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看到照片里眉目柔和的金发男孩,康斯坦丁突然怔住,他甚至下意识的忽略掉了金发男孩的背后,隐藏在一片黑暗里,一团雾气面目模糊却依然危险而狰狞的死神的脸。

    虽然已经是很久之前的回忆了,在他漫长的生命中,有些事情,早已经随着时间而被他自己渐渐淡忘,然而,也有些事情,康斯坦丁以为那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过去式了,却没料到,再次见到的时候,对方会带给他如此“惊喜”的一幕。

    “你想起来了?”凯林略带揶揄的轻声道。

    凯林毫不怀疑,康斯坦丁绝对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危险的场面了,但是,在亲眼看到那个金发男孩的模样之前,他竟然真的完全没有大的情绪波动,这种冷静到极其不负责任的态度,实在是让人不好评价……

    康斯坦丁从出现在这里,就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可是,嘴角那抹并不真实的笑容,却充满了英国绅士掩藏在礼貌和克制之下的傲慢、自负,以及上世纪朋克风格的肆意和乖张。

    “是的。”康斯坦丁点了点头,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院子里的场景。因为他并不像西泽尔或者是凯林这样能够看到死神的踪迹,所以,他的眼睛里,还有些微微的茫然。

    “你究竟做了什么,让他这么恨你?”凯林已经收起了手机,抬头看到影影绰绰、由金发男孩和邪狞的死神交替出现的身影,表情平静的问道。

    “……”沉默了好半晌,康斯坦丁才慢慢的开口,却依然有所回避的讲述了一个短暂的故事。

    他年轻的时候,曾经遇到了一个来自地狱的无比强大的敌人,为了杀死那个可怕的敌人,从那个时候就已经行事卑鄙无所无忌的康斯坦丁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牺牲了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一个朋友。

    为了自己的朋友康斯坦丁的安危,死神曾经自愿将凝聚着自己所有力量甚至是自我意识的三件死亡圣器借给了面对那个从地狱而来的恶魔有些“束手无策”的康斯坦丁。

    然而,在康斯坦丁成功的将敌人解决掉之后,三件死亡圣器也受到了损伤,他却并没有再去花大力气将其复原还给死神,而是相当不负责任的就此置之不理,以至于死神镰刀、死神斗篷、回魂之戒各自遗失,本就身体受创的死神更是为此而自我意识几近消弭……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至于他的执念——”轻轻叹了口气,说完之后,康斯坦丁默不作声,只是有些微微拧眉。

    现在回想起来,之前那些频发的针对他死亡意外,应该都是死神报复的手笔,要自己去死,应该是就是死神的执念了,但是康斯坦丁又怎么可能会满足对方这样的愿望?至于死神是何时找回来些许意识,并且找到他的,却依然让人不得而知。

    “恕我直言,”凯林听完之后,却并没有按照康斯坦丁的思路想下去,而是慢条斯理的平静说道:“我并不觉得,对方的执念是让你死在这里,因为把你困在这个时间里,除非你自己受不了了自杀,否则的话,你分明活得好好的。”

    康斯坦丁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讪笑,然而他的心思,却依然藏得很深,让人看不分明,“哦?”

    “三件死亡圣器。”凯林一字一顿的慢慢说道,说着话的时候,他的眼睛正望着那团雾气构成的死神的方向,“说实话,报复性的杀你不如找回自己的死亡圣器。”

    康斯坦丁终于不笑了,刚刚被迫说出了自己曾经做出的事情,在凯林意外的直白下,他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些挂不住。

    行事乖张无忌、把谎言当做自己最锋利的武器、综合了人性中所有的伟大和丑恶,为达目的而下作到可以无数次将别人的自尊、信任毫不留情的摧毁的康斯坦丁,面对强大到让人看不透的凯林,第一次暴露出了自己的弱点,并且被对方毫不在意的冷淡轻讽了一句,最重要的是,得知曾经的真相后,凯林面对他流露出的一种不以为然的的冷淡和轻蔑,更是让康斯坦丁难以忍受。

    “我——”康斯坦丁拧着眉想要开口。

    凯林却声音温和语气平静的柔声打断他的话语,“闭嘴,别说话,专心想死亡圣器的下落,既然是被困在了这个小镇上,那么,对方要找的死亡圣器很可能就在刚刚的树林或者是这座小镇上!”

