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天狼星虽然对小矮星彼得满腔恨意,但是这会儿那只老鼠又不在他面前,被邓布利多校长用那样温和、睿智又包容的眼神望着,小天狼星痛苦的抓了抓头发,还是把当年残忍的真相,缓缓的说了出来。

    邓布利多还没有对小天狼星是被冤枉的这件事表态,莫丽已经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惊叹:“梅林啊!”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里似乎有泪光闪过,尤其是当她想起哈利那个可怜的孩子,还有他今年还成为了霍格沃茨的勇者,被迫参加那样危险的比赛时,情绪更是有些失控般的担忧和不安。

    “我看到了《预言家日报》,魔法部的官员们去阿兹卡班巡查的时候,经常会把报纸遗落在那里。”小天狼星的喉咙有些哽咽和艰涩,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带着沙哑的意味,满心愧疚的情况下,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对他本身,其实也是一种残忍的折磨。

    他艰难的露出了一点笑容来,“哈利成为了霍格沃茨的勇士,詹姆和莉莉都会为他感到骄傲的。报纸上有关于哈利的报道,丽塔·斯基特的那片采访也有配图,我看到了小矮星彼得的阿尼马格斯形态,一只肮脏下作的老鼠,缺了一根手指头。”

    “斑斑!?”韦斯莱夫妇突然失声叫道。

    前些年的时候,彼得和查理都还没有从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毕业,家里还有几个年龄更小的孩子,事实上,那个时候的韦斯莱家,经济要比现在更拮据一些,而那只原本属于比尔的老鼠斑斑,并非是来源于对角巷的宠物店,而是从自己家的院子里捡到的。

    “你们知道他?”小天狼星猛地转向莫丽和亚瑟。

    就连邓布利多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严肃起来,“斑斑,是罗恩的那只宠物老鼠吗?”

    之前没有人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谁都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不过,当小天狼星指出斑斑其实并非是真正的老鼠,而是一个人类的阿尼马格斯状态之后,斑斑身上存在的种种不合理的地方,就瞬间变得极其刺眼起来。

    比如说,作为老鼠,他表现得意外的聪明,以及,巫师界一个普通的老鼠正常寿命也就几年,但是那只老鼠斑斑却是仅仅只在韦斯莱家就生活了十几年,并且,在他被韦斯莱家从院子里捡回去之前,斑斑就已经是一只成年老鼠了。

    从韦斯莱家得到了这些佐证之后,即使是邓布利多,也已经对小天狼星的解释深信不疑,他的脸上凝着冰霜一般,严肃中还带着些伤感和叹息,为詹姆和莉莉的去世,也为小天狼星在阿兹卡班这十多年的自我放逐和自我折磨。

    “我现在就回霍格沃茨。”邓布利多校长从沙发上起身,即使穿着亮紫色星星月亮图案的睡衣,当他真正的严肃起来的时候,其个人气势之盛,也足以把原本那些像个圣诞老爷爷的观感完全压下去。

    “我和您一起去!”小天狼星脱口而出道,他的身体瘦得形销骨立,在亚瑟解开捆着他的绳索、小天狼星猛地站起来时,想到小矮星彼得那个叛徒,他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一瞬间的狰狞。

    坐在旁边再没吭声的西泽尔突然伸手按在了小天狼星的肩膀上,毫不费力的直接把他重新按回了沙发上。

    “你是那个孩子的教父,”西泽尔声音温和的说道:“我记得你说过,霍格沃茨现在充满了奥罗和摄魂怪,对你来说,那里太危险了。”

    顿了顿之后,西泽尔平静的说道:“你先冷静一下,小天狼星,我想,在抓到坏人之前,你也要保护好自己,那个孩子,他需要你。”

    小天狼星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下意识的想要反驳,邓布利多却也点了点头,饶有兴趣的看了西泽尔一眼,“这位是?”

    小天狼星有一瞬间的卡壳,“额,他——”

    “西泽尔,小天狼星之前帮了我。”西泽尔微微一笑,同时简单解释了一句自己会知道这些秘密的原因,“这些事情我是听小天狼星自己在那里自言自语的时候才知道的。”

    “他说的对,小天狼星,你首先要保护好自己。”邓布利多校长对西泽尔微微颔首示意,对于他把激动的小天狼星按回到沙发上这个动作,给予了充分的赞许。

    旋即,邓布利多校长又道:“亚瑟,你能帮我照顾一下小天狼星吗?”

    “当然,”亚瑟点点头说道,旁边的莫丽也有些眼睛微微泛红,她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充满关怀的许诺道:“我们会照顾好他的,看他都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还穿着睡衣的邓布利多匆匆忙忙的通过飞路网离开了,小天狼星被迫留在了韦斯莱家,知道他这些年的经历后,韦斯莱夫人感动得泪水涟涟,她的热情关怀,完全让蹲了十几年阿兹卡班几乎没机会和正常人打交道的小天狼星无力招架,就连看上去安静又无辜的西泽尔,都被韦斯莱夫人塞了一大杯热巧克力。

    “请问,我能借用一下电话吗?”西泽尔的手里拿着盛装热巧克力的杯子,伸手指了指客厅里放电话的那个圆形小玻璃桌。

    “哦,当然!”亚瑟兴奋的说道,因为西泽尔是和小天狼星一起来的,韦斯莱夫妇自然也把他当做了巫师,这会儿见到有人对麻瓜的工具感兴趣,资深麻瓜爱好者韦斯莱先生立刻来了精神。

