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短暂的沉默中,西泽尔直接掏出手机打开了直播平台,然后把镜头对准了正飘在那边窗户上的死神。

    西泽尔的头像上刚刚闪过在线的标记,直播间里便已经有挂机的吃瓜观众在刷弹幕了。

    后面紧跟着有人发了个“口水”的表情,大爆手速的刷弹幕道:

    西泽尔只是飞快的瞥了弹幕一眼,并没有做出回应,而是先招呼着彼得过来,透过他的手机屏幕看向镜头里的场景。

    身体还是一团灰蒙蒙雾气的死神正飘在窗户外面,因为他身上残破的斗篷是黑色的,现在的死神就像个染成黑色的晴天娃娃一样,轻飘飘的身体随着衣服摇动,甚至于,彼得还眼尖的看到,死神隐约在手腕的部位上,还挂了一圈西泽尔之前拿给他们的转运珠样的东西。

    彼得被惊得霍然间睁大了眼睛。

    有个胆子比较小的吃瓜观众看见死神的身影后,比就在现场的彼得反应还大。

    恰好这会儿死神正好回头,西泽尔和彼得透过镜头,和镜头前死神一团雾气模糊不清的眼睛对视了一下,那个吃瓜观众看到了死神有些空茫却无比幽深的眼睛,被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差点摔了手里的平板电脑。

    彼得的头皮一炸,然而,还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那个死神已经回过头去,有些不情愿的往角落里飘了飘,试图从西泽尔的镜头中躲闪开来。

    “它好像很不喜欢镜头。”彼得下意识的说道,他突然又想起来当初克莱尔弄得那一屋子简直能把强迫症逼疯的摄像头。

    “那间是旺达的病房。”短暂的停顿之后,西泽尔突然开口道。

    彼得一怔,失声低叫道:“什么?”

    “走,上楼!”想到这里,西泽尔也顾不上死神为什么躲闪镜头这件事了,他直接抓着手机往医院的楼上跑,彼得也一步不离的跟了上来。

    然而,等西泽尔和彼得匆匆忙忙的冲到楼上旺达的病房外面,一把推开病房门的时候,房间里面的场景,却并非他们想象中的一片混乱。

    旺达小姑娘背后靠着柔软的枕头,靠躺在病床上,手里还有一个米老鼠和米妮在一起的毛绒玩偶。

    她的哥哥快银阴沉着脸坐在窗边,正认真的削苹果——看他拿刀的眼神和削苹果时轻柔而又一刀、一刀断断续续的动作,仿佛削的不是苹果、而是站在病床前面一脸温柔的和旺达嘘寒问暖的那个金发英俊年轻人。

    “西泽尔哥哥!”旺达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听到旺达轻快活泼的声音,西泽尔也不由得微笑着弯了弯嘴角,他下意识的看向窗外,正好和在他和彼得上楼后,重新飘回到窗户那里的死神对视了一眼。

    死神下意识的想要飘走,后知后觉的发现西泽尔只是把手机拿在手里,却并不曾把镜头对着自己后,身形一抖才又飘了回来。

    “……”西泽尔顿时有些无言以对。

    彼得自己是看不到死神的踪迹的,不过,看西泽尔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再顺着从西泽尔的视线望过去,死神的位置肯定错不了就是了。

    “这位是?”快银切了一块削好的苹果给妹妹,然后又分给了西泽尔和他带来的彼得一人一块,动作自然毫不犹豫的无视了站在旁边一脸温柔笑容的康斯坦丁之后,才向西泽尔的问道。

    “我朋友,”西泽尔接过那块苹果道了声谢之后,继续说道:“我们两个路过这里的时候,正好来看看旺达。”

    “谢谢西泽尔哥哥!”旺达小姑娘又是甜甜一笑,彼得也露出了一个温暖而腼腆的笑容,他这幅有点内向害羞的模样,显然和同样善良又害羞的搭上线了,两个人互相看了看,都还有些好奇又小心翼翼的,然后便是腼腆的一笑。

    “……”快银他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从来狂妄又无所顾忌的康斯坦丁,为了旺达身体那种奇特的力量,在被快银有意冷落无视的情况下,依然仿佛无所察觉的厚着脸皮站在这里演了半天热情又好心的成年人,还时不时逗着旺达说几句话,哄得善良又单纯的小姑娘时不时就眉目舒展的弯起嘴角。

    然而这会儿,在他看到了西泽尔之后,康斯坦丁却是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顿时怔住。

    他还记得那天报纸上的各种报道,因为记者是后来才去事发现场拍的照片,采访受害者旺达也是在医院里,所以报道中并没有提及西泽尔这个人,但是,根据布鲁斯·韦恩后来帮忙找出来的监控录像却显示,当时的事发现场,旺达一开始完全是被这个叫做西泽尔的学生带着跑,后来也是他把旺达送到了医院里。

    当然,最重要的是,虽然看似穿了一身衣冠楚楚的正式西服,但是,实际上却是全副武装、身上带满了各种防护、驱邪等行头的康斯坦丁,在西泽尔进屋的那一瞬,便敏锐感受到了自己身上携带的一个防护道具在短暂的发热后,很快便不堪重负的爆掉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康斯坦丁本人却完全不曾察觉到西泽尔对他有丝毫的恶意。

    也就是说,是西泽尔的存在本身,让他身上的大多数只对黑暗力量有反应的道具无法承受……

    康斯坦丁心里一惊,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动容之色,只是抬起头对着刚刚进来的西泽尔和彼得友好的笑了笑,然后状甚不经意的向旺达问道:“旺达,这两位也是你的朋友吗?”