    ·

    种花家的姥姥和姥爷还在为了寻找西泽尔的下落而紧锣密鼓的忙碌着,大洋彼岸的美国,彼得仍旧待在医院病房里,和心怀歉疚几乎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旺达小姑娘以及搂着妹妹的肩膀微微皱眉的快银待在一起焦急的等着消息。

    就在此时,神盾局位于纽约市寸土寸金的繁华地段的三曲翼大楼中,也再次迎来了几位意外的客人。

    托尼好说歹说,才算是把自己还在发烧的女助理小辣椒波兹先送了回去,然后才微微皱着眉一头雾水的带着雷神托尔和托尔的女朋友简进了神盾局的大楼,直接就找到了因为经常负责情报工作而掌握了许多秘密的鹰眼。

    “这个人——”托尼的手里拿着一个装满了照片的大信封,那些照片都是他的智能管家贾维斯远距离拍摄的阿诞的高清大图,当然,还有不少阿诞站在洛基身边两人的合影。

    “你们神盾局里有他的信息备案吗?”托尼把那个大信封塞进了鹰眼的手里。

    “嗯?让我先看看,不过只有非a级机密的信息我才能偷偷的告诉你。”鹰眼先飞快的扫了雷神托尔和简一眼,他都认识,然后才放心的一边打开大信封拿照片,一边喝了口水,然后随口说道。

    托尼闻言只是微微挑眉,倒是托尔的脸上带着些隐约的不安。

    至于简,虽然她在和小辣椒波兹的交谈中,倾向于一脸纯良温柔的阿诞是被欺诈之神洛基给骗来的,但是,对方最后凭借一把雨伞隔绝了托尔的攻击,并且成功的将洛基救走这件事,还是在众人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阴影。

    大家都已经麻木的习惯了,洛基每次都在搞事、搞事、搞事,每次见到那位来自阿斯加德的欺诈之神纽约都要大乱一次,所以,作为纯正的地球人以及地球人的朋友,托尔和简他们见到洛基的第一反应就是把他往小黑屋里关起来省得他每天都在没完没了的搞事,而现在,哪怕是骗来的,洛基竟然还有了一个来历不明而且同样有着远远超越普通人能力的帮手,以后他还能闹出什么事情来,真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噗——”鹰眼还没咽下去的一口水直接就喷了出来。

    “讹兽怎么会和洛基搞在一起?”鹰眼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刚刚很不巧,鹰眼看到的第一张照片就是阿诞把伞投掷出去,稳稳的挡在了雷神托尔的视线和身影,而他自己却无比亲密的站在洛基身后,伸手扶着洛基的手臂和他站在一起。

    “讹兽?”托尼重复了一下这个发音,确定自己此前从未听闻过,旋即,他又跟脸色有些担忧的托尔和简耸了耸肩,轻松的说道:“看吧,神盾局这边果然有那个漂亮家伙的信息,说真的,他要是女人我一定会和他约会的。”

    “他不是人。”鹰眼面无表情的瞥了托尼一眼,不由得想起了当初那个钢铁侠睡过格言杂志12个月所有封面女郎的传闻……

    “我当然知道他不是女人,哦,说真的,一个男人长成他那个样子简直——”托尼下意识说道,然后突然间仿佛被人掐住脖子一样的卡住了。

    下一瞬,托尼的音调有些拔高,他无法不介意的重复着问道:“等等,鹰眼,你刚刚说了什么?他不是人?你确定你不是想说,‘他不是女人吗’?”

    “他不是人,”鹰眼一字一顿的重复着说道:“那是一只来自东方的讹兽,别问我讹兽是什么,那是东方特有的产物,我说不清楚。但是说真的,离他远点,对方所在国家政府的工作人员告诉过我,讹兽从不说真话。”

    ——刚刚这句绝对是曾经被讹兽阿诞强行碰瓷于是和交叉骨一起一脸懵逼的再一次进纽约警察局的鹰眼良心的忠告。

    简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心情崩溃的说道:“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是说,欺诈之神洛基身边的那个人——那个讹兽,又是个从不说真话的家伙?”

    “是的,就是这样。”鹰眼微微颔首,虽然他除了一开始被吓得呛到喷了一口水之外,表现的都很冷静,但是,这仍旧掩盖不了鹰眼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按下当初那两个来美国出差的协管办工作人员留下的电话号码时,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指。

    看在上帝的份上,纽约估计是好不了了!

    鹰眼表面冷静内心比简更加崩溃的想到,因为讹兽是种花家上了备案的妖怪,处理它还涉及到外交方面的问题,鹰眼根本就不打算给神盾局找这个麻烦,干脆一通国际长途联系协管办的工作人员过来善后。

    协管办不是说讹兽除了爱说谎之外不会造成实际上的危险危害么?谁惹的麻烦谁他妈立刻打飞的过来纽约收拾吧!老子再也不想和任何一只讹兽打交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