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对于亚瑟的邀请,姥爷权衡了一下,出于对那只中国火球的关心,还是答应下来了。

    倒是西泽尔这边,还有一点小问题。

    “言言要不要一起去?”听说那个叫做三强争霸赛的运动会很有趣,姥姥直接问起西泽尔的意见来。

    西泽尔稍稍愣了一下,微微苦笑道:“姥姥,我还是想尽快回美国,我还有课要上呢!”

    因为这会儿是在韦斯莱家中,旁边除了亚瑟,还有小天狼星也在,西泽尔自然不好和姥姥、姥爷说起自己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便只是含糊不清的推脱道。

    亚瑟并不知道西泽尔的心事,只当是他有点腼腆不好意思,便十分热情的继续邀请他,“三强争霸赛可是巫师界三所最有名的魔法学校之间最盛大的交流活动,来英国旅游能够遇到三强争霸赛,不去参观一下真是太遗憾了。”

    “是这样吗……?”西泽尔觉得自从遇到旺达小姑娘,然后自己又变成了一只有着九条狐狸大尾巴的四不像幼崽形态,他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就已经有些不好了,随着英国巫师界的景象如同一副悠长的画卷般在他面前徐徐展开,这种世界观岌岌可危随时都要破碎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对了,我先给小赵打个电话。”姥爷也想到了西泽尔现在身上没有各种证件的事情,他的想法,当然还是给西泽尔补个护照签证什么的,然后再从伦敦乘坐航班飞回去。

    偏偏西泽尔是怎么从纽黑文来到伦敦的,这件事不太好说,他现在根本没有入境记录,这种不太好解释的事情,也只能是麻烦小赵帮忙协调斡旋一下了。

    毕竟,如果西泽尔已经成年了,哪怕他自己不太会把空间撕开然后从空间隧道不声不响的回到美国,让他姥姥送他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偏偏现在西泽尔的年龄太小,妖怪的混血,直接导致了幼崽的体质不稳定,正常情况下,除非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谁家都不会让幼崽直接接触到太强大的力量,万一幼崽体内的力量也跟着失控,很容易给幼崽带来一些伤害。哪怕西泽尔天生身体条件很好,但是,做家长的,对自己家的幼崽从来都是再多关心都不为过的,谁都怕有个万一,对于孩子身上的事情,还是稳妥为上。

    说话间,刚刚一直在厨房中忙碌的莫丽已经为瘦得皮包骨头的小天狼星准备了一份热气腾腾的夜宵,当然,她也多做出了西泽尔一家人这个意外访客一大份。

    “谢谢,”姥姥好奇的闻了闻味道,虽然不是什么难得的珍馐美味,但是这里都是些她没吃过的英国巫师界家常菜口味,自然觉得很新奇,姥姥看着盘子里的东西,眼睛仿佛都亮晶晶的。

    姥姥的捧场和赞美显然给了韦斯莱夫人极大的鼓励,她摘下围裙后,还细心的向姥姥介绍了一下刚刚那些东西,结果,在姥姥不停的点头表示赞同的时候,对厨艺很有研究的姥爷在和小赵通完电话之后,更是颇感兴趣的凑了上去,甚至还虚心向韦斯莱夫人讨教了一下几个家常菜的做法。

    随后,姥爷轻声的对西泽尔说道:“你的护照、签证都需要补办,偏偏又赶上了周末,大概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弄好。”顿了顿,姥爷忍不住笑道:“在英国的这几天,正好陪着我们一起旅游吧!”

    在新学期开学后不久就请假旅游,西泽尔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做这样“奢侈”的事情,不过,因为情况所困,拿不到护照和签证,他就不好直接飞回美国去,无奈之下,他也就只能有些哭笑不得的答应了下来。

    韦斯莱家的陋居之中,亚瑟的兴趣,已经从向姥爷请教有关中国火球的一些问题,发展到了热情洋溢的同他交流着在麻瓜工具使用方面的感想上,毕竟,亚瑟很少能够遇到姥爷这样对于麻瓜世界如此了解的“巫师界”成年人了。

    “是这样的,我现在在魔法部的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工作,所以我需要对麻瓜的很多物品有一定的了解。”亚瑟小声的和姥爷说道,生怕自己在旧车库藏了一辆用魔法改装后的麻瓜汽车的事情被自己的妻子莫丽听到,事实上,莫丽一直都以为,那辆车只是个不能动的巨大摆设!

