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天狼星带着西泽尔一直到了伦敦市的郊区,找到了一个年久失修、玻璃破碎、似乎已经被人彻底废弃了的旧库房之后,才解除了阿尼马格斯的状态,重新变回了人类的姿态。

    废旧仓库里满是尘土飞扬,让人呼吸都有些不畅,小天狼星自己捂住了口鼻,他怀里的幼崽却是忍不住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才蔫蔫的把脑袋窝在了怀里。

    小天狼星很快便晃了晃魔杖,念了句:“清理一新。”

    秋夜的地面有些微微的凉,小天狼星抱着幼崽直接坐在了一块破旧的木板上,然后把幼崽放在了自己曲起的膝盖上,这才伸手拉过那一袋子的食物。

    他先把用纸杯装着的热牛奶拿了出来,因为之前急于逃跑,盛食物的袋子也被他随手遗落在了路边,所以,即使打包仔细,里面的热牛奶依然还是撒出来了一大半。

    幼崽现在的个头也就比成年男人的手掌大一圈,小天狼星手里拿着盛放牛奶的纸杯,看看纸杯的高度,果断的把牛奶倒在了杯盖里,然后耐心的送到了幼崽的嘴边。

    “先喝点牛奶?”小天狼星向西泽尔问道。

    西泽尔的回应是点了点头,趴在小天狼星的手背上,很快便把那些牛奶喝完了。

    随后,小天狼星又喂了幼崽两杯盖的热牛奶,便暂且把牛奶放在了一边,转而拆开了刚刚捡到的那个披萨的盒子。

    “上面有辣椒酱,你不能吃。”看到幼崽的眼睛亮起来了,只当是他对披萨上面漂亮的颜色感兴趣,小天狼星忙轻声向幼崽说道。

    “……”西泽尔瞅了小天狼星一眼,果断的伸出前爪,从披萨上面揪了一块鲜虾。

    “好吧,”小天狼星还有些目瞪口呆,不过在自己狼吞虎咽的同时,却也把披萨上面的鲜虾都弄下来,去掉上面放了辣和芝士的酱料,一个一个的喂给了趴在他腿上的幼崽。

    吃完一整个披萨之后,小天狼星又吃了两块三明治,两个酥皮水果派,还有一个甜甜圈,喝了一杯咖啡,总算是长长的舒了口气,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在此期间,那只皮毛雪白的幼崽也一直没闲着,就着热牛奶,啃了些炸鸡块、纸杯蛋糕,汉堡,到了后来,小天狼星看着这只幼崽吃的东西已经明显超过了他自己的体重,不由得有些瞠目结舌。

    “你吃这么多……真的没事吗?”小天狼星小心翼翼的伸手,想要摸摸幼崽白白软软的小肚皮,却被一脸“=_=”表情的幼崽毫不留情的用肉垫把他的手推到了一边。

    “好吧,不碰你肚子了,我就是担心你吃撑了身体不舒服。”小天狼星很有耐心的说道。

    西泽尔的唯一反应就是眯起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之前被伦敦当地的警察和克拉克·肯特那个新闻记者疯狂追捕,西泽尔和小天狼星一起又躲又跑的,精神处于极度激动亢奋的状态,现在周围的环境安静下来了,他自己就忍不住又有些犯困了。

    ——话说克拉克·肯特那个总是玩spy的新闻记者,西泽尔算是记住他了!

    “困了?快睡一会儿吧!”小天狼星轻轻的摸了摸幼崽毛绒绒的脑袋,他直接背靠在废旧仓房的墙壁上,把幼崽放在自己怀里,用有些破旧的外套轻轻的盖住了幼崽的身体,声音温和中还带着些浅浅的笑意,漆黑的眼睛异常明亮,“幼崽就是要多睡觉才能长大。”

    过了几分钟,估摸着怀里的幼崽已经睡着了,小天狼星才忍不住低声喃喃自语道:“你长成这个样子,还有九条尾巴,应该是魔法生物吧?肯定不能把你放在麻瓜世界里,要不然,我带你去韦斯莱家的陋居吧!”

    小天狼星低头,就看到幼崽本能的蜷了蜷身子,闭着眼睛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小爪子里抱着一条毛绒绒的尾巴正安静的睡觉。

    他忍不住想要伸手戳幼崽一下,又怕把小家伙给吵醒,只能有些遗憾的缩回了手,放轻声音自言自语般的小声说道:“莫丽和亚瑟都是非常善良温柔的人,他们家的七个孩子都已经渐渐长大了,也不会有小孩子欺负你,而且整个韦斯莱家都很热闹。事实上,韦斯莱家族也是魔法界中极少数仅存的古老纯血家族了,他们会照顾好你的。”

    至于那只叫做斑斑的该死的耗子现在是罗恩的宠物,等自己把斑斑弄死了,这只漂亮又可爱的幼崽大概还可以抚慰一下失去宠物的罗恩难过的心情。不过这件事,似乎就没必要告诉这只幼崽了,小天狼星默默的想到。

    抱着幼崽的小天狼星并无丝毫睡意,过了一会儿,待在这个空旷而又破旧的仓库里,他有些怅然,思绪也随之飘远,喃喃自语道:“以前在学生时代,我和我的朋友们总是形影不离,一起在霍格沃茨城堡中夜游,一起逃脱费尔奇和教授们的搜寻,不断的挖掘霍格沃茨城堡中的秘密……”

