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刚刚那个又是查出入境记录又是查各种车票飞机票的小姑娘下意识的说道:“阿诞居然真的去了美国……”

    天辣,他们居然见证了那只讹兽说了一句真话!?

    穿着制服的小姑娘抬头,和刚刚被愤怒的小赵怼到墙角的几个同事对视了一眼,彼此的脸上全都写着同样的几个大字:“讹兽说真话了!”

    小赵无奈的扶额,他明明记得,刚刚把这几个手下选进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挺机灵聪明的,怎么才工作了没几年,脑子全都变得不好使了……

    坐在旁边的姥爷,忍不住笑了笑,“那只叫做阿诞的讹兽告诉你们的,是他想去美国旅游吧?”

    那个小姑娘点了点头,“是的,我还教过他在手机里下过电子地图。”

    --结果告诉他没两天,那只讹兽就玩起失踪了,想想他让自己教他认地图时候的认真劲头,简直细思恐极啊!

    小赵犀利的吐槽道:“没护照没签证,没有入境记录也身份信息,阿诞去了美国也是黑户,先不说没有身份能不能去景区买票的事情,除非他在美国从事诈骗事业,否则的话,阿诞根本没钱生活。”

    可是说谎骗人完全就是讹兽的本能,并且,很多情况下讹兽说谎都是无恶意的,他要真的是恶兽,协管办的工作人员也不会这么关心他了……

    墙角蹲着的那个工作人员瞅瞅小赵,试探着说道:“头儿,那我们让驻美国大使馆帮忙和那边沟通一下,把那只讹兽引渡回来?”

    姥爷看着小赵,又看看那个小年轻,突然开口道:“比起这些旁枝末节的事情,我以为,你们应该会更关心纽约机场被雷劈的事情。”

    毕竟,渡雷劫终究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也就是到了现代社会,有了避雷针、绝缘服等科技发展下产物,才让雷劫对妖怪本身的伤害降低了些,但是,雷劫本身的威力却是丝毫不会减轻的。

    看看这次纽约当地报纸上头版头条贴出来的肯尼迪机场外面一片断壁颓垣焦黑残骸的模样,也该知道雷劫的威力了。

    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王叔,阿诞在美国渡完雷劫,会不会遇到危险?”

    小赵和姥爷关系好,胆子也就更大一点,突然直接开口道:“我记得,王叔渡雷劫的时间比较早吧?那个时候国内应该还没有避雷针林之类的东西可以用……”

    姥爷随意道:“噢,我那个时候,大家渡雷劫都是自己扛的。这种时候,就纯粹是看自己的能力,和种族特征了,比如我认识的东海的一只乌龟,他渡雷劫就是趴在海面的一个小岛上,噼里啪啦的被雷劈一阵,自己抖抖有些发热的龟壳,就什么事都没有的继续下海了。”

    “那讹兽呢?”刚刚那个小姑娘好奇道。

    “《西南荒经》上有记载,讹兽肉质鲜美,你们想啊,都皮薄肉嫩特别好吃了,它就肯定不会再有皮糙肉厚这种特性。”说这话的时候,姥爷忍不住想起了说起讹兽的味道就眼睛发亮的姥姥,也不知道给她做的麻辣兔她吃了没……

    其实《山海经》这种古文姥爷自己是没看过的,就像是阿玖的朋友说的那样,姥爷本身的出身很一般,他也就近些年,才开始认真学了些汉语中的简笔字,不像颇有些文化底蕴、写得一笔好字的姥姥。

    顿了顿,姥爷继续说道:“所以,你们其实不用担心那只讹兽了,他既然敢在雷劫下面暴露自己,就说明他肯定有了别的法子来解决雷云,你们只要好好想想,怎么找个合适的理由,把他直接带回来就可以了。”

    与此同时,正值白昼的大洋彼岸,来自种花家的偷渡黑户讹兽阿诞正从睡梦中缓缓醒来。

    正如姥爷所说,讹兽原型类兔,就算变成人形,也大多都长得温柔宁和,颇为无害--天生一脸纯良的模样,简直最适合睁眼说瞎话了。

    雷神托尔此时正在斯塔克工业大厦特别开辟出的一块全部用绝缘材料制成的实验室里,大概是讹兽渡劫引来雷电和雷神平时使用的雷电有点不同,直到现在,当时劈在托尔和雷神之锤上的蓝色和紫色的雷电,仍旧没有丝毫消散的意思,反而一直在噼里啪啦活蹦乱跳的,托尔的头发自从那天下午变成刺猬球之后,就再也没能下来。

    偷偷看到自己的哥哥雷神托尔至今仍旧对还在往外四溢着雷电之力的雷神之锤束手无策,洛基的心情之愉快雀跃,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尤其是他在看到叫做简·福斯特的那个人类女人因为托尔身上的雷电而无法靠近他,只能站在玻璃窗外面在托尼·斯塔克和极为研究人员的陪同下,仿佛探监一样的深深凝望着还在绝缘实验室里噼里啪啦放电的托尔的时候。

    现在的情况是,雷神托尔恐怕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再使用雷神之锤出现并且找他麻烦了,顾及到其他人的安危,也不知道托尔需要在实验室里自我禁闭多久。

    因此,洛基对于直接造成了这样的后果的阿诞,其实是颇为欣赏和看重的。

    “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洛基的眼睛里还萦绕着兴奋的光,却故作关切的向阿诞问候道。

    阿诞比他更单纯和无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他摇了摇头,简短道:“大概还需要再修养一段日子,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了。”

    洛基丝毫不介意的样子,只是耐心的叮嘱着阿诞好好休息,这样伤好之后才能帮他继续坑托尔呀!

