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因为来到纽黑文这座城市不久,西泽尔对这里也并不是特别熟悉,摆脱掉死侍从学校出来后,他便打开了手机里的123言情直播平台,放慢了回家的步伐,一边直播着耶鲁大学附近的景象,一边同还蹲在直播间里的几个死忠吃瓜观众聊了几句。

    因为直播间刚刚打开,所以里面只有零星几个闲着无聊挂机的观众,这一条弹幕过后,倒是陆陆续续冒出来了几个人,有人跟着发弹幕道:

    耿直的颜狗一发话,后面立刻有人开始附和。

    被上面那个观众提醒之后,才想起来把直播间一直顶着的“美国高中留学生活直播”这个名字改成了新的“美国大学留学生活直播”。

    西泽尔对着自己手机的摄像头笑道:“暑假的时候回帝都了,一直在国内,就没有开直播,现在美国这边大学刚刚开学。”

    西泽尔忍不住笑了一下,也跟着开玩笑道:“你在哪里?”

    “距离好像有点远,我在纽黑文。”西泽尔微笑着说道。

    那个学霸闻言顿时发了个委屈的表情。

    西泽尔一路往自己的住处走去,步伐慢悠悠的,还时不时停下来给路边高大的树木、街边一些颇具特色的建筑几个特写镜头。

    就在这时,一个面上还带着几分惊惶不安的红发小姑娘突兀的闯入了西泽尔的镜头。

    九月初的纽黑文阳光正烈,旺达单薄的身影暴露在刺眼的阳光下,因为她深深地蹙着眉,眼睛里还带着些无措和慌张,行走在阳光下的时候,不见明媚之色,反而让人觉得她有些异样的疲态。

    看到西泽尔正拿着的手机镜头,旺达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收缩,意识到对方并非有意拍摄自己,而是一直在把周围的景象收入镜头之中后,旺达才稍稍松了口气,对上西泽尔温和的微笑,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单纯的笑容来。

    西泽尔直接走了过去,对这个身高还不到自己肩膀的十几岁小姑娘微笑道:“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旺达刚要摇头,想要谢绝只是陌生人的西泽尔的好意,然而,突然之间,她的心脏忍不住的剧烈跳动起来,她敏锐的感觉到,一种潜在的危险似乎正在靠近,那种被人窥伺和环绕的感觉,就如同被潜伏着正要捕杀猎物的野兽盯上一般,让人无端的开始心底发毛。

    “小心!”旺达脱口而出道。

    西泽尔的感官同样敏锐,虽然那股恶意并非是冲着他来的,但是,让旺达惶惶不安的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就站在她身边不远处的西泽尔同样感同身受。

    下一瞬,围绕在旺达身边,突然产生了一个能量场样的东西,里面散发出阴暗而危险的力量。

    西泽尔正巧和旺达站在一起,他同样也被这个危险的能量场给圈住了。

    直播间里的吃瓜群众们没有身临其境,只凭眼睛观看,完全无法体会到现身能量场中的西泽尔和旺达现在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该回来了,我的女孩,你的身体中才蕴含着最强大的力量。”一个声音淡漠、却极为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他的言辞亲昵得诡异,语气却冰冷得吓人。

    就在这一瞬,西泽尔直接飞身扑在了旺达的身上,把她一起撞出了刚刚那个诡异的能量场的范围,两个人在地上滚了一圈,才滚出去没多远的位置。

    其中有一个还在刷弹幕的吃瓜群众,一看就知道容易晕车晕3d,很多出远门的事情估计都办不了。

    脱离了能量场的范围,西泽尔和旺达同时稍稍松了一口气。

    因为刚刚还滚在地上躲闪,西泽尔单手撑地的站起身来,一把将旺达往远处推去,急促的对她嘱咐道:“快离开这里!”

    旺达并不肯连累无辜的路人,她急匆匆的喊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所以让你赶紧跑!”西泽尔没有任何迟疑的直接开口说道。

    “竟然能够直接冲出能量场?”那个苍老而阴森的声音里不免带上了几分惊诧和愕然,他贪婪而阴冷的目光落在了西泽尔的身上,眼神锐利刺骨,他低声喃喃着冷笑道:“你这是什么变异能力?”

