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被莫丽发现的小天狼星背脊顿时一僵。

    他努力挣扎着想要离开跑路,奈何那只幼崽的力气大得完全超乎想象,小天狼星努力了半天都没能挣脱开,眼看着莫丽和亚瑟已经握着魔杖靠近,更有两道带着危险光芒的恶咒朝着小天狼星所在的方向射了过来。

    被幼崽抓住完全跑不掉小天狼星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幸亏这只幼崽的危机观念同样很强,见到了诡异的光线之后,西泽尔猛地松爪,任由小天狼星拔萝卜似的把自己也给带飞了出去,两个人一起飞快的扑在了地上。

    那一瞬间,被幼崽砸了一下的小天狼星脑海中诡异的一闪而过的,却是这只幼崽明明毛绒绒的,而且体重很轻,他的力气为什么会那么大!?

    小天狼星刚要把砸在自己身上的幼崽捡起来抛出去,然后自己跑路,结果,那只幼崽的动作竟然比他还快,从小天狼星的身上轱辘到地上之后,幼崽一只前爪按住小天狼星的肩膀,干脆不让他爬起来了。

    “我们两个没仇吧……”被幼崽这个匪夷所思的动作惊道,小天狼星简直绝望了。

    旋即,就在莫丽和亚瑟穿越一片肥鸡和地精尖叫的小院冲过来的时候,那只幼崽却也上演了一处大变活人。

    原本巴掌大还有九条尾巴的幼崽在情急之下,毫无预料的变成了一个黑发黑眸东方面孔的少年模样,他的五官精致,身形纤瘦,从侧面一晃,甚至可能会以为这是个女孩子。

    西泽尔穿着一身式样简单的白色t恤和浅色的休闲裤,因为之前变成幼崽状态的时候,一直趴在树上,然后又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所以,浅色的衣服上还有一些尘土的痕迹。

    不只是之前一直和幼崽在一起的小天狼星,就是正紧蹙着眉满心紧张和愤怒的莫丽、亚瑟,都被这个意想不到的变故给惊得顿时一愣。

    “小天狼星不是杀人犯,他是被冤枉的!”因为看到莫丽和亚瑟的魔杖还都对着小天狼星,明显一副又要攻击的姿态,在西泽尔变回人形之后,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小天狼星登时愣住,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西泽尔。

    莫丽和亚瑟的脸上,也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来,只不过,他们两个人的魔杖却并没有放下。

    “我们并无恶意。”西泽尔单膝着地,一只手还正按着小天狼星的肩膀,不让他爬起来跑路。

    顿了顿,西泽尔很快便想出了一个足以取信于人并且让韦斯莱夫妇感到安心的办法,他语气温和的开口提议道:“或许,你们可以先把小天狼星他捆起来,然后我们再慢慢说?”

    “这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亚瑟还没有说话,不过,听到西泽尔这种愿意让小天狼星先失去反抗能力的提议,莫丽却是稍稍松了口气。

    随后,西泽尔见韦斯莱夫妇的手里始终拿着魔杖,猜也知道,对于他们这些巫师来说,这肯定是一种极其重要的东西,念及此处,西泽尔甚至还顺手从小天狼星的袖子里抽出了一根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魔杖。

    “哦,不!”在小天狼星痛苦的叫声中,西泽尔毫不犹豫的直接将那根魔杖扔给了韦斯莱夫妇,“先别急着报警,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西泽尔无比诚恳的说道:“他是被冤枉的,我们可以解释的。”

    “好、好吧,我是说,当然。”拿到了小天狼星的魔杖之后,亚瑟的戒备心也稍稍下去了些,他挥了挥魔杖,从他的魔杖尖上飘出了一条长长的绳索,直接把被西泽尔按住的小天狼星给捆成了一个结实的粽子。

