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根据西泽尔提供的地址,姥姥和姥爷很快便找到了陋居。

    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远方的原野上,仿佛笼着一层迷离的薄雾,氤氲出山峦起伏的朦胧景象。

    亚瑟·韦斯莱挥了挥魔杖,点亮了陋居前面那条小路上的一盏灯。

    虽然在黑暗中也能轻松的视物,不过,晚上有了灯光的映照,依然还是会给人一种温馨和等待的感觉。

    “言言!”姥姥的视线远远的便落在了西泽尔的身上,西泽尔也直接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姥姥,然后是站在旁边的姥爷。

    亚瑟也跟着走了过来,本来是一脸笑意的欢迎两位陌生的客人,不过,在见到姥爷的时候,他却突然愣住,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睛:“你是协管办的王教授?”

    不过,见到了和种花家的协管办有关的姥爷之后,误以为姥爷和协管办的那些成员都相当于是种花家的巫师和魔法部,亚瑟倒是和小天狼星一样,更加坚信西泽尔是个未注册的阿尼马格斯这件事了。

    姥爷也有些惊奇,因为这会儿身边没协管办的翻译,他直接说的英文,“我记得你,亚瑟·韦斯莱先生对吧?你是英国魔法部的代表,当时给那三个学校开运动会协调中国火球的运输情况来着。”

    “姥爷?”西泽尔看看自己姥爷,再看看正有些兴奋的和他交谈的韦斯莱先生,最后和同样意外的姥姥对视了一眼,没想到姥爷和亚瑟·韦斯莱他们两个人之间居然会认识……

    没理那两个正聊天的男人,姥姥的眼睛里带着难得的温柔,她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西泽尔的头,感觉到自己的宝贝外孙身体上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彻底的放松下来。

    “没想到西泽尔竟然是您的外孙,王教授。”因为姥爷是被小赵请过去帮忙应付那头中国火球的,所以,英国魔法部这边的工作人员都以为他也是负责观察和养龙的研究人员。

    再加上在种花家的时候,和协管办的工作进行得很愉快,亚瑟对姥爷显然非常友好,他声音轻快的说道,然后又转向了姥姥,笑着打招呼道:“这是您的夫人吧?”

    姥爷也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已经找到了西泽尔,并且外孙的情况很好,瞬间大松一口气的姥姥和姥爷最重要的第一个目标已经达成,姥爷也就顺势说出了他们在找到西泽尔之后顺便想要干的第二件事情,“我们是来英国旅游的。”

    亚瑟热情的邀请姥姥和姥爷到陋居里去做客,并且提出要给他们找一份最详细的英国旅游地图,魔法部相关部门绘制的那种。

    一行四人穿过种着一些菜的小院,里面还有啄食的肥鸡和时不时乱跑乱窜的地精在不停的活动。

    “这是什么?”姥姥有些好奇的看向一只丑丑的地精,她在种花家的时候,从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亚瑟回答道:“哦,这是地精,一种分布在北欧和北美一些地区的生物,它们很常见,而且会危害到花园里的各种植物。地精喜欢在底下钻洞生活,它们的活动会破坏到植物的根系。不过好在地精很不聪明,我们在清理花园的时候,经常需要把地精倒着拎起来转几圈弄晕,然后再把它们从花园里扔出去。

    “听起来似乎当玩具逗猫不错……”想了想,姥姥突发奇想一般的说道。

    “……”原形是“大猫”的姥爷哭笑不得的瞅了她一眼。

    姥姥无辜的眨了下眼睛,不过她刚刚说的并非是姥爷,而是单纯的觉得,这种生物似乎可以打包当做礼物给别人家喜欢闹腾的小孩。

    就家里附近一个小区的广场舞小队里,有位叫做熊薇的阿姨和领队的单妙妙阿姨都和姥姥的关系不错,她们平时偶尔也会一起约出去逛街购物,前几天单妙妙还说,自己老家有个侄子,膝下刚刚有只小山猫出生,自己还纠结应该给孩子送什么玩具呢。

    刚刚看到地精之后,姥姥就觉得,地精可以转圈丢着玩,还会自己打洞自己跑,把这个当礼物送了就挺好的,而且听亚瑟说,地精在英国当地也不是什么稀奇的生物,抓几只带回去也不打紧。

    想到这里,姥姥直接拿出手机给小院里冒头的地精拍了一段小视频,然后微信发给了单妙妙,并且发了一条语音过去:“你觉得这个东西给你那个小侄孙玩怎么样?它们会自己打洞。”

    “喵喵喵喵?阿玖姐求代购!”资深夜猫子的单妙妙回得很快。

    “不用代购,我帮你抓几只精神的带回去就行。”姥姥打完字之后,却冷不防的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言言!”

