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因为和西泽尔离得近,又被旺达可怕的力量扯到了空间扭曲的漩涡中央,所以,康斯坦丁在被那阵刺眼的白光晃得几乎睁不开眼睛的同时,其实也清楚的意识到了,那阵白光的来源是西泽尔本身,而非旺达的力量所致。

    康斯坦丁死死的闭上眼睛,一刹那间,他只感受到了身体被巨大的力量拉扯、扭曲,身上的各种防护物品在空间旋涡的挤压之下,一个接一个的碎掉,胸腔内传来的痛苦让他无意识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就连内脏仿佛都要被这股恐怖的力量挤得粉碎。

    然而,在这一片完全无法动弹的扭曲和漩涡之中,康斯坦丁却突然感觉到,有一个触感毛绒绒的、但是韧度像是鞭子一样的东西,狠狠得抽在了他的脸上。

    他不由得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恒,被恐怖的空间飓风卷入之中,康斯坦丁根本就睁不开眼睛,自然也看不到,刚刚不小心抽在他脸上的,其实是一条皮毛雪白的大尾巴。

    因为空间碾压和刚刚那一下尾巴的力道,康斯坦丁的喉咙里顿时涌出一股腥甜的味道,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溢出,他知道自己的内脏在刚刚的空间扭曲当中受到了不小的损伤,然而再下一瞬,身体已经完全不堪重荷的康斯坦丁便彻底的昏死过去……

    被西泽尔拿在手里的手机摄像头,即使角度堪忧,但是,依然忠实的记录着现在一团混乱的场景。

    蹲在直播间里的吃瓜观众们也被屏幕上一阵耀眼得白光晃得下意识想要闭上眼睛,不过,毕竟不是直面那种可怕的亮度和扭曲的空间力量,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他们很快便在屏幕上一条一条的刷起了弹幕。

    因为西泽尔迟迟没有任何回复,直播间里的弹幕被刷得飞起,吃瓜观众们的各种推测、猜测也变得越来越匪夷所思起来。

    直到屏幕上的场景,突然变成了一阵夜色深沉昏暗,只有手机屏幕上透出的些微光源,照亮的一小片绿色。

    一个眼神比较好打字速度也快的观众瞬间发弹幕道。

    西泽尔的意识复苏,还是因为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

    他困倦的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将一直粘在一起打架的上下眼皮睁开,等他循着铃声找自己的手机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手机竟然卡在了一截树枝上。

    西泽尔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拿,然而,随着他伸出手来,原本的身形却是顿时不稳当的一晃,差点整个翻滚着摔下去,面对危险,西泽尔原本混沌的思维猛地清醒过来,几乎是本能的伸手抱住了树干稳住身体。

    下一瞬,西泽尔却是顿时怔住。

    当他低头抱住一截树枝的时候,西泽尔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正趴在一棵极其高大繁茂的树木伸出来的树枝上,而他抱着树干的双手,也不是正常人类的双手,而是一双点缀着黑色细条纹的雪白色毛绒绒的爪子。

    西泽尔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他霍然间瞪大了眼睛,那是一双漂亮的深色竖瞳,即使在只有一轮朦胧冷月的夜色里,也把所有的场景都看得一清二楚。

    下意识的抬起手来,西泽尔低头看看自己同样毛绒绒的纯白底色黑色虎斑条纹的猫一样的身体,还有自己掌心极其细嫩的粉红色肉垫,有些精神恍惚的想着,按照动物世界里的科普,有着相较于小时候身体比例显得偏大并且厚实很多的爪子小动物,长大后的体型一般也会变得很大……

    说起来,如果他的眼睛估测比例和以前没有偏离太多的话,他现在肉眼观测到的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就是差不多普通家猫的大小,不过这双爪子却要比普通的家猫大了不止一圈。

    西泽尔看看前面卡在树枝上还在不停得响铃的手机,眼尖的瞥到,亮起的屏幕上,来电人的名字正好是彼得。

    西泽尔稳住身体后,才小心翼翼的往手机那里爬动了两下。

    然后,在他伸出去的爪子终于能够将将碰到手机的时候,西泽尔才猛然间意识到,就自己在树上爬动的这么一小段距离,被他用爪子抓着的粗大树枝上,竟然已经留下了好几道深陷下去的清晰爪子印,而他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有太用力的抓挠,其爪子的锋利程度,可见一斑。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西泽尔几乎是格外放轻了动作,他小心翼翼的用肉垫把卡在了树枝上的手机扒拉到了怀里,然后又用肉垫点了下手机触屏的绿色通话键。

    “喂?西泽尔!?”还在旺达的病房里,焦急的给西泽尔拨了半天电话,才终于有人接听后,彼得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稍稍放下了些。

    “西泽尔,你现在在哪里?”彼得的声音急切而又担忧,“身体还好吗?”

