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西泽尔打完电话之后,还特意问了一下救护车的前来方向。出了这种意外,旺达又已经晕了过去,他现在也无心估计直播间里的吃瓜观众了,直接抱起小姑娘离开这段事发地点,往医院救护车前来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

    死侍擦了把满是细微伤痕的脸,眼神惊奇而又微妙的盯着西泽尔的背影,直接又跟了过去。他就知道,能和彼得关系那么好的朋友,又怎么会是普通的角色呢?

    --他原来去彼得·帕克所在的中城高中去找过他的,没想到,他却去晚了,六月一过,高中毕业生们便已经很少会出现在学校,他还是在中城高中里绕了几天,才从一些低年级的学生口中隐约知道了彼得在那里读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关系特别好、几乎称得上是形影不离的留学生朋友。

    至于死侍会在耶鲁大学遇到西泽尔,就完全只是一个巧合了。不过,这个巧合却让他立刻兴奋起来,并且试图从西泽尔身上得到彼得现在的联系方式。

    奈何西泽尔也不是吃素的,有上次那个骑着自行车的哥们铁口直断的言语打底,死侍越闹腾、越不遗余力的死缠烂打,西泽尔就越不会把彼得现在的情况告诉他。

    纽黑文这座城市完全比不上纽约的豪华,不过,越是相对悠闲平静的城市,遇到事情的时候,救护车敢来的速度反而可能会变得越快。

    西泽尔把旺达小姑娘抱上了车,本来按照他的本义,救护车的车门完全可以现在就关上,然后把死侍那个家伙扔在外面就好了。

    不过,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当然也看到了死侍除了稍微擦了擦脸、但是上面仍旧浮现着细微伤口的模样,以及他现在还浑身是血的样子。

    说真的,但从视觉效果来看,死侍伤得似乎比只是单纯的晕过去眼圈发红表情都皱在一起的旺达看上去要严重多了。

    如果说旺达的模样还志向是身体不好突然晕倒了所以需要叫救护车,那么死侍那满身的伤痕和血迹,就摆明了除了叫救护车外,更需要报警叫警察了。

    西泽尔坐在旺达旁边,平静的看着死侍在任由的医护人员帮他包扎身上伤口的时候,还在不停的编排着一群根本不存在的袭击者,当然,他和旺达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引来那些医护人员惊叫连连和满心同情的情况下,自然有护士直接就帮忙报警了。

    西泽尔全程一副寡言少语的模样,任由死侍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话唠胡扯。

    他的手机里,123言情直播间一直没关,虽然摄像头在衣服口袋里什么视野只剩下一片昏暗,但是,在西泽尔不出声的时候,死侍的语言,已经非常生动的为还在种花家的凌晨坚持熬夜并且蹲守在直播间的吃瓜观众们呈现出了异彩纷呈的一幕。

    西泽尔靠坐在救护车上闭目养神,自然看不到直播间放慢了速度后,刷得和公共聊天室的弹幕内容。

    有个无聊的吃瓜听众感慨道--反正也没有画面,只能当听众了。

    随着那些直播间的观众们聊天的弹幕内容越来越跑题,救护车一路风驰电逝,总算冲到了医院里,而浑身是血的死侍竟然就真的一路叨逼叨的说了整整一路。

    不过,也拜他所赐,到了医院之后,西泽尔和那些医护人员还没有从救护车上下来,就看到,医院的大门那里,已经停着一辆警车、并且下来了三位神情严肃、眼神如猎食的鹰般锐利的警察了。

    西泽尔目送着旺达被推进了医院里,死侍仗着自己也是伤患,同样被带去了诊室里进行检查,唯一一个身上完好无损的西泽尔,自然就同那三位警察一起,看着他们和医院借了一间办公室,直接开水配合调查起来。

    不过,比起死侍喋喋不休天花乱坠的现场造谣,西泽尔的言语就直白多了,路遇旺达小姑娘别人追杀,然后追杀她的那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直接就和周遭的环境一起,扭曲破碎然后湮灭了。

    并且,不同于死侍,西泽尔还拿出了证据--自己之前的直播记录。

    其实死侍凭借自己身体的恢复能力,身上那些伤口早就没事了,唯一看上去可怕的,也就只有伤口外面留下的血迹而已。不过死侍并不知道西泽尔配合警方调查的时候,已经在不经意间摆了他一道,所以,他还处在幸灾乐祸看热闹的状态中。

