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随着西泽尔和康斯坦丁的消失,彼得在和西泽尔取得联系后,第一时间就按照他的短信要求,一个电话打给了西泽尔的外公。

    美国纽黑文的中午,正好是种花家的夜里,手机铃声突然想起来的时候,姥姥和姥爷早都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也多亏了姥爷有二十四小时开机的习惯。

    “谁大晚上的扰人清梦……”姥姥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耳朵,闭着眼睛轻声嘀咕道。

    姥爷直接伸手从床头柜上摸手机,一边低头看向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一边随口说道:“这大三更半夜的,不会是协管办小赵他们那边出了什么急事——”

    说到一半,看到来电显示上来自于美国的电话号码,姥爷的话语却突然顿住。

    短暂的停顿之后,姥爷按下接听键的同时沉声道:“可能是言言。”

    毕竟西泽尔现在人在美国留学,除非这个电话正好是一通来自于美国的诈骗电话,否则的话,很大程度上,这个电话应该会和西泽尔有关。

    “什么?”姥姥瞬间清醒过来。

    因为整件事都有点违反常理,再加上面对的又是长辈,彼得这会儿的心情又有些微微的担忧和不安,所以他的叙述显得略有些凌乱,但是姥姥和姥爷还是很快便从他的话语中得出了精准的结论。

    “言言毕竟还小,体质本来就不太稳定,他这会儿还不在国内,没有种花家各处的阵法控制,被卷入空间扭曲中,为了保护自己,肯定会本能的想要脱离那个扭曲的空间,也不知道现在落在了什么地方。”姥姥有些担忧的轻声说道。

    西泽尔的耳朵尾巴随了他那个出自青丘九尾的爸爸,身体长得和姥爷小时候很像,但是原形的竖瞳眼睛和天生就有的对时间、空间产生影响的这种强大的能力,却是来源于身为上古神兽烛九阴而血脉力量最强的姥姥。

    尤其是彼得还提到了那通没有人说话、只有一两下轻轻的“喵嗷”声音的电话,瞬间什么都明白了的姥姥和姥爷对视了一眼,姥姥压低声音,微微有些拧眉的说道:“言言可能差点受伤,出于自我保护就突然变回原形了,‘喵嗷’这种声音,比较像你……”

    姥爷拿着手机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他要是变成了原形东北虎,虎啸的声音一般都不这么叫,但是老虎幼崽的声音还真就是这种萌萌哒音调。

    “对了,”彼得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来,忙不迭的对姥爷说道:“西泽尔之前好像一直开着直播呢,如果他手机上的晋江直播间没有掉线的话,手机镜头可能会拍摄到一些画面,也许我们可以通过那个来确定西泽尔现在的位置。”

    彼得就站在旺达的病房里,他说话的时候,内疚又担忧的旺达小姑娘一直眼巴巴的望着他,快银则是安抚的把自己的手轻轻的搭在了妹妹的肩膀上。

    虽然莫名其妙就穿越到了英国伦敦可能是西泽尔特殊体质和天生能力的锅比较大,但是,刚刚一开始西泽尔和康斯坦丁会被卷入空间裂缝,进而引发西泽尔由于处于幼年期而完全不稳定的体质问题,倒的确是旺达的责任了。

    姥爷跟彼得问清楚了他刚刚说的西泽尔的那个直播间的名称和地址,耐心的安慰了彼得两句,又说联系到西泽尔后会告诉他,请他放心之后才挂断电话。

    姥姥则是直接拿过自己的平板电脑,就开始搜索直播间的名字了。

    因为主播掉线而暂停播放一片黑屏的直播间里,随着西泽尔的背景一瞬间从白天变黑夜,尤其是刚刚最后一个画面还碰巧拍到了一只有着雪白色绒毛的猫科动物的爪子,距离出事也就过去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而已,刚刚一直在看现场的吃瓜观众们至今仍旧沉浸在“天啦撸我好像亲眼目睹主播穿越了”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宝宝精神恍惚心里还有点慌”的状态中。

    停止直播的屏幕上也依然还有雪花般的弹幕不停的刷出来,脑洞大并且思路敏捷的吃瓜观众们甚至已经写起了颇为吸引人眼球的段子。

    “……”姥姥看了两眼还在刷的弹幕,然后扒拉着平板电脑很快就找到了之前直播时的录像,等姥姥和姥爷看到了最后一个画面的带着一条黑色条纹的白色爪子后,立刻就认了出来,那明显就是西泽尔。

    “大概是变成原形之后,一时之间控制不好力道,一个不小心就把手机按碎了。”对于这一点,姥爷还是比较有经验的。

    “这片树林不是国内的,”姥姥还在盯着平板电脑,那段之前直播的视频被她按了暂停,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画面之后,姥姥当机立断的说道:“给咱宝贝和令狐打电话,这种事不能不告诉他们俩!”

