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十分轻松的获取了旺达的信任之后,因为这里位于哥谭市的郊区,除了阿卡姆疯人院以外,周边一片荒凉,康斯坦丁最终还是邀请旺达到了疯人院的里面。し

    康斯坦丁敏锐的察觉到了小姑娘对于黑暗的谨慎和恐惧,为了让她安心,康斯坦丁一路上都在言语风趣的向旺达介绍阿卡姆疯人院的前身和发展至今的过程,很快便把小姑娘的注意力从恐惧和害怕中拉了出来,转而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好奇的说道:“是蝙蝠侠把他们抓进来的吗?那真是太酷了。”

    察觉到旺达对布鲁斯·韦恩的崇拜之情,康斯坦丁几乎是立刻开口否认道:“不不不,旺达,你没有见过蝙蝠侠,如果你真的和他相处共事过,你就会知道,那真的是一个让人恨不得用咖啡杯砸破他的头的男人。”

    “会是这样吗?”旺达显然无法理解,一个拯救了哥谭市无数次的英雄男人怎么会是康斯坦丁所说的这样。

    “当然。”康斯坦丁格外坚决笃定的说道。

    “那好吧。”这会儿的旺达还非常信任他。

    随后,康斯坦丁三言两语便问清楚了旺达的事情,知道她要去哥谭市的市中心,并且还要寻找她的哥哥,一个叫做快银的男孩。

    康斯坦丁还对旺达身上的那股强大力量非常感兴趣,不过,越是如此,他反而表现得越是平静,直接道:“我帮你找个房间,你现在这里休息一晚,然后等明天白天的时候,到这里运送东西的工作人员可以开车把你带回市区。”

    旺达点了点头,“康斯坦丁,谢谢你。”

    “晚安,女孩。”康斯坦丁微笑着把旺达送进了一个阿卡姆疯人院工作人员的宿舍房间之后,站在门口同她道了声晚安,就要转身离开。

    旺达愣了一下,看到康斯坦丁的背影,才猛地反应过来,“请稍等一下。”

    “嗯?”康斯坦丁夹着一根香烟回头。

    旺达把自己身上披着的风衣还给康斯坦丁,小姑娘的脸上还有些微微的泛红,“谢谢你。”

    康斯坦丁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笑着摆了摆手,拎起自己的风衣就转身离开了。

    旺达一直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后,才有些依依不舍的转身回到了房间里面,然后又从屋子里面把门窗锁好。

    夜色渐深,弥漫在哥谭市城郊的那层雾气也愈发浓重。

    躺在床上已经安静的睡着了的旺达一瞬间被惊醒。

    她抓着被子的一角,因为困倦还有些水雾蒙蒙的眼睛里猛然间清晰起来,小姑娘谨慎而又戒备的坐起身来,她直接悄无声息的起身下床,走到了窗边,站在窗帘后面,透过一丝缝隙紧张的望着窗外让她心里攸然一紧的方向。

    自从上次行动失败被蝙蝠侠扔进阿卡姆疯人院,并且又在这里住了大半年之久的小丑,也已经再一次的“拜访”过了疯人院里住着的所有“同行”。

    而现在,愈发觉得阿卡姆疯人院里了无生趣的小丑,也再一次的开始了他的越狱行动。

    根据以往的惯例,区区一座阿卡姆疯人院是绝对无法关注小丑的,事实上,如果小丑早两天开始实行他的逃脱计划,他都能够顺利成功。

    偏偏他因为得知阿卡姆疯人院里新来了一个年轻英俊的金发工作人员,出于对新人的好奇,小丑刻意多住了两天,然后才选在了今天打算离开,回到繁华热闹的哥谭市中心去找点乐子。

    小丑轻松的挣脱掉自己房间里的锁链,并且带着那张惨白的脸和一直弯曲到耳根的血红嘴唇,置身于他制造的令人感到恐惧的混乱中,却旁若无人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小丑一直都觉得,阿卡姆疯人院的安保工作,还是和以往一样,脆弱的不堪一击。

    “一点微小的混乱,便足以打破原有的秩序。而在混乱之下,新的公平将会诞生。”

    小丑站在院子里,看着在一片熊熊烈火的背影下,似乎生动了许多的阿卡姆疯人院,用一种极为抒情的咏叹调赞美着,他灿白的脸上,血红的嘴唇勾起,露出了一个讥讽而夸张的狰狞笑容。

