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西泽尔继续微笑着看着他,等到死侍都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他之后,才慢条斯理的回答道:“哦,你听错了。”

    “……”死侍有些发愣的看向西泽尔,他这次真的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随后,西泽尔礼貌的向他点点头示意,转身就要离开。

    整个人都被西泽尔刚刚一句话被憋回去的死侍“蹭”的一下,又窜到了西泽尔的面前,“等等、等等。”

    因为被挡住了去路,西泽尔微笑着眼神略带困惑的看向他。

    死侍仿佛突然换了一张脸般,刚刚还青春活泼阳光开朗的表情直接变成了带着几分玩味的嬉皮笑脸,“你长得真漂亮。”

    其实死侍说得也算是实话。东方人的面孔本来就比较细腻一些,而且年龄容易显小,西泽尔的眉眼五官又的确极为细致,在东方人中偏为高挑的身形,却也比不上那些人高马大的白种人,从脸颊的侧面望去,的确称得上是漂亮。

    “……”这次沉默的换成了西泽尔。

    毕竟,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不会去夸奖一个男人长得漂亮,当然,一时口误说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在这种微妙的情形下,西泽尔很难不去觉得,这句所谓的“夸奖”,其实挑衅的意味更浓。

    片刻之后,西泽尔盯着死侍那一脸真诚到让人恨不得一巴掌把他糊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的笑容,温柔的说道:“谢谢,你也很可爱。”

    两个大男孩,一个漂亮、一个可爱,他们互相真诚而温柔的凝视着对方,眼神里似乎涌动着深邃的光。

    不远处骑着自行车正往这边走的一个大学同学,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个人,诧异得睁大了眼睛,等他骑行过来这里之后,突然起哄似的吹了声口哨,略带揶揄的冲着西泽尔和死侍两个人眨了眨眼睛,“哇哦,秋天过去,春天就要到了,伙伴们!”

    下一瞬,骑车没有看路的那位同学前车轮直接撞在了路边的马路牙子上,因为他骑行的速度还比较快,自行车的前轮冲了过去,车子中间却又卡在了路边的砖块上,车子猛地一听,他整个人也直接就从上面翻了下来,发出了“嘭”的一声沉重的书包砸在地上,然后便是那哥们倒在满是大部头的厚厚的书包上的痛苦闷响。

    西泽尔眨了下眼睛,那个痛苦的闷哼声,他听得都有点心疼。

    随后,西泽尔丢下同样微微睁大眼睛,颇有几分玩味的看着那个骑车同学的死侍,直接走过去,伸手先帮忙把压在那个同学腿上的自行车拎了起来,然后才扶起了那个站立不稳有些一瘸一拐的同学。

    “你大概需要去一趟医疗室。”西泽尔声音温和的说道。

    “哦,是的,谢谢。”那哥们明显有一只脚不敢着地用力,他痛苦的挣扎着,试图把自己重重的书包从地上捡起来。

    西泽尔直接伸手,帮忙把书包拎起来挂在了那个同学的自行车车把上,随后,他看着那个同学问道:“你还能坐在车后座上吗?走吧,我陪你去医疗室。”

    那哥们点了点头,单脚跳起来扶着西泽尔的肩膀坐在了车后座上。

    医疗室里,脚踝已经肿成馒头样的同学脱了鞋子,坐在病床上被医生用一个冰袋用力敷在了患处,顿时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你还好吗?”西泽尔同情的看着他。

    那哥们眼泪都要出来了,“我我我我觉得我的脚要断了。”

    因为扭伤的位置比较偏上,范围也显得大一些,那个校医温柔的又往他的脚踝处糊了第二个冰袋。

    然后,西泽尔就听到,这个哥们一般痛苦的喊疼一边还忍不住一头冷汗的跟自己八卦道:“对了,同学,刚刚那个人呢?”

    “……?”西泽尔愣了一下,“死侍?你认识他吗?”

    受伤的这个哥们反应比西泽尔还大,见状顿时震惊道:“神马?你们不熟?别逗了伙计,你看他刚刚看你的眼神,温柔的都要腻出来了,绝对不一样!”

