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面对讹兽阿诞这个连神盾局都不肯接手的大麻烦,托尼最初的态度是诧异的。

    当然,虽然面上的表情带着讶然之色,托尼还是在第一时间彼岸示意自己的智能管家贾维斯,打电话给鹰眼,让他通知那两位来到美国已经有几天时间的协管办工作人员,他们的任务目标出现在这里了!

    “你怎么会来这里?”他下意识的问道,不过,说完之后,不等阿诞做出回答,其实托尼的心中已经有了原因。

    之前洛基出现,似乎是在观察正常人的生活,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还是说,他又想出了什么新的幺蛾子。

    幸运的是,托尔遇到洛基的时候,他的身上正带着充满了电的雷神之锤。难得见洛基落单,尤其是还没有上次就揍他的讹兽阿诞在,托尔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相当主动的直接把洛基给干翻了。

    为了地球的安全和世界的合同,抓到洛基之后,雷神托尔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就离开了地球而,把他那个堪称大杀器的弟弟抓回了神域阿斯加德。

    --不管这次能把洛基关多久,至少,他留在阿斯加德搞事情的话,对地球的影响还是相对比较小的。

    地球上人类的数量那么大,实在是架不住洛基这么一次又一次的搞事情……

    托尼是知道这件事的,事实上,直到现在,雷神托尔也还没有回来。

    虽然只是一瞬,托尼的脑海中却闪过了很多个念头,旋即,在听到讹兽阿诞竟然语气平缓、老老实实的对他说:“洛基出来买东西,然后就突然不见了,我觉得,你可能会知道他的下落。”

    毕竟,当初洛基和托尔对峙的时候,虽然洛基面对雷神之锤的时候,一锤子就被他哥雷神托尔给打翻了,但是,站在那里看了全程的阿诞,能够很清楚的分辨出,托尼和雷神托尔早就认识,甚至关系还很不错。

    “好吧,我知道。”托尼并没有推脱,甚至是很爽快的直接点头道答应了下来。

    阿诞微微一怔,大概是没有料带托尼竟然会这么好说话,不过,面对托尼的坦然,他还是微微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意,“请问,你能告诉我洛基的下落吗?我很担心他。”

    “托尔是他的亲哥哥,他们只是回家了。”托尼耸了耸肩。

    看到阿诞微微睁大的眼睛,托尼脸上的表情还带着些不以为然的随意,“事实就是这样,他们都不是地球人--我不知道,你和洛基认识了这么久,他没有没有告诉你这件事。洛基,欺诈之神,神域阿斯加德的王子。”

    至于,欺诈之神洛基被他哥抓回神域阿斯加德之后,是会被流放还是关在神殿里让他老老实实的待着,重重猜测,托尼也不确定,干脆就没继续往下说了。

    阿诞却是眨了下眼睛,“他已经回家了啊……”

    旋即,阿诞却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来,“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很愉快。既然洛基已经回家了,那么,我也该回去了。”

    “……”讹兽阿诞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思路,着实让托尼愣了一下。

    “冒昧的问一句,你也是要回家吗……?”托尼记得,前几天的时候,神盾局的鹰眼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种花家的协管办,并且,跨越整个太平洋,协管办终于派了两个人重新来美国出差,结果,还没等那两个协管办的工作人员找到讹兽阿诞,他就要自己回去了吗!?

    阿诞认真的点了点头。

    “是的,谢谢你。”说完,阿诞就要转身离开,托尼一时间,几乎是在绞尽脑汁的用他智商远在平均线以上很多的大脑思考,要怎么不动声色的把这只讹兽稳在这里。

    --说真的,协管办的那两位工作人员为什么还没有过来?

    眼看阿诞就要走了,托尼几乎是心下一横,他直接伸手,试图却拉住阿诞的手臂,“请等等!”

    出乎意料的是,阿诞却丝毫没有躲闪和挣脱的意思,他的手腕纤细、肤质细腻--换句话说,其实就是姥姥口中的皮薄肉嫩,味道鲜美。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吗?”阿诞站定脚步,回头看向他。

    这幅画面,就好像是一个美人转身要离开,后面那个男人却依依不舍、一时之间又说不清楚般。

    尤其是,当这个男人是全纽约市都声名显赫的托尼·斯塔克的时候,这幅场景就更加的惹人遐想了。

    情急之下,托尼几乎是脱口而出一句:“能请你喝杯咖啡吗?”

