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赵见势,忙起身说要告辞了,却又被姥爷一把按下,“中午吃完饭再走吧!多给你做一份又不费事。”

    姥姥也点了点头,“小赵下午回单位是不是又得加班?在这里吃吧,省得你还得回单位去吃食堂了,想吃什么就和你王叔说。”

    随后,姥姥接过了西泽尔手里那个包裹,方方正正的盒子,重量不算很轻,她想了一下,好奇的向自己的外孙问道:“是不是就你说过的那个,特别不喜欢风油精味道的那个同学,我记得那个小伙子好像是叫做彼得·帕克?”

    “对啊,就是他。”西泽尔点点头。

    姥爷留下小赵之后,也凑了过来,忍不住好奇道:“是什么礼物?”

    他和姥姥平时很少出国,所以,对于来自国外的、外孙的同学邮寄过来的礼物,因为猜不出什么来,所以,反而会有些本能的好奇。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西泽尔笑了笑,彼得把包裹寄过来的时候,里面具体是什么东西,连他都没告诉,只是有些腼腆的说,你看到了就知道了。

    这个包裹包得很严实,因为怕把里面的东西给一并撕碎了,所以,姥姥姥爷谁也不敢上手直接扯,小赵见状,看到茶几下面有一把裁纸刀,便过来主动帮忙拆箱。

    最外面的包装拆开之后,里面厚厚的一摞定西,还包裹着好几层保护的牛皮纸。

    “还挺重的,感觉像是书、或者相册之类的东西。”小赵随口说道。

    西泽尔的心中突然微微一动,他觉得自己好像突然之间有点思路了。

    姥姥把礼物从盒子里拿出来,又去掉那几层牛皮纸后,里面竟然是一本包装精美的、像是画册一样的东西。

    --当然,翻开封面之后,看到里面的书页内容,就可以清楚的知道,这绝不是什么画册了,甚至于,看到那些工具的图片,就算是看不懂英文的人,也能第一时间分辨出这是什么东西来。

    西泽尔忍不住想笑,果然。

    “(⊙o⊙)…”姥姥和姥爷同时微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美式菜谱……?”小赵看到上面的厨具列表,愣了一下开口道。

    “唔,应该是给你的。”姥姥把这一本厚厚的全彩菜谱塞到了姥爷的怀里。

    “学这个菜谱之前,我得先去学个英语。”作为一个喜欢自己研究各种美食、也乐于给家人做饭的资深厨艺爱好者,姥爷倒是对这个礼物很感兴趣,他挺兴奋的往后翻了几页,兴致勃勃的跟大家伙儿说道:“上面的厨具我大多数都有了,不过做西点的那些还不太够,回头我去超市再买一批。”

    就在这时,一张夹在菜谱图册里面的卡片从书里掉了出来,姥姥稍一抬手,便稳稳的接住,看了一眼,“咦?上面说还有一份给我的礼物。”

    “什么?”手里还拿着包裹箱子的西泽尔直接低头看盒子里面。

    为了防震,里面塞满了用来防震包装的彩色碎纸条,从里面摸东西,其实还挺有一种别样的乐趣。

    西泽尔把包裹箱子直接又还给了姥姥,他拿过那张刚刚从菜谱里掉出来的卡片看了一眼,上面写了给姥姥和姥爷的礼物清单,一本菜谱,还有丝巾,随后是对两位老人家的祝福语,落款处除了彼得·帕克外,还画了一只活泼的小蜘蛛的卡通画,看上去就像是个熟识的年轻小辈写下的贺卡,显得轻松又随意。

    姥姥直接伸手在里面找了找,很快便在碎纸条底下又摸到了一个较为小巧的长条形包装盒子,盒子上面还用颜色偏深的绸子丝带系着蝴蝶结,看上去沉稳而优雅。

    “丝巾?”小赵看看盒子大小,猜测居然特别靠谱。

    拆完礼物之后,姥姥和姥爷直接就开始商量起来,等西泽尔回美国上学的时候,他们应该给彼得这个可爱的孩子带一份什么礼物。

    不过,这种事情一时半会儿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来,姥爷进厨房去做饭的时候,姥姥直接就又把平板电脑拿了过来,直接在论坛上发帖问道:“哪位道友在美国生活过?给一个十六七岁的美国男孩选礼物,对方是我家小孩玩得特别好的同学,送什么比较好,在线等,不太急。”

    即使姥姥习惯了论坛匿名,但是,她用了多少年的8888888888这个ip地址一出,和实名马甲也差不了多少了。

    下面直接就有人跟帖,震惊道:“阿玖大神家里居然都有小孩了?我就闭了几十年的关清修而已,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

