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在幽冷的月光下,看到从那个男人的西装外套里钻出来的一双白色狐狸耳朵,康斯坦丁不由得微微一愣。

    凯林却是立即睁大了眼睛,一边小心的抱着怀里这只幼崽,一边还有些忍不住惊愕的开口道:“你醒了?”

    西泽尔用肉垫轻轻的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后,抬眼就看到了这个树林里他唯一熟悉的一个人--康斯坦丁的身影。

    看来他们被卷入空间扭曲后,又一起被抛到了这里,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康斯坦丁除了有些狼狈之外,状态看着倒是还好。

    西泽尔抬头仔细的在四周打量了两圈,却并没有发现那个披着残破斗篷身体是雾气状的死神的踪迹。

    唔,死神那个家伙的身体看上去就不是很结实,雾气蒙蒙的,总不会是在空间乱流里被搅和得风一吹就彻底给吹散了吧……

    西泽尔炯炯有神的盯着康斯坦丁,然而,同样仔细看了他一眼的康斯坦丁心中却是猛地一沉。

    黑色的竖瞳,让他很难不去联想到恶魔之眼,尤其是西泽尔现在这张脸,顶着一双毛绒绒的狐狸耳朵,却偏偏还是有着精致黑色花纹的虎崽的模样。

    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普通的动物……

    曾经在地狱中用谎言把魔鬼都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康斯坦丁虽然心中戒备,但是面上却不露丝毫,他深深的看了凯林一眼,却依然没有察觉到丝毫的邪恶力量,反而被那种让人本能的想要靠近和放松的和善气质糊了满脸。

    康斯坦丁是个理智完全主导一切行为的人,所以,察觉到自己整个人对凯林近乎反常的亲近本能之后,康斯坦丁心中悚然一惊,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瞬间在心里把凯林的危险程度又提了好几个等级。

    西泽尔暂时趴在凯林的怀里没动弹,还忍不住的用爪子轻轻的挠了挠耳朵,然而肉段软软哒,没有什么效果,把锋利的爪子伸出来,因为拿捏不好轻重,西泽尔又不敢用自己的爪子碰自己,于是,那双雪白的狐狸耳朵抖啊抖了好几下。

    幸好凯林心机敏锐,察觉到西泽尔的动作后,直接伸出两根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帮他轻轻的挠了挠耳朵边的位置,还低声笑了笑,如同耳畔低语般的喃喃道:“你的父母真是一点都没教给你啊,走路走不稳,爬树下不来,抓耳朵都不会用爪子……”

    “……”西泽尔闭上眼睛不动弹了,虽然因为今天的变故心里有点打鼓,但是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父母比较像正常人类,感觉有问题的好像还是他自己啊orz

    “……”康斯坦丁的注意力其实还是放在了西泽尔那双让他觉得十分危险的竖瞳上面。

    大黑狗状态的小天狼星倒是一直安安静静的蹲坐在旁边,其实看西泽尔刚刚动作犹疑的时候,他还挺想伸爪子帮帮他的,毕竟他现在的状态和西泽尔一样,都是毛绒绒的四肢行走的动物,感觉自己给西泽尔帮帮忙的话,似乎看上去要比凯林一个“人类”来得正常多了……

    西泽尔睡醒了睁开眼睛这么一个小插曲之后,面对凯林而心事重重的康斯坦丁,才终于又重新把话题拉回到了最初,“大概二十几次吧!”康斯坦丁平静的说道,“这个小树林的范围并不大,就在这个小树林的外面,有一个小镇,叫做小汉格顿。”

    “你去过了?”凯林想了一下,自己似乎听人说起过,伦敦郊外的确有些小镇,但是具体叫什么名字他就不记得了,不过很显然,他从树林外面散步走进来的时候,他的庄园附近可没有一个叫做小汉格顿的小镇。

    “小镇上的居民没有任何一次轮回的记忆,甚至于,他们每次做的事情都是一模一样的。”康斯坦丁坦言道:“但是,那些居民们,每一个人的反应都十分生动,我之前拜访了好几户人家,那些人的状态,并不像是虚假的。”

    毕竟,如果小汉格顿的小镇居民只是被人制造出来的如同木偶一般拙劣而机械化的模仿者,再精巧的心里,以为无法提前预设出所有的场景,除了前几次之外,康斯坦丁每一次进入小汉格顿选择的语言和行为模式都不同,而那些小镇居民因为面对的他不同,而呈现出来的每次都截然的不同反应,无比真实。

    “这场时间轮回里的人肯定是假的,但是其实也能算是真的。”凯林却直接否定了康斯坦丁的推测。

    “哦?愿闻其详。”康斯坦丁的反应十分平静,只是礼貌而克制的表现出了自己的疑问。

    凯林轻轻的抱着怀里又趴下闭着眼睛的幼崽,轻轻的揉了揉他,然后才对康斯坦丁轻声解释道:“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段里,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时间点在现实世界中,肯定是已经过去了的。”

    顿了顿,凯林问他:“你在那个小镇里的时候,有看到过日期一类的东西吗?”