    阿诞是真的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笑笑,“抱歉,我不喝咖啡这种人类的饮料的。”

    托尼没去管“人类的饮料”这个多少有些微妙的词语,而是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了另一个念头:反正也到了中午了,大概,他还可以请他去吃顿饭?好吧,重点大概是,协管办的那两个工作人员为什么还没来?

    就在托尼难得如此盛情的已经再次邀请阿诞共进午餐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在他们下面的台阶上,甩了个极其漂亮的漂移,然后车头正对着他们停下来了

    两个协管办的年轻工作人员分别从车上的驾驶位和车后座下来,刚刚直接被友好的请到了副驾驶位置上的出租车司机,晃晃悠悠的打开副驾驶的门,脚步发飘的走了出来,他一手扶着车身,已经忍不住的恶心反胃起来。

    刚刚那两位游客说赶时间,就直接把他从驾驶位给挤到了旁边,结果,这一路上飞车而来,一辆普通的出租车汽车愣是被开除了顶级跑车的酷炫,在纽约市区繁华的路段上不停的超车、拐弯、飞车冲到花坛的边缘处,然后一个接一个的疯狂漂移,这辆出租车,真的是用“飞”的架势赶过来的,开了一辈子出租车的可怜司机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其实是晕车的……

    “阿诞!”其中一个年轻人直接向正冲着托尼微笑的讹兽喊道。

    阿诞转过身来,他甚至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而是相当大方的挥了挥手,等那两个人走近之后,才声音温柔的打招呼道:“你们来啦?”

    “嗯,来美国出差,正要也来接你。”另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说道,“头儿也说,这次希望你能够和我们一起回国。”

    “好,”阿诞点了点头。

    和他一起每天胡扯的洛基已经走了,就连渡雷劫比较有用的雷神之锤也被雷神托尔带回了神域阿斯加德,阿诞再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至于那些关于电磁学的物理书,阿诞倒是觉得,自己还可以在回国后继续学习,说不定什么时候再来美国,就又用得上了呢……

    “陪我去住处一趟吧,我还有些书和笔记要带回去。”阿诞和协管办那两位早就互相认识的工作人员说道。

    “好的。”虽然知道讹兽嘴里说出来的话大部分都有待商榷,不过,大概是相处的时候从来都没被阿诞坑过,所以,协管办这两个年轻人对阿诞的态度一直非常平和友好。

    随着洛基的离开,阿诞也毫不含糊的就和协管办的工作人员一起,准备飞回国内。

    大家都以为,这件事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了,然而,等到第二天,纽约一些八卦小报的头条新闻上,赫然是《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先生面对神秘新情人热情又专注,猜猜这段“真爱”能够持续几个月?》

    不过,对于一直浸润在各种绯闻里,早就对这些小事不在意了的托尼来说,不幸中的万幸,大概就是,居然没有人对那位神秘新情人的性别男多加报道。

    --可能还是讹兽阿诞的长相精致太秀气了。

    看到智能管家贾维斯帮忙放出来的新闻报道后,托尼简直整个人都“卧槽”了。

    “……我不喜欢平胸。”盯着报到配图里,讹兽阿诞那极其精致柔和、满带着一种纯真无邪的侧脸,好半晌,托尼终于无比诚恳的说道。

    “是的,先生,”智能管家贾维斯冷静的想他请示道:“这个理由要发出去吗?”

    “……”托尼不想说话的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的智能管家贾维斯看着办,“别跟我说话,真的,贾维斯,你现在别和我说话了,看在上帝的份上,你随意吧!”

    另一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西泽尔,也只是远远的瞥了阿诞和托尼一眼,随着彼得把车开过去了,他也就随即收回了视线。

    西泽尔和彼得回到位于皇后区的帕克家时,刚要是十二点零几分钟。

    虽然肯叔叔因为工作的原因,中午并不能回家来,但是,为了西泽尔过来做客,梅婶婶依然还是准备了一顿非常丰盛的午餐。

    她轻轻的拥抱了一下西泽尔,“嗨,西泽尔,彼得告诉我说,上周你遇到了一些事情需要回国,现在问题都解决了吗?”

