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次从警察局里出来的时候,鹰眼和交叉骨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被送进警察局了!最重要的是,这次还特么带着种花家的两名工作人员一起进了警察局,丢脸直接丢到太平洋的彼岸了!

    看到鹰眼和交叉骨身上肉眼可见的低气压,同样刚刚从纽约市的警察局被放出来、协管办的两名工作人员还好心的安慰美国方面的工作人员道:“这不是你们的错,我们也完全没有想到,阿诞竟然会突然搞这么一出……”

    虽然头发已经长齐了,但是最近习惯带帽子的交叉骨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很抱歉,我是想问,刚刚的那位先生,就是你们说的阿诞,他之前倒在警车前面,不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吗?”

    一颗玻璃心受到严重伤害的鹰眼也不禁抬起头来,等待协管办的答案。

    “是身体的原因,但是--”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迟疑道。

    另一人紧跟着补充道:“但是,更大的可能是,阿诞他是故意的。”

    “……?”鹰眼和交叉骨满脸“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

    “从警车里下来的警察给他做了初步检查,然后才把人送到医院里去的。”鹰眼强调道。

    协管办的两个工作人员对视了一眼,因为不方便跟外人解释阿诞的血统和身份,他们也就放弃了继续向鹰眼和交叉骨说明阿诞这么做的理由,只是好心的提醒了他们一句道:“就算阿诞身上真的带伤,但是他倒在警车前面这件事,一定是故意的。”

    交叉骨耸了耸肩,还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既然你们坚持的话。”

    协管办的两位工作人员见状,也没别的办法,阿诞那张脸生得漂亮,气质又和纯白兔子似的温柔软糯,让人见到他就忍不住的保护欲爆棚,这帮看脸还喜欢讲个人英雄主义的美国人先入为主的觉得阿诞纯情又无辜,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我们接下来应该去哪?”鹰眼的心中还在不停的冷静催眠自己,之前被扭送警察局丢脸只是一个意外而已,然后声音愈发冷静的问道。

    “医院吧!”协管办的一个人轻轻的叹了口气,“麻烦二位查一下,刚刚那个警察把阿诞送到哪个医院去了。”

    鹰眼的动作很快,随后,他直接开车一行四人赶到了医院里。

    协管办的那两个工作人员本来还以为这一行肯定要扑了个空的,没想到,等他们到达医院之后,手背上还插着针挂着水的阿诞竟然正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他的身上还盖着病床上白色的被子,因为身体虚弱,气血不足,显得唇色很淡,精致柔和的面孔更是苍白如玉。

    那两个工作人员瞬间就被惊到了,直接扑上去叫道:“阿诞!”

    阿诞闻声,眼睫颤了颤才睁开眼睛,他毫无自己正被协管办找得人仰马翻这个客观事实,只是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来,“好久不见。”

    “其实也不是很久。”有个人小声道,然后又忍不住微微有些皱眉,担忧道:“你受了伤?”

    “修养一段时间就好。”对于这种话题,阿诞只是轻轻的笑了笑,显然不欲多谈。

    鹰眼和交叉骨站在病房的门口看了看,很快便相当默契的后退走出来,把病房的空间留给里面种花家的三个人。

    “能回国吗?”另一个人向阿诞问道,试图和他摆事实讲道理的商量,大家什么时候可以回国这件事。

    然而,在这个问题上,阿诞的态度却是更加坚决,“不行,我得继续在美国留一段时间。”

    “为什么?”协管办的工作人员忍不住问道。

    “过一段时间吧……”阿诞纯良而温柔的面上,带着些不舍的表情,他不由得想起了一直在和他说谎的洛基,这种习惯上的亲切感,是他很难从其他任何一个人身上找到的。

    所以,阿诞很想多陪陪洛基,这个世界上,很难再有人和他一样,热爱说谎骗人,并且乐此不疲了,错过了洛基,讹兽心里也清楚,这次之后恐怕再也不会有人陪着他一起闲聊骗人的艺术了。

    见阿诞打定了注意不回去,诱哄劝说全都无效的情况下,那两个工作人员即使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也只能是暂时放弃,有些低落的互相对视一眼,耷拉着脑袋,打算回到帝都的协管办之后,就开始窝在单位里加班写报告了。

    等到被阿诞拒绝的两个协管办工作人员,机缘巧合的发现,来美国一共也没几天的阿诞居然已经从一个没有任何身份的黑户变成了拥有正式绿卡,甚至还有了社保卡账号的合法公民的时候,其心情之微妙,真的无法再用语言来描述了,细究的话,更是细思恐极。

    ——似乎国内的所有人,都小看了一只讹兽在异国他乡的生存能力,要不他怎么就敢说游太平洋就直接游过来了呢!