    “嗯,”姥爷也点了点头,外孙那边除了事情,自然没有人顾得上三更半夜的时间了,他先把电话打给了自己的女儿。

    姥姥一边继续翻视频,试图准确的定位外孙现在的具体位置,一边还有些郁闷的念叨道:“早就说了,言言还小,非要让孩子出国留学,谁家的幼崽儿不是好好的在家里看着,言言才多大,好好一孩子非要送到国外去念书,也不知道他们俩怎么想的……”

    当初让高中还没毕业的西泽尔出国留学,姥姥就不太乐意,只是孩子父母愿意,她这个长辈也就没死命拦着,现在真的出事了,姥姥自然是不吐不快,而且,吐槽这些话的时候,姥姥也是把女儿女婿一起拎出来念叨的。

    姥爷一边给女儿打电话一边还笑着温和的安抚姥姥道:“言言虽然年纪小,不过在人类里这个年纪也可以自己出来独当一面了,言言毕竟是在人类中长大的,不能和咱们小时候比。”

    为了尽快找到西泽尔的下落,姥姥姥爷这边已经发起了全家总动员,而位于英国伦敦郊区那个名为小汉格顿的镇上,几位外来者却依然还身陷无尽的时间轮回。

    怀里抱着一只毛绒绒的幼崽,身边还带着一条瘦骨嶙峋、浑身脏兮兮的大黑狗,那个穿着整齐的西装、身姿挺拔的男人找到康斯坦丁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颇具违和感的模样。

    又被涮了好几轮的康斯坦丁这会儿已经连生气的精神都没有了,即使时间重新回到了最初的起点,但是,无数次重复的轮回,真的能把人给逼疯。

    骤然听到有一阵脚步声靠近,康斯坦丁猛地抬起头,眼神中闪过一道惊异的光。

    在这场关于时间的死循环中,一直都是他主动的接近其他那些完全没有任何上次记忆的人,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接近了他。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并非是康斯坦丁第一次在零点之后留在原地,也就是说,来人并非是像弗兰克·布莱斯那些人一样固守着原本的生活轨迹,说不定,这个人的出现,就是打破这个僵局的钥匙!

    康斯坦丁主动站起身来,即使身上形容狼狈,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细微的伤口,但是康斯坦丁的神态动作,却无不放松得体,几乎是在见到来人的瞬间,他便已经重新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

    “你好,”康斯坦丁彬彬有礼的说道,他的视线飞快的从西泽尔和大黑狗的身上扫过。

    因为西泽尔有九条尾巴这个特征,再加上秋季的夜晚多少有些沁凉,所以,来时的路上,那个男人直接把西泽尔揣在了西装外套的里面,九条大尾巴都被他的衣服给遮挡住了,只略微露出了幼崽毛绒绒的后脑勺。

    小天狼星默默的看着那个男人的动作,找到康斯坦丁之后,他也只是相当乖巧的蹲坐在了后面。

    虽然不是巫师,不过,主业驱魔的康斯坦丁还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小天狼星身上熟悉的属于巫师们的魔力波动,倒是这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让人有些看不透……

    那个男人确实微笑着主动开口道:“你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比如说,永远的十二点?”

    康斯坦丁的瞳孔骤然收缩,不过,很显然,他是故意不掩饰自己的心情的。

    “别误会,我想,我们只是同病相怜。”那个男人打量着康斯坦丁,摆摆手笑道。

    “约翰·康斯坦丁,”康斯坦丁主动报上了名字,自我介绍道,然后又表达了自己的善意,“也许我们可以交换一下思路,看看如何打破这种时间的禁锢。”

    虽然在康斯坦丁的脑海中,见到这个男人的瞬间,就已经在不停的思索着,为什么之前在小汉格顿的镇上从来没有遇到这个人,难道是大家从一开始的目标或者说是尝试从这里脱身的方法就不一样?

    “凯林·齐,”为了方便,那个男人报的也是自己的英文名字,顿了顿之后,他温和的开口问道:“你已经尝试了多少次?”

    正在这时,趴在那个男人怀里的西泽尔突然脑袋动了动,随着他的小动作,一只雪白的狐狸耳朵从西服外套里面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