    西泽尔看了彼得一眼,彼得笑了笑,冲着他眨了下眼睛。

    西泽尔也不觉莞尔,旋即,他微笑着和梅婶婶说道:“是的,谢谢您的关心。”

    午饭过后,彼得先帮着梅婶婶收拾了餐桌,然后才拉着西泽尔直接去了自己的房间。

    “要看看我最近的收集吗?”说这话的时候,彼得愉快的声音里还带着些骄傲。

    “美国队长?”西泽尔坐在了旁边,毫不费力的猜测道。

    “当然,”彼得从来不愧他美国队长资深迷弟的身份,不过,在拿出了关于美国队长的收集册之后,彼得还拿了另一份剪报出来给西泽尔看。

    自从高中毕业,去了纽黑文读书之后,西泽尔虽然仍旧习惯着晨跑,但是,他显然已经有段时间没见过罗杰斯了。

    前些天本来还和艾利克斯、克莱尔还有巴基他们一起约好了周末却野营,可惜却也因为天气的原因而临时取消了,至于随后西泽尔那一言难尽的经历,真是不提也罢……

    “你自己的?”西泽尔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是的”彼得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也笑了起来,“就像你说的那样,很有纪念意义。看着它们,我会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做了多少有意义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彼得又向西泽尔问道:“今天晚上你要回纽黑文吗?”

    西泽尔点了点头,“明天去上课了。”

    彼得想了想,“下午我们去美国队长博物馆吧?最近又有了新的展区,也许罗杰斯会在那里,我碰见过队长好几次了!”

    “可以啊。”西泽尔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当西泽尔和彼得来到了美国队长博物馆的时候,竟然又和死侍不期而遇。

    “嗨,彼得!”死缠烂打无所不用其极的死侍兴奋的拦了上来,当然,他也是无视掉了和彼得站在一起的西泽尔的。

    “……”彼得被他这黏人的本事哽了一下。

    当他们走过咆哮突击队那几位队员的浮雕前时,因为上次和西泽尔来的时候,并没有太仔细的参观这里,彼得也就稍稍听了下脚步,本来是简单的和西泽尔低声介绍了一下咆哮突击队的历史的,然而,一直跟在旁边喋喋不休的死侍却突然不甘寂寞的插嘴,相当随意的念叨了一句道:“嘿,彼得,你知道吗,其实咆哮图集的成员并没有全部牺牲,巴恩斯中尉,我知道他是谁——”

    毕竟,九头蛇的冬日战士、美队以为已经“牺牲”的战友巴恩斯中尉,还有他口中的巴基,都是一个人呀!

    面对死侍,西泽尔从来都是一脸冷漠的不说话。

    不过,其实在本质上同样也是个话唠的彼得,看到死侍一脸“你快来问我呀,问了我就告诉你”的表情,再加上他绵绵不绝的唠叨实在是让人很心烦,彼得不由得嘴角一抽,干脆说了一句:“好吧,这真是个秘密,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我也知道他是谁啊!”

    ——不就是现在热衷于在家里养猫的巴基嘛!他们前几天还想约出去野营呢!

    死侍顿时大惊失色,虽然这幅表情很大程度上也是他故意夸张出来的,“什么,小蜘蛛你也打破了次元壁吗!?”

    彼得闻言,不由得拧眉,“什么小蜘蛛,还有打破次元壁?你在胡说些什么?”

    死侍摇了摇一根手指,“不不不,小蜘蛛,我可是不是在胡说,你知道吗,所谓次元壁就是——”

    “二次元和三次元。”西泽尔冷冰冰的接茬道。

    不过,因为死侍的唠叨,他倒是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上周末不小心被卷入了旺达小姑娘力量失控引发的空间扭曲里,而在那之前,他还一直开着平台的视频直播,手机还是等他都变成四不像的幼崽状态、并且勉强给彼得发了一条满是错别字的求救短信之后,才不小心被捏碎了的。

    想到这里,西泽尔没再管旁边喋喋不休的死侍,直接拿出了手机。

    ——姥姥给的这个手机理所当然的没有直播平台的软件,西泽尔看了下,直接开浏览器从网页页面进去,西泽尔并没有登录,直播间的页面也是暗着的,不过,自己的直播间下面,却多了很多担忧他安全的评论和霸王票。

    看着那些花样百出的评论,还有素不相识的吃瓜观众们对自己的关心和祝福,西泽尔轻轻的舒了口气,找到网页上登录账号的位置,不过,因为之前都是用的app客户端,到了网页版,不太顺手的情况下,本来只是想发个评论留个言,告诉这些吃瓜观众们自己没事,结果,西泽尔一个不小心,就直接切到了正在直播的界面。

    几乎是瞬间,就有关注了西泽尔的吃瓜群众快速发弹幕刷屏问道:

    “不是盗号的,是我本人。”西泽尔正对着手机屏幕,还有些而哭笑不得,“之前出了些意外,当时的手机也碎掉了,现在刚刚把事情处理完。”

    听到西泽尔说话,旁边的彼得下意识的说了句:“西泽尔?”

