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听到这里,西泽尔却是稍稍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他说他是被人惩罚并虐待的?”

    彼得敏锐的察觉到了西泽尔态度的细微变化,开口道:“西泽尔,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有一点,”西泽尔实话实说,毕竟,那个叫做快银的男孩,就凭他从昏迷中惊醒的那一瞬,推开自己试图往医疗室外面跑的动作之迅疾,西泽尔就不觉得,他能被人虐待。

    他在重伤以至于昏迷的情况下,仓促醒来时候,反应都那么快,正常情况下,身体状态好一些,速度应该会更快,就算打不过也应该跑得了吧!

    听了西泽尔的解释,彼得瞬间恍然,难怪西泽尔对快银的说辞有些怀疑。

    不过,想起昨天在医院病房里做笔录的时候,那个银发男孩脸上的焦急还有眼睛中隐隐流露出的些许担忧和不安的神色,以彼得现在的敏锐,他依然觉得,那个男孩表现出来的情绪并不是虚假的。

    但是,彼得却也同样相信西泽尔的判断。

    彼得同西泽尔详细的描述了自己昨天在医院的见闻,随后,西泽尔也陷入了沉思,他拿着手机在卧室里踱步,突然站定了,开口说道:“你说那个快银在请求警察帮他找妹妹?”

    “对,”彼得立刻回答道,他也瞬间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他和妹妹受伤、并且失散是真的,但是,造成他们受伤的人,却并非是他们的监护人万磁王?”

    “只是模模糊糊有这么一个猜测而已,”西泽尔诚恳道:“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是事实,其实我还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那个男孩没有说谎的话,那就是他看到的‘真相’本身就是一个谎言。比如说,虐待他们的万磁王并非是原本他们监护人的那个万磁王。”

    “我现在的思路有点乱,让我想想……”有西泽尔猜测的思路做铺垫,彼得也瞬间脑洞大开,分分钟脑补出了各种阴谋诡计。

    从银发男孩快银本身在撒谎,他想利用警察帮他找到妹妹,并且凭借被监护人虐待这一说辞来摆脱自己的监护人;一直到快银说的都是真的,但是,这里面还有各种其他的变故,导致快银看到的事实存在问题,并且,那个只存在于快银的描述中个,却并没有真正出现的妹妹旺达,也许同样存在很大的误会或者虚幻的骗局……

    随后,西泽尔和彼得又聊了一会儿,彼得问清楚西泽尔家里的地址,说等下就去给西泽尔的姥姥姥爷寄礼物之后,两个人才放下电话。

    西泽尔从房间里出来后,姥姥随手推给他一小盘切好的芒果,客厅挂着的电视里面,正在播放一个三观简直炸裂的家庭伦理剧。

    西泽尔瞥了一眼,从电视剧的片头片尾曲里,去掉乱七八糟的配角剧情,只要事关主角的主要脉络的话,大概能够归纳出的主要内容差不多就是男主外遇,小三上位,一无所有的女主和幼小的女儿被扫地出门,生活困苦。十几年后,当年的女儿慢慢长大了,男主发现自己和小三的儿子并非自己亲生,爆发家庭大战的同时,又反过来找当年的“真爱”前妻和自己的亲女儿,然后小三带着自己的儿子和男主分家产离婚,男主和女主还有女儿重新“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西泽尔端着盘子坐在姥姥旁边,插了一块芒果递给她,整个人都有些被震惊到了,这个电视剧的脑洞简直太吓人,他和彼得刚刚互相闲聊,开玩笑的围绕着快银给出的证词编的故事,明明每个都匪夷所思,但是和这个电视剧比起来,听起来简直正常多了。

    通常,这种剧情会披上一个看上去正常一点的外壳,叫做“浪子回头金不换”。即使西泽尔觉得,电视剧里的女主和女儿应该做的,明明是用男主换完真金白银后再用金锤子把那个男主砸死在垃圾堆里……

    “姥姥?”西泽尔扭过头来,就发现姥姥正拿着新换的一个ipad,一会儿刷微信朋友圈吐槽,一会儿刷粉红色的网页兴致勃勃的和网友掐架。

    “昨天遛弯的时候,你熊阿姨给我推荐的这个电视剧,”姥姥随口说道:“最近好多人都在朋友圈刷屏吐槽剧情,大家都在猜,编剧什么时候才会让男主出车祸撞死或者白血病挂掉。”

    “啊?”西泽尔顿时愣了一下,不过随后,看到姥姥ipad上正掐得飞起的粉红色论坛页面之后,他就再也顾不上那个三观感人的电视剧剧情了。

    姥姥刚刚动作飞快的发完一层楼,依然还是隐藏着自己的马甲,只留下了一串“8888888888”的ip地址。

    紧接着,西泽尔就瞥见,一秒钟之内,姥姥的楼下就冒出来了一个楼层。

    “咦?是阿玖的ip,你不是转现充了吗,怎么突然又上线掐架玩了,你家姓王的那个愣头青呢?”