    康斯坦丁顿时一怔,然后缓慢的摇了摇头。

    第一次的时候,他完全没有觉察出不对头来,完全是志得意满的心情,一觉睡醒就直接去了伦敦市。

    等到第二次的时候,康斯坦丁看什么都是满心的惊疑不定,因为他是直接回到了初始的时间点,而且这个死循环的时间又刚好是一天的二十四小时,所以,康斯坦丁再次来到小汉格顿的时候,他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具体的时间,而非日期上。

    “走吧,我们再去看看!”凯林转身向着树林外面走去。

    康斯坦丁也同他一起再一次前往小汉格顿。

    这一回,他们两个人,带着两只“动物”,依然还是敲响了半山坡上破败的里德尔府的门。

    拖着一条伤腿的弗兰克·布莱斯依然还是手里提着盏老式的灯,一瘸一拐表情严肃的给他们开了门。

    进入里德尔府之后,凯林和康斯坦丁在和老弗兰克·布莱斯交谈的时候,视线飞快的扫过屋子里,只可惜,他们并没有找到日历一类的东西,倒是桌上一张旧报纸的时间,显示的是十几年前。

    康斯坦丁的眼神猛地收缩。

    就算他们依然无法确定今天具体的日期,但是很显然,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把十几年前的几份旧报纸摆在桌上看。

    趁着弗兰克·布莱斯去烧水的时候,康斯坦丁飞快的同凯林交换了一个眼神,“是十几年前。”他的声音有些微微的艰涩,恍惚间,也渐渐回忆起了伦敦市的场景中,的确有些细节似乎和他年轻时候的记忆更加贴近,而非是现在。

    “十几年前啊……”凯林闻言却是有些意外的瞥了康斯坦丁一眼,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的男人,十几年前应该才十几岁吧,都不知道成年了没有,别人对他这么深的执念,对方当时竟然只是个未成年?还是说,康斯坦丁的真实年龄,也和他现在的外表并不完全相符……

    短暂的停顿之后,凯林直接开诚布公的开口说道:“你自己回忆一下,十几年前,你做过什么事情,而且和这个小镇有关。”

    康斯坦丁有些错愕的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反问道:“我?”

    凯林的态度也很直白,他直接就说道:“十几年前,我根本就不在英国伦敦,换句话说,我很清楚自己才是这场时间轮回的误闯者,这个时间枷锁的关键点,在于你当年做过的事情。”

    “……”康斯坦丁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十几年前的时候,他当然不是只有十几岁的未成年,因为经历过太多事情,康斯坦丁现在的身体状态,其实也已经和普通人完全不同了。

    说实话,十几年前的时候,身为驱魔师的康斯坦丁就已经干了好几票大的类似于封印魔鬼、邪灵的事情,但是哪一个,似乎都和小汉格顿扯不上关系,他敢发誓自己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现在让他回忆他十几年前干的事情,搞笑呢吗?

    康斯坦丁和凯林不由得面面相觑。

    凯林忍不住的提醒他,“不解决掉十几年前的那个执念,我们都会继续陷在这个时间轮回中无法脱身。”

    至于把造成这个时间轮回的家伙直接拖出来弄死,强行打破这场午夜十二点死循环的噩梦,凯林不是做不到,但是,与人为善是他一贯的行事准则,自己又只是不小心闯进来然后被连累了,他是真不想反过来再去为难那个满心执念无法自拔的苦主,相比之下,还是督促康斯坦丁完成那个人执念,用温和的手段解决掉这个问题比较好。

    “……”面对凯林如此笃定的甩锅行为,康斯坦丁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完全想不出自己十几年前还在忙着和那个极为强大的恶灵战斗的时候,怎么会在自己根本没来过的小汉格顿惹上这一脑门官司的。

    就在这时,从进了屋就被凯林轻轻的放在了一个柔软垫子上,还被他用西装外套当做被子盖着的西泽尔突然抬起头动了动耳朵,他那双竖瞳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门外的方向。

    漂浮在院子里、身形若隐若现的死神正和他面面相觑,事实上,死神现在的状态十分古怪,他的身影,似乎变成了一个有着金发的眉目清隽的年轻人。

    下一瞬,西泽尔直接从软垫上跳下来,操纵着还不熟练的四肢往前走,偏偏他的前腿一个打滑,雪白的小小一团身体直接轱辘到地上,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

    “……!!!”最为关心幼崽安危的凯林顿时大惊失色,“小心门框和台阶!”

    大黑狗小天狼星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出自本能的想要张嘴叼住那只毛绒绒的幼崽,偏偏来自于人类的思维,想到自己那一嘴同样锋利的犬齿,又让他一时迟疑,生怕不小心把那只看上去就又小又嫩的幼崽给咬伤了。

    小天狼星只迟疑了一瞬,身体的反应却比思维来得更快,他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眼看着已经从门框上滚了出去并且就要从门外的台阶上轱辘着滚到院子里的幼崽。

    然而,再下一瞬,被西泽尔撞到了的大黑狗却是和雪白色的毛团子幼崽一起,直接诡异的从康斯坦丁和凯林的面前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