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因为刚刚的爆炸声,还有随后就突然中断了的电话,西泽尔实在是没法放下心来。

    他又连续给彼得拨了好几个电话,却始终都没能打通,随着登机时间的终止,在空乘人员耐心的询问和催促声中,西泽尔终于暂且放下了手机,眉心微蹙的上了飞机。

    西泽尔这次基本就没带什么行李,找到自己的座位之后,蹙着眉刚要坐下,却赫然发现,在他的邻座上,星球日报的新闻记者,原名克拉克·肯特,玩spy当超级英雄的时候,被人称作“超人”的家伙,正穿着一身西装坐在那里。

    “嗨,”克拉克本来是想要和自己姗姗来迟的邻座打个招呼的,抬起头之后,才猛然间发现,对方竟然还是个认识的人。

    “额……”克拉克不由得怔了一下。

    “真巧啊,又见面了。”在似乎之前就看穿了自己真实面貌的西泽尔面前,克拉克强行打了个哈哈,态度友好的说道。

    然而,西泽尔盯着他的眼神实在是有些微妙,让克拉克不由得有些心慌。

    好半晌,西泽尔终于在克拉克旁边的座位坐下,出于对彼得那边的担忧,西泽尔还有些心神不宁。

    因为旁边坐着超人,再想到前几天自己和小天狼星在一起的时候,被这个家伙在伦敦市的大街上追得抱头鼠窜,西泽尔扯了扯嘴角,带着几分恶趣味的扭过头来,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我前几天在伦敦街头看到你了。”

    “啊?什么?”克拉克心里虽然一个劲的发慌,但是却还在认真的装傻,他做出一副努力回忆的样子,然后和西泽尔解释道:“哦对了,我这几天都在伦敦出差,我们可真巧!西泽尔是吧?你来英国是旅游吗?”

    “嗯,”西泽尔点了点头,他盯着克拉克的眼睛,面无表情,却很认真的说道:“你这两天有看新闻吗?”

    “什么新闻?”克拉克还有些茫然不解。

    “伦敦警方发布的澄清消息,之前发布的在逃罪犯小天狼星·布莱克,其实是被诬告的,现在真正的凶手已经被捕入狱了,他其实是被冤入狱十几年。”西泽尔疲惫又烦闷的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沉声说道。

    “什么……?”克拉克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小天狼星·布莱克是被冤枉的,不过所幸他现在已经洗刷冤屈了。”西泽尔看到克拉克一脸震惊还有几分歉疚的模样,不由得微微拧煤,很快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很快,空姐开始走动着提醒乘客们系好安全带、把手机等电子产品关机等事项。

    随着飞机的升空,飞机的飞行也很快变得平稳起来。又过了一会儿,西泽尔同自己后面座位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稍稍把自己的椅背往下方,整个人直接靠躺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因为彼得那边的没消息,出于对朋友的担忧,西泽尔现在的情绪显然很不好。

    克拉克担忧的打量了他好几次,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忍不住的开口,低声问道:“嗨,西泽尔,我知道这有些冒昧,但是,你看起来似乎有些烦恼?也许我能帮到你。”

    西泽尔闻声睁开眼睛。

    克拉克眼神诚恳的望着他。

    “好吧,”西泽尔又伸手揉了揉额角,他的神色有些疲惫,“我刚刚正和朋友打电话,突然之间,他那边传来了爆炸声,然后电话就彻底断掉了。”

    “……”顿了一下之后,同样一秒钟联想到了不好的事情,超人不由得开口说道:“我很抱歉。”

    西泽尔摇了摇头,“又不是你的错误。”稍稍迟疑了一下,西泽尔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说了一句:“上次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被炸,你还记得吗?我那个穿着红衣服带着红色头罩的朋友和你一起帮忙拯救那些旅客来着。”

    “……嗯?”克拉克还有些呆呆的开口。

    好吧,他现在可以彻底确定了,西泽尔一早就知道他是谁,他完全没必要在他面前捂着自己的马甲不放了。

    “我觉得,以我朋友的身体素质,一般的爆炸应该伤不到他,你觉得呢?”西泽尔认真的说道。

    其实这不仅仅只是他的希望,冷静的分析过后,这种情况反而是最有可能出现的,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在于,人的情绪不可能永远都跟着理智走,骤然联络不上,对面还发生了连续爆炸这样的事故,西泽尔会忍不住的担心,也是人之常情。

    克拉克眨了下眼睛,“哦,好吧,好吧,”他还有点沉浸在自己竟然就这么被西泽尔给爆了马甲的微妙情绪中,整个人都在发懵,尤其是西泽尔知道他是超人之后,态度竟然这么平静,不过说实话,这让他感觉适应多了。

    “其实,我觉得,如果是上次在机场的那个红衣服的朋友的话——”超人回忆了一下当时蜘蛛侠凭借弹射蛛丝灵巧矫健的跳跃移动、以及巧妙救人的动作,诚恳而又笃定的向西泽尔保证道:“我想,他肯定没事,如果那起爆炸很严重的话,他大概又在忙于救人了,你觉得呢?”