    “嗯?”西泽尔抬起头。

    姥姥立刻解释道:“你快给你那个朋友,就是在美国和你是高中同学的那个,叫做彼得的孩子打个电话。那孩子之前给我们打电话的时候,听着声音都急坏了,他挺担心你的。我和你姥爷光顾着找你,刚刚可找到你了,结果还差点忘了给人家孩子回个消息。”

    “嗯,我立刻就打。”西泽尔点点头。

    知道西泽尔从美国买的手机已经碎掉了,姥姥直接把自己手里那个最新上市刚刚入手没几天的水果7pl递给了西泽尔,然后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言言你回美国之前,直接把里面的手机卡拿出来给我就可以了。”

    旋即,姥姥又笑着说道:“好好谢谢人家,你那个朋友人挺好,回美国之后记得再请彼得吃个饭。”

    西泽尔拿过手机,继续点头,“我知道了姥姥,放心吧!”

    陋居的客厅里,韦斯莱先生正和姥爷闲聊着三强争霸赛——也就是姥爷口中所说的三所学校一起举办的那场别开生面的运动会。

    用不了几天时间,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主办的三强争霸赛第一场比赛就要开始了,但是,因为魔法部的那些官员们对龙并不了解,再加上离开了罗马尼亚养龙中心的几个负责人,被骤然运送到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生活环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很有些不适应的四只龙这会儿的状态都挺狂暴的,亚瑟难得遇到了种花家在处理中国火球上很有一手的姥爷,自然是忍不住的开始问问题。

    “就算环境不太适应,你们把伙食做得好一点,它们一般都可以接受的啊!”听亚瑟说那四条龙整天都在发狂,弄得那些巫师苦不堪言,姥爷还有点惊奇:“是不是他们平时吃不饱?比如中国火球,我知道它最喜欢吃土猪肉,你们多喂它点好吃的,然后再安慰安慰人家,一切都好商量,它脾气不算坏的啊!说真的,毕竟是出国打工嘛,协管办那边还特意给你们挑选了一只从小就性格比较好的中国火球。”

    西泽尔拿着姥姥的手机走到了院子里,也顾不上英国伦敦和美国纽黑文之间的时差是几个小时了,直接按下了彼得的手机号码。

    铃声只响了一下便被接通了,因为担心西泽尔的情况,彼得显然一直都没有休息,他始终都把手机放在旁边守着,希望西泽尔的姥姥姥爷能带来好消息。

    “嗨,彼得,”西泽尔的声音轻快温和,“我没事了。”

    “那就好。”彼得瞬间长舒了一口气,甚至都没顾得上追问西泽尔,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而只是喜出望外的不停说道:“你没事就好,那天的情况真的是太可怕了。”

    听到彼得的话语,还在病床上躺着,同样也一直睡不着的旺达小姑娘脸上也飞快的闪过一丝轻松的笑意,旋即,又忍不住咬了咬嘴唇,再次歉疚的轻声道歉道:“对不起……”

    “没事了,那只是个意外而已。”得知西泽尔一切平安之后,彻底放下心的彼得很快也将西泽尔的态度转达了过来,“放心吧,旺达,西泽尔也并没有怪你,那只是一个意外,我们大家都明白的。”

    虽然是一个意外,不过,如果这个意外真的造成了严重的伤亡,即使这一切并非旺达的本意,那么,彼得恐怕也完全无法释怀。但是,既然现在西泽尔安然无恙,只是虚惊一场,对于造成这一切的旺达小姑娘,彼得的态度显然就变得温和多了,那毕竟也只是个孩子,大多数的时候,人们对于一个乖巧的孩子造成的麻烦,还是会比较宽容的。

    随后,西泽尔又告诉了彼得,自己现在正在英国伦敦的事情,至于什么时候飞回美国,他现在身上护照、签证什么东西都没有,具体是联系种花家的大使馆补办,并且还得解释清楚他是怎么无缘无故出现在伦敦这座城市的,还是想别的办法,他还需要和姥姥姥爷商量一下。

    “我知道了,你身体没事就好。”不用再担心自己好友的安全了,彼得的话语间也带了些轻快揶揄的意味,对于西泽尔莫名出现在英国的这个乌龙,他忍着笑表示了充分的同情,并且主动承诺道:“学校这边你也不用担心,我明天去耶鲁一趟,我可以帮你请假的。”

    “哦,好吧,谢谢。”西泽尔哭笑不得的微微扶额。

    等到西泽尔挂断电话回到陋居里面的时候,正好听到,亚瑟已经向姥爷提出邀请,希望姥爷能亲自到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帮忙看看中国火球情绪一直如此暴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