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托尔和简付完账从商场里出来的时候,随着一阵阵的电闪雷鸣声,纽约市也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而就在他们前面不久出来的洛基和阿诞,却是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

    托尔站在商场门前的台阶上,面色有些微微的凝重。

    简挽着他的手臂,简单的捋了下头发,然后低声说道:“我记得之前洛基在地球上的时候,似乎从不掩饰自己的身份?”

    “是的。”托尔点了点头,他有些忍不住的想到了刚刚洛基帮阿诞买书时候摸出来的钱包。

    不得不说,对于洛基而言,主动的融入了地球普通人类的生活,真的是一个极其长远的进步。

    与此同时,虽然嘴上很执拗,但是其实行动上的确已经开始在慢慢学习和适应地球生活的洛基,正非常有进步的同阿诞一起坐在了一辆出租车上。

    因为讹兽阿诞一脸“我不是美国人”的东方面孔,还自带一身的优雅而独特的气质,这位健谈的出租车司机显然把他当成了前来纽约旅行的客人,他直接无视了旁边的洛基,开始喋喋不休的沿路讲述着纽约这座国际大都市的各处人文风情。

    阿诞一副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想了想,他还相当主动的按照司机的介绍,更改了一开始的目的地位置。

    洛基闻言,略微诧异的看过来一眼,阿诞却对着他,微微的摇了摇手指。

    在经过一段漫长的路程后,出租车在纽约市郊的一段公路上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阿诞远远的看着在洛基的监控录像中出现过的一个地点,付完车费等那辆车的司机离开之后,他才打着一把伞,拉着洛基的胳膊,把两个人都遮住以后,指了指不远处一座半隐在树林中的实验楼。

    在“哗啦啦”的暴雨倾盆声中,洛基愣了一下,然后才猛然间反应过来,他危险的眯起了眼睛,“雷神之锤?”

    “他们应该还在进行试验。”阿诞的视线扫过那栋小楼的楼顶,原本的避雷针明显已经被拆下去了,新换上的东西样子有些奇形怪状的,一看就和普通避雷针完全不一样。

    作为种花家的一员,尤其还是居住在帝都和协管办有过深入接触,阿诞对避雷针简直比对任何一个东西都要熟悉。

    --毕竟是和渡雷劫息息相关的事情,大家肯定都十分关心。

    洛基眼神炯炯的盯着那座看上去有些旧了的小楼,他沉声说道:“雷神之锤就在里面,我能感受得到一股强烈的雷电之力。”

    阿诞闻言却是愣了一下,“你能感受得到雷神之锤的力量?这是不是说明,雷神之锤已经充好电了?”

    洛基眼神一冷,慢慢沉声道:“我们过去看看究竟!”

    阿诞并没有反驳他的意思,而是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小楼里面的一间实验室里,险些被雷劈的托尼和一众研究人员,满身黑灰、无比狼狈,然而他们此时,却全都眼神发光得盯着平台上自己微微悬浮起来的雷神之锤,上面凝固着的蓝紫色雷电,几乎变成了固态的样子,还在疯狂的涌动之中。

    “无法被其他任何人拿起的雷神之锤……”托尼审视的看向漂浮在半空中的雷神之锤,低声道。

    贾维斯也在屏幕中呈现出人工映像来,主动说道:“我通知雷神托尔和简过来。”

    托尼微微颔首。

    这个实验室的外面,手里还提着一摞书的洛基和阿诞站在一起,正看到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开了过来,很快便从里面走下来一个穿着一身职业套装和细高跟的金发蓝眼女人。

    --那是托尼·斯塔克的秘书和私人助理,同样也是斯塔克工业集团高层成员的佩佩·波兹。

    洛基看着波兹的身影,微微挑眉,他直接转过身来,低下头和阿诞叮嘱道:“我进去看看情况,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阿诞看着他,眨了下眼睛,开口问道:“怎么去?”

    洛基没说话,只是远远的用手指指了一下波兹的身影。

    阿诞瞬间了悟,还有些啼笑皆非之感,不过却很快便点点头答应下来,“好。”

    然后,阿诞就看到,洛基从他的伞下走出来,身形一晃,已经直接变成了一个金发蓝眼的女人。

    “……”阿诞看着就连衣服似乎都和刚刚走过去的那个女人十分相像的洛基,有一瞬间的怔愣。

    洛基的声音也随之变了,他轻声对阿诞说道:“在这里等我。”

    旋即,洛基的身影直接消失,大概才过去了三分钟的时间,洛基带着被他打昏了的波兹重新出现在阿诞这里,他随手把昏迷中的人扔在树丛里之后,相当轻松的向阿诞比划了一个手势,然后便顶着波兹的身份,直接往实验室的里面走去。