    随后,韦斯莱夫妇便漂浮着那只绳索粽子、还有看上去似乎尤为温和无害的西泽尔一起,往陋居里面走去。

    毕竟,他们当年都是凤凰社的成员,韦斯莱夫妇之前对小天狼星如此深恶痛绝,一是因为大家都以为他背叛了凤凰社投降了神秘人,二也是因为他的背叛直接导致了哈利的父母詹姆和莉莉的惨死。

    如今,有人说小天狼星是冤枉的,并且愿意做出解释,如果证据充分的话,善良的韦斯莱夫妇自然愿意相信他们认识的那个小天狼星。

    走到了陋居里面之后,西泽尔看到亚瑟把被困成粽子的小天狼星放在了沙发上,微微迟疑了一下,不禁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来,然后才开口,轻声说道,“不知道你们能不能联系到邓布利多校长先生,小天狼星似乎很信任他。而且,当年那个真正的背叛者现在就在霍格沃茨魔法城堡中,想要抓到当年真正的凶手,我想,还需要邓布利多校长先生的帮助。”

    “你说什么?”韦斯莱夫妇的脸色同时一变,他们还有四个孩子都在霍格沃茨魔法城堡中上学,骤然听闻那个曾经投向神秘人、并且穷凶极恶的炸死十几个麻瓜的杀人犯就在霍格沃茨城堡中,他们的心几乎是瞬间便揪了起来。

    被捆成粽子只能说话的小天狼星都有些目瞪口呆了,他怔怔的看向西泽尔,下意识的开口喃喃道:“你还知道什么?”

    “大概也就只有你这两天说的那些事情了。”西泽尔耸了耸肩。

    本以为自己是在和一只小幼崽自言自语,哪想到那只幼崽竟然今天就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看他的样子,说不定都差不多和哈利一般大了。

    小天狼星难免困窘,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尴尬还是恍惚。

    亚瑟却是已经担忧得正色起来,他匆匆忙忙的从沙发上起身,走到了陋居的壁炉前面。

    现在是秋天,壁炉里面并没有烧着火。亚瑟挥了挥魔杖,把壁炉里面的火点着之后,才从上面的台子上抓了一把飞路粉扔进去,然后把自己的脑袋探到壁炉里。

    看到这幅景象,西泽尔几乎是霍然间微微睁大了眼睛,瞳孔都有一瞬间的紧缩。

    随着壁炉中红色火焰瞬间变成了神奇的绿色,仿佛没有了任何温度一般,亚瑟冲着壁炉里面大声说道:“邓布利多校长!”

    很快,一个有些年老却带着些轻快的声音传来,似乎还伴随着银器碰撞时清脆的叮叮当当的音乐声,“亚瑟?”

    “您能来我家一趟吗,邓布利多校长,”亚瑟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关于哈利和小天狼星的事情——”

    顿了顿,亚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有些微妙的说道:“事实上,小天狼星现在就在我家的客厅里。”

    “……”短暂的沉默后,邓布利多校长半月形的镜片后面,湛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下一瞬,他点了点头,“当然,我很荣幸。”

    很快,亚瑟从壁炉前面让开,西泽尔看到,壁炉里恢复成了红色的火焰,很快又再一次变绿,并且,还有一个满头白发、脸上带着半月形眼睛、穿着亮紫色星星月亮图案睡衣的老人家从壁炉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看上去一脸睿智又和蔼的白胡子老头脑袋上带着和睡衣同款的星星月亮帽子,长长的胡子上面,还系了一个紫色的蝴蝶结。

    看到这位似乎就应该是邓布利多校长先生的人这样一幅比圣诞老人还花哨热闹的打扮,西泽尔简直有些目瞪口呆,动弹不得的小天狼星粽子看到了邓布利多校长如此亲切的模样后,却是心情复杂,声音里带着些无法言喻的低落和复杂,“邓布利多校长,”他低声说道。