    “后来我们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毕业的时候,即使战争已经来临,我们一起加入了凤凰社,那个时候,我依然相信,我们会取得最终的胜利,却没想到,后来虫尾巴那个杂碎竟然会背叛了我们,把詹姆和莉莉的下落告诉了神秘人……”

    小天狼星的声音有些低沉,回忆起当年詹姆的死亡,他的情绪有些失控,眼睛里浮现出了一层薄雾,僵硬的身体甚至有些不自觉的微微颤抖,“——那是我的错误,是我害死了詹姆和莉莉,我愿意为此而赎罪,但是,我绝不能放过那只肮脏的老鼠……”

    小天狼星抱着幼崽絮絮叨叨的回忆了很多事情,从阴森压抑到让他完全无法呼吸的纯血家族布莱克的老宅,到那个家庭中唯一亲近后来却也同他决裂失踪的亲弟弟西古勒斯,学生时代唯一灿烂的记忆,也因为后面鲜血淋漓的背叛而蒙上了一层不堪回忆的浓重阴影,还有现在,詹姆和莉莉留下的孩子、他的教子哈利,他愿意用生命去保护和赎罪的孩子。

    小天狼星宛如自我折磨般的陷入了回忆中,他说了很久,一开始就睡着了但是很快便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西泽尔,听着小天狼星讲述自己的经历,一时间还有些分不明是做梦还是现实。

    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闭着眼睛趴在那里养神,等到听到后来,西泽尔才算是彻底捋清了小天狼星所说的那些事情,脑子里顿时只剩下一个念头:既然莫丽和亚瑟·韦斯莱,尤其是还有那位邓布利多校长先生都很值得信任,小天狼星又何必如此,如同末路英雄般一腔孤勇地闯入那个据说世界上最安全的霍格沃茨魔法城堡去抓那只该死的老鼠呢?

    小天狼星只要写封信给邓布利多校长先生,让他帮忙留意一下那只老鼠然后把人抓起来就可以了呀!或者是,小天狼星的心里大概完全被疯狂的恨意所填满了,他几乎完全无法抗拒亲自手刃小矮星彼得那只肮脏的耗子的冲动……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明。

    秋日晨起的曙光落下,给大地染上了一抹充满温暖的颜色。

    因为昨天在伦敦市区闹出来了不小的动静,再有高人气超级英雄超人本身吸引的头版头条,今天一早,整个伦敦仿佛都沉浸在了一片喧嚣热闹的海洋中。

    为了安全起见,小天狼星一直带着幼崽躲在这个偏僻无人的破旧仓库里,等到第二天晚上,魔法部的人全都下班以后,他才变回了大黑狗的模样,把毛绒绒的幼崽背在自己的后背上,一路溜溜达达的小跑着,穿过一片片的田地和树木,来到了一个叫做奥特里——圣卡奇波尔的巫师村外面。

    小天狼星在一个有着矮篱笆的小院外面停下,他弯下腰来,让一直安静乖巧的趴在他后背上的幼崽顺着自己的身体滑落到野草坪的地面上。

    静悄悄的小院里,只有几只肥鸡在悠闲的四处走动着啄食,几只地精时不时的冒头在菜地里跑来跑去。小院的尽头,是一个用石头垒得好几层楼高的房子,只是这个房子整个都是歪歪扭扭的,像极了童话故事书里充满童趣的彩色插图,深沉的夜色中,晚上的月亮仿佛就挂在红色房顶支出来的一个烟囱上。

    小天狼星安抚的摸了摸幼崽毛绒绒的脑袋,示意他往院子里走去。

    “现在应该只有莫丽和亚瑟在家,孩子们都上学了,”小天狼星恢复成人形之后,压低声音温柔的说道:“抱歉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自己走到院子里,你这么可爱漂亮,莫丽会很愿意照顾你的。”

    又低声叮嘱了幼崽几句话,也不管如果这真的是一个小动物的话小家伙能不能听懂,随后,小天狼星便起身打算离开,前往霍格沃茨。

    西泽尔突然伸爪,按住了小天狼星刚刚正摸他头顶的手掌。

    “喵嗷!”幼崽沉着冷静的叫道。亲,你冷静点啊亲!

    暂时说不出英语的西泽尔只能抓着小天狼星不放,小天狼星此去一行想想也知道危机四伏,明明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何必要这样拿自己的生命冒险呢!

    小天狼星只当是幼崽舍不得自己,爽朗的笑了笑,便要轻轻的挣脱开,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只幼崽的力气格外的大,小天狼星一下子居然没有挣脱开。

    无比瘦削的黑发男人不由得微微一愣,他下意识的用力往回抽手,个头不过巴掌大、九条大尾巴比身体还沉的幼崽见状,也跟着用力,竟是险些直接把一个大男人给按到地上。

    “……!!!”被幼崽拽的差点摔个大马趴的小天狼星整个人都惊呆了。

    一个想走,一个要留,小天狼星和幼崽在院子外面拉拉扯扯,终于惊动了韦斯莱家院子里三五成群的肥鸡和地精,在一阵“咯咯哒”的鸡鸣声以及地精粗糙刺耳的尖叫声中,房子里的莫丽和亚瑟终于被惊动了,韦斯莱夫妇二人一同走了出来,抬眼就看到了正被通缉的“杀人犯”小天狼星正姿势古怪的站在自己院子外面。

    “梅林啊!”莫丽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尖叫,猛地抬手用魔杖对准了小天狼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