    “别叫他愣头青。”西泽尔就看到姥姥挑了下眉,相当护短的飞快回复道,“你这个只能自己过七夕的这么多年都没朋友的单身狗!”

    “阿玖我们这么多年从小到大的交情你居然不向着我反而护着那只土里土气的东北虎qaq”

    “懒得理你……”姥姥和那个披着同样惹眼的9999999999ip地址的匿名马甲直接就在掐架的帖子里旁若无人的聊开了,旁边参与掐架的网友竟然也都安静了下来,愣是没有一个插楼说话的人,仿佛大家都在看着他们888和999两个匿名的网友聊天一般。

    西泽尔靠在姥姥身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和那个网友闲聊,想了想,姥爷的户口本上,虽然现在是帝都,不过籍贯地好像的确写的是黑龙江省和吉林省交界的一个小城市。

    西泽尔突然想到,不只是自己,好像姥姥和姥爷这么多年都一直没有回过姥爷的老家。

    他直接跟姥姥问了一句之后,姥姥想也没想就回答道:“你姥爷在老家也没有什么关系近的亲戚,就算有点联系的,一个一个都住得老远。不过你姥爷在家族里辈分挺高的,说话也挺有分量,老家那些人,基本都是小辈了,有什么事通常会直接给他打电话,回老家倒是没什么必要了,大家都喜欢清静,去别人家时间长了也不自在。”

    ——毕竟东北虎天性就有领域行为,每一只的活动范围都在一百平方公里以上,老王家每一只虎除了结婚后一般会和自己的对象在一起,平时大家都喜欢独居的嘛,尤其是那些还生活在丛林里的小辈,彼此距离那么远,走个亲戚也挺麻烦的……

    因为长途飞行,再加上时差还没有倒过来,西泽尔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他从沙发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姥姥,有点困,我先去睡觉了。”

    “飞机上肯定休息不好,”姥姥把ipad扔在一边,也不管粉色|界面的晋江论坛某个特殊版块里的家伙了,温柔的摸了摸自己外孙的脑袋,“快去洗漱睡觉吧!”

    西泽尔点了点头,忍不住又道:“这么晚了,姥爷怎么还没回来?”

    “估计还在协管办给小赵他们帮忙呢,我给他打个电话。”姥姥也是个行动派,说做就做,看她正要去找手机,西泽尔直接就把自己的递过去了。

    姥姥熟练的翻开通话记录,找到姥爷的号码按出去。

    “言言?”电话接通后,姥爷的声音直接传了过来。

    “不是,是我。”姥姥干脆的否认道,“这么晚了,还在小赵他们那里忙吗?”

    西泽尔站在旁边,就听到电话里面隐约传来了小赵略带歉意的话语,“阿姨真不好意思,让王叔因为我们的事耽误到这么晚……”

    “没事的,我就是打个电话问问。”姥姥也笑了笑,随口关心了一句道:“你们这次的事情很麻烦吗?”

    紧接着,姥爷也对着电话回答道,“是有一点麻烦,小赵他们在找一个人,不过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个家伙好像跑去美国了。”

    听到美国这个词语,才从纽约飞回来的西泽尔眨了眨眼睛,由衷的说了一句道:“纽约市中心还行,最近市郊好像有点乱,我回来的那天肯尼迪机场外面才刚刚被雷劈了一次。”

    “纽约机场被雷劈了!?”连续加班半个月、黑眼圈的范围都快比得上国宝熊猫了、这会儿还在给自己猛灌黑咖啡和特浓绿茶混合饮料提神的小赵同志声音猛然间挑高,极其清楚的从姥爷的电话里传了过来。

    “对啊,今天早上的纽约报纸有不少都刊登这条消息了。”西泽尔不明白,小赵为什么对纽约的雷暴天气这件事这么在意。

    “阿玖,言言,你们先休息吧!”姥爷也笑着温声说道:“协管办这边的工作估计马上就有进展了,我再帮小赵看看情况,等会儿没问题的话,就回家了。”

    “嗯好,我等你回来。”姥姥说完,又拍了拍外孙的头,“你姥爷一会儿就回来了,言言快去睡觉吧!”

    放下电话之后,小赵一边吩咐人和种花家驻美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接洽,一边还有些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道:“他居然真的去了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