    不过,当彼得看到西泽尔拿在手里的手机之后,就瞬间了然了,“你又在直播了?”

    吃瓜观众里有人眼尖,彼得就探了一下头,就被人给看到了。

    下一条弹幕立刻开始科普,

    就在这时,旁边的死侍,也感兴趣的冒头道:“直播?这是什么东西?”

    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观众兴奋的刷起屏来,

    结果,科普君们刚刚复制粘贴刷了一个大长段的弹幕,西泽尔就看到,自己的直播间屏幕瞬间黑屏了。

    刚刚刷过去的弹幕,也直接变成了让人看不懂的乱码。

    过了一会儿,才终于有新的弹幕刷出来。

    “直播平台?”死侍当然也瞥见了刚刚那一闪而过的弹幕,他很快拿出了手机,然而,当他开始搜索“直播平台”这个关键词的时候,却发现,搜索引擎的页面只弹出来了一行字:“很抱歉,我们并没有找到您要搜索的内容。”

    “怎么会搜不到?”死侍微微讶异,他很确定,西泽尔刚刚开的那个网页,就是叫这个名字的。

    “外面……天黑了?”作为唯一手里没拿手机的人,彼得突然开口说道。

    “……”想起上一周的经历,西泽尔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还拿着手机,便径直转身,往美队博物馆的外面走去。

    彼得间西泽尔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便也立刻跟了上去,“西泽尔?”

    “看看外面的情况,天黑的不太正常。”西泽尔低声和他说道。

    彼得点了点头。

    刚刚还在搜索的死侍也立刻跟了过去,“嘿,你们又不等我!”

    就和他们刚刚站在美国队长博物馆里面看到的那样,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一钩弯月斜挂在半空中,看月亮现在说在的位置,几乎已经到了深夜。

    “竟然天黑了?”彼得难以置信的说道,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表盘上的指针显示的,依然还是下午三点一刻的时间。

    “不不不,是我们的时间和空间发生了变化。”死侍饶有兴趣的说道,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作为一个打破了次元壁的男人,死侍还是第一次亲身经历穿越时空这件事。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屏幕,若有所思道:“难怪我搜索不到刚刚那个东西,我们现在的时间,应该是位于那个直播平台出现之前?”

    “你还能搜索?我的手机直接就没有信号了。”彼得轻声说道,他的手机屏幕上,不管是移动数据还是手机信号,都是空的。

    “……”西泽尔一脸木然,他的手机不但信号满格,连刚刚上的直播平台都还在。

    就在这时,一辆汽车突然快速开了过来,而在这么高的速度下,在汽车的后面,还有一个人骑着机车摩托稳稳的跟在后面,然后,平稳的举起了枪。

    随着一声清冽的枪声,那辆汽车的一个轮胎被打爆,在这样的高速行驶下,车子顿时以一种近乎失控的速度冲出路面,顷刻间,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碰撞声,那辆车便直接撞在了西泽尔他们对面的一棵树上。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西泽尔和彼得甚至根本来不及反应。

    旋即,彼得直接冲了过去,“车上有人,我们先救人!”

    西泽尔也紧随其后跑了过去,当然,他还手快的直接用手机拨了“911”。

    然而,当彼得看了看那辆撞毁的小汽车的情况,毫不费力的把车门扯开,打算将车子里面的人搬出来时,刚刚那个开着机车摩托、脸上一个带着面罩的男人,已经用他装着机械臂的手,持枪对准了彼得。

    “我们这是到了,斯塔克夫妇的遇害现场?”死侍微微惊讶的挑眉。

    然而,更让他惊讶的,其实是彼得在看清了刚刚那个带着面罩的男人之后,语气里充满愕然的下一句话,“巴基?怎么会是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甚至于,彼得的声音里,除了错愕,还有对巴基的熟悉。

    “你知道他的身份?”死侍看看眼神冰冷没有任何人类温度的冬日战士,再看看正忙着救人却被一支枪指着、一脸难以置信表情的彼得。

    “巴基的状态不太对!”几乎是和死侍同一时间,西泽尔也脱口而出了这么一句话,并且,伴随着这句话的,还有西泽尔顺手从花坛边上抄起来的一块彩色多边形形状的花坛砖头,直接稳准的砸向了巴基的后脑勺。

    下一秒,在死侍愕然得睁大眼睛的表情里,九头蛇的人形兵器、冬日战士应声倒地。

    这回目瞪狗呆的变成了死侍:“…………”

    不是他不明白,实在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