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那个男人伸出手来,似乎是想要摸一摸那条大黑狗的脑袋。樂文小说|

    而那条大黑狗,起初还有些防备的想要躲闪,不过,大概是看到这个男人温和的面孔,还有他身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一种让人想要亲近的感觉,短暂的迟疑之后,那只瘦骨嶙峋的大黑狗便安静的趴在了树下,任由这个男人轻轻的摸了摸头顶。

    “你应该吃点东西,然后好好给自己洗个澡。”那个男人揉了揉大黑狗的耳朵,然后轻声说道,“这样浑身脏兮兮的出门,会被街上的警察当过流浪狗抓起来的。”他的态度,就仿佛面对着的是一个能听得懂他的话语的人类,而非是一只单纯的动物。

    --奈何他说的是中文,而这只在他判断来看马上就要成精了的狗妖,却是货真价实的英国血统,从没学过中文的那种。

    “……”瘦得皮包骨头并且浑身皮毛都脏得一绺一绺的大黑狗抬起脑袋,看向那个男人的眼神一脸茫然。

    为了躲避奥罗和摄魂怪的追捕,再加上不管是魔法界还是麻瓜界,电视里、预言家日报等很多地方,都公布了小天狼星·布莱克本人的照片,所以,为了安全和隐秘着想,小天狼星这些天干脆一直都只维持着阿尼马格斯的大黑狗状态。

    小天狼星当然能够判断得出来,这个给人感觉尤为温和的东方面孔的男人刚刚对他说的一连串话语显然是善意的提醒,可是,在伦敦郊区对一只狗开口讲外语的行为,他实在是没法过多评价……

    不过,在场的人里,总算是还有一个种花家的西泽尔。他还稳稳的趴在树上,只是透过树叶的缝隙悄悄的看着树下那个种花家的人,还有那条瘦得可怜的大黑狗,就听到那个男人想了想,又摇摇头笑着说道:“看你的状态,应该很快就可以成精了,怎么感觉呆呆傻傻的,雷劫可不好过,你现在这个身体状态,可能真有点问题,也不知道英国政府有没有什么别的章程条例来安置你们这些成精妖怪……”

    想了想,那个男人自己就把刚刚的话语给否掉了,自言自语的喃喃道:“之前好像听协管办的人说起过,英国或者说整个欧洲大陆这边,都是巫师比较多,妖怪的数量可能比较少,你们这边可能是叫做神奇生物来着?”

    听到“巫师”这个词语,小天狼星完全是本能的竖起了耳朵。他虽然听不懂中文,但是,“女巫”这个词语和中文的巫师音调相似,恍惚意识到,这个男人所说的内容竟然和巫师有关之后,小天狼星顿时谨慎戒备了起来。

    “相逢就是有缘,算了,我先带你回去洗个澡然后吃点东西恢复一□□能吧!”最后,对着一个眼睛里各种蒙圈的大黑狗,那个男人终于自说自话的打定了注意。

    “……”这个自言自语又鸡同鸭讲的,趴在树干上一动不动的西泽尔撇了撇嘴,就等着那个男人把这条大黑狗带走,然后等没人的时候,他自己再想办法从树上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刚刚那个一直优哉游哉的和小天狼星说根本听不懂的外语的男人,却精准无误的抬起头,冲着西泽尔被树叶遮挡的方向,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神态悠然、从善如流的开口道:“还有上面那个小家伙?要一起来吃点夜宵吗?”

    “……”西泽尔虽然心中一惊,但是身体却是一动没动,垂下眼睛继续安安静静的趴着,完全没理他。

    小天狼星就算听不懂中文的意思,但是,看这个男人的动作,也知道他是在冲着树上说话,可是,树上还有其他人的话,他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丝毫!?

    不过,比起刚刚蹲在树下的大黑狗,那个男人显然对他自己最开始就察觉到的有着巨大能量波动的妖怪更感兴趣。

    他本来是晚上自己出来散步的,就是因为西泽尔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察觉到这边有了些蕴含着惊人力量、却很不稳定的波动之后,才循着痕迹找了过来,至于那只快要成精的狗妖,完全是个意外的发现。

    对于西泽尔的充耳不闻,那个男人有些没办法的无奈笑笑,下一瞬,身形微微一动,已经屈起膝盖蹲在了树上西泽尔的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着。

    西泽尔眨了下漂亮的竖瞳。

    比照了一下之后,西泽尔顿时震惊的发现,相比较这个男人的身形,自己这会儿不算尾巴,身体的大小估计也就和小猫狸子差不多!?

    那个男人登时有些怔住,“幼崽?”

    “……”西泽尔现在完全是一只小猫的面孔,偏偏又顶着一对雪白的狐狸耳朵,他试图把自己的九条大尾巴都压起来,尽量别太招摇。

    “混血……”那个男人轻声喃喃道,他的视线忍不住的轻轻扫过西泽尔更像是来源自冷血动物的竖瞳、黑白色虎斑条纹的身体,还有狐狸耳朵和根本挡都挡不住的九条大尾巴。

    妖怪中的混血其实并不少见,但是,因为血脉特征的不同,通常都是一方的血脉彻底压制另一方,顶多原型里带个无关紧要的耳朵或者尾巴的特点。

    但是,类似于九尾狐的尾巴、老虎额头上的“王”字和厚实有力的爪子,这种通常代表着力量的种族特征,是绝对不会混淆的。如果一只混血妖怪有九尾狐的血统,又有了九条尾巴,基本上就是九尾狐的血脉占据优势地位,对另一个混在一起的血统形成了完全压制,这只妖怪的原型也肯定是一只九尾狐。

    像是他今天看到的这个小幼崽这样,冷血动物的竖瞳、九尾狐的尾巴和耳朵,还有大猫的面孔、爪子和身体,好几个种族的优势特征都混在一起,而且还混得这么均匀的,倒是真不多见……

    而且,混血后没有单方面的血统压制反而特征互补的小家伙,而且在懵懵懂懂的小时候就已经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父母的血脉肯定弱不了,谁家有了这样的幼崽,当父母的居然也能把孩子给搞丢?

