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暖黄色的路灯光影下,脏兮兮的大黑狗和皮毛雪白色的幼崽毛团子滚做一团,撞到了路灯上之后才停下来。

    本来就还不适应用四条腿透露的西泽尔滚得七晕八素,感觉脑袋前面一直有星星在晃,大黑狗状态下的小天狼星倒是迅速一个翻身站起来,看到刚刚一头栽到自己身上这会儿还只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的幼崽,眨了眨眼睛,伸出前爪把那只有九条狐狸尾巴的奇怪幼崽给扶了起来。

    滚得头晕目眩甚至还有些反胃想吐的西泽尔下意识的说了声“谢谢”,然而他发出来的声音却只有弱声弱气的“喵嗷”声。

    小天狼星听了,也有些好笑,忍不住用爪子揉了揉这只幼崽毛绒绒的脑袋——因为他的爪子上都是土脏兮兮的,西泽尔雪白的耳朵边上几乎是顺便被印下了一个灰色的爪子印。

    “……”无声的尴尬中,趁着这只幼崽什么都没发现,小天狼星果断的收起了爪子。

    不过瞬间,小天狼星的爪子还没来得及收回来,便直接就僵在了那里。

    他微微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前面不远处就是一片华美庄园的场景,就连他和那只毛绒绒的幼崽刚刚撞上的路灯,都带着欧式铁艺的花纹。

    至于康斯坦丁和凯林,却是随着刚刚的乡下小镇小汉格顿一起,直接不见了踪影。

    趁着那只幼崽还七晕八素的趴在地上,闭着眼睛恢复体力,小天狼星直接偷偷的把自己从阿兹卡班越狱后就一直随身携带的魔杖摸了出来,用大脚板轻轻的按着魔杖,无声的念了一句:“给我指路。”

    看到了魔法指引的方向后,小天狼星又用爪子按着魔杖轻轻的敲了敲地面,直到他自己面前浮现出了一张不甚清晰的伦敦地图,并且上面显示出了他自己的具体位置之后,小天狼星才稍稍松了口气,迅速又将魔杖收了起来。

    “汪汪汪?”你还好吗小家伙?

    小天狼星用爪子轻轻的碰了碰那只幼崽,不意外的,又在人家雪白色的干净皮毛上沾上了灰蒙蒙的尘土和爪子印。

    西泽尔挣扎着爬起来,艰难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现在的状态还凑合。

    他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同刚刚的小天狼星一样,有些惊讶的看到了那座庄园。

    想起了刚刚那个叫做凯林·齐,或者直白点说就是齐凯林的东方男人提到的自己本来是出来散步的,以及打算带大黑狗和自己回家吃宵夜的事情,不出意外的话,这座庄园应该就是那个男人之前的住处了。

    已经确认自己现在就在伦敦郊区的小天狼星甩了甩毛,迅速的精神抖擞起来。

    说实话,这里距离哈利的姨妈佩妮·德思礼家已经不远了,只可惜哈利已经结束暑假开学了,现在并不在家。

    下一步,小天狼星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突破普通人世界的警察和民众、魔法部的奥罗、以及那些危险的摄魂怪构成的多重防线,成功的潜入霍格沃茨城堡中。

    ——当然,小天狼星自信他知道的关于霍格沃茨的城堡密道绝对比费尔奇还全,偷偷的如破霍格沃茨城堡的外围其实并不是那么困难,难点反而在于他成功的到达霍格沃茨后,如何在到处都是学生、三更半夜也时常有人夜游的霍格沃茨城堡中不动声色的抓到一只肮脏下作的耗子!

    小天狼星又低头看了看那只因为刚刚的翻滚格外不适应以至于有些发蔫的幼崽,原本继续执行自己计划的踌躇满志顿时一顿,不管是从体型、还是刚刚凯林的言语来判断,小天狼星都能猜到,这只幼崽的年龄并不大,而且,看他连路都走不稳的模样,这个小家伙显然还没有来得及学会如何自己生存。

    之前那个无数次回到起点的时间轮回有多可怕,来自巫师界的小天狼星可能比快被摧残疯了的康斯坦丁和凯林有着更深刻的认识,而且,他也能想到,自己和这只幼崽会突然从刚刚的时间困境中脱离出来,显然是幼崽摔倒自己身上那一撞的功劳。

    “竟然是有着穿越时空能力的神奇生物么……”小天狼星多少有些惊诧的看着西泽尔,以他出身自古老的纯血布莱克家族的眼界,小天狼星都没能认出西泽尔的种类到底是什么。

    不过,这只幼崽显然还需要人照顾,自己不能就这么把他扔在这里离开了。

    想到这里,小天狼星轻轻的舒了口气,伸出一只爪子,把雪白的幼崽捞起来,往自己的背后一抛,因为九条尾巴太沉、加上身体不利有点失衡,以至于重心始终不稳的西泽尔直接被扔得趴在了小天狼星骨瘦如柴的背脊上,西泽尔下意识的伸爪,抓住了大黑狗脏得都有些打绺儿的漆黑皮毛。

    “抓住坐稳了,小家伙!”