    邓布利多蓝色的眼睛里仿佛闪过了一道光,“小天狼星,”他的表情有些严肃,声音同样有些复杂,说不出是叹息还是无奈。

    ·

    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协管办所在的政府办公大楼里,有几个办公室仍旧是一片灯火通明。

    下楼来接姥姥和姥爷的小赵,又顶着黑眼圈了,他坐电梯上楼的时候,还有些精神恍惚。

    ——美国神盾局那边的工作人员为了讹兽阿诞的事情,连夜给协管办打电话推锅,小赵三更半夜在被窝里接到的电话,为此只能又回单位加班。

    唯一值得欣慰的,大概就是姥爷的电话和神盾局这边是前后脚的功夫,小赵不至于被吵醒两次。

    “小赵,打扰你休息了吧?”姥姥关心的看了小赵一眼,这孩子脸上的黑眼圈重的,在她印象里,也就本体熊猫成精的那一家四口整天全都带着黑眼圈消不掉了。

    “阿姨,没有的事,我本来正好也有工作要来单位加班。”小赵打起精神来说道。

    “哎?又出什么事来?”姥爷随口关心了一句。

    “美国那边打电话说,阿诞好像跟他们那边一个危险人物在一起。”小赵有些苦笑道。

    姥姥随口说道:“阿诞?那只讹兽吧!给他邮寄一本兔肉食谱大全他应该就明白了,家里正好有,回头让你王叔给你拿一本。”

    “额(⊙o⊙)…”小赵呆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道:“谢谢阿姨。”

    小赵带着姥姥和姥爷进了协管办的一间办公室,里面一个也在加班的姑娘正好听到了姥姥那句话,她先把之前小赵让她找的那个图片的具体位置拿了过来,“王叔,视频图片里的地点应该是在这里,小汉格顿,英国伦敦的郊区的一个小镇,”

    然后,那姑娘有些怯生生的向姥姥问道:“阿姨,您会吃讹兽吗……”

    姥姥闻言眨了下眼睛,先客客气气的谢了这个姑娘之后,才认真的回答道:“现在市场上好吃的东西挺多的,也不是非得吃讹兽,那东西也就是肉质比较鲜嫩,口感很好。再说了,你们都入册登记过的妖怪,我不吃这些,省得再给你们增加工作量。”

    “……阿姨真实在。”小赵有些哭笑不得。

    那个姑娘闻言倒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她和阿诞的关系不错,想起上次协管办加班,食堂中午给做的麻辣兔头,又听王叔说自己夫人对讹兽肉极为推崇,她就有点替阿诞心里发虚。

    “对了,阿姨,王叔,你们要这个照片的位置是有什么事情吗?”小赵瞥了眼那姑娘整理出来的资料,随口问道。

    姥爷笑着道:“正要跟你说呢,我和你阿姨家里有点事,需要去那里一趟,正好阿玖以前也没去过英国,办完事情之后,我们打算在那里玩一段时间,最近这段时间都不在家,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小赵点点头,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开口道:“王叔你们要护照和签证吗?正好办公室有人明天又得去美国出差,可以顺便帮你们订个机票。”

    “不用麻烦啦!”姥姥摆了摆手,直接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了一个平板电脑来,一边问小赵,“你们这里的wifi密码是多少?”

    连上网之后,姥姥很快便打开电子地图里的实时路况,搜索到了小汉格顿的位置,然后对着小赵和那个姑娘笑着说了一句:“今天谢谢这位小姑娘了,等阿姨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礼物啊!”

    下一秒,姥姥用拿着平板电脑的手挽住姥爷的手臂,另一只手抬起来凭空一撕,直接在小赵和那个姑娘满是震惊的眼神下,随意的撕开了一个空间裂缝后,拉着姥爷一起,瞬间就从这个空间裂缝消失了。

    到了小汉格顿附近的树林之后,姥姥正在把自己的平板电脑关机塞回包里,姥爷却突然忍不住的深深皱眉,“这是什么味道?比帝都的雾霾还呛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