    至于小天狼星,虽然吃了点热乎的东西后,让他的状态看起来好多了,但是,他毕竟还一直挂心着回到霍格沃茨的邓布利多校长,以及邓布利多校长是否已经抓到了小矮星彼得的事情,表面的平静之下,小天狼星的内心免不了有些焦躁不安,大概要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并且得到了哈利的谅解,他才能恢复成曾经帅气洒脱的模样。

    与此同时,因为住进了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两所魔法学校的校长和优秀学生们,变得远比往日更加热闹的霍格沃茨城堡中,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和他的工作秘书、以及魔法部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阿米莉亚·博恩斯等人,都被邓布利多请到了霍格沃茨魔法城堡中。

    此时的伏地魔还只是一缕残魂的状态,附身在老鼠、蛇一类藏在阴暗角落的小动物上,艰难的等待着他最忠心的仆人小巴蒂·克劳奇,利用三强争霸赛将他此生最大的宿敌哈利·波特送到他的手中,以彻底完成他的复活仪式。

    不过,正因为伏地魔重现的事情还没有发生,德高望重的邓布利多校长之前又在众望所归的情况下,一再推拒了魔法部部长的职位,并且一直安心的的留在霍格沃茨城堡中,所以,现任魔法部部长福吉,对不在意魔法部权利的邓布利多校长的态度还是非常友好的。

    “亲爱的邓布利多校长,”福吉是个身材有些粗壮的小个子男人,和瘦高个的邓布利多校长站在一起握手的时候,简直就像是要演一出带着搞笑意味的话剧,他的身上是细条纹的西服,脖颈上打着鲜红色的领带、脚下是紫色的尖头靴,还带着暗绿色的礼貌和外套。

    ——说真的,福吉穿麻瓜西装时选择的配色,简直足以和被言辞刻薄的《预言家日报》特约记者丽塔·斯基特嘲讽为神神叨叨的老疯子的邓布利多校长此时极具夸张效果的衣着搭配风格相提并论。

    “您这样急匆匆的连夜请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福吉握着邓布利多校长的手,礼貌的笑着摇了好几下才松开。

    在一只聪明的姜黄色大猫的帮助下,已经成功的从格兰芬多男生宿舍抓到了那只阿尼马格斯老鼠的邓布利多校长,脸上也带着愉快的笑意,“是的,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他着重的重复的。

    就在这时,板着脸一副严肃表情的麦格教授也已经领着比她更加不苟言笑的魔法部官员、现任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曾经的魔法部部长有力竞争者巴蒂·克劳奇过来了。

    “哦哦,亲爱的巴蒂·克劳奇。”福吉皮笑肉不笑的热情打招呼道,好像被人硬往他嘴里塞了一把耳屎味的比比多味豆。

    “邓布利多,我不知道你三更半夜急着把这么多人都找来是什么意思。”面无表情的巴蒂·克劳奇开口道:“三强争霸赛的第一个项目就要开始了,那些火龙现在的暴躁状态却很不适合让学生们接触。”

    事实上,最凶狠的匈牙利树蜂一开始都没有那头据说很温顺的中国火球闹腾,到了后来,中国火球更是成功的搅得四条龙都开始发起疯来,魔法部的相关负责人简直都要跟着急疯了。

    “我很抱歉,克劳奇,”邓布利多校长似乎没有被冒犯到的意思,他眨了眨被半月形镜片遮挡的湛蓝色眼睛,眼神温和而包容。

    “就在今天晚上,”邓布利多校长带着魔法部的一大群人往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走,到了屋子里面之后,当着墙上历任霍格沃茨小张的画像,他才终于温和的说道:“我收到了正在逃亡的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消息,他——”

