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亚瑟呆呆的开口道:“它、它想说什么?”

    姥爷闻言,眨了下眼睛,“它还没说,它刚刚只是告诉我,它一直试图和你们沟通,找一个翻译来,但是你们的工作人员太不负责任了,根本不理它也就罢了,甚至还在它的饭里下了安眠药。”

    “……”那些巫师脸上的表情顿时都有些微妙。

    姥爷和姥姥对视了一眼,他刚刚挺给这些英国巫师面子的,都没提,中国火球刚刚好不容易才见到了来自国内的自己之后,一边哭诉它在英国被虐待的事情,一边还说,等回国之后要向协管办投诉这些虐待龙的英国佬。

    中国火球的话,没有姥爷翻译,这些英国巫师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是姥姥却是肯定能听明白的。

    “我只是过来打一个短期工的,合同只签了一年。”那只中国火球眼巴巴的望着姥爷,还在小声嘀咕道——虽然它的小声听在这些巫师的耳中,依然声如洪钟。

    “明明合同上都说好了包吃包住的,”用尾巴甩飞了好几个曾经往它的饭菜里掺安眠药的巫师后,中国火球越想越伤心,还有些愤怒,几乎都要抽噎了,“在国内的时候话说的比什么都好听,出国之后就对打工的火龙这种态度,阿诞说的没错,那些黑心资本家的话,根本就是一个字也不能信!”

    姥爷默默的听中国火球喋喋不休的吐槽,越听越同情它。不过,听到了关于讹兽阿诞的部分之后,还是好心提醒了一下这个一直生活在协管办照顾下的中国火球一句,“那什么,提醒你一下,虽然阿诞这句话说的是对的,但是,通常情况下,讹兽阿诞的话,更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的,记住了吗?”

    中国火球一呆,讹兽的名声,它当然也是听说过的,不过,阿诞看起来就很好的样子,他的话也不能信吗?

    至于刚刚那些围着中国火球的巫师们,看到中国火球虽然一直在发出恐怖的吼声,但是,却诡异的站在姥爷的面前,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人,不由得也稍稍放松下来。

    旋即,韦斯莱先生向那些巫师简单的介绍了姥爷的身份,很快,就有从罗马尼亚养龙中心过来的巫师上前,还带着几分敬仰和钦佩的看向姥爷,认真的询问道:“王教授,您刚刚说,这只中国火球之前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向我们传达,它需要一个懂中文的翻译的意思,是吧?”

    姥爷瞅了他一眼,很干脆的摇了摇头,“不,就只有前两天是这个意思,到了后来,发现你们始终都没有把懂中文的翻译请过来,中国火球估摸着,你们是估计是找不到合适的翻译了,它的诉求,就从和翻译沟通,变成了直接尝试着和你们沟通。”

    听说中国火球之前的举动是想要和他们交流,这个巫师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他、我是说,它,中国火球,王教授,它也告诉了你,它想要和我们说什么吗?”

    “说好的包吃包住,住宿条件还可以,有森林,虽然他们从来不让我去那个有巨大章鱼的黑湖里去泡个澡,但是我一点也不挑。可是,吃的方面,抠门的英国佬,我不吃生的饲料!”中国火球泪眼汪汪的冲着姥爷倾诉道:“他们太欺负龙了!拿了一堆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龙蛋让我孵蛋,我明明是公的,我们四条过来打工的龙里,三条都是公的!不过如果这是工作的话,我也可以接受,但是他们居然故意用杂草饲料来虐待我们四条龙!话又说回来了,这座森林里的食物很丰富,我可以自己去捕猎的,他们居然还想要把我打晕监|禁我,这是非法监|禁,我要回协管办投诉他们!”

    “……”越听越懵逼的西泽尔站在姥姥的身边,有些无力的扶额,他微微侧过头,轻轻的把脑袋靠着姥姥,低声喃喃道:“这是沟通不畅引发的误会?”

    姥姥小声吐槽道:“说真的,这些英国巫师就算是去伦敦超市里买几袋正宗的狗粮饼干给中国火球,它都不会被饿得气成这样。讲道理,谁整天吃不饱饭还被人下药,脾气都不会好,这只中国火球的脾气真的很好了,居然没直接跟这些巫师们怼起来。”

    “……其实已经怼起来了。”想到刚刚被中国火球用尾巴抽飞了的那五个拦路的巫师,西泽尔默默心道,不过,这只中国火球不愧是特意挑选出来能够出国打工的,脾气和忍耐力都相当不错了,换成谁,在这种异国他乡打工还被人“虐待”,又明明可以把这些坏人都揍一顿,却一直按捺着没动手,都足够证明它脾气有多好了。

    姥爷随口安慰了这只有些呆呆的中国火球几句,然后尤为直白的问旁边的那些巫师们,“你们平时都给这些火龙吃什么?”