    至于之前一直开着的直播,在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网络信号被切断,弹幕刷屏刷得飞起,脑洞大的吃瓜观众们几乎要脑补出一个综合了恐怖、悬疑、解谜、直播的长篇小说了,一团乱的直播间里,好半晌没吭声的主播才终于掉线了。

    电话接通后,西泽尔开口想要回答,然而,他的喉咙卡了卡,却完全无法发出人类的语言,费了半天力气,也只是勉强发出了两声微弱的“喵嗷”声。

    以彼得的听力,即使西泽尔的声音十分轻,甚至还混杂在了夜色林间虫鸣低语和飒飒风声中,依然还是敏锐的辨别出了两下轻轻的小动物叫唤的“喵嗷”声。

    “西泽尔?”彼得一愣,还有些不明所以。

    西泽尔努力了半天,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朋友一句接着一句的焦急问询声,却依然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回答,无奈之下,他只能用肉垫小心翼翼的触碰着手机的屏幕,试图编辑一条短信发回去。

    突然变成这么一副身体,西泽尔使用爪子肉垫的动作并不流畅,再加上肉垫要比普通人类的手指大,而且也很容触碰粘连到手机触屏的其他部位,西泽尔趴在树枝上折腾了有小半个小时,才勉勉强强的发回去一句话:“给,我姥爷,一个电话。”

    虽然西泽尔的拼写中多出了好几个标点,而且每个单词里甚至都夹杂着多余的字母,不过,学霸如彼得依然还是从这个断断续续的短句里分辨出了西泽尔的意思。

    虽然完全无法判断西泽尔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不过,在他还能够勉强发短信的情况下,彼得即使仍旧担忧得提着心,但总算不像是最初那样焦灼不安了,被西泽尔突然挂断了电话之后,彼得立刻从手机里翻找西泽尔以前告诉他的姥爷的手机号码。

    夜间的树林里,还趴在树枝上的西泽尔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收起锋利的爪子后看上去颇为无害的粉红色肉垫,明明就是软软的还很q弹,但是,刚刚一个不小心,这么软的肉垫愣是稍稍一用力,就直接按碎了手机屏幕,那一瞬间,西泽尔甚至听到了手机碎成两截时玻璃和金属壳发出的细微清脆的碎裂声。

    用爪子轻轻的扒拉了两下彻底碎屏的手机,确定自己这个手机就这么报废了之后,西泽尔有些郁闷的把脑袋埋在了毛绒绒的爪子里,本能的做完这个动作之后,他才猛地一怔,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做出这种事情。

    西泽尔嘴角抽了抽,勉强打起精神,重新又恢复了正常的姿态,他往树下探了探头,打算先离开这里,然而,十几米的高度,对于他现在比人类状态下还要小很多的身体,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西泽尔不确定自己就这么跳下去之后,能不能平稳落地,或者说,凭借它刚刚一个不小心就能用肉垫把手机给按碎的力道,他现在的身体强度应该很不错,就算跳下去,很可能也只是把地面砸个坑,而他自己毫发无伤?

    不过,这么想了一会儿之后,西泽尔不禁摇了摇脑袋,迅速打消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那些不靠谱的念头。

    如果是真的把地面砸个坑还好,万一不小心把自己给摔骨折了,岂不是自讨没趣?

    短暂的思考后,西泽尔试图从支出来的树枝上,退回到树干的位置,然后看看自己能不能顺着树干爬下去。

    然而,当他在树枝上转过身来、却被自己身后九条比身体还长的毛绒绒白色大尾巴糊了一脸的时候,才有些懵逼的发现,自己刚刚醒来险些从树上掉下去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这九条大尾巴。

    ——因为尾巴太大了,所以可能有点超重,偏偏尾巴长在了西泽尔的身上,这种是天生就有的东西,以至于他自己之前根本没有觉察出来。

    这会儿,西泽尔想要在树上转个身却发现自己的动作格外艰难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因为相比于小巧的身体,那九条毛绒绒的狐狸尾巴简直又大重,虽然看上去光滑、蓬松又毛绒绒的,但是,身体不协调到稍一动弹就重心偏离,以至于整个身体都要翻过去的感觉,实在是别扭极了。

    西泽尔费了半天劲才拖着九条大尾巴勉强爬到树干分叉的地方,自己稳稳当当的趴在那里了,可是,别说是用这种并不习惯的四脚着地的身体爬树了,单就九条尾巴的重量,西泽尔就相信,他只要敢从树干这里身体偏离出去,下一秒就能被尾巴的重力拽得直接从十几米高的树上倒着滚到地面上……

    ——很好,就和当年披萨店外面的小虎斑猫一样,现在挂在树上下不去的变成他自己了。

    就在这时,西泽尔脑袋顶上,两只毛绒绒的白色狐狸耳朵突然抖了抖,上面细微的小绒毛也跟着动了下。

    他突然听到了一个轻轻的脚步声,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西泽尔却是稍稍松了口气。

    有脚步的声音,就说明这里并非什么深山老林之类的地方,即使现在只能藏身,但是,等到彼得通知了自己的家人找过来的时候,却要方便许多。

    就在西泽尔还在胡思乱想的琢磨着自己接下来要怎么想办法从十几米高的树上下去这个问题的时候,刚刚那阵轻微的脚步声,竟然直直的朝着他这边走来。

    西泽尔微微一怔,迅速趴在树上,用繁茂的树叶把自己现在奇怪的毛绒绒的身体遮挡住,并且轻轻的屏住了呼吸。

    一个在夜色中依然穿着整齐到一丝不苟的西装的黑发男人,神态从容、脚步悠然的朝着西泽尔所在的这棵树的方向走过来。

    透过树叶的缝隙,西泽尔有些惊讶的看到,来人竟然有着一张东方面孔,他的五官精致,神态谦逊而温和,和他身上偏冷硬风格的西装打扮截然不同。

    “要成精了的狗妖……?”那个男人走到树下之后,却并没有抬头看向藏在繁茂树叶间的西泽尔,而是饶有兴趣的盯着趴在树干后面的一条黑色大狗,轻声喃道。

    ——那是一条满身粗毛的像是熊一样巨大的黑狗,它浑身都脏兮兮的,瘦得几乎只剩下一把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