    “……”多少有点无言以对的阿诞一直看着洛基的背影消失,才收回视线,他低头看向还处在昏迷状态的真正的波兹,嘴角一抽,伸手把伞稍稍递过去,帮波兹遮住了些雨滴……·

    ·

    才下午四点左右的时间,因为浓重的乌云,纽黑文的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倾泻而下的暴雨似乎毫无停止的痕迹。

    西泽尔站在教学楼门口的大厅里等了一会儿,看到时不时有学生连雨伞都没有带,只是用外套把自己的书包起来,便发出一阵阵兴奋的尖叫声,情绪意外高昂的冲入连绵不绝的雨帘之中。

    死侍的身影突然从后面不远处走来。

    原本还在考虑要不要回楼上找个空教室待一会儿的西泽尔果断的改变了自己的主意,不等死侍兴奋的冲上来和他喋喋不休的追问明天的野营或者说是彼得的事情,西泽尔便已经干脆利落的撑开伞,把伞沿压得比较低,毫不犹豫的走进了暴雨之中。

    “嘿,西泽尔!”只凭借一个背影就直接把人给认出来的死侍直接以一种极其惹人注目的语调高声呼喊着。

    西泽尔却是仿若未闻一般,没有任何迟疑、毫不回头的就走了出去,并且越走越远。

    “真不友好。”死侍完全不见丝毫失落的嘟囔着,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抽出了一把伞,直接在后面跟了上去。

    然而,出乎死侍意料的是,西泽尔并没有回家,而是冒着雨又绕到了图书馆里。

    看着西泽尔把雨伞放在了图书馆门前摆放着的伞架上,死侍便没有继续跟着,而是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只远远的盯着西泽尔伞的位置,打算等他出来。

    到了楼上的西泽尔却是找了个靠窗的楼道位置,听着窗外的雨声,一通电话打给了艾利克斯。

    然而,接电话的人,并非是艾利克斯或者克莱尔,反而是另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直到电话那头发出了“喵呜”一声气力十足的叫声,西泽尔才猛地想起了这把声音的名字,“巴基?”

    “嗨,西泽尔。”巴基的声音轻快而温和,再无当初刚刚认识是后那种深沉而浓烈的空茫和沉重,“艾利克斯的手机落在了茶几上。”

    巴基先同西泽尔打了个招呼,随后,不等西泽尔发出疑问,便已经直接解释道:“院子里的地面有些高度不平,艾利克斯和克莱尔他们两个过来的时候,雨还没有下起来,现在院子里已经有积水了,他们正在把车挪个位置。”

    西泽尔却是先和小猫狸子打了个招呼,得到了那个聪明的小家伙一连串的“喵喵喵喵”叫声之后,才开口对着电话笑道:“艾利克斯和克莱尔是去拜访你了吗?罗杰斯不在吗?”

    “是的,”巴基先回答了一声,然后才解释了一句后面的问题,“史蒂夫还要出去工作。”说着,巴基瞥了一眼钟表的时间,“现在还没有到下班时间。”

    “嗯,今天是工作日。”西泽尔轻轻的笑了笑,转过身悠然的看向图书馆外面似乎笼上了一层氤氲的水汽和雨雾。

    就在这时,除了正缠着巴基不放的小猫狸子发出的中气十足的叫声外,电话中又隐约传来了另一只猫活泼的声音。

    西泽尔直接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的笑道:“那只小虎斑猫?”

    “对的,”巴基点点头,看向正和小猫狸子玩成一团、就像两个在沙发茶几上滚来滚去的毛团子样的小虎斑猫,伸出手指轻轻的挠了挠它的下巴。

    “罗杰斯还是收留了那只小虎斑猫吗?”西泽尔忍不住轻笑出声,他和罗杰斯一样,有每天晨跑的习惯,之前那段时间,每天早上西泽尔和罗杰斯在街区公园里碰到的时候,都能看到小虎斑猫睁着圆碌碌的大眼睛,顽强的蹲守罗杰斯的身影。

    “……”这次巴基却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短暂的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才有些迟疑的说道:“额嗯……大概是没有,或者也可以算是?”毕竟他和罗杰斯现在住在同一栋房子里。

    “其实是我看小虎斑猫一直和小猫狸子在一起玩,所以才把它抱到了家里。”巴基随口解释道,罗杰斯一开始不肯收养这只小家伙的心情,他当然也明白,但是,就像是小猫狸子本能的亲近他一样,那只小虎斑猫显然是雏鸟情节严重。

    ——超人第一个从树上把它捡下来的时候,小虎斑猫还没有反应过来,至于随后的西泽尔,它本能的不敢靠近,相较之下,自然是在它奶喵阶段抱了它一会儿的罗杰斯最值得亲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