    “我研究过麻瓜是怎样通话的,罗恩还给哈利打过电话。”在电话旁边,亚瑟忍不住兴奋的说道,他显然对教西泽尔怎么打电话这件事十分热衷。

    西泽尔笑着附和了两声,然而,当他拿起听筒之后,却不由得呆住。

    ——韦斯莱家的这台电话是最老式的那种转盘式拨号电话,对于早就习惯了手机和按键式拨号电话的西泽尔来说,这种拨号方式简直充满了民国时代的特色,他之前只在电视里看到过,最重要的是,这种转盘,他真的没拨过……

    “请问,我该怎么拨号?”西泽尔虚心的向充满热情的韦斯莱先生请教。

    对于教导一个不会使用电话的人学习麻瓜的工具,亚瑟简直热情洋溢,“就是这样,”他一边做着示范一边向西泽尔说道,“你来试试?”

    “嗯,好的。”西泽尔先按下了种花家的区号0086,还没来得及继续往下按姥爷的手机号码,韦斯莱先生已经忍不住好奇的追问道:“你为什么要按两个零?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电话号码。”

    “是区号,”西泽尔从善如流的说道,顺便还向韦斯莱先生科普了一下拨打国际长途的注意事项。

    姥爷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和姥姥还正在小汉格顿的附近寻找线索。

    “这个是言言的手机,”姥爷从树上把那个碎了的手机取下来后说道,“上次从美国买的那个。”

    “言言在这里出现过。”姥姥笃定的说道,旋即又在认真思索,“然后他会去哪里呢?”

    姥爷听到铃声,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不觉一愣,“英国本地的号码?”

    他迟疑了下,才按下接通键,“喂,你好?”

    “姥爷,是我!”西泽尔开口说道。

    姥爷瞬间按下了免提,“言言,你在哪里?”

    姥姥倒是立即松了口气,轻声说道:“听声音孩子应该没事。”

    旋即,姥姥也对着手机说道:“言言,姥姥和姥爷都在英国,你在哪里,我们过去找你?”

    “(⊙o⊙)啊?”西泽尔愣了一下,虽然有让彼得帮忙打电话,但是,他还是想不明白姥姥和姥爷怎么会知道他是在英国的。想了想陋居所在的那个村庄的名字,又和韦斯莱夫妇解释清楚之后,西泽尔对着电话说出了详细的地址。

    “我们马上就到!”姥姥干脆利落的说道,她重新把平板电脑拿出来开始搜索具体位置,看清周围的环境之后,再次撕开空间,和姥爷一起直接找过去。

    临行前,姥爷忍不住又皱了下眉头,嘀咕了一句:“那个呛人的味道更重了。哎?那里有个看上去就好倒霉的东西呀,看着还是人形的,阿玖,你知道英国这边晦气能成精吗?”

    姥姥闻言抬头瞥过去一眼,明明距离很远,死神的动作却陡然间僵住,康斯坦丁身上的防护道具更是瞬间爆掉了好几个。

    很快,姥姥收回视线瞅了姥爷一眼,随口道:“带着兜帽和巨大的镰刀,你没看过言言小时候的漫画书吗?和西方童话里的死神长得挺像的,大概是他们当地的妖精吧,可能是小时候迷迷糊糊的照着故事书就长成这样了!”

    听说西泽尔的姥爷和姥姥要过来,再加上西泽尔之前一直是幼崽的模样,以为他也是阿尼马格斯的小天狼星不禁说道:“你是和家人一起来英国度假,然后不小心失散了吗?”

    热情好客的韦斯莱夫妇倒是没太在意这些,他们把小天狼星留在了家里,莫丽正在厨房里为可怜的小天狼星弄点东西吃,亚瑟却和西泽尔一起,等待姥姥和姥爷这两位访客。

    小汉格顿附近,随着姥姥和姥爷的消失,凯林总算是长长的舒了口气,他不禁有些苦笑道:“刚刚压力真大,说真的,我以前来过英国很多次,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危险的气息。”

    出生于英国利物浦的康斯坦丁却是面色凝重,他一边检查着自己身上的各种魔法道具,一边沉声说道:“相信我,我之前一直生活在英国,也从来没碰到过这种。”

    康斯坦丁现在简直糟心透了,为了从那个时间轮回里出来,他费尽心思的从小汉格顿的里德尔府找到了一个回魂石戒指,为此还付出了一只手的代价,那种浓郁的黑暗魔力凝聚在他的左手上,还在不停的蔓延,也不知道回去之后用圣水清晰会不会管用。

    并且,把死神之戒还给死神后,在凯林这个神秘的东方男人的见证下,他还不得不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抵押给绝望而疯狂的死神,换得短暂的、不会随时随地都是死亡危机的安宁,直到他在规定的期限内找回另外两件死亡圣器,将其还给死神。

    同样有些瑟缩的死神就安静的漂浮在旁边,眼神空茫而冰冷,直勾勾地望着康斯坦丁。

    凯林看了死神一眼,也没多说什么,他现在的心思,还在那只珍贵的幼崽和快要成精的狗妖上,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