    邓布利多的话语还没说完,福吉已经忙不迭的打断了他的话语,焦急的追问道:“他在哪里?我们现在就联系奥罗,一定要把他抓回来!哦,梅林啊,我简直不敢相信,可怜的小哈利知道害死自己父母的杀人犯越狱之后,他会多么的恐惧和难过。”

    邓布利多校长嘴角不自觉地抽了一下,为福吉这浮夸的表演,墙壁上的画像里,好多竖起耳朵听的那些历任校长们更是有人已经不忍直视的别过了脸去。

    “不,福吉,”邓布利多校长声音温和却意外坚定的说道,“小天狼星不是凶手,小矮星彼得,那个当年获得了梅林二级徽章的英雄,才是真正的杀人犯。”

    福吉夸张的张大了嘴,脸上一片不敢置信的愕然之色。

    巴蒂·克劳奇的脸色却是仿佛结了冰一样,他死死的盯着邓布利多,言辞尖锐的沉声道:“邓布利多校长,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直站在旁边,浑身气势迫人的黑袍、始终阴沉着脸的斯内普教授冷冷的开口道:“证据就在这里。”

    在他的手中,还有一个盛着亮晶晶透明液体的小瓶子——那是他自己珍藏的高浓度吐真剂。

    而在地板上,一个银色的笼子里,正管着一只身上的毛有些秃了、恐惧慌乱得不停打转的灰色老鼠。

    “你在开什么玩笑?一只老鼠?”巴蒂·克劳奇的脸色铁青。

    麦格教授紧紧的抿着唇,她冲着那只笼子里的老鼠挥了挥魔杖,念了一句强行解除阿尼马格斯状态的咒语,随着那只老鼠挣扎着被迫恢复成人形,困住他的那个银色的笼子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大。

    “……!!!”看到小矮星彼得的模样,福吉等人被惊得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即使小矮星彼得现在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一个据说当年就已经死在了“杀人犯”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手下,所有遗体只剩下一截手指的“英雄”还活生生的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不过,原本因为自己遇到了魔法部导致的冤假错案而担心自己的名声以至于浑身冷汗的福吉,在看到了旁边比自己脸色更加难看的巴蒂·克劳奇之后,却突然想起来,当初主持抓捕小天狼星、并且未经审判就把他送进了阿兹卡班的人,可是自己的政敌巴蒂·克劳奇!

    而正是因为克劳奇对待食死徒粗暴的铁血手段,让他在那段时间得到了很高的威望,不过他的儿子小巴蒂·克劳奇,却是一个铁杆狂热食死徒,这件事在老巴蒂·克劳奇的辉煌上笼罩了一层浓重的阴影,直接导致他与魔法部部长的位置失之交臂。

    想到这里,福吉的眼珠一转,刚刚担心自己被人骂的紧张已经完全不见了,他甚至还摘下了墨绿色的礼帽,夸张的挥舞了一下,他兴奋的盯着小矮星彼得,就仿佛他是自己坐稳魔法部部长位置的一件明证那样,“当然,如果你的证据充分的话,邓布利多校长,这个案子,我们可以提请威森加摩巫师法庭重新审查和判决!”

    为了彻底的打击掉自己的政敌,在有了证据的情况下,福吉在帮助小天狼星洗刷冤屈这件事上简直是不遗余力。

    而在这个夜晚,一切的变化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当中,位于名叫奥特里-圣卡奇波尔巫师村的陋居之中,姥姥姥爷,却是正带着西泽尔和韦斯莱夫妇告辞。

