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最近的医院到这儿也有十几分钟车程的距离,我们得找辆车。”彼得走过来,替西泽尔帮霍华德·斯塔克扶着仍旧处于昏迷状态的玛丽亚。

    “十几年前的这条路实在是太偏僻了。”死侍又感叹了一句,不过,他的话音还没落下,几个人带着两个昏迷的伤患转过街角,就看到了前面一片柔和的路灯光,不远处的街道上,依稀还有霓虹灯影,以及车辆在夜色中行驶而过的声响。

    “……”短暂的沉默之后,死侍颇感兴趣的睁大了眼睛,“啊哈?我们又到了哪里?刚刚在那条路上的时候,这边可没有这样的灯光和车辆的声音。”

    再回头一看,他们刚刚走过的十几年前风格的街道,也已经恢复成了现实中的纽约市的模样。

    彼得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按亮屏幕看了一眼,“手机有信号了!”

    “继续打‘911’吧,直接找辆救护车。”顿了顿,看看被自己砸晕的巴基,再看看同样昏迷着的玛丽亚·斯塔克,还有虽然能够自己行走,但是年纪不小了并且也受了伤的霍华德·斯塔克,“或者直接叫两辆。”西泽尔又补充了一句道。

    其实,西泽尔的内心之复杂,简直无法言喻。

    他大概能够猜出来,出现现在这种穿越时空的情况,应该是他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对劲所导致的。

    毕竟,现在的情况,其实和当初在英国伦敦郊区的树林里的情况很像,西泽尔也是在那里遇到那个说自己是混血的东方男人。

    如果康斯坦丁没有说谎的话,自己后来会和小天狼星突然从那个无限轮回的时间里脱离出来,应该也是自己导致的,但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却完全无法说清楚。

    也许,向姥姥、姥爷询问会是得到答案最快的一种方式,可是,顾及到那个男人所说的被家人不要的“混血”,还有自己莫名其妙变成幼崽状态后,身体特征上却有着明显猫科动物的爪子、九条狐狸的大尾巴,以及竖瞳的情况,西泽尔实在是无法确定,自己身上的混血,到底是来源于爸爸妈妈哪一方,或者说,更复杂一点,是来源于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哪一方。

    如果是大人们人尽皆知的事情,为什么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任何人和他说过这件事?

    西泽尔完全确定自己肯定是爸爸妈妈亲生的,毕竟一家人的长相摆在那里。

    甚至于,西泽尔之前处在幼崽状态的时候,其实也考虑过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虽然特别小的时候的记忆,根本就记不住,几岁之前的记忆其实也基本全是模糊的,但是,西泽尔可以肯定的是,从他自己能够记事起,他就从来没有变成过之前那种四不像幼崽的状态。

    按照常理来说,越小的时候,身体形态岂不是应该越容易失控?可是,他那么小的时候都一直是人类的状态,这是不是意味着,有人不想让他非人类的幼崽状态被人察觉到?

    从这个基础上,更进一步的推测,西泽尔没法不去想,是不是存在一种可能,那个给自己带来这个“混血”血脉的长辈,是不愿意让家中的其他人察觉到自己家的小孩是非人类幼崽这件事的。

    在这种情况下,贸然把事情捅出来,必然会打破那位长辈之前十几年来一直维持着的平静,更纠结的是,凭借现在的线索,西泽尔完全无法分辨出,那个人究竟是谁,连私下里找他聊聊,然后问几个问题都不行……

    想到这里,西泽尔不由得微微拧眉,又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从小到大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个正常人来,哪想到来美国留学才不到一年的时间,整个世界观基本就差不多碎成玻璃渣了。

    或许——西泽尔突然想到了那个叫凯林·齐的人,或许,他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线索,用来帮助自己了解自己现在明显有点不对劲的身体状态。

    西泽尔还有些微微皱眉的想着自己的事情,彼得已经打完了“911”。

    “我们去前面那里稍微等一下。”彼得轻声说道,“急救中心的人说,刚刚前面发生了车祸,有救护车就在附近。”

    “嗯。”西泽尔点了点头。

    死侍还在不停的唠唠叨叨:“亲爱的小蜘蛛,听我的,这件事可真是太古怪了!我——”

    “你闭嘴就可以了,谢谢!”彼得面无表情的回复他道,如果不是正扶着玛丽亚,他简直想把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扔出去,得扔得远远的才行。

    “巴基!”一向遇事足够冷静的西泽尔突然低呼出声。

    彼得、死侍,就连霍华德·斯塔克都闻声朝着那个有着机械臂的昏迷男人身上望过去。

    就在他们三个人眼睁睁的注视下,巴基的身体仿佛变得轻盈透明一般,渐渐从原地消失。

    “……!!!”面对这种已经完全无法用常理解释的问题,所有人都被震了一下。

    不过很快,西泽尔直接摸出来自己的手机,一个电话打给了史蒂夫·罗杰斯。

    “史蒂夫,”电话才一接通,西泽尔已经飞快的说道:“你现在——”

    不等西泽尔把话说完,语气里同样有着止不住担忧的罗杰斯已经沉声打断了西泽尔的话语,同样语速飞快的解释道:“很抱歉,西泽尔,我现在实在是没时间,巴基刚刚毫无缘由的晕倒了,我需要送他去医院。”

    西泽尔刚要说话,死侍已经挤了过来,冲着电话里喊道:“嗨,罗杰斯队长,你可以检查一下巴恩斯中尉的后脑勺!”

