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异常冷静的托尼动作凶狠的撂下电话之后,直接开口道:“贾维斯。”

    “是的,先生?”在钢铁侠那座位于海边、充满了各种高科技的别墅自由之城中,智能管家的影像直接出现在了托尼的面前。

    “查一下这个手机号。”托尼扬了扬自己的手机,屏幕上还是最后一通陌生人打来的电话的记录。

    “好的。”贾维斯立刻答应下来,然而在片刻之后,应当已经查到了结果的贾维斯却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怎么了?”托尼奇怪的看向自己的智能管家,就算查到了的电话号码登记人是错误的,但是,至少也是一个结果,贾维斯无论如何也不该是这么一副像是中病毒了的反应。

    “我查到了这个手机号,并且看到了他的推特社交账号。”顿了顿之后,贾维斯的电子合成音愣是显示出了一种极其微妙的语调来。

    “就在两分钟前,对方把推特账号的头像换成了这个。”说着,贾维斯直接放了一张图在屏幕上。

    ——那是一张霍华德·斯塔克的单人照片,照片的背景看着像是医院,而照片中的主角,正有些表情复杂的看向前面的什么东西。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张霍华德·斯塔克的照片,和他去世前的年龄差不多,而在贾维斯刚刚搜索完的数据库中,此前从来没有这样一张照片出现过。

    “……我也没见过这张照片。”托尼盯着这张照片,格外冷静的说道,照片上的时间应该是晚上,最重要的是,霍华德·斯塔克有自己的家庭医生,他生前也从来没有自己三更半夜去医院的习惯。

    贾维斯下意识的又去搜索自己的数据库,然后很快回答道:“照片上的医院是位于华盛顿特区附近的一所公立医院,刚刚的新闻显示,附近的区域一个小时前发生了一场车祸,医院里正在收治那场车祸中受伤的病人。”

    托尼沉默了片刻,“你的意识是,这张照片是刚刚拍摄的?”

    “是的。”显示屏中,贾维斯的影像姿态也跟着点了点头。

    “不,这不可能!”托尼断然否认道,就算他父亲霍华德·斯塔克生前还有一个他根本不知道的孪生兄弟,这么多年过去之后,那个人也不可能丝毫不变老。

    而照片上的霍华德·斯塔克的面容、衣着,却是和他生前那段时间一模一样。

    贾维斯还没有再说些什么,托尼已经直接转身,下楼去了别墅的负一层取自己的战甲,全副武装之后,直接朝着刚刚那张图片上显示的医院地点飞了过去。

    ——不管那个人是伪装成了自己已故父亲的模样,还是单纯的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两个人长得特别像,他总要弄个确定的结果出来!

    医院里,霍华德·斯塔克先生的表情微妙中还带着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死侍。

    “你知道托尼的私人号码?”霍华德·斯塔克声音温和的说道。

    “当然,”死侍很高兴的承认道,“托尼还送过我一架直升飞机。”虽然他把飞机开走之前都没和托尼说。

    ——鬼才信你。

    西泽尔和彼得默默吐槽,不过,看霍华德·斯塔克老先生的表情,却是根本看不出丝毫表情的变动。

    刚刚在做检查的时候,西泽尔、彼得还有死侍三个人都不在,就算是刚刚死里逃生,一时之间其实并没有想太多的霍华德·斯塔克,也在迅速冷静下来之后,发现了身边很多细节的巨大变化。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科技的发展也是日新月异的。

    霍华德·斯塔克老先生已经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周围有一会儿了,骤然来到了二十年后的世界,再加上刚刚死侍给托尼打电话开免提的时候,电话那头明显是托尼的嗓音,只是声线却变得成熟了很多,而他所说的内容,就更有意思了。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装作自己是从车祸中死里逃生的霍华德·斯塔克给他打电话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曾经托尼接到了这样的电话?

    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的时间线上,霍华德·斯塔克多年前便已经在那场人为的车祸中遇害了。并且,霍华德·斯塔克也在和医生的闲聊中确定了这个消息。

    再联想起刚刚突然消失的巴恩斯中尉,以及西泽尔随后给史蒂夫·罗杰斯打的那通电话,虽然推论很荒谬,但是,霍华德·斯塔克还是很快变得出了最终的结论——就如那几个年轻人里,相当没个正经的死侍所言,他们刚刚在无声无息间,已经经历了一场时空穿梭……

    很快,穿着他那身用红色和金色搭配的战甲的钢铁侠托尼·斯塔克,便划破夜色,出现在了这座公立医院的半空中,短暂的迟疑后,他几乎是瞬间便定位在了西泽尔他们所在的那间休息室里。

    西泽尔本来正单手托腮有些纠结的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他还在想,自己把一对儿据说当年已经过世了的夫妻带到了十几二十年后的时间点上,并且,罗杰斯那边,被砖头砸中了后脑勺的巴基好像也是他的锅……

    面对这种混乱的局面,他到底应该怎样妥善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再加上西泽尔之前一直都没有把直播平台的页面关掉,虽然手机大部分时间都被他扔在了衣兜里,不过,他和彼得、死侍说话的声音,还有报警时的内容,全都被直播了进去。