    小天狼星“汪汪汪”了几声,直接驮着这只幼崽一起,大步流星的跑开了。

    反正现在还在伦敦市,他打算先带着这只幼崽一起行动,也方便自己照顾他,然后给这只幼崽找到妥善的安置地点之后,自己再去霍格沃茨抓那只该死的老鼠!

    趴在大黑狗的背上,不一会儿,刚刚还滚得晕晕乎乎的西泽尔就被秋日夜晚夹着几丝凉意的风给吹得彻底清醒了。

    谁能告诉他,现在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

    与此同时,康斯坦丁和凯林刚刚才眼睁睁的看着幼崽滚出去、以及大黑狗用身体拦住他的动作,然后就是一黑一白一大一小两个毛绒绒的“动物”一起顷刻间从他们的面前消失。

    震惊和错愕之后,两个男人不觉得面面相觑。

    凯林有些无奈的扶额,说出了一句和小天狼星的猜测相似的话语,“哎呀!没想到那只幼崽还这么小竟然就已经有了能够打破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失策了……”

    凯林忍不住的想着,种花家的妖怪里,具有穿越时间或者是空间能力的种族,不过,转念一想,凯林又很快放弃了纠结这个问题。

    毕竟,想想那只幼崽目前看得出来的血统就有至少三家了,而且种族特征表现得还都很强势,谁知道人家祖上还混了什么血脉,这种除非看人家族谱否则没准家里长辈一时半会人都说不清楚的问题,也只能是作罢了。

    那只幼崽之前一直在睡觉,对于时间轮回这件事并不清楚,显然,等他大概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本能的便直接离开了这个对他的身体没有半点好处、可以说是无尽停滞的空间,至于大黑狗,则是单纯的运气好被幼崽给捎带出去了,换言之,如果刚刚幼崽还被自己抱着的话,被他捎带出去的,就会变成自己了。

    “他们……?”见多识广的康斯坦丁这会儿还沉浸在哪只白色的幼崽竟然有九条尾巴这件事上,再加上幼崽和大黑狗的骤然消失,康斯坦丁显然比凯林更懵逼。

    “这个时间段里的外来者现在大概只剩下你和我了。”凯林冷静的说道。

    虽然他现在的心情也有些微妙,找到了一只被“遗弃”的珍贵幼崽、他本来想把幼崽抱回家里去自己养起来的,还顺带着捡到了一只快成精的狗妖,看在大家都是非人类的面子上,他最初是日行一善的想要帮那只狗妖一把。

    结果现在可好,幼崽懵懵懂懂的就带着运气好到爆的大黑狗轻松脱身了,反而剩下了他自己留在这个时间困局中,还要想办法完成那个执念才能离开……

    身为瑞兽自有气运的麒麟一族,什么时候也能这么倒霉了,这完全不科学啊!

    从来没想到自己也能遇到这种事的凯林揉了揉额角,他抬起头,随意的扫视了里德尔府一眼,看到院子边缘处竟然飘着一团灰蒙蒙的雾气,而且还有一个金发男孩的身影在那团雾气中若隐若现,一看就不是正常人类的状态。

    “来了!”凯林突然开口道。

    “什么?”康斯坦丁顺着凯林的视线望过去,有些困惑的拧了拧眉,眼前却只有一片黑魆魆的山坡树影。

    “你看不到?”凯林有些惊讶,那个金发男孩五官柔和、神色温然,一看就知道是个脾气特别好的那种人,然而他影影绰绰的身影中,那团灰色的雾气闪现时,骤然变得幽深的阴暗双眼始终都直勾勾的盯着康斯坦丁,看着让人心里一紧,觉得它简直连扑上来把康斯坦丁彻底骨扬灰的心都有了,这得是恨到骨子里了吧!

    康斯坦丁的身体有些僵硬,他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看不到……”

    “唔,”凯林直接摸出了手机,对准着看到镜头立刻就发懵的呆怔了一下、然后紧跟着就想要自己飘走的死神。

    旋即,手机的闪关灯一亮,凯林直接就在死神飘走之前,动作迅速的给人家连拍了好几张全身照。

    凯林选了其中两张,一个是金发男孩的身影最明显的,一个是灰蒙蒙的死神雾气占主导的,直接拿给了康斯坦丁看,“仔细看看,然后回忆一下十几年前,你是不是做过什么和他有关的事情,我们能不能打破这场时间轮回,关键点应该就是他的执念了,十几年前的那一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