    “什么……?”罗杰斯显然没有想到,西泽尔那边会突然有人发出这样的声音,而且,他说的内容,也有些古怪。

    “我觉得,巴基的后脑勺上应该会有一个大包!被飞起的砖头砸肿了的那种。”死侍一本正经的说道。

    “……”西泽尔伸手,动作有些粗暴的一把将凑到自己手机旁边、几乎要把脸都糊上来的死侍推开,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对罗杰斯说道:“去检查下吧!虽然我有不能确定,但是,如果巴基真的是这样受伤的话——”

    罗杰斯这次没有再急着挂断电话,西泽尔依稀之间甚至还听到了他那边传来的小猫狸子发出的“喵呜喵呜”的清亮叫声。

    “巴基的后脑勺,真的肿了。”几秒之后,正守在巴基身边的罗杰斯艰难的对西泽尔说道,他的语气里带着难以掩饰的不敢置信,“我看到了巴基脑后的伤,但是,巴基刚刚在卧室里已经睡着了,卧室的窗户也是关着的,要不是小猫狸子跑到隔壁屋跳到枕头上来挠我,我都不知道巴基其实是昏迷的状态。”

    顿了顿,罗杰斯忍不住的说道:“家里哪来的砖头!?”还把一个躺在床上睡着了的人给砸晕了,这一切似乎都太荒谬了。

    不过,知道巴基是被砸晕的,而不是不明原因的昏迷,好歹让罗杰斯稍稍松了口气,他刚刚一直都在担心,忍不住的想,如果巴基这次的昏迷又和之前他被九头蛇抓住时的洗脑和控制有关,他要怎么做才能再次唤醒巴基?

    西泽尔深吸了一口气,他闭了闭眼睛,低声道:“罗杰斯,这件事我现在也无法解释,但是我想,我可以告诉你发生这种情况的缘由。”

    就在这时,救护车终于到了。

    昏迷的巴基已经消失了,还昏迷这的玛丽亚被第一个送上担架,随后,彼得又扶了一下霍华德·斯塔克先生。

    ——因为霍华德·斯塔克夫妻两个是莫名其妙的被从十几年前的世界里带回来的,而且,在他们的身上,也没有出现巴基那种诡异到无法解释的情况,再加上,钢铁侠托尼·斯塔克的父母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也是公开的新闻,在这种情况下,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西泽尔实在是没法离开两位老斯塔克这个事故现场。

    到了医院之后,脑部发生碰撞的玛丽亚直接被推进了检查室做各种脑部ct等检查,霍华德·斯塔克本来是在外面等的,不过,在西泽尔和彼得建议下,还是也先去做了身体检查。

    幸运的是,霍华德·斯塔克除了轻微脑震荡,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之外,之前那起车祸带来的撞击,似乎并没有给他造成很大的损伤。

    当霍华德·斯塔克先生在护士的陪同下,回到了西泽尔、彼得以及死侍所在的距离玛丽亚的手术室最近的那个休息室时,正好听到死侍正在跟人打电话。

    “嗨y~”一早就知道霍华德和玛丽亚夫妻是谁的死侍,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给他们唯一的儿子、现在赫赫有名的超级英雄钢铁侠托尼·斯塔克打电话。

    ——天知道托尼·斯塔克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死侍是从哪里弄到的。

    “……”对于这句明显是来自于一个男人的带着几分荡漾意味“honey甜心”的称呼,托尼毫不怀疑,对方肯定是打错电话了,他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之后,刚要把电话挂断,就听到那个声音荡漾喊他“甜心”的男人继续指名道姓的说道:“哈罗,亲爱的托尼,你父母在我这里,如果你——”

    不等他说完,托尼已经毫不犹豫的抢白道:“嘿,伙计,你真有创意,老实说已经有二十年没有人打电话告诉我他是车祸中幸存下来的霍华德·斯塔克了!”

    顿了顿,托尼语调锐利的警告死侍道:“好了,小子,你可以闭嘴滚蛋了,等我的律师团和你约谈吧!”

    然后,不等死侍挂断电话,托尼已经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看着刚刚开了免提现在正一脸无辜的冲着自己耸肩的死侍,霍华德·斯塔克老先生心情有点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