    “对了,阿诞,你引来的那些雷电,会持续多久?”

    躺在那里的讹兽闻言微微一怔,“持续?”

    洛基仿佛凭空掏出了一个平板电脑来,他播了一段视频给阿诞看,里面是拿着雷神之锤、浑身都是雷电的托尔,在雷神之锤上流淌的蓝紫色雷电,活跃的跳动,仿佛有生命一般——这是他亲自从斯塔克工业大厦里偷拍来的画面。

    阿诞顿时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视频中的场景,雷劫噼里啪啦的劈完之后,居然没自己消散掉!?谁能告诉他,这种情况要怎么办?

    如果自己遇到那些雷劫的话,会不会造成二次伤害?想到这里,阿诞本就苍白的脸上,变得更加毫无血色。

    “那些雷电,会攻击其他人吗?”阿诞抬头看向洛基,不太确定的问道。

    “不会主动攻击人的!”洛基愉快的说道,“现在的托尔和他手里的雷神之锤,就像是含满了水的海绵,那些雷电就像是海绵里满涨的水,不碰的时候,水还在海绵里,但是,稍微一碰,那些雷电就会散溢出来,把托尔身边的东西炸成碎片。”

    要不怎么说,简·福斯特那个女人根本无法靠近他呢=v=

    听到是这种诡异的情况,阿诞顿时放下心来。

    关心完受伤的阿诞,临走之前,洛基才终于欲言又止的开了口,有些伤感的讲了一个他自己从小被托尔欺压,后来又人陷害,并且屡次被发配的凄惨经历,惹得阿诞满腔同情,一直等到洛基都从病房里离开之后,阿诞都还红着眼眶,漂亮干净的眸子里更是含着眼泪。

    洛基有些惊讶的看着阿诞躺在病床上,微微蹙着眉要哭不哭的有半个多小时,才又因为身体受伤虚弱的原因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意识到阿诞的性格极其“单纯”后,洛基思来想去,甚至改变了自己一开始的打算,对于阿诞,利用还是要利用的,不过,对于这种心思单纯如同白纸一样、并且还容易较真的人,示弱打感情牌诱导的效果,显然会比再三欺骗要来得更有效。

    而含着眼泪睡着之前,浑然不知种花家协管办那边工作人员正在加班加点的琢磨怎么把他弄回去的阿诞,心中所想,却是洛基给出的这个理由虽然挺扯的,但是,难得有个来自外星球的歪果人和自己一样,热爱说谎,几乎每一句都真假参半,而且他的情报还真的帮自己度过了雷劫,这种一起漫天胡扯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回忆起了小时候听自己同源血脉的兄弟瞎说的美好时光,真的好亲切好幸福好感动qaq

    斯塔克工业大厦的绝缘实验室里,托尼隔着透明的钢化玻璃板,看到坐在木椅上下一秒就着火,坐在带有金属材料的椅子上,顿时他自己就被雷电得头发更直,那酸爽的程度,简直了。

    托尼轻轻叹了口气,叫出了自己的智能管家,“贾维斯,还是无法分析托尔身上雷电的构成吗?”

    在旁边的大屏幕上投影的贾维斯也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不行,他身上的那些雷电产生的电磁干扰太强,而且,不同的雷电之间还在互相干扰,我检测到的信号全部都是乱码。”

    简紧紧得握着拳,看到里面的托尔向自己说了一句“别担心”,还露出了一个安抚的温柔笑容,简的心中却是更加担忧,并且愤怒于害得托尔变成这样的洛基……

    旁边的托尼还在和另外几个研究人员交流信息,大家互相交换过意见之后,考虑到托尔身上的雷电始终无法自己消散,也只能得出了唯一的一个结论。

    “没有别的办法了,”托尼向托尔耸了耸肩,“我们只能用别的尽量温和的办法,来把你身上的那些雷电消耗掉,比如说,也许你需要几根高压电线和低频变压器?”

    听完这些高智商研究人员、简称“科研疯子”的家伙们给出的第一种方案,简觉得自己岌岌可危的三观马上又要碎一次了

    倒是同样目瞪口呆的托尔,在震惊了一会儿之后,对这个提议接受良好,“可以,我们先这么试试?”

    得到托尔肯定答复的托尼也点了点头,示意贾维斯现在就去准备需要的高压电线等和变压器等器材,顿了顿,他又额外补充了一句道:“希望你身上的强电磁干扰不会把变压器毁掉……”

    三个小时后,斯塔克工业大厦的办公大楼里,随着一瞬间飙高的电压和电流,除了备用电源的部分外,楼里所有的电闸、保险丝全都自我保护的跳闸或者烧断了。

    身上所有的雷电全部被成功导出的托尔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见证了这场危险实验的托尔和几个研究人员也露出了笑容,简更是激动得一边冲着他微笑一边流眼泪。

    不过,惊喜过后,托尔才突然间发现,他手里总是萦绕着雷电气息的雷神之锤,在发出了最后两声微弱的“噼里啪啦”声之后,也安静的、彻底哑火了……

    在一片死寂般的沉默中,智能管家贾维斯无比冷静的声音响了起来,即使这个时候,连它的话语中都带上了一丝不确定的迟疑,“也许,我们可以再给雷神之锤,充个电?”

    作者有话要说:  洛基身为欺诈之神,他的谎言是达成目的的手段

    阿诞身为纯洁无恶意的讹兽,他说谎话是信仰(胡扯……

    以及,雷神之锤没电了,大概需要下次雷劫给充下电→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