在心中暗道,反正讹兽阿诞已经跑没影了。

    而且,就在他们刚刚才把交警封停的后海附近路段放开后不久,帝都的天气也已经从阴云密布暗潮涌动的状态,恢复成了平日里的晴朗,日出时分的朝霞,染红了东方的天际。

    “讹兽?!”站在姥爷身边,还拿着手机的姥姥眼睛顿时一亮,“长得像兔子的那个?可好吃了!”

    至于吃了之后不能说实话这点小事,也就坑坑普通人类,她原来吃过好多只,吃饱之后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了。

    还在炒糖醋小羊排的姥爷微微转过头来,微微有些无奈的含笑看了她一眼,直接道:“那只讹兽是在小赵他们那里正规登记过的,不能吃,想啃兔子的话,我中午回来给你做麻辣兔头?”

    商量中午菜谱的时候,姥姥姥爷的声音都不算大,然而,顶着抽油烟机和锅铲翻炒的声音,小赵愣是听清了“讹兽好吃”和“中午做麻辣兔头”这几个字,当时心里就是一突突。

    好在姥爷平时做事一向有分寸,他和协管办合作这么多年,平时各种保险都是挂在协管办那边给交的,而且,就算在协管办这边碰到了自己菜谱上的生物,姥爷也从来没干过任何过分的事情。

    再说了,时代毕竟都进步了,比起蛮荒时代的茹毛饮血的生啃,热爱厨艺的姥爷明显更喜欢去超市或者菜市场,买那种初加工之后的食材再回家自己做成熟食。

    到了北京时间的晚上,在肯尼迪机场几经摧残的纽约至帝都的国际航班终于平稳的落在了首都国际机场。

    西泽尔从通道里出来,就看到姥姥正自己一个人站在外面,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姥姥,”西泽尔直接飞扑了上去,抱了抱姥姥。

    “言言!”独自过来机场接人的姥姥眼睛里也全是一片笑意。

    随后,西泽尔自己提着行李箱,跟在姥姥身边,祖孙两个一起往机场外面走去。

    “姥爷今天做什么去了?”西泽尔微微侧过头来问姥姥道。毕竟,如果姥爷没有别的事情的话,肯定是会和姥姥一起出现在这里的。

    “小赵找他帮忙。听说小赵他们也是倒霉,最近一直加班,我听你姥爷念叨了好几次,都没人跟他去钓鱼了,结果可好,忙了大半个月了,最后关头,被人给跑了。”姥姥随意的说道。

    姥爷今天没在,她也懒得自己开车,夜里地铁已经停了,反正这个点帝都也不会再堵车了,出了机场之后,姥姥直接和西泽尔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开出租车的司机师傅听到这句话,稍微一想,直接联想到了警察抓捕前的布控,当时就心有戚戚焉道:“现在这年头,干点什么也不容易啊。我隔壁家那个小子,也是上了警校当了警察,一开始爸妈都高兴得跟什么似的,结果忙案子的时候,两月都没沾家,好好一大小伙子,都被累瘦了好几圈。”

    “……”姥姥眨了眨眼睛,没接茬。

    倒是西泽尔,他和国内的警察基本没接触过,不过,想起纽约警署的那些警察们,颇有感触的点点头赞同道:“是啊,做警察的都挺辛苦的,尤其现在做坏事的人也多。”

    回到家之后,看看时间,西泽尔先给爸爸妈妈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已经下飞机到家了,今天先住在姥姥这边了,明天白天自己再回去。

    等他进厨房的时候,才一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香浓的麻辣兔头味。

    “咦?锅里怎么还剩了这么多。”西泽尔有些诧异,家里做饭很多时候都是一家人吃多少就做多少,姥爷喜欢一天三顿自己开火,所以,家里鲜少有剩菜剩饭这种东西。

    姥姥也走到了厨房里,拿了些水果放进了水池,一边洗一边随口说道:“你姥爷中午就没回家,他去协管办帮忙了,然后那个小赵突然跟食堂说,他要吃兔肉,然后你姥爷干脆就借用了一下他们单位的食堂,做完之后让协管办一个小伙子往家里送了一锅,不过他不在,我自己吃饭也没什么意思,就随便咬了几块。”