    “你们可以住在这里的,”热情好客的亚瑟指了指自己家五层高的房子,虽然陋居就和它的名字一样看起来有些简陋,但是,为了准备七个孩子的房间,陋居的里面其实很宽敞。

    “不,不必了,谢谢。”大家毕竟才见过两面,对于较为内敛的人来说,在这种情况下上门做客已经有些冒昧了,至于直接在别人家住下,这件事根本就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既然姥姥姥爷在找到了西泽尔之后,执意要离开陋居,回到伦敦市里,想了想,亚瑟干脆把自己那辆车开了出来,提出要送他们一家人一程——当然,在离开莫丽的视线之前,他的车速都慢吞吞的像是在蜗牛爬。

    不过,等到汽车在路上拐了个弯,彻底看不到陋居之后,亚瑟按了方向盘旁边的一个按钮,那辆破旧到仿佛随时都要报废的福特汽车,竟然直接凭空飞了起来。

    姥姥和姥爷完全是一派神色如常,没有翅膀的情况下,他们自己都会飞,汽车飞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唯独从小在人类中长大,一直在学校学习物理数学化学等各种现代科学的西泽尔脸色木然,他就知道,自己那可怜的世界观早就已经好不了了。

    把西泽尔一家人送到了伦敦市区之后,亚瑟又和姥爷约好了明天一起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看看中国火球的情况,然后才挥了挥手臂,开着自己那辆会飞的汽车回到了陋居。

    至于姥姥和姥爷,却是之前就已经在酒店里订好了一层豪华套房,主卧次卧都足够宽敞,姥姥又温柔的摸了摸西泽尔的头,细心的叮嘱他在卧室里先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就好好睡一觉,至于护照和签证的事情都不用担心,安心的陪着他们在英国玩几天,等一切妥当之后再飞回美国去继续上课。

    魔法部的几位官员在霍格沃茨城堡度过了一个忙碌的不眠之夜后,翌日一早,十几年前小天狼星被冤枉的案子,终于被威森加摩巫师法庭提起重审。

    在新的判决结果出来之前,小天狼星虽然还不能说彻底摆脱了“杀人犯”的最近,但是,不管是《预言家日报》上魔法部发出的声明,还是瞬间疯传的小道消息,随着小矮星彼得的被捕,小天狼星重获清白,似乎已经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还在准备三强争霸赛第一场比赛的哈利,在翌日一早,突然看到了这样的消息后,整个人都是懵的。

    即使第一场比赛很快就要到了,但是,哈利的脑海中却再也顾不上这件事,坐在霍格沃茨城堡礼堂的餐桌旁时,哈利都还有些心神恍惚。

    直到一只个头小小的、像个炮弹一样一直横冲直撞的小猫头鹰跌跌撞撞却十分兴奋的带着一封几乎要和它自己一样重的信一头栽到哈利面前的南瓜汁里面,被喷了一脸南瓜汁的哈利才回过神来。

    “咦?没有写地址,谁给你的信?”罗恩轻轻的把这只小猫头鹰从南瓜之里捞了出来,还用餐巾帮它擦了擦身上的羽毛。

    哈利也有奇怪,还有些惊魂甫定,毕竟,当他成为霍格沃茨的勇士之后,那些或是激动或是疯狂的粉丝来信,在彻底惹火了无辜的赫敏之后,也把他弄得特别尴尬和纠结。

    哈利几乎是小心翼翼的拆开了这封信,随后,他却是瞬间睁大了眼睛。

    “小天狼星·布莱克!他居然是你的教父!?”旁边的罗恩一声惊呼,瞬间吸引了餐桌旁所有人的视线。

    赫敏当机立断的从桌上拿了些早饭,然后拖着正后悔的用手捂嘴的罗恩和同样沉浸在激动之中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哈利离开了礼堂。

    “小天狼星说,他是我的教父,也可以作为我的监护人。在我刚刚出生才几个月的时候,他还经常陪我一起玩……他在信里问我,当他获得了自由之后,我愿不愿意和他生活在一起……”

    哈利激动得几乎有些语无伦次,“我当然愿意,”顿了顿之后,哈利兴奋得眼睛都在发亮,他带着些梦想成真的幸福,对赫敏和罗恩喃喃说道,“我做梦都想摆脱德思礼一家。”