    不管是催促旺达赶紧离开的西泽尔,还是拿不定主意的旺达,他们两个人还在纠结上一个问题,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搭理那个声音行将就木的老头。

    “我就知道,生活就好比是一部无尽的灾难片,幸福短暂得简直令人发指。”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死侍突然开始念叨着。

    西泽尔的眼角忍不住的一抽,果断的无视了死侍,只是对旺达匆匆忙忙的说道:“算了,我带你走!”

    旺达愣了一下,立刻就被西泽尔抓住了手腕,被他拽着匆忙往远处跑了出去。

    “哎?”西泽尔的体温似乎比正常人的体温稍稍偏低一点,被他的手指握住手腕,触感有些微微的发凉,一时间,旺达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看到西泽尔的动作,本来还打算出手救人然后顺便敲竹杠让西泽尔把彼得的笛之爱和联系方式交出来的死侍顿时也愣住,“你就这么跑了?”

    受够了死侍这个没完没了的话唠的西泽尔直接装作没听到,拉着小姑娘的手腕已经绕到了另一座房屋后面的小路上。

    “刚刚那个是什么东西?”被之前那个能量场弄得心情十分暴躁和糟糕,西泽尔闭了闭眼睛,稍稍冷静下来之后,才向旺达问道。

    “那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场,它现在的状态十分危险,会极大的削弱变种人的力量,最为适合捕捉变种人了。”旺达至今还有些心有余悸。

    西泽尔也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刚刚站在那个能量场中间的时候,身体莫名有些虚弱、还有一种近乎失控的荒谬感觉,说实话,他现在甚至只想安安静静的躺下来,尽快结束自己身体上这种诡异的状态。

    “哦瞧瞧,瞧瞧,又来了一个……”那个苍老年迈的声音阴戾的说道。

    “嘿,这都关我什么事?”死侍不满的冲着西泽尔的背影大声叫道。

    单纯善良的十四岁小姑娘旺达闻声忍不住的回头,“我们、我们就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这样好吗?”

    西泽尔定身看了她一眼,疑惑道:“你和他认识吗?”

    旺达忙不迭的摇了摇头。

    “那就没什么不好的。”西泽尔干脆的说道:“我也不认识他。”

    死侍立刻难以置信的吼了过去:“西泽尔!”

    “……”旺达眨巴了两下眼睛,把“他在叫你呢”五个字咽了回去,觉得这个好心帮自己的大哥哥简直是睁着眼睛在说谎。

    留在后面的死侍很快便被追踪着旺达一路而来、试图把她和快银当做人质来逼迫万磁王做出让他满意的决定来。

    然而,就在那道危险的能量出现的瞬间,部分变种人已经自动自发的消停了下来。有些人为了迅速脱离战局,也还一个劲的往偏远处靠近。

    “记得先报警!”西泽尔提醒旺达道。

    听到了西泽尔叮嘱小姑娘的话语,因为刚刚的变故顿时精神一振,因为警察叔叔今天一直都没出现,在做过体检和中心率检查后,西泽尔便也没急着始呼朋唤友过来凑热闹。

    突然之间,刚刚那个发出苍老声音的男人几乎已经到了西泽尔和旺达的背后不远处,下一瞬,变种人的攻击已经呼啸而至。

    西泽尔不由得拧眉,他直接再一次扑倒了被自己带了这么远的小姑娘,用自己的背脊替她挡下了多余的能量波。

    已经动作麻利的跟上来的死侍还在旁边蹲着不以为然的说着风凉话,他兴致勃勃的冲着西泽尔嚷嚷道:“你告诉我小虫的联系方式,我就出手,怎么样?”

    西泽尔把小姑娘护在了身后,对死侍,继续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看到西泽尔刚刚护着自己的模样,就和哥哥快银之前把她塞进运输车里、而他自己却留下来和那些追击者不同的周旋时的动作一模一样,而她现在,却是连哥哥的踪迹都找不到。

    顷刻间,想念、担忧和愧疚充斥在旺达的心里,她的眼睛忍不住的一红,极端的愤怒和愧疚,让旺达本来就有些不太稳定的心情顿时失控起来。

    下一瞬,那个声音苍老刚刚还无比嚣张的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直接就随着周围的一小片环境,和那些树木花草一样,同时湮灭消散在了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