    “说得不错。”身披一袭深沉的夜色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康斯坦丁随口说道。

    小丑闻声猛地回头。

    再下一瞬,小丑直接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康斯坦丁给打翻在地上,当他爬都爬不起来的时候,小丑晃了晃眼前还在冒金星的脑袋,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站在窗边悄悄盯着院子里变故的旺达看着康斯坦丁干脆利落而又帅气惊人的动作,顿时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她有些担忧的望着阿卡姆疯人院中弥漫的火焰,不由得微微蹙起了眉。

    顷刻间,原本还燃烧着、跳跃着的火焰,就这样,仿佛被冰封住一般,凝固在那里。

    康斯坦丁心中一动,虽然他的面色丝毫不变,但是,这种强大的、仿佛连时间都会为此而停滞的力量……

    “你是谁?”察觉到周围诡异的变化,小丑同样愕然的睁大了血红色的嘴。

    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会失败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手里的小丑,声音破碎而沙哑,他死死的盯着康斯坦丁,仿佛看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一样。

    “我是阿卡姆疯人院新来的心理咨询师。”康斯坦丁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我想,你大概需要一个心理咨询。”

    今晚的闹剧,仿佛就这样随着小丑被康斯坦丁拎走而消弭,然而,小丑还在思索,蝙蝠侠什么时候找到了这样一个外援,至于康斯坦丁自己,则是愈发对旺达的力量感到好奇起来,这样强大的力量,也许就是他可以摆脱那些死亡诅咒的方法……

    唯独旺达自己,这个单纯善良的十四岁小姑娘,看到康斯坦丁安然无恙之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轻轻的放下窗帘的那条缝隙,悄无声息的转身回到了床上,继续睡觉,等待明天一早醒来后,踏上寻找哥哥快银的旅程!

    翌日清晨,旺达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康斯坦丁正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她招了招手。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看着小姑娘朝自己跑过来,康斯坦丁温和的问道。

    旺达点了点头,小声叫了一句他的名字,“康斯坦丁。”随后,小姑娘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

    “先吃早饭,然后我让人送你去哥谭市的市中心。”康斯坦丁的手里正用食指勾着一串车钥匙。

    看到小姑娘瞬间有些失落却依然露出理解微笑的模样,顿了顿,康斯坦丁刻意摆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他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我很抱歉,旺达,但是,我无法离开这里。”

    “为什么?”旺达下意识的开口追问道。

    康斯坦丁看着她,真诚的眨了眨眼睛,有些无奈又有些怅然的微笑道:“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来吧,我们先吃饭,然后我再告诉你。”

    与此同时,因为被雷劫劈了一下,已经渐渐凝实的身体又再次变得如同离散的雾气,它的手里还拿着几颗转运珠——艾利克斯那颗很早之前就坏掉了,克莱尔的那一颗也因为康斯坦丁泼出来的圣水的缘故被毁了大半,剩下的几颗,其实是死神从鹰眼和交叉骨那里拿到的,而且,因为他们两个手里转运珠的数量很多,死神根本是飘进去直接拿的,以至于神盾局的两位特工除了觉得空调的温度开得有点低以外,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变化。

    原本已经丢失了康斯坦丁的下落,可是,随着旺达饱含真诚笑意的一声“康斯坦丁”,死神顿时有所触动,它在布满了避雷针的韦恩集团办公大楼楼顶上抬起头,怔怔的望着哥谭市郊区一个极为偏僻的方向。

    ——因为丢掉了康斯坦丁的下落,仿佛丢掉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一般,死神瞬间又陷入了难得的茫然和不安之中,无奈之下,它只能是回到了韦恩集团的大楼上,呆呆的等着康斯坦丁出现。毕竟,他之前在这座城市里,待的最久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不过,这会儿死神却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知,他觉得,自己似乎应该离开这里,朝着城郊的一个方向走去。

    一顿饭的功夫,康斯坦丁已经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给旺达这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讲了一个关于“宿命”的无奈的驱魔师的故事,为了躲避“死神”的追击,康斯坦丁只能永远的困于阿卡姆疯人院这一方囹圄之中。并且,他还成功的和善良而又温柔的小姑娘约定好,等她找到哥哥后,就想办法来帮助他。

    虽然这个约定在旁人看来就像是个笑话一样,只是一个大人在哄一个小孩子罢了,然而,只有康斯坦丁自己知道,对于旺达这个体内蕴含着某种强大力量的小孩子,他提出的哄孩子的“约定”,其实是无比认真的。