    因为时差的缘故,到了现在这会儿,种花家那边差不多是快要吃午饭的时间了,结果,因为接连见证主播现场直播一而再、再而三的穿越时空,整个直播间几乎都要被挤爆了。

    尤其是中间一段时间里,直播间只有黑屏和些微的声音,不过,这些小问题并没有打消掉吃瓜观众的兴致,对着黑屏,反而更利于他们展开各种脑补……

    思来想去也没什么思路的西泽尔,刚刚甚至在翻直播间的弹幕寻找灵感,虽然那些兴奋的吃瓜群众们一个接一个的脑洞很快就让他彻底败退了。

    托尼看到了窗边的西泽尔的时候,不由得一怔。

    虽然之前西泽尔身上发生的事情,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想到之前神盾局在西泽尔这个人身上投入的注意力,就连托尼,在这个时候遇到西泽尔,都不由得想要感叹一句:好吧,又看到他了。

    不过,托尼还没有感慨完,他就听到了之前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的声音。

    死侍几乎是在一抬头,看到了飞在窗外半空中的钢铁侠之后,便兴奋的几步走了过来,热情洋溢的挥手招呼道:“嗨,亲爱的托尼,你来了。”

    “这货是谁?”托尼飞到了窗户边上,语气不太好的啧啧说道。

    西泽尔抬头看了他一眼,就坐在西泽尔身边的彼得却是因为能够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钢铁侠而有些兴奋,说真的,如果不是现在场合不对,他大概还想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冲上去,请托尼·斯塔克给他签个名。

    很快,穿着一身战甲的托尼从窗户里飞了进来。

    他下意识的环顾这间医院里尤为狭窄的休息室,结果,视线蓦地和坐在另一边椅子上的霍华德·斯塔克视线相对。

    “……!!!”托尼整个人都僵住了。

    霍华德·斯塔克脸上的表情其实也非常的微妙和复杂。

    对于托尼来说,自己已经意外离世了二十几年父亲,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甚至于,他根本就不是别人伪装的!

    虽然面孔或许可以用高科技易容来解释,但是,一个人的神态、气质,还有他看人的眼神却是十分独特的,尤其是对于特别亲近的人来说,一点细微的差别,可能都会引起怀疑。

    更何况,想要在人家的儿子面前扮演好一个已经去世二十多年的父亲,这根本就是一个近乎无法完成的任务。

    判断出面前这个人就连身上因为撞击和躺在地面上而有些脏损坏的西装,都是出自于父亲生前习惯的那家手工定制品牌之后,托尼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于他而言,就像是自己已经睡在坟墓中几十年的父亲,突然保持着生前的样貌从墓地里跳出来跟他说,“嗨,儿子,我回来了!”

    而对于霍华德·斯塔克而言,骤然面临周围变化非常大的世界已经是很大的冲击了,但是,外界的冲击再大,恐怕也不如当他看到托尼摘掉头盔,亲眼目睹自己当年那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儿子突然“老”了十几岁来得震撼大。

    面对一个现在如此成熟的托尼,霍华德·斯塔克甚至忍不住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

    “小心!”托尼瞬间顾不上发懵了,直接冲了上去。

    ——说真的,接受一个和很多年前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父亲,并不是一件难事,相较之下,还是霍华德·斯塔克老先生面临的冲击更大。

    “哈罗,需要帮你们互相介绍一下吗?”死侍依然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不了,谢谢。”霍华德·斯塔克先生礼貌的说道,原本打算说“闭嘴、离我远点”的托尼见状,硬生生把自己刚刚的话语给咽了下去,只是耸了耸肩。

    不过,随着托尼的出现,虽然现在的情形根本没办法解释清楚,但是斯塔克夫妇这边的问题,却是瞬间得到了解决。

    随后,在婉拒了托尼提出的分别派车送他们三个回家的提议后,西泽尔和彼得很干脆的甩掉了现在看斯塔克家的父子俩会面看得正开心的死侍。

    “已经凌晨三点了。”彼得打了个呵欠,“西泽尔,你还要回纽黑文吗?”彼得的体力很好,与其说是困倦和疲惫,倒不如说是到了这个时间点,之前一直精神高度集中,现在稍稍放松下来之后,身体的自然反应。

    “回去,明天早上还有课。”西泽尔有些无奈的笑笑,现在从纽约市回纽黑文,看看时间,差不多等他到家里换身衣服后就可以直接去学校上课了。

    “回头我还得和罗杰斯、巴基约个时间,解释一下之前的事情。”

    彼得点了点头,“到时候一起吧!”

    “嗯,”西泽尔笑了下。

    不过,翌日一早,西泽尔第一节大课还没上完,因为玛丽亚的手术而同样一宿没睡的托尼·斯塔克便已经灌着咖啡还带着些黑眼圈的堵在了西泽尔的教室门口。

    在一个教室的学生甚至包括教授都忍不住看向这位大名鼎鼎的同时身兼亿万富翁、超级英雄和花花公子多重身份的男人的时候,托尼的视线却一直盯着西泽尔。

    “我们能谈谈吗?”他认真的说道,表现得礼貌极了。