    因为西泽尔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这件事太过不合常理,所以,正仔细打量着面前这只幼崽的男人,脑海中顿时闪过了好几个念头。

    这只幼崽的父母血脉力量都很强,估计性格也都比较强势,一旦他们两个发生争端,对于这个同时有着自己和对方特征的孩子,肯定是要么都在争,要么都嫌弃……

    而现在,这只幼崽自己流落在外了,哪个可能性比较大,简直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念及此处,这个男人盯在西泽尔身上的眼神几乎就移不开了。

    下一瞬,西泽尔就懵逼的发现,那个本来身上的气质就舒服得让人特别想要靠近的男人,脸上的笑容和眼神几乎是瞬间变得更加平易近人,他试探着伸出一只手来,想要轻轻的摸摸西泽尔的脑袋。

    西泽尔直接就抬手,一爪子把人给拍开了。

    然而,西泽尔这会儿正抱着树干趴在上面,因为相较于九条大尾巴,他的身体还太小,抬起一只爪子拍人后,身体顿时重心失衡,整个人直接就从树上歪了下去,只剩下一只前爪挂在树干上,正好是单杠上一个270°的空翻旋转。

    那个男人的手被西泽尔随手一爪子拍开后并没有丝毫介意,但是,看到西泽尔差点从树上掉下去的时候,他才是真的心里一惊,也顾不上西泽尔对自己的抗拒了,直接伸手把这只幼崽抱在怀里从树上抱了下来。

    西泽尔挂在他的臂弯里,相比于他自己的身体很长、但是真实长度还不到人家小臂的大尾巴顺着那个男人做工精致考究的西装外套耷拉下来。

    还待在树下的小天狼星看着被那个男人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的雪白色一团毛绒绒小动物,尤其是那九条大尾巴,顿时就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瞪大了眼睛。

    西泽尔扒拉着推开硌到他脸的一颗西服扣子,然后抬起头,瞥了完全被惊呆了的小天狼星一眼,就开始用自己并不熟练的四肢和九条大尾巴,挣扎着试图从那个男人的怀里钻出来。

    那个男人一愣,他并没有禁锢西泽尔的意思,可是,看到他因为的工作不熟练差点又从自己的臂弯里脑袋朝下的翻滚下去,连忙又伸手抱住他的身体,“小心别摔了!”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差点头朝下倒栽葱砸地的西泽尔没吭声,趴在那个男人的胳膊上,暂时也不动弹了。

    那个男人见状也轻轻的舒了口气,想要伸手揉揉西泽尔的脑袋,又怕这只幼崽不乐意再糊他一爪子,已经抬起来的手状甚不经意的便又收了回去。

    “走吧,先回去吃宵夜!”那个男人招呼上了小天狼星,看了大黑狗漫天一脸懵逼的表情,他大概是终于想起来自己这会儿是在英国了,最后这句话是用英文说的。

    小天狼星愣了愣,从阿兹卡班监狱掏出来流浪到现在,他已经饿了很久了,想着各种美味的东西,小天狼星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跟了上去,尤其是在这个男人怀里还抱着一个有着九条大尾巴的小动物,论珍稀程度,相比之下,除了个头大点完全就是普通黑狗模样的自己简直就不值一提。

    毛绒绒的幼崽状态的西泽尔趴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这个男人自始至终身上都萦绕着一种让人感觉特别舒服、甚至忍不住想要靠近的东西,西泽尔分辨不出那是什么,但是,一晚上趴在树上下不来的小心翼翼,还有之前被卷入危险的空间扭曲,也是出于身体的自我保护,他才会失控的变成了自己都不知道的幼崽原型模样。

    被这个让人特别安心的男人抱着走路,即使一开始还有些防备,可是,终究没能抵得住本能的舒缓和放松,不知不觉间,体力有些透支的西泽尔便沉沉的睡着了。

    那个男人有些诧异的扬了扬眉,忍不住便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在怀里皮毛柔软的幼崽毛绒绒的脑袋上轻轻点了点,小家伙本能的伸出粉红色的肉垫把他的手指推开,却依然没醒。

    不过,抱着怀里熟睡的毛绒绒的幼崽走了一会儿之后,这个男人却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抬起头,微微蹙着眉,谨慎而又戒备的贯观察着被笼罩在一片浓重夜色的小树林。按照他来时的路线,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走出树林,并且看到那条通往暂住的城堡庄园的小路了,然而现在,前方却依然是仿佛望不见尽头的树影婆娑。

    跟在他身后的小天狼星见状,也敏锐的察觉出不对头来,他有些不安的用爪子挠了挠地面,谨慎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片刻后,震惊的发现,这里竟然和他们初遇时的那棵树附近的场景一模一样。

    ——就连天空中清冷的月色,和一弯弦月旁白色云朵的位置,仿佛都回到了最初时分。

    那个男人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捡了个快成精的狗妖,还遇到了一只珍贵的幼崽,本来说好了带人家回去吃宵夜,结果却被困林间,还好那只幼崽睡着了,否则这特么就更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