    就在旺达坐在车上,打开车窗,不住的朝着康斯坦丁挥手,依依不舍的离开之后,康斯坦丁一直看着那辆车沿着公路消失在视野中,才轻叹了口气转身,重新回到了阿卡姆疯人院里。

    他真的打算去和小丑那个疯子聊聊天。

    就在这时,随着旺达的离开,披着残破斗篷的死神,也已经缓缓的出现在阿卡姆疯人院的铁艺大门外。

    它有些恍惚的望着这座前身是疗养院的疯人院,这处偏僻中透着腐朽味道的房屋,因为混淆了生和死亡的界限,才让它一直无法找到康斯坦丁的下落。

    而现在,它终于找到他了……

    一个小时后,旺达从阿卡姆疯人院负责运送货物的小货车的副驾驶位置上下来,礼貌的同司机道谢后,转身离开。

    清早刚刚起床,还没来得及去公司里的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接到阿卡姆疯人院的紧急电话,得知疯人院发生剧烈爆炸的消息后,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康斯坦丁虽然被弄了一身的伤口,浑身是血的模样可怕极了,但是,毕竟祸害遗千年,医生给他简要包扎后,康斯坦丁依然活蹦乱跳的,算是逃过一劫,倒是被他约出来在小黑屋里谈心的小丑,却是惨遭牵连,已经重伤被送进了手术室里,现在正在抢救中。

    “布鲁斯少爷?”管家阿尔弗雷德走过来,正要叫他去餐厅里吃早餐,就看到韦恩正拿着他自己的电话,然而从他糟糕的脸色上看,就仿佛手里拿的是个炸弹一样。

    “他才去了两天……”韦恩喃喃道。

    “嗯?”阿尔弗雷德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布鲁斯少爷说的是谁。

    “约翰·康斯坦丁!”韦恩看着自己的老管家,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用怎样的表情来说这件事,“他住进阿卡姆疯人院两天,关了无数罪犯的阿卡姆疯人院就爆炸了,小丑现在还在手术台上抢救中。”

    顿了顿之后,阿尔弗雷德也露出了一个微微有些错愕的表情,随后,这位沉稳而又睿智的老人家温和的说道:“如果大家知道手术台上的那个人其实就是小丑的话,不知道那个给他手术的医生会不会一个手抖直接捅死他。”

    “……”看着自己的老管家,韦恩一时间愣是有些无言以对。

    ·

    在家里住了几天,也和同学约出去玩了几次之后,赶在快递联系之前,彼得已经一个国际长途打了过来,有些腼腆的告诉西泽尔,他寄给西泽尔姥姥姥爷的那个礼物马上就要到了。

    正巧,因为工作上需要,西泽尔的爸爸妈妈也要出差了,在家里只剩下他自己的情况下,西泽尔便索性又住到了姥姥和姥爷那里。

    西泽尔从邮局把包裹领出来之后,便直接乘坐地铁往姥姥姥爷家的方向去。

    等他到了的时候,四合院的门正开着,院子里的葡萄架上,已经开始挂着特别小串的青葡萄了。

    客厅里,有事前来拜访的小赵正和姥爷坐在一起喝茶,姥姥拿着一个平板电脑、一个手机坐在旁边有意无意的听一耳朵,不过,她大部分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刷网页以及在晋江论坛的特别版块里和人掐架。

    听姥爷和小赵聊到了讹兽的话题,姥姥终于从平板电脑上抬起头来,眼睛发亮的看着他们,“他为什么非要离开帝都呀,你们找到那只讹兽了吗?”

    小赵的背脊顿时一寒。

    姥爷倒是不以为然,他相当默契的递了一盘子自己刚刚拷出来的肉松酥给她,还笑呵呵的关心道:“要点什么水果吗?我帮你削皮。”

    这时候,冷静下来并组织好语言的小赵也开口回答道:“阿姨你知道的,咱们种花家国内的规定,建国后不许私自成精,为了方便管理,化形之前必须去有关部门申请渡雷劫的时间和资格证这样。”

    “对呀,我知道。”虽然渡雷劫这种事早多少年前就和她没关系了,姥姥依然点了点头,只是还有些不解的好奇问道:“那只讹兽的资格证申请不下来吗?”

    “那倒不是,他不要帝都户口的话,化形的资格证他们什么时候递交申请,我们四十八小时之内肯定就给他审批下来。”说到这里,小赵的心情也有些崩溃。

    他微微扶额,无奈道:“然后也不知道怎么了,从去年开始,到今年这个夏天,申请成精的妖怪们数量特别多,渡雷劫的时间基本都预约满了,帝都从早到晚天天打雷刮妖风的,人家负责天气预报还有气象灾害部门的领导私下里找过我好几回了,到后来天气刚一不对,他们直接就一个电话打过来吼我你们有完没完……”