    “我有一些自己的事情要去做。”阿诞的声音柔软却很坚定,“过一段时间我就自己回国了,你们不用担心的。”

    协管办的两个工作人员无可奈何的从病房里出来,鹰眼和交叉骨看看他们两个,再看看被他们带上的病房的门,还有些不明所以。

    “我给领导打个电话,说一声现在的情况吧!”其实他们两个也知道,阿诞的本意应该是并不想见他们两个的,不过,大概也是因为,不和他们两个当面把话说清楚,协管办的工作就不算结束,阿诞估计也不想一直耗费他们的时间。

    等到小赵又接到电话,得知阿诞目前强烈要求留在美国,其他人又根本拿他根本没办法的情况下,小赵也只能是头痛的扶额,末了摆了摆手,自暴自弃一般的说道:“你们俩带着阿诞去种花家的大使馆补个护照吧,省得他下次回来估计还得自从太平洋上游回来了。什么,机票的事?阿诞一周之内能够给自己弄到绿卡和社保卡,你担心他会买不到机票?”

    小赵调高的声音很快收敛起来,变得格外认真和诚恳,“相信我,如果你们三个一起回来,能够坐上头等舱的一定是阿诞!”

    安静到仿佛只剩下阿诞一个人的病房里,洛基的身影仿佛突然从空气中慢慢凝聚而成。

    他微微弯下腰来,担忧的望着脸色再次苍白起来的阿诞,关切的问道:“你还好吗?”

    随后,洛基又看向病房门外的方向,缓缓的说道:“鹰眼和交叉骨,我之前见过他们。”

    “那他们现在呢?”病床上的阿诞随口问道。

    洛基的眼神中带着些危险的戾气,他想起了处处帮着雷神托尔、当然,托尔也一直护着他们的各种超级英雄和神盾局特工们。

    阿诞的脑海中飞快的扫过包括托尼·斯塔克等人在内的许多人,然后才慢条斯理的又扔了一张卡片出来,“在这一次的游戏中,上面的,都是和我作对的人……”

    阿诞眨了眨眼睛,没说什么。

    ·

    因为阿诞的坚持,协管办的两名工作人员最终只能是无功而返,甚至于,除了医院这一次之外,他们俩甚至再也找不到阿诞的踪影了。

    回国之后,两个人耷拉着脑袋回单位开始苦思冥想的写大长篇的任务报告。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再漫长美妙的暑假,也随着炎炎夏日而渐渐结束。

    大学正式报到前一周,西泽尔在姥姥姥爷的依依不舍中,重新拿着行李,以一种大无畏的心态,坐上了飞往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航班,继续他的留学生活。

    九月二日,西泽尔所在的耶鲁大学正式开学。而彼得所在的帝国州立大学,开学时间还要更早一天。

    趁着还没有正式开始上课,西泽尔直接又从耶鲁大学所在的纽黑文回到了纽约市,把姥姥姥爷让他交给彼得的礼物先带了过来。

    彼得拿着礼物盒子,眼睛里带着惊喜的笑意,却也还有几分腼腆的样子,“谢谢!”他认真的说道。

    随后,同样是大一新生,但是却已经对各处熟门熟路的彼得又拉着西泽尔,直接就走到了帝国州立大学校园里一处极为安静的地方--实验室。

    彼得言语间还带着些愉快和激动的向西泽尔提起了自己最近认识的一些朋友,包括大学社团遇到的一个女孩子格温·斯泰西、还有自己小时候就认识、没想到竟然又会在大学里碰到的朋友哈利·奥斯本。

    而西泽尔这边,在他正式开始了自己新的大学校园生活的时候,隔壁系同样的一个大一新生学生,在总是眼睛闪闪发亮、毫不掩饰的盯了西泽尔一段时间之后,终于以一种极其悍然的姿态,突兀的闯入了西泽尔的生活。

    “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西泽尔饶有兴趣的盯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同学。

    “没有……”死侍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西泽尔的脸,不过,片刻之后,他还是忍不住的主动开口道:“听说你有一个好朋友,叫做彼得·帕克。”

    “是的,”西泽尔温柔一笑,“你从哪里听说的这件事?”

    死侍眨了眨眼睛,还想顾左右而言他,不过,在西泽尔态度坚定的追问之下,他也只能是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不小心就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