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西泽尔再一次无视了死侍,他甚至全不在意这里的病房是高层,死侍从窗户外面怎么爬过来的这种事情。

    看着病床上的旺达,西泽尔略微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才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比起旺达的体温,西泽尔的掌心微凉,不过,那种温柔的触感,却依然让人心安。

    刚刚还在流泪的小姑娘在潜意识中似乎觉察到了身边人的陪伴,稍稍安下心来,极轻的喃喃了两句,便再次睡着了。

    西泽尔直接按铃叫来了医生,简单说了旺达刚刚的情况后,医生也跟着松了口气,毕竟,对于生病昏迷的人来说,有了对外界的反应就是好事,也许旺达再睡一会儿,就会醒过来了。

    与此同时,快银已经在一家福利院里住了一小段时间了,比起其他的孩子,他的年龄已经不算小了,再加上快银是因为没有监护人才被送到这里来的,身体健康、智商正常。

    虽然还是个少年模样,但是,因为从小到大的经历,在这种时候,快银却显得格外成熟,联系学校还需要时间,快银最近就只是留在福利院里面,还一直在给大家帮忙,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对他自然也很友好。

    这天一早,快银帮忙整理福利院的报刊时,却意外的看到了一篇纽黑文方面头版头条的报道。因为事发地点就在耶鲁大学校园外不远处,又是空间湮灭这种多少带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这篇报道用了很大的篇幅,到了后面,浑身是血还被警察盘问了好几圈的话唠死侍、还有从出场就昏迷的受害人旺达的照片,都出现在了报纸上。

    快银的眼睛猛地睁大。

    他死死的盯着照片上旺达躺在病床上的模样,几乎是瞬间便已经从报道中找到了妹妹所在的医院。

    他的手指有些微微颤抖,几乎拿不住报纸的把版面翻到了前面,被扭曲的空间、湮灭的场景,以及所有那些匪夷所思的画面,都有了清晰的解释——被他摆脱掉的天启一系的追杀者,竟然又去找到了旺达。

    快银之所以上次在医院醒来后,便直接藏身于福利院中,一方面是想要弄一个过了明路的新身份,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有些矛盾的担心着自己立刻就去找到旺达,会把那些追杀者引到旺达身边,他只是没想到,那些追杀者竟然会这么快就放弃自己这扮,转而却追捕旺达。

    想到这里,快银的心里几乎被内疚和后怕所浸满,一股寒意从指尖直接蔓延到了心底。他紧紧的盯着旺达在医院里的模样,不过好在,根据报道的内容,出事的人应该是追杀者,旺达虽然也受了伤,但是她至少还安安稳稳的躺在医院中。

    想到这里,快银才算是稍稍松了口气,不过,事已至此,原本的任何盘算,都比不上他想要立刻回到旺达身边,看到妹妹安然无恙来得重要。

    快银把这份报纸折起来收好,没有惊动任何人,便已经如同闪电一样,迅疾的消失在了这所福利院中。

    阿卡姆疯人院中,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许久才活着出了医院的小丑再次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因为之前的变故,死神已经盯上了藏身此处的康斯坦丁,担心他真的会把阿卡姆疯人院彻底炸掉,布鲁斯·韦恩只能是微微皱着眉头,一脸晦气的重新把康斯坦丁这个男人从疯人院里接了出来。

    “别这么沮丧着脸,伙计。”康斯坦丁还有心事抽烟,他拖着受伤的胳膊,坐在顶级豪车的副驾驶位置上,眼神淡漠而又沧桑的望向哥潭市偏僻的郊区,阿卡姆疯人院黑暗哥特式的场景渐渐的从他的视野中远去。

    “我真不想把你这个灾星带回去。”韦恩真心实意的说道。

    康斯坦丁挑了挑嘴角,“也许你可以让我继续留在阿卡姆疯人院里,也许过一段时间,那些罪大恶极的罪犯们,便一个个的全都死于意外了,哥潭市会因此而迎来新的和平。”

    “你确定不是在纷乱中,把阿卡姆疯人院里所有的罪犯全都放出去吗?”自己开车的韦恩瞥过来一眼,那眼神嫌弃的仿佛坐在他车上的是一只臭虫。

    康斯坦丁耸了耸肩,直到韦恩突然一个急刹车,由于巨大的惯性,康斯坦丁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安全带勒紧的情况下,正脸还差点撞在挡风玻璃上。

    ——就在韦恩的车停下的前面五米处,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已经横着倒了下来,如果他再往前开一段距离,大概会正好把他的车拦腰截断。

    “……”韦恩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万分嫌弃的瞥了康斯坦丁一眼。

    康斯坦丁举手投降,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动作间的态度却是明摆着的,这种意外事故,肯定是他的锅,他承认。

    真特么想知道到底是谁诅咒了他啊!