    “闭关几十年?楼上那位道友,在下冒昧问一句,前几天突然搅得帝都这边电闪雷鸣翻云覆雨的,不会就是你出关的缘故吧?”某个家住后海正忙着给协管办打工的编制内工作人员突然冒出来问道。

    前几天傍晚时分天气骤变,偏偏那个时候协管办的名单上根本就没有渡雷劫的人,再加上还有讹兽阿诞的失踪,协管办里简直瞬间忙得人仰马翻,才下班的人还堵在三环的路上,直接就一个个又被电话叫回来开始通宵加班了。

    因为二楼这一打岔,下面的楼直接就跟着歪了,“对哦,前几天又有土包子差点私自渡雷劫吧?前面的道友你闭关清修的时候有关注国家新闻吗?知道种花家这几十年推出的新政策吗?”

    姥姥就这么看着他们歪楼外出去不知道多远,然后才慢条斯理的发了一层道:“二楼那个你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吧?你们不是忙得飞起已经加班半个多月了吗?上班划水刷论坛也就算了,刷论坛点进来还不回答问题也就算了,再歪我的楼我可就和你们领导反映你的实际工作情况了。”

    二楼协管办的那个工作人员发了个“qaq”的表情,瞬间大爆手速贴了一堆适合给十六七岁男孩的礼物,然后毫不犹豫的潜水下沉了。

    楼被正回来之后不久,突然有人大无畏的冒出来,感慨道:“不是我不明白,实在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阿玖大神现在不仅热衷于掐架,还已经掌握在论坛上扒人马甲的技术了……?”

    “你是人?天辣,论坛里居然有活生生生生的人类?Σ(°△°|||)︴”

    “楼上上的傻狍子别闹,阿玖结婚之前可都是直接上门和你谈人生的,当然不用扒马甲了。她嫁人之后脾气绝对收敛了不止一点半点,虽然你们好几个资历老的都在吐槽阿玖老公是个土里土气的后生愣头青,可是我觉得,他能追到阿玖这件事,本身就证明他的能力了啊……”

    “姥姥?”西泽尔看到姥姥盯着平板电脑的表情一直在变化,不由得开口问道。

    “没事,有个老早之前认识的家伙好像冒出来了,回头我去找他喝茶。”姥姥把楼里给出来的建议收集好之后,随口说道。

    说话间,做完菜的姥爷已经擦着手从厨房里走出来了,他看了姥姥一眼,忍不住的笑着招呼道:“阿玖,小赵,还有言言,来吃饭了。”

    饭桌上,话题不知不觉便又转到了小赵在协管办的工作上。

    正在这时,小赵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办公室的电话。”小赵只瞥了一眼号码,便连忙按下了接听键。

    旋即,小赵的脸色便猛地一变,他完全是下意识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甚至把腿撞到了椅子上,连喊疼都顾不上了,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

    姥爷见状,也放下了碗筷,关切道:“怎么了小赵?”

    随着电话那边的人继续往下说,小赵的脸上总算是稍稍缓和了些,不过,这么虚惊一场之后,饶是以小赵这种早就被各路妖怪给磨得不能更心平气和的好脾气,都忍不住暴躁的想要吼自己的手下一顿,出事了之后哪有这么给人报信的,简直没事都要被他的描述给吓出一声冷汗来。

    放下电话之后,小赵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苦笑道:“刚刚打电话说,去美国出差的那两个同事,被纽约警署下面的警察局给扣住了,好像还被指控故意伤害罪。”

    顿了顿,小赵又有些哭笑不得的补充道:“之前和美国政府那边都协调好了,说是由他们神盾局的两名工作人员鹰眼和交叉骨陪同,结果,这次是连同他们的自己人一起被警察局给扣住的。”

    西泽尔顿时诧异的抬起头,“鹰眼和交叉骨他们俩个?”

    “嗯,毕竟打过一次交道,在美国人生地不熟的,他们两个算是比较熟的人了。”小赵说道,旋即,他猛地反应过来,“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和他们两个也认识吧?上次王叔还跟我说,协管办的电话是你告诉他们的。”

    西泽尔点了点头,简要的解释道:“他们办案的时候,我碰到过两次,不过,有他们两个在,怎么还会被警察局给扣住?”

    姥爷和姥姥对视一眼,姥姥想都没想,便开口道:“应该是……被阿诞给涮了吧?”

    小赵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像是他们找到阿诞之后,刚刚跟上去,阿诞就直接倒在一辆警车前面了,然后里面立刻下来了的三个警察拿着枪指着他们,直接把人扭送到了警察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