    西泽尔终于露出了电话中断后的第一个轻微的笑容,“谢谢。”

    “我说真的!”克拉克忍不住的再三保证道。

    大约七个小时的飞行之后,这架飞机平稳的落在了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上。

    西泽尔带着几分焦急的从机场通道里出来,克拉克正好和他一起,还在认真的安慰他:“相信我,你的朋友不会有事的。”

    “嗨,西泽尔,这里!”一眼就从出来的旅客中看到了西泽尔的身影,彼得挥了挥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直接冲着西泽尔喊道。

    看到了安然无恙的彼得,西泽尔始终挂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来,直接和自己的朋友拥抱了一下,精致的东方面孔上也带着些忍不住的笑容。

    轻轻的舒了口气,西泽尔一手搭在彼得的肩膀上,还有几分感慨的说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那起爆炸,耶鲁停课了,你明明没必要这么早回来的。”被彼得给赶到了一边去的死侍很快又厚脸皮的凑了过来,他瞅了西泽尔一眼,耸了耸肩说道。说真的,他巴不得西泽尔这个家伙干脆不要回来了。

    “别听他胡扯。”彼得难得粗暴的打断了死侍的喋喋不休,拉着西泽尔的手臂认真的解释道:“耶鲁的一间实验室炸了,我当时就在实验室的附近,所以爆炸声才会那么明显,其实爆炸并不严重。至于停课,也就和那个实验室涉及到的相关课程做了调整,有些教授的课程实在排不开了,才做了停课的处理,不过那些都对你的课程没有影响,我帮你问过同学了。”

    “嗯,”西泽尔直接无视了死侍,看着彼得微笑了一下。

    “西泽尔,那个爆炸了的实验室,真的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稍一回忆,彼得就忍不住的想起了那两个分别叫做谢尔顿和夏洛克的男人,他们互相言辞锐利条理清晰的互相指责对方时喋喋不休的话唠模样,简直让周围的围观群众听得都有些崩溃了,真难为那个实验室的主人之前是怎么忍受这两个家伙在里面和自己合作,甚至还一直成功的忍到实验室被炸的……

    不过谢天谢地,被那两个家伙炸了实验室的主人出来之后,简单粗暴的狂吼了他们两个一顿,直接用缺了一半的拖把做威胁,成功的威慑住了两个高智商男人,让他们两个瞬间就安静如鸡了。

    不过,对于没有亲临现场,直面那两个话唠的西泽尔来说,想想那副场景,他却只想笑。

    克拉克看到西泽尔放松的模样,也猜到了彼得的身份,不过他却并没有说破,而是相当有默契的冲着彼得眨了下眼睛,然后同西泽尔告别。

    “我该走啦,下次见!”克拉克挥了挥手。

    “再见。”西泽尔也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后,他继续无视掉在旁边试图缠着彼得喋喋不休的死侍,对彼得笑着说道:“去吃饭吧!我请你!”

    “下次吧,”彼得眨了下眼睛,“今天先去我家吃饭,梅婶婶已经帮忙把你的那份都做出来了。”

    “好!”西泽尔并不推辞。

    “喂,我说——”旁边的死侍很顽强,他一直十分执着的努力刷存在感。

    奈何看到了西泽尔的反应之后,原本是直接把死侍怼到一边去让他闭嘴的彼得,也瞬间领悟了“无视他”这一精髓,干脆连一句:“你走开”都不再重复,而是直接和西泽尔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彼得自己开了车过来,西泽尔动作迅速的上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在死侍扑上来之前,彼得配合默契的一脚油门踩下去,只留了一道尾气给那个缠人的家伙。

    从纽约肯尼迪机场离开,前往皇后区的路上,刚好要经过斯塔克工业大厦。

    这会儿正是纽约中午的下班时间,西泽尔和彼得说话的时候,一转头,透过车窗玻璃,正好看到,著名的钢铁侠、纽约市知名花花公子、成功的企业家托尼·斯塔克,正被一个穿着白色衣服,有着略长黑发、背影尤为纤瘦的人拦住了。

    斯塔克工业大厦的楼下,一脸温柔无害的阿诞神色平静的看向托尼,轻轻开口道:“请问,你知道洛基的下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