    以至于到了最后,小赵自己都分不清帝都的天气这么糟糕到底是真的厄尔尼诺现象导致的还是妖怪们非要成精预约渡雷劫引发的原因,无奈之下,他也就只能继续每天被人气象灾害的工作人员往死里吼了。

    小赵越说越委屈,偏偏气象灾害那边吼人的声势浩大,小赵单枪匹马辨不过人家,就只能被吼,“阿姨我跟你讲,今年夏天要是再继续整天电闪雷鸣刮妖风的话,我觉得我迟早得被负责气象灾害那边的工作人员们给打死……他们还跟自己的领导告状,然后那个领导直接就气势汹汹的冲过来跟我拍桌子瞪眼睛的,问我,就不能去海上申请个小岛、或者去西边大戈壁进行核试验的无人区里定点渡雷劫成精,非得在大城市里整天打雷下雨扰乱信号什么的吗?你说这能行吗?渡雷劫这么危险,哪个妖怪渡劫我们协管办的人不得一身绝缘服的盯着,就怕出个万一,种花家这么大,他们随便指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觉得省心了,我们部门就这么点人手,天天全国各地的飞也来不及啊,平时的日常工作还做不做了?”

    听到这里,姥姥瞬间恍然,“那只讹兽听见你被吼了,然后帝都的避雷针林里,渡雷劫的时间又安排不开,所以就跑去美国了?”

    讹兽天性能说会道,灵气充满善意,除了喜欢骗人外,基本就没有什么别的缺点了。

    “是啊,哎……”小赵轻轻的叹了口气,和协管办的人接触久了之后,阿诞一向善解人意,怕他们协管办的人为难,才跑出去渡劫的,他的心意肯定是好的,但是,阿诞这么自顾自的跑出去了,一个不小心,带来的后续麻烦却只会更大。

    姥爷笑着安慰了小赵一句道:“反正他的雷劫也渡完了,你们不是已经有人出差去找他了吗,把他带回来就没事了。”

    “但愿吧!”小赵摇了摇头,考虑到阿诞喜欢说谎热衷骗人的天性,再想想自己手下那些人手,他觉得去美国纽约出差的那两个这一路上,经历估计不会太乐观……

    等到西泽尔拿着彼得寄给姥姥、姥爷的礼物走进来的时候,小赵正说到了今天前来的另一个重要话题上。

    “对了王叔,这个季度又有两只东北虎打报告了,给我们递交了审批申请,希望今年可以成精。”小赵微微拧着眉,有些没办法的说道:“王叔啊,您看您能不能劝劝你们同族的后辈们,先别急着扎堆成精了。咱们先不说帝都预约渡雷劫的日子能不能排得开,就说国内东北虎的数量,这些年一直特别少,再有两个成精的,野生东北虎的数量就更少了……”

    “是啊,东北虎种群的数量太少了。”姥爷也跟着叹了口气,“要不怎么一个个都着急成精呢,不成精连对象都找不到……物种不同谈恋爱肯定不方便,都变成人形这不就方便了么?”

    “……”瞬间一脸懵逼的小赵。

    他们这些普通人类真是万万没想到,大家这两年都急着成精的原因,竟然是为了方便找对象???

    “谁要找对象?”没听太清楚的西泽尔抱着包裹箱进来,就抓住了零星一两个关键词,看到坐在沙发上一脸懵逼的小赵,西泽尔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后,见他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的茫然,还以为是自家姥姥姥爷要给小赵介绍对象。

    “言言来啦!”姥姥也从掐得正火热的帖子里抬起头,招呼着西泽尔坐在自己身边之后,饶有兴趣的弯起嘴角笑了笑,看了小赵一眼,“我记得小赵你还没结婚呢吧?你多大了来着?”

    “三、三十二……”完全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剧情发展的小赵整个人都是懵的,他完全是本能的露出了一个微笑,和应付平时那些长辈们一样,下意识的就顺着姥姥的话题往下胡扯了,“阿姨你要给我介绍么?”

    “我能介绍的和你的食谱可能不太一致,”姥姥侧过头来看了小赵一眼,还挺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才诚恳的说道:“生活习惯不一致的话,磨合起来很困难。”

    “……”姥爷在旁边听得忍不住想笑,趁着小赵哑口无言的时候,看向把包裹放在旁边的西泽尔,好奇道:“言言你刚刚去拿了快递?”

    “嗯,我一个美国朋友给你和姥姥的礼物。”西泽尔愉快的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点一下吧点一下吧,帮忙收藏下我的专栏,某只免费供tx~请把偶带回家(⊙v⊙)嗯

    

    ps:作收快到4000了,于是再加更好了,不过最近加班很忙,这个加更大概要等下周以后再兑现了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