    “……”无言以对的西泽尔,缄默半晌,才有些哭笑不得的开口回答道:“他是在追问我一个朋友的联系方式。”

    “哦,那他对你那个朋友绝对不一样!”受伤的这个哥们十分笃定的铁口直断道。

    西泽尔愣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他。

    这哥们格外诚恳的向他眨了眨眼睛,然后还用力的点了点头,来强调自己论点的客观性和准确性。

    从医疗室出来,西泽尔的脑海中,始终盘旋着的一个念头就是:按照受伤的那个哥们的理论,似乎正有个奇怪的家伙、重点在于这个家伙还是个似乎不怎么靠谱的男人,在肖想他那个单纯又善良、性格还比较腼腆的好朋友彼得。

    从医疗室走出来没多久,西泽尔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

    他在前面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又看到了死侍,因为西泽尔的视力也比较好,所以,在这个距离上,他依然清楚的看到,死侍正笑容明朗和一个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美国漂亮姑娘搭讪。

    西泽尔果断的转换方向,从另一条能够避开死侍的小路离开了。

    拜刚刚见到的场景所赐,他现在脑海中剩下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卧槽死侍那个还敢勾搭妹子的家伙居然还对我兄弟有意思?还敢跟我要彼得的联系方式?做梦去吧!

    如果说死侍第一次就给西泽尔留下了一个带着怀疑问号的糟糕印象的话,那么,死侍为了得到彼得现在的联系方式,而开始在耶鲁大学的校园里对西泽尔死缠烂打、围追堵截的情况下,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竟然一直没有爆发,只能是归功于西泽尔的性格偏为内敛和死侍的嬉皮笑脸每个正经了。

    反正西泽尔的态度坚定,不管死侍怎么折腾,他都尽量无视他,并且,完全不肯透露丝毫彼得的联系方式。

    死侍不是没想到过偷拿西泽尔的手机,然后通过搜索通讯录来找到彼得,奈何西泽尔即使表现得并不像是严防死守,但是,他竟然真的就一次手机都没落下过。

    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半个月都未能如愿的死侍,终于也有些精疲力尽的拦住了西泽尔,“嗨,伙计,你真的不告诉我彼得的联系方式吗?”

    西泽尔不答反问:“你们有熟悉到你可以直接喊他彼得的程度吗?”

    “即使现在没有,但是——”死侍刚要开口,很快又被西泽尔温和的打断道:“我该回家了,明天见。”

    “哦不,等等,别走,你就这么把我丢下了吗?”死侍追了上去,“帮个忙吧,伙计,我找彼得有点急事。”

    “真有急事你应该去找911报警电话,需要我帮你拨号吗?”被他拦住的西泽尔眼神诚恳的望着他,微笑着问道。

    和西泽尔互相伤害了长达半个月之久的死侍终于忍不住了。

    这些天一直努力表现得像个正常人的死侍终于在沉默中变态并且爆发了,他的话语就像是连珠炮一样汹涌而来,喋喋不休的包围着西泽尔,连绵不绝到西泽尔甚至被他念得有些耳鸣的程度。

    “我知道你对我有些误解,亲爱的西泽尔,”死侍不停的念叨着,“得了吧伙计,承认吧,这个美妙的世界上哪有什么人是好的,大家只是坏的程度不那么一样而已!”

    西泽尔断然道:“我一点也不好奇你坏的具体程度,别特意告诉我这件事了,谢谢。”

    “别这样,西泽尔,你可真无情!”死侍继续喋喋不休的念叨着,他自己一个人话唠起来就能比一千只鸭子还要吵,“我觉得你可能并不会有这样切实的体会,我们的生活本来不应该是这样,但是,最幸运的是,这也是一场新生……你们觉得呢,在我们后面的朋友们?”

    就在这时,西泽尔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西泽尔还没来得及接电话的时候,死侍已经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念叨,“会是小虫吗?会吗,不会吗?”

    西泽尔低头瞥了一眼,还真是彼得的=_=

    “嗨,西泽尔,”彼得的声音愉快而轻松,“这个周末有时间吗?刚刚艾利克斯和克莱尔打电话给我,我们去野营吧!小猫狸子和小虎斑猫也会一起去的,克莱尔说,小虎斑猫都要长大了,不过小猫狸子却还是小小的一团。”

    彼得在大学里也交到了一些新朋友,大概是和其他人接触得多了,他的性格似乎变得更加开朗活泼了些。

    死侍闻声猛地抬起头,炯炯有神的盯着西泽尔。

    西泽尔却是态度平和的和彼得打完电话,完全对死侍灼热的眼神视而不见。

    “我听到了,那是彼得的声音。”死侍极其顽强的唠叨道:“这个周末对吗?你们约了哪里,具体的时间呢?带上我一个吧!”

    “不,你听错了。”西泽尔眼神微妙的瞥了他一眼,然后便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这不可能。”死侍还在坚持。

    这一次,西泽尔根本连解释都不解释了,只是温文尔雅的对着死侍笑了一下,然后便是从容的放学,然后回家。

    就在他回家的路上,已经从哥谭市一路来到了纽黑文这座普通的大学城、却始终不曾找到自己哥哥下落的旺达,微微蹙着眉,有些不安的望着周围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