    在康斯坦丁渣了无数人、也坑了无数人的生命中,这次的遭遇,真的是他落魄得最凄惨的一次,甚至没有任何破解的方法。

    过了一会儿,韦恩重新开车上路,康斯坦丁百无聊赖的看着最近的新闻,当他注意到病床上的旺达的照片后,他的眼神突然凝住。

    心细如发的韦恩自然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凭借他对康斯坦丁的了解,反省这种事情是不可能会出现在康斯坦丁的身上的。

    康斯坦丁却盯着报道里的内容,心中不由得一动,“纽黑文,并不是很远……”康斯坦丁喃喃道,随后,他抬起头,对着韦恩认真道:“帮我查一下这个小姑娘现在的联系方式。”

    ·

    不过半天的时间,快银便已经找到了妹妹所在的医院里。

    当他冲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宝贝妹妹正靠坐在病床上,小姑娘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杯子,里面盛着一小杯底深棕褐色的澄清液体,即使站在门口,也能远远的闻到杯子里面散发出来的恐怖的味道。小姑娘的脸皱成一团,闭着眼睛以一种大无畏的勇气将那东西一口喝下,然后夸张的抓着杯子直接往后一翻躺在了床上。

    站在床边还拿着藿香正气水中文包装的西泽尔被旺达的动作逗得有些忍不住的想笑,他伸手摸了摸旺达的头发,直接把一块剥开的巧克力喂到了小姑娘嘴边。

    “西泽尔,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哥哥。”小姑娘嚼着甜腻的牛奶巧克力,即使这样都难以把藿香正气水的味道给压下去,她抓着被子的一角,有些不安的样子。

    “报纸上有关于你的报道,而且纽约那边也贴了寻人启事。”西泽尔细心的安慰她道,说起来,艾利克斯真是写寻人启事的一把好手……

    听到这句话,快银的心中稍安,就连对西泽尔的印象,都立刻上浮了不少好感度。

    “你在喂她喝什么鬼一样的东西。”死侍正拿着那个杯底研究,他闻了闻藿香正气水的味道,摆出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西泽尔的做法是又开了一小瓶,动作迅速的直接倒在了死侍手里的杯子中,然后平静的告诉他道:“很好奇?你可以自己尝尝,尝试完之后就可以滚了。”

    旺达忍不住笑,她的身体看起来似乎很健康,医院里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至于心理医生,在旺达醒来后,小姑娘温柔又活泼的模样,大家也就自然而然的略过了当初的提议。

    而西泽尔拿来的藿香正气水,反正是非处方药,少量的吃一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再加上藿香正气水的效果和旺达现在的症状其实也比较对得上,西泽尔就拿了些过来,虽然吃药的过程是痛苦的,不过,小姑娘头痛的症状倒是真的减轻了些。

    “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吗?这样我才能善待他人。”死侍端着那一杯子藿香正气水,感觉自己被一股辛辣的味道所包围,整个人简直都要疯了,他忍不住的唠叨道:“比如说,告诉我彼得的下落,再不济,明天就是周末了,你们约好了野营的,带上我一个好吗?”

    西泽尔惯例的无视他,对付话唠,千万别搭腔,让他要么就自己继续叨逼叨,要么就安静的闭嘴,要是搭腔之后,他反而就越说越来劲了。

    快银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

    喋喋不休的死侍突然住嘴,看到快银的速度,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啊哈?”

    “哥哥!”旺达小姑娘惊喜的叫道。

    西泽尔却是忍不住眨了眨眼睛,有些愣住。

    ——银色头发不算常见,尤其是快银这张脸,上次还用云南白药砸晕过他呢,西泽尔很熟悉呀=v=

    不过很可惜,快银上次突然醒来那一瞬,其实意识也是混混沌沌的,这次再见到西泽尔,他根本就没认出他是谁来,只是紧紧的拥抱了旺达一下,然后尤为认真、诚恳的向他道谢。

    病房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然而这一屋子的人却谁也没动。

    ——那是一个陌生的外地号码。

    西泽尔是因为,能找他的人,自然会打他的手机,死侍也是差不多的理由,虽然更大的可能是,现在根本没有人会找他。

    至于快银和旺达兄妹两个,则是本能的有些抗拒过去的联系。

    电话铃声固执的响了几圈,死侍终于按下了免提。

    再然后,在场的所有人同时听到了一个沧桑中带着温柔和性感的男声,那人开口就是一句真心实意的关切话语:“旺达,我看到报道说,你受伤了,你现在还好吗?”

    一片诡异的寂静中,西泽尔面无表情波澜不惊,死侍难得没吭声,却用表情夸张的表达着“噢噢~”的怪叫模样。

    快银的脸色直接冷了下来。

    倒是旺达,稍稍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对着电话开口说道:“康斯坦丁?”

    “嗯,”康斯坦丁顶着韦恩略带嘲讽的目光,朝他抛过去一个挑衅的微笑,然后继续和旺达说话。

    就在他暗示的表达了,希望能接旺达过去他那里养伤的意思后,忍无可忍的快银终于抓起电话,对这个明显不怀好意的男人阴测测的说道:“你好,先生,你要是还有一点关心旺达的身体,就该知道,不要让病人消耗这么多精力听你闲聊说话。”

    “……”康斯坦丁脸上的表情顿时如同被人打了一闷棍似的,韦恩颇觉有趣的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