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快银毕竟还只是个十四岁的男孩,他的少年嗓音听在康斯坦丁和韦恩这两个有名的花花公子耳中,还带着些明显的稚气。(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不过,饶是如此,他就差没直截了当的对康斯坦丁来一句“你特么废话有完没完”的态度,依然还是起到了明显的效果。

    韦恩忍不住的向康斯坦丁挑眉,满是幸灾乐祸的劲头。

    康斯坦丁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因为旺达的特殊情况,他却依然还是坚持在快银不耐烦的暴躁中,又关心了旺达两句,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随后,韦恩看向他,微微拧着眉,有些慎重的问道:“那个小姑娘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如此在意她。”

    康斯坦丁直接把手中的报道扔给了韦恩,“看看吧!”他慢条斯理的说道:“现实扭曲,进而湮灭一切,这就是那个女孩的力量。”

    韦恩的视线也盯在了报道中事故现场的照片上——就在耶鲁大学不远处,纽黑文的一条还算繁华的街道,已经在神秘力量的摧毁下,变成了破碎齑米分的模样。

    这不是普通人能够造成的破坏力,甚至于,依托于科技的现代武器,同样无法造成这样的效果。

    “变种人?”末了,韦恩低声说道。

    顿了顿,不等康斯坦丁回话,韦恩已经心中恍然,继续沉声道:“你想利用她的力量来解决自己身边的噩运?”

    康斯坦丁一派大家心知肚明的模样,看向自己的老朋友,然后微微勾起了嘴角。

    ·

    医院病房里,旺达恨不得冲过去挖个坑把那个男人埋土里,省得他一直在旺达背后不怀好意!

    快银挂断了那个电话之后,对上妹妹的视线,神色几乎是瞬间便柔和了下来。

    “旺达,我只是——”快银生怕妹妹误会或者是失望,忙不迭的就想要解释。

    旺达却微笑着伸出手,轻轻的抓住了他的衣袖,“我知道哥哥你只是担心我。”

    小姑娘温柔又狡黠的笑道,她的双胞胎哥哥、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就在身边,这件事显然让旺达的情绪很快便舒缓放松下来。

    旺达认真的向哥哥解释了自己认识康斯坦丁的事情,同时也说清了自己和哥哥分开后的经历,至于外表阴森可怖里面更是十分神秘的阿卡姆疯人院,更是旺达叙述中的重中之重。

    听她说完之后,一直死赖在旁边不走的死侍突然开口插了一句道:“阿卡姆疯人院?我知道这个地方,坐落在民风淳朴的哥谭市郊外。哥谭市充斥着怪异而黑暗的哥特式华美建筑,那是黑暗骑士蝙蝠侠的故乡,所有的犯罪分子几乎都被他关在了阿卡姆疯人院里。”

    听着死侍夸张的描述,还有那句“民风淳朴”的形容词,快银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旺达则是嘴角一抽。

    从妹妹和死侍口中得知了哥谭市和阿卡姆疯人院究竟是何种地方之后,快银的心中唯一的念头,大概就是先给他根本不认识的康斯坦丁打上了一些类似于不怀好意、意图不轨的标签,尤其是得知那个男人竟然还深夜邀请旺达一个小姑娘进入了阿卡姆疯人院那种可怕的地方后,快银更是毫不犹豫的给他重新加了两笔,直接变成了诱拐单纯无辜小姑娘的人渣。

    不由得,快银的视线落在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这会儿正拿着手机似乎给人发信息的西泽尔身上。

    对于快银来说,年龄和自己相差并不是大多的西泽尔,明显比康斯坦丁来得靠谱多了。

    快银给西泽尔的定义,则是一个好心的、把受伤的妹妹送到了医院而且还到医院看望她陪她说话的热心少年。虽然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也就这样吧=_=

    旺达有了自己的双胞胎哥哥照顾,西泽尔稍坐了一会儿之后,便主动起身离开了。

    至于死侍,还没有从西泽尔身上得到彼得的联系方式,他怎么可能肯罢休,眼看着西泽尔直接进了电梯下楼,死侍相当潇洒的直接从病房的窗户一跃而下,打算在楼底继续蹲守西泽尔的行踪了。

    完全不想和一个偏执狂打交道的西泽尔一边和彼得还有艾利克斯他们发着短信,一边直接从电梯的二楼走出来,让他就这么绕到了医院的后花园里,从另一侧的二楼直接走楼梯出了医院。