    “是西泽尔哥哥送我到医院的。”旺达轻快的说道。

    康斯坦丁心里却是微微一叹,知道从旺达这里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就在这时,窗户外面飘了很久的死神终于动了。

    它在康斯坦丁身上的防护道具破碎的瞬间,便已经有所察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后果,但是,死神在这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专心炮制各种针对康斯坦丁一个人的死亡意外,现在,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能够真实的攻击到康斯坦丁的机会,死神自然绝对不会放过。

    本来就阴沉的天色,瞬间又打了一个惊雷,一道闪电划破半边天幕,病房里的灯光因为那个闪电带来的强大电流,瞬间危险地闪烁了两下,然后一下子就灭了下来。

    房顶上的灯具在熄灭的时候直接炸开,锋利的玻璃刃劈头盖脸的朝着康斯坦丁飞去,当然,偶尔也有几片飞向了其他人的方向。

    西泽尔和彼得的动作都很快,两个人匆忙躲闪这种熟悉的危险袭击,而快银则是心心念念着妹妹,灯具炸开的时候,他的身影一晃,便已经闪现到了旺达的身边,一把扯过被子试图把旺达整个人盖住,免得妹妹被玻璃碎刃划伤。

    几乎每天都在面对各种死亡袭击的康斯坦丁反应同样迅速,除了自己的一个防护道具爆掉,以至于他在躲闪的过程上,那张英俊的脸颊上不小心被划了一道浅浅的红色血痕外,几乎再无其他伤口。

    然而,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现场中最大的危机并非来自于一心想要康斯坦丁去死的死神,而是善良又单纯的旺达。

    在她的哥哥快银猛地扑上来,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的时候,因为被被子遮挡、置身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即使刚刚还开开心心的,但是本身情绪一直有些不太稳定的旺达,内心的阴影几乎是顷刻间便爆发了出来。

    小姑娘仿佛又沉浸在了当初被受伤的哥哥保护,而她却无能为力的场景中,还有后来西泽尔拉着她离开时关心的模样,不想让自己一直只能被别人保护、同样也不想看哥哥为她而受到一星半点伤害的旺达,在情绪剧烈波动的情况下,强大却又极易失控的力量在病房中爆发出来,那种足以扭曲空间的力量、瞬间便搅碎了四散开来的灯具碎片、窗边的桌椅等东西。

    想起上次死侍被旺达的力量弄得一身是血的凄惨模样,西泽尔直接一把将身边的彼得从房间里推到了门外。

    下一瞬,窗外一团雾气的死神、目前唯一受伤了的康斯坦丁,还有脸色突然一变的西泽尔三个人,全都被卷入了旺达情绪和力量失控而引发的空间扭曲中,不过,即使扭曲的空间力量足以碾碎一切,但是,偏偏现在死神本身就没有实体,康斯坦丁身上零零碎碎的防护物品太多,西泽尔则是在危机关头身形一晃,被一道白得刺眼的光芒笼罩住。

    “西泽尔!”彼得被刺得几乎睁不开眼睛,瞳孔猛地收紧,下意识的叫道。

    “旺达!”快银则是在大声呼喊着妹妹的名字,除了担心旺达本身之外,也是希望旺达能够尽快冷静下来,要不然,她的力量继续失控下去,别说还抱着旺达的快银和附近的彼得了,恐怕这座医院等下估计都会被扭曲的空间给米分碎成废墟齑米分了。

    “哥、哥哥……”小姑娘微弱的声音响起,她白皙的手背上青筋蹦出,紧紧的抓着哥哥的手,脸上隐约有些泪痕。

    “冷静下来,旺达,哥哥在这里,哥哥没事。”快银抱着旺达,竭力安抚她。

    旺达哽咽了一声,抬起头时,看着一片空白的病房和刚刚从门口艰难的扶着门框站起来的彼得,眼神瞬间变得恐慌起来,“西泽尔哥哥和康斯坦丁呢?”小姑娘忙不迭的追问道,声音都有些微微的发抖。

    “……”快银完全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彼得倒是冲进了病房里,看着再无西泽尔和康斯坦丁痕迹的房间,脸色刷白。由于担忧,他手指有些发颤的拿出手机,慌乱之中甚至按错了好几次,然后才拨出了西泽尔的号码。

    电话竟然通了,只是还没有人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