    就在英国的巫师界还沉浸在小天狼星·布莱克居然是被冤枉的这个爆炸性的大新闻的时候,韦斯莱先生已经通过魔法部和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这边沟通好了,然后带着姥爷这位在照顾中国火球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资深教授”和一同前来参观的夫人、外孙进入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在前往禁林深处的路上,亚瑟还遇到了自己的二儿子查理,父子两个愉快的击了下手掌,然后亚瑟把姥爷介绍给了在罗马尼亚同样是研究龙的查理。

    “这位是王教授,他对中国火球很有研究。”亚瑟热情的说道,“也许王教授能帮我们解决,这些天情绪一直不太好的几条龙的问题。”

    姥姥和西泽尔站在旁边,西泽尔还在惊奇的打量着禁林里的各种生物,至于原本的世界观这种东西,碎了也就碎了吧……

    一直在琢磨猜测禁林里什么食材最好吃的姥姥却突然轻轻的侧过头来,小声的跟西泽尔说了一句道:“其实我觉得,中国火球只是饿了。”

    “哎?”西泽尔微微一愣。

    姥姥眨了下眼睛,开始悄悄的和自己的宝贝外孙八卦那只中国火球还在国内的事情发生的事情。

    “那个中国火球在协管办的时候,好像被一个几吨重的东西踩了一脚,后来小赵他们弄来些土猪肉喂给它,稍微哄哄就没事了。”姥姥虽然没去协管办,不过,工作上的事情,姥爷总会跟她唠叨几句的。

    “……”对于姥姥透露的消息,西泽尔简直目瞪口呆。

    顿了顿,姥姥又笃定的和自己的外孙说道:“这么好说话的一个家伙,惹它发疯哪那么容易,除非是被饿疯了。”

    不知不觉,一行人已经走到了禁林深处特意给四条龙开辟出来的一片空地上。

    一直都焦躁不安的四条龙里,最凶猛的匈牙利树蜂突然安静下来,它本能的往姥姥所在的方向望了望,因为察觉到了一种极其强大的力量,出于恐惧和不安,很快反而变得愈发暴躁起来,另外两条龙也是差不多的反应。

    只有来自种花家的中国火球,在本能的感到威胁和恐惧的时候,却也很快便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熟悉感,短暂的迟疑后,它猛地抬起头,迅速绕过旁边那些试图安抚它的巫师,一溜小跑的冲着姥爷的方向跑了过来!

    “梅林啊,快拦住它!”看到中国火球冲着一堆人跑过去了,担心那些人的安全,被甩掉的几个巫师直接就要急疯了。

    亚瑟的脸色也瞬间刷白。

    在罗马尼亚工作的查理在应对龙上有着比较丰富的经验,他直接挡在了自己的父亲、还有姥姥、姥爷以及西泽尔的前面,沉声说道:“小心,大家慢一点后退。”

    “不,查理,不——”亚瑟立刻就冲了过去,没有哪个父亲可以站在后面看着自己的孩子单独一人面对如此危险的一条龙。

    “吼——”中国火球接连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吼声,在场的巫师脸色顿时一白。

    “嗯?别紧张,别紧张,你们都把手里的棍子放下。”看到亚瑟和查理的动作,姥爷愣了一下,很快便走上前去,伸手轻轻的按下了查理举着魔杖的手臂,“大家都别激动,那只中国火球只是说,它需要一个懂中文的翻译。”

    随着姥爷的话语落下,除了姥姥和西泽尔,在场的所有人俱是一呆。

    “……什么?”亚瑟整个人都是呆怔的,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而那只中国火球,在终于见到了来自种花家的认识的人之后,简直感动得泪眼汪汪的,它眼巴巴的看向姥爷,使劲点了点头巨大的脑袋。

    姥爷十分耐心的重复了一遍道:“那只中国火球说,它在来到英国的第二天,在和你们沟通失败之后,就在不断的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意思,试图和你们商量好,希望你们能帮它找一个懂中文的翻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