    “罗马尼亚养龙中心提供的营养餐,”就站在旁边的查理立即回答道。

    旁边一个同样来自于养龙中心的巫师也附和着补充道:“我们也是专门研究龙的,食材搭配都充分的考虑到了龙的年龄、体重,以及环境变化带来的影响。”

    “有烤鸡、培根、汉堡、炸鸡、热狗、火腿吗?”听他们说完之后,姥爷不答反问道。

    “当然有,霍格沃茨城堡里,那些家养小精灵的手艺都很不错。”刚刚那个巫师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

    “这些龙不想吃草,你们喂它们点肉类,熟的最好,不方便做的话,生的也行。”姥爷平静的转述了中国火球简直低得让人心酸的诉求,“再不济,别困着它们,让它们自己去捕猎也可以。”

    “……就这样?”那个巫师声音有些颤颤巍巍的说道。

    姥爷肯定的点了点头。

    虽然不会说英文,但是大概也能猜到姥爷刚刚是什么意思的中国火球也矜持的点了点头。

    这只非常脾气好的中国火球默默心想,如果、如果这些英国佬愿意好好给它准备好吃的东西,并且允许它去黑湖里泡一泡洗个澡的话,那么,它回国的时候,还是可以考虑不投诉他们的=v=

    在姥爷的强烈建议下,那些巫师们中,很快便派了一个人找到了海格,进而在霍格沃茨魔法城堡中找到了邓布利多校长,并且向掌管着厨房的家养小精灵特别申请了四分加大量的午餐给那四条火龙。

    看到中国火球等龙吃饱饭之后,各自找了个领地躺下,抱着尾巴睡午觉了,那些致力于研究龙的巫师们都还有些心神恍惚。

    查理摸了摸自己手臂上曾经被龙喷出来的火焰撩到的伤口,旁边一个比他年长、自然在接触火龙的时候受伤次数也更多的巫师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巫师的魔药很神奇,大多数疤痕一瓶魔药灌下去都能祛除掉,但是,想起罗马尼亚养龙中心几次火龙掀起的大型暴动,本质都是为了改善吃饭水平这种基本要求,这个巫师想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就有点想哭……

    几天后,西泽尔的护照和签证都被小赵帮忙邮寄过来了,不过,就在他已经陪着姥姥姥爷在英国玩了几天,打算订机票飞回美国的时候,三强争霸赛的第一场比赛也终于拉开了序幕。

    顶着精通龙语、对火龙有着很充分了解的大牛教授的名头,第一场比赛前夕,姥爷收到了一摞来自于那些研究龙的巫师们的猫头鹰信件,全都是邀请他去现场观看比赛的。

    “要不咱们也去凑个热闹?”姥爷拿着一摞邀请函跟姥姥商量,然后又看向了西泽尔,“言言的机票是第二天早上的吧?”

    “你想去看就去呀!”姥姥的态度也很随意,她之前已经从韦斯莱家抓了几只地精打包给单妙妙寄回去了,为此,陋居的花园里,那些肥鸡和地精简直各个都满院子乱窜,不过莫丽却很感谢她,因为姥姥在那里随手抓了几只地精之后,那些傻呆呆的地精居然难得聪明的自己打包去了别的村子……

    意识到其实是姥爷自己想去之后,西泽尔也不由得微微莞尔,故意笑着点头道:“说真的,对于他们的比赛,我也有点好奇。”

    祖孙三人商量好之后,很快便打定主意,并且,因为顾及到西泽尔并不稳定的体质,姥姥一早就拒绝了门钥匙这种交通方式,所以,热情善良的韦斯莱先生还特意开着车过来,直接载着他们到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里面。

    场地四周的看台上,主要是前来为自己学校的选手加油的学生们,西泽尔一行三人,则是和那些养龙的巫师坐在一起。然而,在比赛开始之前,西泽尔却在坐着魔法部官员的看台上,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

    康斯坦汀同样愕然的微微睁大了眼睛,他当然还记得,在旺达的病房里遇到的这个同样有着东方面孔的男孩,他之前一度以为,再被卷入时空扭曲之后,这个男孩早就已经被可怕的空间力量湮灭成齑粉了。

    却没想到,对方现在看起来毫发无损不说,在他的身边,同他坐在一起的,还有那天从时间困境中挣脱出来之后,转瞬就遇到的那个有着强大到可怕的力量的危险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