    为了泄愤,正在全员啃兔肉的协管办工作人员们还在泪流满面的加着班,坐在小赵的办公室里,姥爷一边翻着讹兽登记时的档案,给出了一句和姥姥一样的“看着果然很好吃”的评价后,一边给自己同样住在帝都的几个朋友打电话,向他们询问附近有没有讹兽出现。

    终于,打完帝都几个朋友的电话,又把帝都附近城市区县的电话都打完了,姥爷笃定的向小赵摇了摇头,“你要找的那只讹兽肯定已经不在附近了。”

    “那他是去了哪里……”小赵不由得有些皱眉,如果是单纯一只讹兽丢了还好说,问题在于,这只讹兽正好就要渡劫了,到时候万一他正在繁华的闹市区,一通晴天霹雳的砸下来,那只讹兽自己的安危是个问题不说,而且还要考虑城市里那片区域,很可能也因为突如其来的雷暴天气而毁于一旦,要是再不小心伤到人,事情就更大了。

    小赵毫不怀疑,天天因为天气预报不准而背锅的种花家气象台领导和工作人员说什么也得过来找他撕逼一波,毕竟,人家的天气预报是基于概率论和数理统计的现代科学,整天因为“非人”为因素导致他们的预报不准确,甚至“一年到头天气预报没一天是准的”都成大家伙开玩笑的梗了,换他他也疯……

    陪着姥姥吃过晚饭之后,姥姥拿着水果和西泽尔一起坐在茶几旁边的沙发上吃,她的手里还拿着遥控器,正在随便换台找个好看的电视剧。

    西泽尔则是看看时间,美国纽约那边现在是早上九点,彼得差不多也已经起来吃过早饭了,西泽尔便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一大早就带着鸭舌帽出门的彼得飞快的从距离皇后区最近的一个报刊亭里买到了今天发行的好几份新报纸,等他回到家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叔叔本·帕克要出门。

    因为之前《纽约时报》的报道,年轻却每次都见义勇为的蜘蛛侠也渐渐被纽约市民所熟知,大家热衷于把各个超级英雄摆在一块闲聊比较,并且,对他们一直隐藏在后面的社会身份津津乐道。

    本·帕克一眼瞥见了这次上了头版头条的蜘蛛侠和超人,顿时了然,“噢,彼得,你最近开始收集蜘蛛侠的剪报了吗,还是说你喜欢的是超人?不过超人平时好像住在哥谭市。”

    “腾”的一下,仿佛着火一般,彼得直接从脖子红到了脸上,他讷声说道,“蜘、蜘蛛侠……”

    大概是自己和叔叔一起赞美夸奖自己这件事耻度有点大,彼得虽然言语流畅,但是,却害羞得整个人都冒着热气。

    西泽尔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待在自己的卧室里做剪报的彼得,脸上的热气都还没有完全下去。

    “早安,彼得。”西泽尔言语轻快的和他打了个招呼。

    彼得抓着手机,也稍稍放松下来,“嗨,西泽尔——这个时间,你到家了吗?”

    “嗯,帝都这边是晚上,我刚刚吃完晚饭。”西泽尔拿着手机往卧室里走去,“机场的雷暴天气,还有那个什么雷神托尔,今天有报道出来吗?还有,彼得你还记得昨天机场里那个受伤很重的银发男孩吗?”

    “我等下把报纸拍照发给你,不过我翻了几家报纸,大家似乎都没有报道雷神的事情。”彼得笑着说道,“至于那个银发男孩,他的名字叫快银,昨天在你上飞机之后,警察和儿童权益组织的工作人员就一起过来了,因为那个男孩是我第一个救下来的,就陪他们一起在医院病房里做了个笔录。”

    “根据快银的说法,他和妹妹之前一直受制于一个叫做万磁王的人,并且,他身上的伤,也都是因为他们不听话的时候,被万磁王惩罚虐待所致。哦对了,快银说,他是和妹妹旺达一起逃出来了,现在警察也在帮他找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