    从西泽尔这里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和充分的证据之后,警察的态度很快也缓和了下来,很快西泽尔便从那间办公室里出来,找到了旺达小姑娘所在的病房。

    根据医生的检查,旺达的身体并无大碍,晕倒应该只是因为极度紧张和疲惫,她的晕倒,与其说是受伤,不如说是出于自我保护的应激反应罢了。

    而且,旺达的身体状况,正好也和西泽尔提供的证词内容基本吻合上了。

    倒是死侍,因为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帮忙报警的时候,采取的是他叙述的信息,所以,才从诊室里出来的时候,死侍面临的才是警察更进一步的怀疑和盘问……

    在警察扣住死侍不放的情况下,西泽尔顺理成章的自己回了家,之后,他直接把死侍的一张照片发给了彼得,询问道:“认识他吗?”

    彼得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干脆利落的回答道:“不认识!怎么了西泽尔,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西泽尔稍稍的舒了口气,不认识就对了。他也觉得,如果死侍认识彼得的话,也不至于连个联系方式都找不到,再不济也可以去皇后区彼得的叔叔婶婶家里找他,偏偏死侍的唯一做法却是整天死缠着他不放,这也就意味着,死侍跟彼得之间的关系,根本不像是死侍自己口口声声说的那般熟悉,他唯一知道的情况下,大概也就是自己和彼得认识,而他又碰巧和自己在一个大学里遇见了而已。

    “我觉得那个人有点臆想症,下次看到他,直接绕路走吧!”西泽尔并不瞒着彼得,直接把死侍见到自己第一面之后,就开始死缠烂打的追问彼得的联系方式这些事情一一告诉了彼得。

    在彼得满心的震惊和义愤填膺,甚至跃跃欲试的要帮西泽尔解决掉那小子的纠缠之后,西泽尔为了打消彼得这个有点自己送上门危险的念头,便又将今天发生的意外事件,以及旺达那个十分特殊的小姑娘的情况、还有死侍在今天堪称神经病的表现都说给了彼得,最后还不忘叮嘱他道:“我觉得他精神有点不正常,和这种脑子不正常的人,没必要计较太多,远着他点走,不行就报警吧!”

    西泽尔并不怕麻烦,但是他真心觉得,和死侍这种有点偏执狂的神经病纠缠不清绝对是下下策,幸好死侍完全不知道彼得的下落,还是就这么晾着他好了。

    翌日上午,西泽尔上完课之后,想到了旺达,便又去医院里探望那个小姑娘,也不知道她今天好些了没。

    西泽尔并没有买花,而是选了一个很漂亮的果篮,不过,等他到了医院里面之后,却意外的得知,旺达竟然一直没有醒。

    他的脸色不由得变得微微有些凝重起来,把果篮放在病房里,彼得轻轻的摸了摸小姑娘的额头,温度一切正常,呼吸心跳也十分平稳,除了微微蹙起的眉头让她显得有些担忧不安以外,就仿佛她只是安静的睡着了而已。

    西泽尔找到了旺达的医生,然而医生却也对旺达的情况束手无策,而现在一切的唱功检查都证明,旺达的身体一切如常,却偏偏无法醒来。

    最后,那个医生有些凝重的说道:“如果身体的指标一切正常,她却依然无法醒来的话,那么,我个人的判断是,她可能心理上存在一切问题。但是现在病人一直处于沉睡中,心理医生无法和她直接交流,很很难做出具体的判断。”

    西泽尔微微拧着眉点了点头,又回到了病房里。

    旺达才十四岁,即使欧美人白种人的身形普遍比东方人要高大一些的,但是,这个小姑娘现在却还是瘦瘦小小的一只,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突然之间,西泽尔微微讶异的睁大了眼睛,躺在病床上的旺达似乎梦到了什么,眼圈泛红,还有几滴眼泪忍不住涌了下来,在脸颊上留下细微的泪痕,她还闭着眼睛,无意识的喃喃道:“哥哥、哥哥……”

    西泽尔微微一怔。

    他倒是没有什么想要弟弟妹妹的打算,说实话,就算想要,旺达的人种也不对,但是,一个病床上的小姑娘这么哭,看着确实有些让人心疼。

    “她在喊你呢!”突然从病房的窗户外面跳出来的死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提醒西泽尔道,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