    九月末,一场秋雨一场寒。

    明明上午的时候还是阳光明媚,中午一过,纽约和周边的城市天空中便纷纷堆积满了浓重的乌云。

    “似乎要下雨的样子。”西泽尔抬头看了看天气,出门上课之前,先从家里拿了把伞。

    位于纽约市郊的一栋看似稀松平常的大楼里,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和他的几个研究人员、以及智能管家贾维斯正全都目光炯炯的盯着露天试验台上用超导金属固定着的雷神之锤。

    “我、我有点不安。”雷神托尔拉着女朋友简的手,看着托尼他们那些科研疯子的设计,只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他们只是想要给雷神之锤充电而已。”简也稍稍握紧了托尔的手,温柔的笑着给他鼓励,还在校验另一组实验数据的托尼一边在文件上签字,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贾维斯,可以开始了。

    然后,托尼又一边回过头来向托尔解释道:“我们之前在斯塔克工业大厦里进行过实验,平时家里常用的交流电根本无法给雷神之锤充电,换成电力输送的高压电之后,同样没有任何效果。”

    顿了顿,托尼神态从容淡定的微笑着解释道:“后来,我们突然间想到了,雷神之锤原本的电力,应该是和天空中的闪电同源吧?”

    虽然雷电本身是完全可以用科学解释的,不过,用最科学的办法来维修雷神之锤,总让托尔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于是,我们就站在这里,等天空中的闪电出现,然后捕捉它?”托尔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是的,”托尼轻松的说道,在等待的过程中,他甚至还先让智能管家贾维斯先给他来了段轻松的音乐。

    一直在暗处盯着他们这边动作的洛基几乎要笑疯了。

    他忍不住的捶了两下桌子,笑得整个人都在微微的发颤,“用闪电来充电?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啊。”

    这些天一直和他在一起,并且身体已经恢复了些的讹兽阿诞见状,还有些不明所以的茫然,“闪电不能充电吗?”阿诞看向笑得不可自拔的洛基,微微拧眉道。

    洛基脸上的笑突然僵住。

    虽然他觉得这一切简直都太荒谬了,但是,托尼·斯塔克是什么人,洛基的心里还是比较有数的,他这次带的研究队伍竟然如此热衷于用闪电来充电,真的只是陪朋友来玩的一场闹剧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雷神之锤再次被充满电恢复力量之后,应该怎么办?”洛基的心里多少有些担忧。

    虽然每次和托尔动手,然后自己被镇压下来,当然最后的结果顶多是自己被带回去关禁闭,这套流程洛基早就经历过无数次了,甚至都有些习惯了。

    “如果可以充电的话,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给它放电吧。”阿诞眨了眨漆黑的眼睛,秀气乖巧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来,他的语气柔和、声音温柔的向洛基说道。

    “放电?”洛基顿时一愣,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个极其荒谬的想法。

    “正极连接负极,短路,然后放电。”阿诞还记得自己在协管办的那段时间里,那个怕他无聊总是会教给他一些新东西的工作人员,至于放电这种物理常识,就是来源于此。

    随着阿诞的话语落下,洛基的眼神也越来越亮。

    天空中的乌云越积越多,随着一阵响彻天际的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西泽尔上完下午的课后,看着外面雨势太大,即使拿了伞,依然还是决定先在教学楼中等一会儿避避雨。

    彼得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

    “说好明天去野营的,这雨不会一直下吧!”彼得的心里多少有点担忧,更何况,就算雨等会儿停了,刚刚的雨下得这么大,这种程度的降水量也会给他们明天的野外出行带来很多麻烦和不便。

    “如果天气一直不好的话,明天的野营就只能取消了。”西泽尔的语气倒是十分温和,“我先给艾利克斯打个电话,如果明天真的不方便去的话,大家再联系好了。而且这样的话,彼得,也许你愿意来我的新住处参观一下?”

    “当然!”彼得一口答道。

    纽约市外,用闪电给雷神之锤充电的实验还在进行之中,不过,因为闪电的数量不太够,再加上雷神托尔本身多多少少也有点吸引闪电的意思,所以,在失败了一次之后,紧紧皱着眉的托尼索性直接把托尔从试验室给赶了出来。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雷神之锤平放在试验台上,被雷电一次又一次的劈,即使那些伤痕根本到不了自己的身上,但是,托尔仍然有些感同身受。

    在这种还不知道结果的焦急等待中,看到托尔始终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简索性拉着自己的男朋友去逛街购物了,她的理由也给的很窝心,“为了提前庆祝雷神之锤的恢复。”简拉着托尔的手微笑道。

    雷神托尔也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不过,他的笑容几乎是瞬间就凝在了脸上。

    ——前面不远处,他那个整天都在搞事、搞事、搞事,并且对所有地球人嗤之以鼻的坑货弟弟洛基,正满脸温柔笑容的陪着一个长得温婉漂亮甚至有些难辨性别的人拎包逛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